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人J桶进女人P无遮挡 刺激做爰高潮小说片段

2022-03-26 14:01: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呵呵……”原浅笑得干巴巴的,“刚才不是问过了吗?一个人渣!”皇甫聿那沉黑色泽的眸子登时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强大的压迫感袭来,原浅小心肝狂颤

“呵呵……”原浅笑得干巴巴的,“刚才不是问过了吗?一个人渣!”

皇甫聿那沉黑色泽的眸子登时瞬也不瞬地盯着她,强大的压迫感袭来,原浅小心肝狂颤,最后只能如实招了:“我……我被人强……奸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是谁!”

这话,真假各半,但原浅脸上的痛苦却真实的,皇甫聿便有些相信了。

但他还是有些疑惑:“你长得这么安全,怎么可能会被人强……奸?”

“……”

原浅默了,是啊,她也觉得她长得挺安全的,可人算不如天算,还不是被条狗咬了。

苍白地笑了笑:“大概天太黑,对方没看清楚我的长相吧!不然,我这么丑,别人绝不会做出点什么!”

皇甫聿突然想到了点什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原浅坦然的样子。

皇甫聿又问:“你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么?”

原浅心脏一跳,我靠,他看出了什么……

“大半夜的,鬼知道,而且这事情都过去快两年了,不记得了!”原浅随意地说。

皇甫聿愣在原地,表情莫测,难道……自己想岔了。

他没做声,一把拉着原浅下楼,上了那辆迈巴赫,回到皇甫庄园。

夜已经深了,以往这个点,原浅都已经洗完澡,准备睡美容觉了。

但她记挂着她花房内那株即将开放的昙花,便也没去睡觉,而是和皇甫聿打过招呼,便直奔花房。

花房内有灯,难道是……新来的园丁到了?

她推门而入,便发觉自己的藤椅被人占领了,不仅如此,对方还把桌椅挪到了昙花旁边,一面看着书,一面等着“昙花一现”。

这种……默契十足的感觉。

“咦,你是简直的园丁,来等昙花开么?”原浅笑着问道,花花草草于那些大少爷们不过是俗物,但懂得此道的人,那绝对是宝贝。

“是啊,我一回来,便发现这盆昙花要开了,反正没事,便打算等它开放!”男人放下书本,笑看着原浅。

原浅看着那漂亮的如蔷薇花一般的少年,不由自主地一笑,说:“四少爷,好雅兴!”

面前这位,赫然是皇甫四少皇甫烈。

原浅之所以认出了他,实在是因为皇甫烈真的太火了,国内顶尖的超人气偶像,整个神圣帝国的女人都为这位漂亮如蔷薇一般的少年而尖叫而疯狂。

“你不也是来等昙花开的么?”皇甫烈微笑着说,并没有那种大明星的疏离和隔阂,“你是原浅吧!新来的那位园丁!”

皇甫烈笑起来的时候,非常干净漂亮,原浅只觉得温暖亲切,或许海报上还会觉得这个少年是高高在上的神祇,可此刻,当他真正站在她面前,她只觉得熟稔,觉得想要亲近……

她禁不住轻轻一笑,说:“对!我是原浅!园丁一枚!”

“你看,花开了!”皇甫烈笑着低呼。

原浅看向那几株被她精心照料过的昙花花株,几乎是刹那之间,几株昙花争相绽放,纯白如雪的花朵缓缓地开放到最大,露出里面暖黄色的花蕊来……

那一瞬的花开,美到令人窒息。

淡淡的香气袭来,原浅不由自主地抽了抽鼻子,好香啊!

漫长的守候和等待,终于迎来花开,人生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此。

原浅不由自主地跑了过去,蹲下来,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一朵朵昙花,而这样做的绝不止原浅一人,还有一个同类,与原浅如出一辙的动作和姿势蹲在地下,观察着昙花盛开。

两人挤到了一起。

“噗……”

俱是一笑。

“这个花房,很漂亮!你把这里的花草照顾得很好!”皇甫烈看向原浅,轻笑着说,大抵是他长得太美了吧,所以就算原浅样貌普通,他也处之淡然,并不会觉得原浅平凡,反倒是觉得,这个女孩真的很不错,和他意趣相投。

“我喜欢花,从出生就很喜欢!所以,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园丁!很没志气吧!”原浅所幸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昙花,微笑着聊起天来。

“其实,我也打算干一辈子的园丁的!”身穿浅蓝色西装外套的少年,也跟着坐了下来,一面看着花,一面说,“你知道原来的那个园丁吧,赵爷爷。我小时候,最爱做的事情,就是跟在赵爷爷的屁股后面伺候花草,然后追着问各种花草的习性和典故!你知道么?我鼻子超级灵的,不论什么花,远远一嗅,我就能闻出什么味道来!”

“你是……高嗅觉!”

原浅低呼,要不要这么巧,皇甫烈居然也是高嗅觉。

高嗅觉世所罕见,所以每一位调香师都身价惊人!

皇甫烈却不以为意:“每次家里宴会,我都要躲得远远的,不然的话,鼻子简直是受罪!”

“确实!”

原浅心有戚戚,上一回皇甫老爷子七十大寿,她当服务生端酒水,差点被香水熏死。

淡淡的、自然的香气,自然会叫人舒服。

可高嗅觉之下,各种混杂的香水味只叫原浅崩溃。

原浅诧异地问他:“你嗅觉这么敏锐,不去当调香师,居然跑去当艺人,这简直是浪费!哎呀,也不能这么说,你这样的脸,当调香师才是浪费!”

“调香师?”皇甫烈眉目间有些疑惑,显然并不熟悉这个职业。

“调制香水之类的!把各种香混在一起,调制出一种独特的香气,很浪漫,也很好玩!”原浅笑着解释,调香,确实是一种美妙的东西,原浅总是能从香气中找到快乐。

“你还是调香师吗?”皇甫烈开心地欢呼起来,微笑的模样,像是盛开到酴釄的蔷薇花。

美得倾国倾城!

看着这张脸,原浅只觉得好有灵感啊啊啊啊!

而且好像把高嗅觉的少年拉来从事调香事业啊啊啊啊!

唱歌什么的对比调香什么的简直弱爆了啊啊啊啊!

“我会一点!”原浅笑着点头,看着皇甫烈的笑容,瞬间好有冲动为他调制一种香水,这种灵感爆棚的感觉,简直催心挠肝,就像是作家文思泉涌,又或者画家有了绝妙的创意,根本停不下来呀!

“我给你调制一款香水好不好?”原浅笑着请求。皇甫烈也对调香有了兴趣:“好!什么时候?”

“现在!”灵感来了,绝不要错过,错过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皇甫烈扬了扬眉:“现在?”

“嗯,就是现在!”

原浅笑着点头,然后,站起身,一溜烟地抛了。

皇甫烈看着盛开的昙花,想起女孩兴冲冲说要调香的感觉,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这个女孩,很神奇呢!

她说,她要为他调制一款香水!

一款属于他的香水!

想想就很期待!

虽然不知道她会做成什么样子,但,皇甫烈仍然是很开心。

这么多年以来,头一回如此的开心。

这个女孩,他觉得亲切,觉得熟稔,觉得舒服!

很好!

原浅迅速地跑去皇甫庄园的冷藏室,从中搬出一个精致的小箱子,也顾不上打开,搬着箱子就往花房跑。

所以,皇甫烈只坐了一小会儿,便发觉原浅跑回来了。

他禁不住轻轻一笑,仿佛清风拂过蔷薇,美好而干净的样子。

原浅指着自己的箱子,说:“初始材料都在里边,我们现在找个安静的没有多余香气的地方,然后就可以玩啦!”

调制香水,于原浅而言,也不过是好玩而已。

皇甫烈看着那铁壳小箱子,只觉得那箱子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充满了神秘之感。

“去我的房间!”他很快就找好了合适地点。

原浅点头:“好!”

然后,两人便迅速地跑到了皇甫烈的卧室。

对比豪奢典雅的皇甫聿主卧,皇甫烈的房间,只能说相当的寒碜,其面积,和佣人们居住的宿舍相差无疑,事实上,这间房子,原本就是佣人的房间,装扮了一番,给皇甫烈居住。

由此可知,皇甫烈在皇甫庄园多不受待见。

原浅也知道,皇甫烈作为私生子,其生活自然极其艰难的,不然的话,豪门少爷,如何会混演艺圈。

但,那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少年,感觉是如此的亲切熟稔,和他呆在一起,她是如此的轻松愉快。

他,不论长相还是气质,都超级对她胃口,就像是个小弟弟,好像好好呵护啊啊啊啊!

皇甫烈不知道原浅的心思,他只是空出书桌,给原浅当工作台。

原浅把箱子放了上去,打开,这只不算太大的箱子,上下两层,摆放了近两百瓶香料,当然,这些香料都是原始未加工的,等着人调制的。

“柠檬,柑橘,柚子……这一排都是水果,我现在好想尝一尝味道啊……”皇甫烈抽开香料,一个个的去闻,浓郁的柑橘类清香袭来,皇甫烈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心情愉悦。

柑橘类的香气,总是带给人明快轻松之感。

“你喜欢柑橘类的香气么?可我想调得是琥珀木质类的香调,这种香气给人的感觉成熟而优雅,但考虑到你是个年轻的小鲜肉,所以我打算加一些花香、薄荷来让香味更轻快一些。虽然你的形象永远都那么干净,但我还是想在木质香调的基础上加一些颓废的叛逆的因素。”

原浅一面告诉皇甫烈自己的打算,一面写下这种香的前调、中调和后调,再记录下香料之间的比例。

其实原浅调香,完全是灵感玩票型,比较随意,之所以记录下比例,是以前被人逼出来的习惯。

她花了十多分钟,把香料按照比例混合,一款香水便调好了。

她一把抓过皇甫烈的手腕,喷了喷,嗅了嗅,前调很不错,清新而干净,又带着点颓败。

原浅知道,这款香的中调,那一点点的颓废气息会慢慢转变得浓烈性感,甚至有些妖娆慑人的感觉;后味则是相花香、木香和烟草叶混合,庄重中透着精致诱人。

“怎么样?”原浅问道,并没有太多感觉,反正,香水不过是心情好的时候随手之作,不值得几个钱,玩玩而已。

皇甫烈嗅了嗅,说:“很好闻,但并不适合我。”

原浅嘿嘿一笑,透着点猥琐:“适合内心的你!你不觉得这款香很神奇吗?明明是优雅男性的琥珀木香调,我却调出了妖娆和性感。啧啧,闷骚男人的必备品!”

“……”

闷骚!

我才不闷骚呢!

我表里如一!

皇甫四少爷不服气了,撸起了衣袖,拿着瓶瓶罐罐说:“借你香料一用,我也要调一款香送给你!”

原浅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希望你调出来的香别太臭。”

皇甫烈:“……”

你这是看不起我吗?

我可是闻着各种香长大的,香气混合我也是很敏感的,哼唧。

总之,皇甫四少信心十足。

原浅在一旁看,看得久了,就有点无聊,便把香料混起来玩儿,特意找了几种比较刺鼻的香,然后往皇甫烈鼻翼上喷。

高嗅觉的皇甫烈,差点给熏哭了。

他也顾不得自己的香水了,搅拌出奇奇怪怪的香味,就开始喷洒在原浅身上。

闻着那奇奇怪怪的味道,原浅的表情相当奇特,皇甫四少又直接拿了黑胡椒往原浅身上洒。

原浅敏锐地开始打喷嚏了,混蛋,你居然用胡椒熏我,可别怪姐姐我恶毒啊。

于是,拿着香料瓶,便随意地混合,然后往对方身上丢。

一场战争,漫漫打响,只是战争的双方,有些诡异,他们一边笑,一边一脸闻到臭鸡蛋的表情!

而另外一边,冷月把皇甫聿迎进了家门,便和她一起走回主卧,皇甫聿心里有事,神情便有些淡漠。

到了卧室,冷月便笑着说:“少爷,天色晚了,你要睡觉么,我来服侍您吧!”

皇甫聿手一拂,把正准备帮她解西装扣的女人一把推开,声音有些冷:“记住,你是我的女人,不需要再干这种琐事!”

冷月以前是顾明珠,平时做得这种事情,现在成了皇甫聿的准未婚妻,继续做这些,便有些没有格调。

冷月脸色有些难看。

皇甫聿走到窗边,看着那盆灼灼绽放的薰衣草,表情莫测。

冷月眉心一拢,倏然回想起,那一天,当她把那盆薰衣草送到皇甫聿卧室内的场景,皇甫聿淡笑着说:“这盆花,怎么是你送来了!”

她只是问他:“你喜欢么?”

他没做声,只是命令她把花放到了阳台上,等她想要退出的时候,男人一把抱起她,丢在床上。男人压了下来,手钻入裙摆一路往上,滚烫的指,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惊起一阵阵战栗。

冷月的身体在颤抖,对这种陌生的情潮本能地害怕着,但心底对男人的爱慕和敬仰,让她克服了身体的恐惧,主动地勾上了他的脖子,迎合着他……

对她的乖巧,他似乎极其满意,笑谑着说:“这么……想要……”

冷月的脸,蓦地一红,然,她从不是一般的女子,面对喜欢的男人,冷月绝不矫情,唇角勾了勾,她笑着说:“皇甫二少这样的男人,谁不想要!”

他邪魅地勾了勾唇,对这样的夸赞很受用。

“但,”她凑过头,在他的耳边,呵气如兰,“我格外想要一些。”

他唇角的笑容愈发深了,手下的动作愈发粗野,她的身体瞬间绷直……

男人却蹙了蹙眉,抽身离开,扯着昂贵的丝质手帕擦拭着手指。

冷月缓缓回过神,微微有些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瞬间就停住了。

他对她的身体,不满意么?

男人却走到窗边,盯着那盆薰衣草,久久……久久没有动静。

冷月前些紧张,许久,才问道:“少爷……我……”

“你出去吧!”他的声音,是一贯的清冷,只是这样的清冷,有几许绝情的意味。

冷月心底满满都是不甘,却只能认命,服从。

“少爷,我走了!”

她走到门边,回头说道,期待着……一句挽留。

可皇甫聿却只盯着那盆薰衣草,动也不动。

她虽有不甘,却只能离开。

……

如若原浅的话是真的,皇甫聿突然刹车,是因为,她还是……处子……

然,皇甫聿既然断定了那一夜薰衣草花海的女人不是她,又为何会准许她穿上那双天价水晶鞋。

冷月发觉自己愈发的不懂这个男人了!

但,她还是走了过去,看着那盆薰衣草,冰冷的眸子,有些奇异的风情:“这盆薰衣草上的血液,是某个神秘女人的初夜落红么?”

闻言,皇甫聿的目光,这才从薰衣草上离开,转到她的脸上,只是那深沉的探究的目光,像是再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冷月轻轻一笑,说:“这盆花,是我从原浅手中拿来给你的!而她,也告诉了我这盆花的秘密。Bloodylavender,血腥薰衣草,这血液,是人血,而且是女子的初夜之血。”

她的模样,美丽、聪明、骄傲、冷漠……

在讨好不了皇甫聿的时候,她选择了直接撕开两人之间虚伪的面纱,把一些说穿……

很聪明的选择。

至少,皇甫聿的注意力被吸引了,他浅浅地勾了勾唇,脸上面无表情:“可是,你是处子!”

所以,那一天,陡然停止。

“如果是替身的话,我也不屑。”她骄傲极了,冷漠的脸,因着这样的神情,风情万种。

皇甫聿望着这绝美的风情,有刹那的目眩神迷,好吧,他确实迷恋那些相貌姣好的女子,这是男性的本能。

冷月却注意到皇甫聿的唇角,有几丝血渍,她的目光转深,试探性地问道:“你的唇瓣破了,那个小妖精咬的?”

“原浅。”

皇甫聿对冷月,连谎言都有些懒得。

冷月眸子危险地眯了眯,却笑了开来:“二少爷喜欢那种款。”

皇甫聿默不作声,只是眼底有些不屑。

喜欢原浅,怎么可能……

不说别的,首先,样貌这一块,便直接点叉。

但,这绝不是眼前的女人能关心的事情,他冷冷地提醒:“冷月,记住你的身份,这些事情,轮不到你管。”

冷月一怔,旋即笑了开来:“好,那我回去了!”

她风轻云淡得很,只是转身的刹那,双拳紧紧握着,目光满是凶狠。

原浅,原浅……

输给谁,我也不要输给你……

她离开皇甫聿的主卧,便去女佣宿舍找原浅,可原浅居然没回来,去哪儿了,自然是花房,所以,冷月又去花房找她……

可花房没有灯,原浅根本不在。

该死的,她去哪儿了!

冷月已经开始暴怒,她恨不得把这个丑女人狠狠暴打一通,可她到最后,只是忍着那糟糕的脾气,回了自己的卧室,叮嘱冷雅:“等原浅回宿舍了,通知我!”

“是!”

冷雅看着向着她发号施令、高高在上冷月,眼底几不可察地一闪,但却仍是乖乖地退了回去,去宿舍等原浅回来。

……

这时候,原浅和皇甫烈的香料大战刚刚落下帷幕。

开心是开心了,只是鼻子就有点难受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气味蹂躏着原浅的官能,原浅痛苦极了。

可她还是止不住笑,看着皇甫烈那诡异的表情笑得愈发开心了。

“哈哈哈哈……你臭死了……现在的你……一身都是屎臭味……”她指着皇甫烈,猖狂大笑,真的是……许久都未曾这么开心了,皇甫烈这厮,真的超级对她胃口啊!

她怎么会碰上这样一个人,就一眼,竟然如此的亲密无间。

皇甫烈冷冷一哼:“你绝对没比我好到哪里,你是一身的尸臭……”

尸臭……

原浅大窘。

总之,两人身上都是混合得特别糟糕的香,特别诡异,而高嗅觉却是对这种奇妙气味的放大,所以,感觉怪怪的!

原浅看了下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她站起身,开始收拾她的铁箱子,刚才的战役太恐怖了,她的香料居然挥霍一空,但她也不在意,皇甫庄园的花草很多,收集提炼并不难……

皇甫烈笑了笑:“箱子留着吧,下回我帮你把香料重新弄齐了!”

能偷懒的时候还是要偷懒的,于是,原浅淡定地把箱子留给皇甫烈,一点也不客气地说:“记得把我的香料都补足了,里边还有超级贵的香料的!”

“好,到时候我来找你学调香!”说完,又是一笑,今天的调香课程,简直是灾难。他突然看到书桌上的香水配方,便问道,“这香水都给咱毁了,我可不可以拿着这配方调几瓶自己用,或者送给粉丝。”

“随便啦,随便!”

原浅随意地挥挥手,她不过是做着玩儿的东西,成品的味道她都没闻过,便直接玩坏了。

汗!

皇甫烈便把那张配方夹到一本书里。

原浅又看了下时间:“我回去睡觉了!”

动漫关键词:刺激做爰高潮小说片段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