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日本公妇被公侵犯中文字幕2 我疯狂的挺进闺蜜的身体

2022-03-26 13:56:5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淅淅沥沥的冲水声音响起。原浅一遍又一遍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像是要把男人的痕迹彻底冲洗干净才肯罢休。透过迷蒙的水雾,她看向已经溅满了水珠的镜子。眼眶一片鲜红的双眼愣


淅淅沥沥的冲水声音响起。

原浅一遍又一遍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像是要把男人的痕迹彻底冲洗干净才肯罢休。

透过迷蒙的水雾,她看向已经溅满了水珠的镜子。

眼眶一片鲜红的双眼愣愣地盯着那具身体半晌,原浅咬牙,怒火熊熊燃烧。

“该死的禽兽!人渣!我诅咒你不得好死!诅咒你永远得不到毕生之爱!”

只是骂过后,一切都还得继续。

原浅木然地擦干身体,看着镜中素雅美丽的一张脸,抬手取过了一旁的化妆品,将那张绝美的脸修饰得普通而又大众,这才狠狠呼出一口气,拿了几把薰衣草赶回后台。

趁着管家不在把薰衣草插入深紫色的勿忘我之中,也不去管这盆花卉的命运,而是若无其事地端着酒水在宴会间穿梭,微笑着递上一杯杯的红酒,拿回一个个空酒杯。

后台太忙乱了,根本没人注意到原浅消失了整整两个小时。

管家看着那盆花,倏然想起这么一回事,恰好看到原浅,便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挺久前。”她微笑着回道,语声镇定自若,“薰衣草有点远,天又黑,所以路上耽误了点时间。我已经把花束插好了。”

“确实有点久。”皇甫兰沉吟道,但看到深紫色的勿忘我和浅紫色的薰衣草层叠分布在花瓶里,雅致而美丽,便对这名新来的园丁很满意,“你把这盆花端到餐桌上去。”

“是。”原浅谦卑地欠了欠身,端着花瓶,来到晚宴间,找到一张空荡荡的长方桌,把花卉摆放在正中央,又觉得其中一朵薰衣草角度不太好,自然而然地抽出来重新插了进去。

她看着花朵,立马想到那恶心的臭男人,但却也知道豪门恩怨是非多,她不过是小小的园丁,卷入这豪门风波中,那纯粹是找死!

就当做是给狗咬了一回吧!

打定主意吃下这个暗亏,原浅便想着当这一切没发生过。

却突然,一名男子走了上来,望着整个晚宴唯一一盆点缀着薰衣草的花卉,目光若有所思。

“这盆花里的薰衣草倒是漂亮,是谁采来的?”男人抽出一支薰衣草,低头轻嗅,像是赏花一般。

男人的侧脸,俊美到无可挑剔,轻俯着头嗅着花香,更是美轮美奂。

然而那熟悉的声音,却让原浅身体一僵。

不久前,就是这个声音,醉醺醺地一遍遍唤着皇甫家大少奶奶的名讳……明珠,然后,就是一场噩梦。

原浅反抗、挣扎、求饶……却毫无用处。

不曾想,晚宴上,他穿着没有一丝褶皱的纯手工定做的西装,全无丝毫醉意、优雅得体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仿佛薰衣草花海里的事情不过是她原浅的一场幻觉。

衣冠禽兽。

原浅如斯判断,一想到自己好心救他,却换来他的恶心占有,原浅便想拎着花瓶敲这人渣的脑袋!


却倏然,一个清冷的女音淡淡地说:“二少爷,薰衣草是我从后山花园采来插上的。很美吧!她的花语是‘等待爱情’,蓝紫色的小花朵,让人想到天空、大海,纯洁而清净!若有来世,我真愿意当一株薰衣草,沉默绽放!”

原浅正愁着如何骗过这个人渣,不曾想,居然有人会蹦出来抢了她的“功劳”,而且那手段还真是高超,一通解释,清冷、不卑不亢,品评着花朵,又以花朵自喻表明自己的高洁。

高!

还真是高!

原浅默默地在心底给她点赞!

如皇甫二少皇甫聿这般见多了女人投怀送抱的男人定然会很吃这一套。

原浅长舒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对这个素来不对付的女仆领班冷月罕见地有了点赞赏。

微微一笑,原浅悄然抬起头,用眼角的余光淡淡地瞥了一眼女仆领班以及顾明珠的贴身女仆冷月,哪怕穿着平凡普通、千篇一律的佣人服装,也无法掩饰冷月那张脸上的清冷、精致、妖娆、妩媚。

她很美!

美得冷艳!

美得张扬!

美得盛气凌人!

美得是男人就想要征服!

果不其然,哪怕如皇甫聿这般花心浪荡的男子见到冷月冷艳的脸庞也是一怔。

旋即,他邪魅一笑,从一旁抽出一朵开到艳绝的蔷薇花递了过去:“就算要轮回为草木,相信蔷薇才是最适合你的花。”

冷月笑得绝美:“每一朵蔷薇都有薰衣草的心。”

皇甫聿邪气地勾了勾唇瓣,目光幽暗,带着点旖旎之色,其中的暧昧,只有两人能体会!

旋即,皇甫二少目光一转,扫向原浅,那冰冷幽沉的视线,沉沉地压迫下来,原浅浑身一颤,只觉得浑身发冷。

靠之,这人渣气场太强大了,一个眼神,居然叫她遍体生寒。

“抬起头来!”

男人冷酷命令。

原浅一颤,但还是面无表情地抬起头,看向皇甫二少。

距离极近,男人那没有丝毫瑕疵的五官清晰得呈现在自己面前,五官极其精致立体,寸寸如刀削,像是教堂内的雕塑,每一处的线条都苛责到极致……

很帅!

比之任何杂质的平面模特还要好看几分!

而且好高!铁定有一米九了!

居高临下俯瞰之下,压迫感十足!

淡漠如原浅,见着这张比任何明星都要俊美的脸,也不由自主地出现了短时间的怔忪!

而这种花痴神情配上大众脸,只叫男人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头,又是一个想爬自己床的女人,只是这个女人是所有女人中最丑的,他有些恶心,但还是问道:“叫什么名字?”

冷漠的声线,让发呆的原浅倏然回魂,她绝不愿意卷入皇甫家族的是是非非之中,便粗着嗓子,回道:“原浅!”

男人听到这陌生的宛如公鸭一般的声音,对原浅再没兴趣,朝着她点了点头,又深深地看了眼冷月美人,便加入这宴会周旋。原浅应付完了皇甫二少,便继续做起女仆的工作,端着空酒杯回去。

冷月那冰冷又充满风情的眸子冷冷地盯着原浅半晌,旋即问道:“刚才你声音怎么回事?”

敏锐如冷月,自然察觉到了原浅的不对劲。

哪怕宴会那么喧嚣,哪怕原浅只念了俩个字,但她还是注意到了。

对此,原浅早有说辞,微笑着说:“紧张。”

冷月秀美的眉眼登时一沉,就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觊觎了一般的不悦以及霸道。

原浅不以为意,笑嘻嘻地说:“原来他就是二少爷啊!看上去真的很冷酷!一个眼神,吓死人了!不过长得还真是好看!”

冷月的厌烦瞬间溢于言表,她盯着原浅的脸,满脸嘲讽:“你知道二少爷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

原浅是新来的园丁,第一次见到皇甫聿,怎么可能知道皇甫聿喜欢怎样的女子!

啊,不对。

她知道,皇甫聿喜欢顾明珠。

冷月也不想她回答,自问自答说:“皇甫二少长得俊美,他说过,他的女人,绝对要在样貌上配得上她。”

“至于你,”冷月不屑地扫了一眼原浅那过于平凡的脸,嘴角掠过一丝讥诮,“最好回去好好照照镜子。你长得丑死了,连皇甫庄园挑女佣都挑不上你,只让你去干园丁这样又脏又累的活!原浅,你绝不要自不量力,不然你连怎么死地都不知道。”

她冷冷讽刺着原浅,看原浅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原浅淡淡一笑,平凡的脸哪怕笑起来也平凡得一塌糊涂,但是那股子清雅淡漠的气度却是超凡脱俗,叫人震撼,她露出标准的原式微笑,露出八颗牙齿:“领班大人,我知道了,谢谢提醒。不过,皇甫聿既然这么不好招惹,你也不要过于沉迷了。不然,会吃大亏的哦!”

“你……”怒到极致的冷月只以为原浅在嘲笑自己,盯着原浅的眸子一片鲜红,俨然愤怒得很。

原浅看着这张年轻的清冷的艳绝的脸庞,冷月,这名字真是适合她,她也确实如名字一般美丽。

处心积虑地接近皇甫聿,不惜宣称那薰衣草是她摘来的,是因为……喜欢吧!

只是如皇甫聿那样的男人,岂是好招惹的。

爱情里的女子总是盲目的!

冷月也不过是个为爱疯狂的女子。

心下一软,原浅劝道:“喜欢归喜欢,但还是不要接触太深了!你终结不了他的浪荡花心的!”

她平静且善意地忠告,只希望这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别被伤害到!

冷月被戳中痛处,瞬间暴怒异常,她指着原浅,骂道:“原浅,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

原浅没有吭声,这显然是一个不需要她回答的问题。

“我最讨厌你这样惺惺作态,明明什么都不是,却偏要装作将一切看透的神情来劝说别人!原浅,你凭什么啊?记住你的身份,你也不过是个佣人,不,你连佣人都不是,你不过是这皇甫庄园最下等的干杂活的园丁。既然是园丁,就别一副小姐的做派,很恶心!”

冷冷说完,冷月转身就走。

原浅一呆,想不到自己善良的劝告于别人而言如此不堪,她讪讪地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为人处世还是不够超脱,她应该……更淡然一些。

这皇甫庄园的一切,不过是她生命中的短暂一瞬,她不需要介入,她只需要一年的合约期满,离开这里。接下来的晚上,原浅忙得团团转。

等到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骨头都快散架了。

人在忙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躺下来,下身那种撕裂的痛感才最为真实,而浑身上下被粗鲁对待的酸痛更是晦涩难言。

她扯了薄被蒙住脸,只想就这样睡死了过去。

外面一片嘈杂声,结束工作的女仆们陆陆续续地回到宿舍,洗澡睡觉。

原浅是园丁,只要照料好花草就没事了,她工作虽然累,但结束得比女佣们早,所以每一次都是早早用完浴室然后睡在上铺的,当然,她起得也是最早的。

门开,冷月和冷雅、宋染聊着天走了进来。

冷雅是冷月的堂妹,宋染则是冷月这一票小团伙中的一员,两人平时唯冷月马首是瞻。

也不知道冷月对冷雅、宋染说了什么,冷雅一进来就对着原浅发飙:“哎哟,我们家睡美人这么早就睡上了,妆卸了,让咱瞧瞧,你到底有多美!”

原浅只装作熟睡,不理会这幼稚的小鬼。

宋染呵呵一笑,道:“啧啧,化了妆都那么丑,卸了妆,岂不是跟个母夜叉似的,吓死人!”

冷雅和宋染默契十足,立马一唱一和开始讽刺起原浅:“诶,还是个园丁呢!这母夜叉,岂不是要吓得那些花花草草都不敢开放了!我说最近庄园内的花草怎么看着没劲呢!原来是给这母夜叉吓得了!”

这话之恶毒,简直绝了!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

就连原浅都止不住勾了勾唇角,差点笑出声来!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滑腻如丝缎,五官更是精致美丽。

曾经她可是时尚界的宠儿,不论她穿什么衣服,喷什么香水,用什么彩妆,做什么事情,都能引起名媛的疯狂跟风。

现在居然有人将她形容成母夜叉!

不由自主地一笑,只觉得这人生际遇还真是奇特!

“把她拖下来,看看卸了妆的她到底丑成什么模样!”宋染笑着建议。

冷雅立马开始往上铺爬,打算推醒原浅然后让众人一睹“母夜叉”的真容。

原浅有些不悦,她的脸,还真不能让别人看到了,不然,绝对会很麻烦。

她下意识地扯紧了被子,蒙住了脸,正琢磨着该怎么办,却听到一声低呵:“住手!”

紧接着,就走了上来,把冷雅往后边拽,挡在通往上铺的路上:“你们要做什么?”

那是……温暖的声音。

住在原浅下铺的姑娘,是个眉清目秀非常可爱的小丫头,她还是挺有背景的,管家皇甫兰是她的干娘。

冷雅和宋染忌惮皇甫兰,倒也不敢像刚才那样动手。

冷月笑着站了出来,打着圆场,道:“做什么?都是一个宿舍的姐妹,叫下来玩玩而已!”

“哼,”温暖冷哼一声,大眼睛瞪着众人,摆明了不信,“叫下来玩,有你们这样叫人下来玩的么?浅浅长得不好看,但她心地善良!倒是你们,白瞎了父母给你们漂亮的脸孔,一个个心底住着恶魔,丑死了!”

“温暖,别以为管家是你干娘我们就不敢惹你!”冷雅脾气火爆,冲上来就想动手。

冷月一把把冷雅挡了下去,并且用眼神制止了冷雅接下来的动作,她淡笑着说,“既然心地善良,让我们看看又有什么不可以,藏着掖着,难道是通缉犯啊!”

“你……”温暖愤怒不已。

“算了算了!”冷月摆了摆手,不再理会这件事,“我们也不看她,省得今晚做噩梦!已经凌晨一点了,都散了吧!洗澡去!明天还要早起呢!”

宋染和冷雅这才作罢,冷雅和冷月、温暖、原浅一个宿舍的,散了也不过是去洗澡而已,宋染则回了自己的宿舍。

温暖则爬到上铺,安抚着原浅:“浅浅,你不要难过,女人,最重要的是内涵,光有着漂亮的外表有什么用,心思歹毒,看着就叫人讨厌!而且浅浅你长得不难看,下次我帮你化个妆,绝对把他们都比下去!”

原浅微笑,有一丝暖流流经心底,温暖还真的叫人觉得温暖呢!

她笑着说:“没事的,我睡觉呢!累了一天,腰酸背痛!你也早点睡!”

“嗯嗯,我就知道你不在意。”温暖笑着说,再也没有比原浅心宽的人了,任冷月再怎么冷嘲热讽,她也不动如山。

温暖也不担心这个好友了,径直去洗漱。

动漫关键词:我疯狂 挺进闺蜜的身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