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家伙长大了可以做了|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2022-03-26 14:03:0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等一切结束,原浅的手酸涩无比,那种感觉,令原浅无力到崩溃。她在盥洗室一遍遍地用洗手液洗手,洗得手都发红了,还在洗着。皇甫聿走到盥洗室洗漱,便看到那个丑女人恶狠狠地洗手,那架势

等一切结束,原浅的手酸涩无比,那种感觉,令原浅无力到崩溃。

她在盥洗室一遍遍地用洗手液洗手,洗得手都发红了,还在洗着。

皇甫聿走到盥洗室洗漱,便看到那个丑女人恶狠狠地洗手,那架势,像是要把手上的皮洗掉一层。这场面,真他妈的刺眼。

这个丑女人,他都没嫌她丑,她居然敢嫌他!

胆子肥了对吧!

“原浅,你找死对吧!”皇甫二少破口大骂。

原浅正恶心得要命,听到皇甫二少吼她,瞬间也来了脾气,根本顾不得其他,直接呛了回去:“准你长得那么恶心,还不准我洗啊!”

“我长得恶心?”

皇甫聿反问,简直难以相信,皇甫家族在帝国以样貌漂亮著称,他这张脸,更是家族最好的遗传基因。

她居然说他长得恶心。

“我操,原浅,你照照镜子,看看谁长得恶心呢!你这副样貌,看着都大倒胃口,你跟了我这几天,我都瘦了几斤!”

啧啧,还真是毒舌啊,这皇甫二少的口头功夫还真不错啊!

原浅岂会怕他,她嗤笑一声,满脸不屑:“你把裤子脱了,把你那鸟拿出去遛一遛,看看大家恶不恶心!”

遛鸟……

皇甫聿:“……”

这女人那满口黄腔的样子,痞极了,和她这张平凡的脸,格格不入。

原浅,这女人,到底有多少面,是平时对着他的卑躬屈膝?还是此刻脑长反骨地反驳着他?又或者此刻双手环胸满脸不屑地讽刺着她?

到底……哪个是真实?哪个是伪装?

“原浅,看来刚才那一次,没能满足你!”

这句话,一字一顿,这绝对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字眼,男人已然怒到极致。

原浅脸色发白,这男人真是渣,居然拿这种事情来威胁她,偏偏她就吃这一套,刚才还盛气凌人,现在立马蔫了。

满肚子骂人的话,骂不出来了,原浅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走出盥洗室,离开皇甫聿的主卧。

皇甫聿勾唇一笑,慢慢回想着刚才的滋味……

她一直都在哭,偏偏她的手一直在动作着,那双手,纤细修长,雪白如玉,柔若无骨……

那感觉,曼妙到极致!

原浅走出皇甫聿的主卧,便发觉冷月已经洗漱干净换了另一套衣裳守在那里,她等到了原浅,便将剩下的那半瓶七夜幻梦扔给了原浅:“你出的馊主意,呵呵……”

原浅正是浑身炸毛的时候,登时冷冷反驳:“冷月,这香水的效果我相信你自己感受得清楚,你喷了那么多都不成功,问题的关键就出在你了!二少爷根本不想碰你!”

二少爷根本不想碰你……

闻言,冷月艳绝的小脸,陡然一白。

原浅骂完,便继续安抚冷月:“别这么心浮气躁!皇甫二少若是这么好拿下的也轮不到你!外头多少小妖精早就爬上了二少奶奶的位置!你现在名义上是未来的二少奶奶,怕什么,这一次失败,咱再来几次了!就算二少爷铁板一块,也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冷月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只是望着原浅的神色,有几许狐疑:“你,哭过了?”

原浅也知道自己两个发红的眼圈瞒不过他人,便随意地找了个借口:“隐形眼镜待久了,有点难受!”

冷月仍有点不信。

原浅靠在走廊上,看着远方:“你放心!我想要离开的欲望,绝对比你想当二少奶奶的欲望更迫切!你是聪明人,自然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我们……都需要等待时机!”

冷月盯着原浅看了好半晌,才说道:“原浅,我再信你一次。若是下一次再搞砸,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冷月便踩着高跟鞋走了。

她还需要冷月,一如冷月还需要利用她,所以,两人并没有闹翻,甚至是,只要原浅还是皇甫聿的佣人,冷月都不会和她彻底闹翻。

但,想到自己抽筋的双手,原浅只希望这一日越早越好。

在门口发了会儿呆,皇甫二少便出来了。

他淡淡地看了眼原浅,命令道:“跟上来!”

原浅叹了口气,便只能小跑着跟在皇甫聿身后。

两人上了车,皇甫聿自顾自地看着行程。

原浅缩在角落里发呆,努力无视着身边的庞然大物。

等轿车上了高速,原浅的表情一变:“我们去机场……接人么?”

“不是,去云城参加化妆品博览会!”皇甫聿淡淡地解释,眼睛却停留在掌上电脑上。

原浅扬眉:“神圣帝国第九十九届美发美容节么?”

皇甫聿没想到原浅居然知道,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原浅微笑着说:“皇朝家化的‘美宣’洗发水确实不错,白菜价一大碗,还挺好用。”

皇甫聿脸色却极其难看,神圣帝国美发美容节是整个神圣帝国日化、美发、美容、医疗整形等方面的盛事,届时,整个帝国有关美发美容的品牌都会拿出最新的产品进行展览,而那些全国著名的美容达人也会纷纷赶来体验新产品并写下试用报告。

整个帝国,无数的品牌因为美发美容节而走向大众。

可皇朝家化在这一块何其不堪,上得了展览的就只有美宣洗发水,而且该洗发水,一直卖九块九一瓶。

本着薄利多销的原则,皇朝家化也确实进账不少,但化妆品作为不亚于军火和毒品的暴力行业,皇朝家化却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品牌,家化唯一的护肤品牌“舒润”因为低端无销量而被美发美容节直接拒绝,作为一家大公司,这简直就是耻辱。

“明年,第一百届美发美容节的时候,皇朝家化的护肤品绝对会参展!”皇甫聿定定地说,眼底写满势在必得。

原浅耸肩:“祝你好运!”

那不屑的样子,看得皇甫聿牙痒痒,他盯着原浅看了好一会儿,说:“美发美容节上有现场的医疗整形,原浅,你去整容吧!”

对于抨击自己样貌的行为,原浅素来无所谓,她脸色纹丝不动。

皇甫聿接着说:“原浅,我们车震吧!”

原浅:大惊!

愣愣地等着皇甫聿,因为惊吓,眼珠子都瞪圆了!

看着受惊的原浅,皇甫聿噗嗤一声,笑了开来。

他终于知道原浅最害怕什么了?

她害怕和他上床!

很好!加长林肯很快到达了圣城国际机场,原浅原以为皇甫聿飞云城不干她的事,不曾想,他居然要她陪着去。理由是……她是贴身女佣!

“我没带身份证,也没买机票了,去不了。”

如若要排一个原浅最恶心最讨厌最厌烦的男人榜单,皇甫聿绝对高居榜首,甩开第二名一大截。

若是能摆脱皇甫聿,原浅绝对三呼万岁。

皇甫聿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带着她登机,没有身份证,也没买票,甚至没有安检。

原浅上了皇甫家的私人飞机,这才明白过来,以皇甫二少爷的身份,出个门,自然是私人飞机。

皇甫财阀号称帝国第一财阀,私人飞机的豪华自不消多说,原浅缩在角落里翻看着杂志,努力降低存在感,努力减少和皇甫人渣的交集。

一个半小时之后,私家飞机降落在云城机场,机场外,皇甫家的佣人谦恭地等候。

原浅跟着皇甫聿上了车,直接赶往云城化妆品博览会。

博览会会馆外,落地窗前巨幅海报上,国际巨星叶向晚拿着Crystal的白金面霜,微笑着看着世人。

“Crystal。”皇甫聿仰头看着海报,低低呢喃了一句。

原浅下意识地转头,愣了半秒钟,然后才顺着皇甫聿的视线,看到了那大到吓人的海报。

Crystal,这个四年前创立的奢侈品牌,以雷霆之势占据了高端护肤品和化妆品的市场,从此,整个神圣帝国的女人,都渴望用上一罐Crystal的面霜。

Crystal,凝住时间。

广告词很短,却跟植于每个女人的心脏,荒烟蔓草地成长。

女人天生爱美,没有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脸上的时间停滞在二十五岁。

永远年轻!

这,便是crystal的护肤理念!

“Crystal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整个品牌的时候只有十六岁。十七岁生日的时候,Crystal已然成为世人皆知的一线品牌,她的身价更是直接过亿。同一年,她推出两款香水,水晶和沙漏,这两款香水,被她称为时间之水。不论是贵族千金,还是普通白领,对这两款香水都趋之若鹜。Crystal集团更是一跃成为帝国护肤品之最,而crystal的股东洛家,更是直接迈入帝国豪门之列。”

皇甫聿凝着海报,微笑地说着,眼底,罕见地有几许赞赏,那是对传奇女子crystal的欣赏。

只是,等他的目光转向原浅,便带着几许不屑:“原浅,你十六岁的时候,在哪里种花?”

“……”

原浅非常不雅地翻了个白眼,说:“你十六岁,不也还在偷看女孩子洗澡么?”

皇甫聿嗤笑道:“我不需要偷看女人洗澡。”

“也对。”原浅笑得风轻云淡,“你是被偷看的那个!”

“……”

皇甫二少被噎住了,静静地盯着原浅几秒钟,只觉得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一路往下,看向那白白嫩嫩的小手,一时间,若有所思。

那眼神,太过侵略性,敏锐如原浅,瞬间知道这男人在想什么,登时怒不可遏:“人渣!”

某人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笑着说:“谢谢夸奖!”

然后,抬脚,大步走向博览会展馆。

原浅咬牙,却还是追了上去。

一踏入会馆,最大最显眼的展示柜,自然是Crystal。

展示柜前,无数美妆博主、美容达人等着试用Crystal的新品。

皇甫聿没有去找皇朝家化的美宣展柜,而是直奔Crystal。

神圣帝国美发美容节绝对是整个帝国护肤品的盛事,展柜前,Crystal集团总裁洛雪辰和首席设计师时若兮站在那里,微笑着给人介绍产品。

原浅的脚步……有些犹豫,皇甫聿却冷冷地看了过来,原浅无奈,只能慢吞吞地挪过去。

豪门财阀之间,或多或少都些千丝万缕的联系,皇甫家又那么有钱,皇甫聿往那一站,洛雪臣和时若兮立马迎了上来。

“皇甫二少爷怎么有空来这美发美容节,需要护肤品么,crystal的产品,随便拿?”洛雪臣笑得温柔干净,令人如沐春风。

旁边的美容达人一阵惊艳:“哇塞,好像是漫画书里走出来的少年!”

明明是淫浸商场的人,却不见商场的铜臭和铁血,有得只是干净、谦和、华丽……

洛雪臣,如光线一般纯净的男子……

原浅看着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发呆。

“白痴,还不快过来!”

受不了原浅慢吞吞的动作,皇甫聿直接朝着她吼了起来。

原浅无奈地叹了口气,该来得总是要来的,她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皇甫聿扯着原浅就说:“这是我的贴身女佣,丑成这样,还有治吗?”

众美容达人:“……”

见过毒舌的,没见过这么毒舌的!

原浅的相貌,只是普通,并不算丑,但皇甫聿见多了美人,就嫌她长得寒碜。

时若兮轻轻一笑,气质柔美:“小妹妹,你看上去年纪不大,crystal的抗皱系列你现在还不需要用!你这个年纪,平时狂补水就好,一周一次的美白,然后用一款好一些的抗氧化的修复霜!我推荐crystal的水晶系列给你,这个系列是专为20到25岁的轻熟肌肤量身定做的。香水的话,水晶也很适合你,当然还有今年的新款,洛水,你可以试试?”

Crystal的首席设计师时若兮拉着你的手送你护肤品,不论是谁,都会受宠若惊的吧!

而原浅,面容却有些古怪。

洛雪臣目光往原浅身上划过,瞬间怔在原地:“时间……”

原浅下意识地望向洛雪臣。

时若兮眉宇一蹙,看了眼洛雪臣,又转头看向原浅,仔仔细细地打量起原浅的身形和脸蛋,那视线X光似的,像是要将原浅扫描一遍,分析出一通数据来。

洛雪臣笑了笑,说:“时间之水吧!和你的气质很相符!”

时若兮眼底掠过一丝复杂,但很快就被笑意充满,她笑着让BA给原浅拿来两款香水和水晶系列的护肤品。

“小妹妹,你要不要卸了妆,现场试试。只有卸了妆,我们才能根据你的皮肤配上相应的护肤品。当然咯,你也可以试试Crystal的化妆品,绝对能让你美呆的!”时若兮笑得古典柔美,就像是个温柔的姐姐。

也就只有原浅,知道这秀丽的外表下,藏着怎样的蛇蝎心肠

呵呵!

正打算拒绝,皇甫聿却命令道:“快去!”

原浅脸色难看,她绝对是卸妆死,不是因为太难看,而是……眼前这个温柔的姐姐,见到她绝对会弄死她的。

“不用了!我们还要去美宣的展柜看看!”她婉拒。

皇甫聿却拽着她的手,把她往里边推:“让你去你就去!你先天长这么丑没有办法,但后天不努力,天天出来吓人可不好!”

说完,又笑着对时若兮说:“你给她化漂亮点,让她学学什么叫化妆,整天折腾成丑八怪,看着恶心!”

原浅却不买账,直接拒绝:“不用了,送我瓶香水就好,这个就是沙漏吧,时间之水,名字很美!”

她淡笑着说,从送上来的购物袋中拿了一小瓶香水。

皇甫聿瞪着她,原浅拿了香水,便直接……走了。

完全把皇甫二少给无视了!

这丫头,还真是反了对吧!

皇甫聿反应过来,便气急败坏地去追,扯着原浅质问:“你发什么神经啊?让你学护肤学化妆你居然不学?你难道想一辈子这么丑?”

原浅和这厮完全没有共同语言,她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皇甫聿被一丑女人无视成这样,火气瞬间就窜上来了,他拽着原浅,逼着她面对着自己:“说话!”

原浅头一扭,不吭声。

皇甫二少的耐心给磨尽了,二十五年来,开天辟地头一回碰到这么无法无天的女人,长得丑就算了,居然敢给他甩脸色……

找死对吧!

“原浅,看来你是想和我上床了?”他冷笑着威胁。

这是原浅的死穴,百试不爽。

原浅终于没了无视这人渣的勇气,她知道这男人的种马属性,哪怕她相貌平庸成这样,他也一脸兴致盎然。

这样的公用黄瓜,看一次就倒一次胃口。

原浅发誓,这次回去,一定得调制个让男人硬不起来的香水,平时多喷一喷,打消这禽兽的欲望,最好把丫折腾成性冷淡。

她抬起头,看着皇甫聿那张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庞,心底憋着的怒火轰然爆发:“你想要我说什么?我就长这么丑,如果嫌碍眼就让我继续回去种花?把我带在身边有意思吗?你心有所属,我也理解!大胆去追就好!追不到就把感情藏起来就是了!可你拿我去刺激她,你未免太无耻了吧!皇甫聿,我告诉你,你真的让我很恶心!”

闻言,皇甫二少爷站在原地,前所未有的挫败。

为什么会觉得挫败?

这丑女人谁啊?有什么资格嫌弃他?她嫌弃他又干他何事?

这种失败感,让皇甫聿愤怒起来,他捏紧了她的手腕,逼问道:“谁告诉你,我心有所属的?”

糟糕!

太愤怒了!

一不小心居然暴露了!

原浅有些心虚,目光看向一旁,语气也舒缓了下来:“你喜欢顾明珠,有点眼力见就能看出来!那天在天上人间,你和我接吻,不就是为了气顾明珠吗?可惜,顾明珠是你嫂子,你这辈子都休想染指!”

心中的伤痕被人血淋淋的揭开,本应该痛彻心扉,可皇甫聿诡异地很平静,甚至是远没有刚才的气急败坏。

他瞬间沉默了下来,好半晌,才说:“其实美女都是化妆出来的,你身材不错,五官长得也算标致,有专门的化妆师给你化妆就会很漂亮!”

刚才,让她到crystal试用化妆品,是……善意!

靠!

这是搞笑对吧!

皇甫二少爷居然会对一丑女仆心存善意!

打死原浅也不相信。

所以,原浅不屑地笑了笑,说:“女为悦己者容,我不需要那个‘悦己者’,装扮得妖娆美貌完全没必要。”

没必要吗……

皇甫聿愣了半晌,想要反驳,却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原浅就是个园丁,种种花养养草就够了,又不找男朋友,要那么漂亮干嘛?

莫名其妙地,皇甫聿想到了原浅的手,她的手美丽如玉,那般漂亮的手,手的主人理应有一张相称的美丽脸庞……

“既然如此,那就随便你!”

皇甫聿转身离开,再也不想建议自己的女佣打扮得漂亮一些。

两人来到四楼,博览会美发类别。

美宣作为一款便宜大碗效果又不错的平民洗发水,自然有着不小的展柜。

皇甫聿一到,展柜的负责人立马迎了上来。

原浅见没自己的事情,便跑到一旁溜号,随意地看着各大展柜的美发用品。

却突然,她的手被一拽,嘴唇被捂住,然后,整个人被拉到了安全通道内。

绑架么?

原浅浑身都开始发颤,当年发生的事情,让无法无天的原浅胆小如惊弓之鸟,生怕自己陷入无尽的深渊。

“唔……唔唔……”

她可劲儿挣扎,盼着人来救自己。

但很快,她那“噗通”“噗通”狂跳的小心肝瞬间平静了下来,因为男人身上的香气,太熟悉了!

并不是什么香水的气息,而是他特有的体香,木叶香气中夹杂着点麝香,特别撩人。

洛雪臣。

原浅的惯性和本能,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安全的!

但,表面上,原浅还在挣扎,还在抗拒,甚至是,动作愈发的剧烈了。

等到了安全通道,男人这才放开了,轻轻地拥着她,声音带着无尽的眷恋和缠绵:“时间,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很久了……”

如果要评选一个“近期内听到后最想泪流满面的话”的榜单,那么,此时此刻,当洛雪臣抱着她,轻声对她说“时间,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很久了……”的时候,原浅的眼眶……都有些发红了……

但她忍住那股落泪的欲望,一把推开了他,说:“先生,我只在你家展示柜拿了一瓶沙漏香水,如果你要拿回去的话,我立马去给你!”

洛雪臣盯着原浅,清澈的目光,一片幽深。

片刻过后,洛雪臣轻轻一叹,说:“时间,别装了!你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你!你根本瞒不过我!”

以后你敢违背爷,爷就上了你!

动漫关键词: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