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女高中生成老汉泄欲H文 宝宝我的很大你忍一下啥意思

2022-03-26 13:57:3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好香啊,你是用泉水泡得吧!”皇甫佑笑得温润如玉,不论什么茶,用无根之水冲泡最熨帖不过,泉水、雪水,最不济也应该是井水……若是自来水,那实在是有失风雅。

“好香啊,你是用泉水泡得吧!”

皇甫佑笑得温润如玉,不论什么茶,用无根之水冲泡最熨帖不过,泉水、雪水,最不济也应该是井水……

若是自来水,那实在是有失风雅。

大红袍属于功夫茶,她用紫砂壶泡,用小瓷杯分装,动作娴熟优雅。明明样貌平平无奇,可十指纤纤,气质沉凝,动作标准如教科书。

皇甫佑只觉得赏心悦目,连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这个女人,是如此的特别,哪怕面容普通,眼神也不够清澈,但皇甫佑每次到这装饰得典雅清新的花房之中,总能感觉到内心的平和。

原浅泡茶用得水是她辛辛苦苦收集了一整个夏天的露水,皇甫佑喝一次,她心疼一次,偏偏还不敢邀功,只是带些木讷地说:“回大少爷,是厨房内装来的自来水。”

“……”

皇甫佑端着茶杯的手瞬间僵在原地,他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动作优雅地品着茶。

哪怕是旧茶,味道也是那般的好。

一如这个女人,总是给人以纯净甘冽之感。

皇甫佑看着埋着头静静伫立在一旁纤瘦的女子,微笑着提出邀请:“这是你泡得茶,你也坐下来好好尝尝吧!”

原浅的头埋得愈发低了:“大少爷不要难为我了,我只是庄园内的一名园丁,身份卑微,不可以和大少爷同席而坐。”

“如果我说这是命令呢?”皇甫佑眉目之间尽是一片温润,哪怕是带着凌厉的话语,也是如此温和地说出来的。

原浅怔了怔。

皇甫佑笑得愈发温和了:“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吗?原浅。”

“不敢。”

原浅有些诧异皇甫佑居然知道一个园丁的名字,她按捺下心底的那抹微漾,只呆呆板板地回了句,然后乖巧地坐在茶几另一旁,只是那坐姿,僵硬极了,脊背绷得笔直,手乖乖地放在大腿上。

皇甫佑看到她的坐姿便替她觉得累,他可是记得,他刚踏入花房的时候,原浅可是整个人懒懒地窝在藤椅内的。

那样的原浅,看上去懒散又活泼。

而这时候的她,不论是真实还是伪装,都有些别扭的可爱。

他禁不住想要逗逗她:“昨晚上,我看到你穿女仆装了!”

“……”

昨晚上她在宴会上帮忙,看到也正常:“昨晚上我是临时抽调过去帮忙的。”

“你穿女仆装,感觉很诱惑!”

“……”

原浅:震惊!

旋即,脸上浮现出一抹隐红。

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这张脸,普普通通,不论穿什么衣服都不会诱惑啊啊啊!

皇甫大少爷,这是在调戏自己吗?

他有着美丽的妻子,虽然她昨天才隐隐得知,这段婚姻似乎并不如表面那样风光,但是皇甫佑若是要和女仆来一段,也不该是平凡的自己!

原浅绝不会自作多情,便笑着回道:“呵呵!谢谢!”

她冷淡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回复,皇甫大少爷浑然未觉,他

“我是你路上最后一个过客,最后一个春天,最后一场雪,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

这是原浅最爱的一首诗,有时候,夜深人静的夜晚,读着读着,泪流满面。

那该是多么浓郁多么热烈的感情啊,才写得出这样惊采绝艳的诗句。

正恍惚间,却见一绝美女子走了进来。

如若说,原浅的普通,和这个花房格格不入;那么这女子的美丽,便是和这典雅的花房相得益彰。

女人很美,白衣胜雪,风华绝代。

一举一动,一颦一蹙,都有一种仙女一般的高贵和优雅,只是眉眼间,颇有几分《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凌厉。

原浅望着这绝美的女人,惊艳到坐在原地忘记了起身。

“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我们正在找你呢!”女子的声音,也是那般的悠扬,就像是大提琴弹奏出的绝美乐章。

原浅这才回了神,立马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叫人:“大少奶奶!”

和皇甫佑如此亲密的女人,自然是皇甫家的大少奶奶顾明珠。

长得真是美,也难怪皇甫二少爷那般痴迷不已,一遍遍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到最绚烂的时刻。

美人只是淡淡地扫了眼原浅,看到她平凡至极的脸,便不再理会,而是拉着皇甫佑的手,好笑地说:“隔三差五地就往这儿跑,要不是这园丁长得样貌平平,我都怀疑你金屋藏娇呢!”

原浅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言。

她的脸太普通,普通到这群天之骄子绝不会看得上卑微平凡的她。

皇甫佑温和一笑,和顾明珠十指相扣:“你不觉得这花房很美吗?像是世外桃源,呆在这儿,我心情都好了几分。”

顾明珠看着被紧握的手,眼底浮现一丝甜蜜:“佑,你若是喜欢,咱就把阳台也布置成花房的模样,可好?”

“这……不好吧……”皇甫佑有些迟疑。

“那就这样说定了!”

顾明珠微笑着拍板,然后看向原浅,冷冷命令道:“给你一周的时间,帮我把阳台布置好!”

原浅知道,顾明珠这样做,是在……固宠!

她很想说自己是园丁,不懂室内设计,但觉得皇甫大少爷三天两头往这儿跑容易惹起闲言碎语,不如帮他布置个阳台出来,这样他有他的阳台,我有我的花房,彼此相安无事,最好不过!

于是,她微微一笑,道:“我能找人帮忙吗?我一个人,一周可能干不完。”

“到时候我会和管家说一声,让她派人帮你!”

“好!”

原浅微笑。

“你们在说什么?”低沉而暗哑的男声响起,原浅的身体不易察觉地颤了颤。

皇甫聿。

一天之内碰到两回,还真是……阴魂不散!

皇甫聿推开玻璃门,踏入花房,看着色彩纷呈的花朵错落有致地布置在玻璃花房内,情不自禁地赞赏道:“这里倒是好看!”

顾明珠笑得甜美,只是看着原浅的眼神有些不善:“我们正在说这事呢?这新来的园丁,还真有点本事,这花房以前乱七八糟,竟然给她整理得这般好看,我还请了她布置阳台呢!”

还在笑,面庞精致,眉目静好。

“真是个傻丫头。”

他咕哝了句,便鸠占鹊巢地占了她的地盘,还拿着她从图书馆借来的《诺顿诗选》朗读起来。

干净如秋风的声音,抑扬顿挫地读着诗歌,感觉格外的美好,原浅不由自主地放松起来。
“有这么一回事?”

皇甫聿颇有些兴致的样子,只是,看着顾明珠和皇甫佑相扣的手指,眼底的那点兴趣瞬间退了下去,只留下一片岑冷。

原浅注意到皇甫聿的神色转换,心底不屑!

哼,罔顾禁忌伦常的家伙,超级恶心!

皇甫聿敏锐地捕捉到了原浅的视线,凌厉地回望了过去,便看到了原浅,想到那张丑陋的脸,语气就不怎么好:“你怎么在这里?”

“她就是新来的园丁,原浅。”顾明珠微笑着介绍,似是有意又似是无意地说,“佑天天往这儿跑,要不是她长得普通,我还以为佑和她有点什么呢?”

皇甫聿望着原浅,目光若有所思:“园丁吗?我也知道她!”

“哦?”顾明珠挑眉,颇有兴趣的样子。

皇甫聿笑得阴森极了:“我今天早上向她要了一盆薰衣草,那盆薰衣草上,有我未婚妻的初夜血!”

这无所禁忌的话语,让全场一阵尴尬的静默,顾明珠的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就连一向温和的皇甫佑,也不禁蹙了蹙眉。

皇甫聿邪笑着走到原浅面前,问道:“是不是啊,原浅?”

“是!”

原浅感受着这男人低沉的气压,只觉得遍体发冷,愤怒不止。

这男人,真的叫她很恶心。

一想到他对她做过的事情,她便有种作呕感!

人渣!

变态!

“既然是园丁,那我屋内的那盆薰衣草你也记得照看着,我可不希望我未婚妻送给我的礼物凋谢了。”

那盆薰衣草,是原浅的耻辱!

她羞愤至极,恨不能拿花盆砸那张恶心的臭脸,可理智却告诉她不能这样做。

于是,她微笑着说:“是!”

皇甫佑看着原浅讷讷的样子,眉心几不可察地一拢,他笑望着皇甫聿,转移话题:“小聿,你和明珠找我什么事?”

皇甫聿脸上的笑容邪气而危险:“老爷子一直在催婚,而我,找到了我要的女人。”

顾明珠一呆,但很快地,脸上便露出了得体的笑容:“哪家的女孩,居然让我们家眼高于顶的皇甫二少动心了!”

“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了吗?”皇甫聿脸上的笑容坏极了,“我的妻子,自然就是那个和我在薰衣草花海野战的小妞!啧啧,那妞儿还真是够火辣的!现在想想,都觉得浑身肉紧!只是这小辣椒,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不要紧,我会将她揪出来!”

他轻笑着说,只是那绿油油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停留在顾明珠胸部上,亵渎的意味浓重。

原浅恶心得快吐出来了。

把自己亲嫂子当做幻想对象?罔顾兄弟之情觊觎兄长之妻?

皇甫聿,这男人的下限在哪里?

可不论是皇甫佑还是顾明珠,对那冒犯的声线,都恍然未觉,而是笑着问起了那位神秘女子的事情。

皇甫聿讳莫如深,一脸绝不开口告诉你们的样子,顾明珠见问不出什么,脸上有些难看,便找了借口和皇甫佑离开了花房。

只是,皇甫聿离开之前,突然转过头,看着原浅,目光幽深:“原浅,还真是有意思呢,我记住你了!”

那眼神,看得原浅毛骨悚然!

有意思?

该死的!

他到底看出了什么?

动漫关键词:宝宝我的很大你忍一下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