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生说我要顶着你什么意思、别揉我奶头~嗯~啊~少妇

2022-03-26 13:50:0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东方磊见司叶晨答应了下来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能得到这样的解决方式已经是很好的了,他不禁为东方婉这个冲动不懂事的妹妹感到庆幸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磊在这个时候

东方磊见司叶晨答应了下来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能得到这样的解决方式已经是很好的了,他不禁为东方婉这个冲动不懂事的妹妹感到庆幸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东方磊在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车祸发生的那天,他假装和蓝月凉偶遇的那一天,那个女孩身上好像不管是在笑还是在做什么却都笼罩着一种悲伤的情绪。

当时不知道是什么让她这样的不开心,现在东方磊终于明白了。其实他看得出来,在司叶晨的心中自己的妹妹东方婉才是重要的,至少要比那个蓝月凉重要,所以恐怕在蓝月凉和婉婉之间司叶晨帮的永远是婉婉。

这中间恐怕有更多他不知道的事吧。东方磊忽然心里有一些愧疚,这样做是不是蓝月凉太不公平了呢?她毕竟也只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女孩子啊!而且为出生的宝宝就这样没了,她应该是很伤心的吧,也许以后再见到她她会比以前更加的伤心。

东方磊对自己忽然而来的想法吓了一跳,他一向视女人为衣服的,怎么忽然对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别人的女人有了这种恻隐之心了呢?

东方磊走出司叶晨公司所在的摩天大楼之后,忽然做了一个决定,他想去看看那个女人,或许他还能安慰安慰她。

“爸,妈,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在这儿也没事的,这里的护士都是随叫随到的,你们放心吧!”蓝月凉劝着不肯走,一定要等司叶晨来了才肯回去的蓝广诚夫妇。

“可是。”胡童丽还想说些什么。

“妈,不要再可是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会及时给你们打电话的,爸,带妈回家休息休息吧,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蓝月凉真的不想再让两个老人为自己操心了。

“好吧,童丽,你看月凉这么懂事我们就回去吧,这家医院本来就是最好的医院,她又有专人的护理,人家照顾月凉可比我们照顾的还好,今天就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再来。”收到蓝月凉暗示的眼神的蓝广诚拉着妻子的手说道。

“那那好吧!月凉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事情一定要马上打电话!”胡童丽临走之前还不忘叮嘱着蓝月凉。

看着蓝广诚夫妇走后被关上的门,还有忽然变得空档的病房,蓝月凉轻轻的叹了口气。

不知道爷爷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如果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宝宝,而他也已经失去了这个还未出世就已经很疼爱的重外孙,不知道他会不会伤心。

他一定会伤心的,也许还会伤心的病倒,蓝月凉想到这儿开始有些担心了。本来是盼着爷爷能早点回来看自己的,可是这样一想,万一这次的事情伤了爷爷的心害他被气病该怎么办呢?

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他也早晚都会知道的,只是不知道爷爷会不会相信这次的事只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也不知道爷爷会不会迁怒于司叶晨,然后不去帮助他的公司在美国上市的事情。

如果爷爷这样做了,那可以想象,司叶晨一定恨死自己了。

“月凉,在不在,方便的话我就进来了哦!”就在蓝月凉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病房外响起了一个熟悉的男声。

蓝月凉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到底是谁,但还是说了声:“请进!”

等来人走进来之后,蓝月凉看清来人的长相后终于想了起来,这个男人就是东方磊,出事那天和他认识的。

蓝月凉想到那天,就不由自主的想到那天如果她答应让这个男人送自己去赴东方婉的约,那是不是自己现在还好好的,而宝宝也好好的待在自己肚子里呢?只可惜世间没有卖后悔药的。

“怎么,不认识我了?”东方磊看着蓝月凉用那么凄凉的眼神看着自己他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有些恍惚的感觉,赶紧掩饰的开玩笑道。

“怎么会呢?东方磊对不对?”蓝月凉也察觉到自己有些失神,忙收回思绪回答道。

“来,这是送你的花,祝你早日康复!”东方磊忽然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大捧百合花来递给蓝月凉。

“谢谢你!哎,对了,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的?”蓝月凉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

要说这个东方磊,他好像从来没有提过认识自己身边除了姐姐苏青凉意外的其他人,可是苏青凉也不知道自己住院的事啊,那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还直接找到了病房。

“啊!呃!我是因为来这个医院看其他的朋友,然后听到两个医生在谈话时提到了你的名字,我新历纳闷就上前询问了一下,原来他们在讨论你的病情,然后我就知道了你的病房,所以我就出现在这儿了!”东方磊被蓝月凉这么一问顿时有些愣住了,但他好歹也是机智过人的,所以脑子转了几圈马上回答道。

“哦!这样啊!那你去看过你朋友了吗?他没事吧?”蓝月凉并没有看出东方磊是在说谎,反而礼貌的问道。

“呃,他啊,我已经去看过了,没什么事,用不了几天就能出院了!”东方磊继续编着,顺便在心里祈祷蓝月凉千万不要再问关于这个病了的朋友的事了!

“哦,那就好!”蓝月凉点了点头。

看到蓝月凉没有再问的意思东方磊也松了口气。

“哎,对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住院?”东方磊皱着眉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我,是因为一起车祸。”蓝月凉低下头说道看着自己的指尖说道。

她其实真的很不想跟别人讨论这个问题,可是既然东方磊问了她也不能不说。

“好好的怎么会出车祸呢?查清楚怎么回事了吗?”东方磊的表情依然很关切。只是也许是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是在套话!

“好像是在查吧,总之当时开车的人逃了!”蓝月凉想起了那天自己在闭上眼睛之前听到的周围人群中发出的声音:“哎呀,撞人的逃跑了!”

只是现在,她明知道开车撞自己的是谁,可是却不能说出口。

“那你及不记得她的车牌号,或者撞你的人的样子?”东方磊看着因为回忆这件事而有些恍惚的蓝月凉虽然心里很不忍但还是继续问道。

“不记得,只是一起普通的车祸吧!警察会替我抓住人的!”蓝月凉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嗯,你也不要想太多,好好养病。”东方磊的这句话时发自内心的。

“好的,谢谢你。”蓝月凉礼貌的说。

其实她一直觉得东方磊很奇怪,但是也说不出到底哪里奇怪,但至少他这张似曾相识的面容让她觉得很熟悉。

“给我你的手机!”东方磊忽然说道。

“嗯。”蓝月凉没有多问,而是直接把手机给了东方磊,东方磊在手机上噼里啪啦按了几个数字后存了起来,然后又用这只手机打了一下那个他刚存上的号,然后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假如你先生没有时间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帮助你的。”东方磊把手机还给蓝月凉说道。

“谢谢你。”蓝月凉有些奇怪,为什么明明刚认识没几天这个人就对自己这么好呢?

“不要老是跟我说谢谢好吗?我不喜欢听你对我这么客气。”东方磊忽然很温柔的说。

“呃,好的!”东方磊的语气让蓝月凉有些不适应,瞬间低下了头,而她精致的小脸也红得如同秋天的苹果。

东方磊看着蓝月凉红红的小脸,在心里对自己说:“我这都是为了婉婉,婉婉是我唯一的妹妹,她那么喜欢司叶晨,可是这个蓝月凉却横在他们之间,让婉婉跟司叶晨越走越远,我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蓝月凉心甘情愿的离开,让婉婉安心的跟司叶晨在一起而已。”

其实东方磊最想说的就是:“我没有做错,我对蓝月凉也没有一点私心!”

随后东方磊又说了很多笑话,这些笑话让蓝月凉暂时忘掉了那些不愉快的事,终于开怀大笑了几声。

“看,你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平时一定要多笑笑,不要老是皱着眉头愁眉苦脸的样子。”东方磊的语气中带着宠溺的感觉。

蓝月凉觉得听的很不舒服,刚才开怀大笑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而这个时间估计司叶晨也快下班回来了,如果被他看到自己跟一个陌生男人在病房里谈笑风生还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呢?

“是不是你先生快来了,我也待了很久了,也该走了,有事情打电话吧!”东方磊像是看穿了蓝月凉的心事一样说道。

蓝月凉看着东方磊转身走出病房的背影顿时有些感慨,司叶晨,什么时候你也能对我这样温柔呢?

而走出病房的东方磊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看来这个女人已经开始喜欢上司叶晨了啊,想要把她从司叶晨身边带走还真的不容易!
蓝月凉看到东方磊终于走出了病房大大的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只见过两次的男人并没有太多好感,也不能说讨厌吧,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上有一种让蓝月凉觉得不安和恐慌的感觉。

虽然蓝月凉也说不出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还有对东方磊的熟悉感也让她很困惑,而且这一次见面不知道怎么回事,蓝月凉总有种被套话的感觉,所以她不愿意再跟他说下去。

就算他和苏青凉认识,可自己对他却一点了解也没有,万一他接近自己有什么目的呢?

毕竟现在的蓝月凉已经不是以前单纯的蓝月凉了,面对忽然出现在她生活中的东方磊,她也会慎重的考虑一下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还有为什么要接近自己!

“唉!”蓝月凉叹了口气看向窗外,已经是秋天了呢?摸摸平坦的小腹,蓝月凉不禁又有些伤心,如果不出这个意外宝宝就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出生了呢?

司叶晨,你到底在想什么?宝宝被害未出世就永远离开了自己,你到底心不心疼!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明明就是东方婉搞得鬼,你却怎么样都要维护她!

胡思乱想中蓝月凉慢慢的睡着了。

在梦里她仿佛看到了怒气冲冲回来质问她为什么没有保住孩子的爷爷,还有东方婉狰狞着向她走来的样子,还有司叶晨不信任她甚至嫌弃她的表情,就算是睡着了,蓝月凉的眉头依然是紧皱着的。

司叶晨看着睡的并不怎么安稳的蓝月凉竟然觉得有些心疼,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发现也没有想到,她也是女人,她也是需要呵护,需要疼爱和保护的。

司叶晨深邃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痛苦,而脸上却扯出一个嘲笑的表情,他在心里说着:“就算现在知道了又怎么样,自己能给她幸福吗?在她和东方婉之间自己会站在她这一边吗?”

其实已经不用再自问自答,因为今天他跟东方磊的约定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没有跟蓝月凉站在一边!

“花!女人,谁会给你送花呢?”司叶晨忽然看到被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大捧百合花,警觉的眯起了眼睛,俊朗的脸上若隐若现的出现了一丝怒气。

蓝月凉,原来你也有瞒着我的事情!司叶晨快要被自己心里的怒火烧的跳脚!

他盯着还睡着的蓝月凉,仿佛要把蓝月凉看透一样。

“呃!”蓝月凉放佛是感受到了司叶晨如火的目光,醒了过来。

“你回来了。”或许因为刚醒的原因,蓝月凉的声音有些沙哑。

可是司叶晨并没有回应她的话。

蓝月凉有些纳闷的抬起头看向司叶晨,这一看不要紧,司叶晨的脸色竟然青的吓人,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蓝月凉。

蓝月凉赶紧摸了摸脸,没有什么东西啊。纳闷的开口:“你怎么了?没事吧?”

“你说呢!”司叶晨反问道。

蓝月凉听着这毫无温度的声音,不由得一颤,这个男人哪根筋搭错了,又想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回事!”蓝月凉一头雾水,但看着司叶晨马上就要火山爆发的样子还不敢说什么,只是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本来很正常的一个动作,可在已经被嫉妒和怒火迷惑住的司叶晨看来,蓝月凉的低头就是心虚!

“说!这花是谁送的!”司叶晨一把拿起桌上的花问道,声音依然冷冰冰的。

“一个朋友,你不会是因为这个生气吧?”蓝月凉有些诧异,今天这是怎么了,以前司叶晨哪里会这么关心自己的事情,现在不过是病房里多了一捧花而已就这么怒气冲冲的。

“哪个朋友?不要告诉我是女性朋友,女人是不会给女人送花的,今天你父母来的时候手里也没拿花!”司叶晨看着手里的花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就是一个普通朋友,你有必要这样子吗?”蓝月凉终于明白司叶晨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怒气了,原来是吃醋了。

蓝月凉在心里偷笑着,原来你也会吃醋,可是嘴上却没有示软,她要看看司叶晨的醋劲到底有多大。

而且她因为是刚认识东方磊,也不了解他,不知道他会不会跟司叶晨也认识,她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干脆不提东方磊的名字。

只是让蓝月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才的那句话竟然彻底激怒了司叶晨。

司叶晨狠狠的把手中的百合花摔在地上,然后还不解气的在上面踩了几脚,而后抬起头来挑衅似的看着蓝月凉。

蓝月凉被着忽如其来的变化震撼住了,回过神来时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气的是,不管送花的人是谁她自己喜不喜欢,但毕竟是她的东西,司叶晨就算是他的先生也没有权利把话扔掉踩碎。

笑的是,平时永远一副处变不惊的司叶晨,竟然为因为一捧无足轻重的花醋意大发,还发起这样的脾气来,要知道以前哪怕是再大的事,蓝月凉也没见过他发过脾气。

“既然只是一个普通朋友送的,那留着也没什么用,不如我帮你解决了!”司叶晨看着蓝月凉错愕的表情心中并没有痛快多少。

“司叶晨!你有没有搞错,只是一个朋友碰巧出现在医院然后过来探望而已,有必要这么夸张吗?而且花是我的,你没有权利把她弄坏!”看着司叶晨嚣张的表情蓝月凉的气愤暂时替代了好笑。

“我有权利,因为你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的花你也不能收!”司叶晨霸道的一字一句的说。

“你简直就是不讲道理!明明是我的。唔!”

蓝月凉的话还没有说完,双唇就被严严实实的堵住了,一双冰凉却来势凶猛的嘴唇覆了上了。

蓝月凉下意识的抵触闪躲着,司叶晨却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她按在自己的怀里让她不能动弹。

司叶晨熟练的吻技很快便撬开了蓝月凉紧闭的双唇,他温柔但却急速的索取着,蓝月凉顿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很久了,感觉好像很久没有被司叶晨这样抱着亲吻过了,以前就算是有那种感觉也没有像现在这一次这样的热烈,真实!

蓝月凉不由自主的用她拙劣的吻技回应着司叶晨,而司叶晨也一步一步的带着蓝月凉走向更深处的温柔。

司叶晨感受着蓝月凉的清香,大手抚上了她傲人耸立的柔软。

“唔!”蓝月凉情不自禁的呢喃出声。

司叶晨觉得全身都热了起来,小腹以下也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可是还有他还有一丝理智暂存,慢慢松开了已经有些迷离的蓝月凉,低声在她耳边说:“现在还不可以,你身体没有康复之前我不会做会让你受伤害的事的,放心。”

蓝月凉顿时觉得脸上烧的厉害,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这么不知羞耻,昂才竟然还叫出了声。

因为除了那一次,司叶晨把她当成苏青凉的那一晚,之后因为怀孕的关系,他一直都没有真的碰过她,就算在一张床上睡觉最多也只是亲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情不自禁过。

就连司叶晨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哎呦!你看看我,老糊涂了,进来竟然忘了敲门!”就在两人还拥抱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时,李锦绣提着鸡汤还有其他补品走了进来。

一看到眼前夫人画面,李锦绣就恨不能自己没来医院走着一趟。自己毕竟是个婆婆,还是有些避讳的。

“妈,你来了,快来坐!”司叶晨和蓝月凉听到声音赶紧放开了彼此,一看是李锦绣来了,司叶晨赶紧站起来搀扶着她说。

“我来看看她恢复的怎么样了啊,顺便带来了点补品!”李锦绣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刚才看到的场面让她觉得有些尴尬,但也马上恢复正常的神态说道。

“谢谢妈!”蓝月凉就没有这么放得开了,红着脸都不敢抬头看李锦绣。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来,快起来把鸡汤喝了吧!”李锦绣看着红着脸也不敢抬头的蓝月凉顿时觉得自己平时对她是不是太严厉了点,其实这个女孩也挺可怜的。

这么一想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是前所未有的关心。

“嗯,谢谢妈,其实我已经感觉好多了,过两天出院都可以了!”蓝月凉面对李锦绣突然的转变虽然有些不适应,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想出院,那也得看医生怎么说,还有,那天本来应该跟着你一起出去的管家,我想辞退他,除了这种事他也有责任!”李锦绣忽然提起那天应该一路跟着蓝月凉的管家。

蓝月凉一听这话有些着急了,毕竟是自己威胁管家不让他跟的,现在自己出了事反而连累了她,于是赶紧劝道:“妈,是我非不让管家跟着的,错全在我,你不要辞退管家好不好?”

“唉!他在司家这么多年,如果真的让他走还真有些不习惯,可是他毕竟也有责任,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李锦绣叹了口气说,其实她也不想辞退管家,毕竟司家现在大部分家事都是管家在处理的,但是如果不做出惩罚的话又难以服众!“妈,你看不然这样好了,等你回去就宣布扣掉管家三个月的工资和奖金,这样也算是惩罚他了!”司叶晨看着两个愁眉不展的女人说道。

其实本来是很简单的问题,让女人的脑子一想都会变得很复杂。当然,这个想法也就是在司叶晨心里想想,他可不敢说出口。

“哎!对,这个办法好,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还是我儿子聪明!”李锦绣得意洋洋的说道。

蓝月凉也赔笑着点头,因为她不知道李锦绣今天对自己这样的态度时因为彻底对自己改观了,还是只是暂时因为自己住院变得觉得自己可怜才这样。所以她还是要在任何一方面都对李锦绣言听计从,至少要在她面前表现的唯唯诺诺。

李锦绣没过多久便走了,病房里就又只剩下司叶晨和蓝月凉了。蓝月凉想起刚才的事还是觉得有些尴尬。而司叶晨却表现的像没事人一样。

而此刻,东方家族的豪宅里,东方婉和东方磊正在激烈的争吵着。

“为什么不让我跟晨哥哥联系!就是因为那个贱女人吗?我就偏要跟他联系,我倒要看看这个时候他是要陪那个贱女人还是陪我!”在摔了桌上青花瓷的花瓶后,东方婉依然不解气的大喊大叫。

“婉婉!你就不能听哥哥一句劝吗?你如果还想跟司叶晨在一起的话,就不要在现在联系他,等这件事过去之后,或者至少等蓝月凉出院之后你再联系他,不然只会弄巧成拙你知不知道!”东方磊也气冲冲的喊道。

“怎么就会弄巧成拙了!我现在不联系晨哥哥,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贱女人在医院里装可怜博取晨哥哥的同情吗?”东方婉对东方磊的劝告根本就听不进去,她只知道不能让她所谓的“贱女人”,也就是蓝月凉,趁着住院期间靠装可怜博取了司叶晨的爱恋。

“是你自己让事情走到这一步的!”东方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却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什么意思!”东方婉依旧尖叫着。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吗?你自己做过什么事你不知道吗?司叶晨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你知道吗?”东方磊三句你知道吗让东方婉安静了下来,她有些呆住了。

“你什么意思?晨哥哥知道什么?”东方婉抓着东方磊的胳膊摇晃着问道。

“他什么都知道了,只不过看在以前的情分上给你面子不跟你计较罢了,你让他失去的可是一个马上就要出生的亲生孩子!”东方磊毫不留情的回答道。

但是毕竟是亲妹妹,他的声音里还是有一丝担心的语气在里面。

可是东方婉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听自己哥哥的语气了,现在的她满脑子都是司叶晨已经都知道了!

“晨哥哥真的什么都知道了吗?一定是那个贱女人,一定是她说的,可是晨哥哥那么疼我,就算我开车撞了贱女人又怎么样,他一定不会怪我的!”东方婉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婉婉,不要在一口一个贱女人了,你撞的不只是蓝月凉,还有她和司叶晨的孩子啊!如果不是我去找司叶晨谈,恐怕他这次真的不一定还会维护你!”东方磊有些心疼自家妹妹,毕竟她也不过只是喜欢司叶晨而已,她又有什么错呢?

“你去见他了,他都说什么了?有没有问过我?”东方婉一听哥哥去见过司叶晨了赶紧问道。

“婉婉,你就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如果你真的还想让司叶晨对你像以前一样,那你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等到蓝月凉康复了,司叶晨的气也消了,他自然会来找你的,你现在跑去找他的话只会适得其反!”东方磊无奈的劝慰着执着的妹妹。

“是吗?我偏偏不信!我真的不信,现在那个贱女人在晨哥哥的心中已经比我重要了?我不信他会因为那个女人而怪我!”东方婉却依然执迷不悟的说。

“你!你真的要气死我了!”面对妹妹的执迷不悟,东方磊急的快要跳脚。

“不要再说了,我的事情就不用哥哥操心了,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东方婉说完便蹬蹬蹬的跑上楼去。

留下气的想要打人的东方磊,他在心里无奈的想:“如果自己不是为了你这个不懂事却又痴情到这个地步的妹妹,又怎么会主动去接近蓝月凉呢,现在你竟然说你的事情不用我这个做哥哥的管!唉!就当你不懂事吧!”

因为东方磊和东方婉年龄上的差距,让东方磊从小就有种长兄如父的感觉,再加上两人的父母因为业务都长期在国外,兄妹俩的感情也比较深厚,所以就算东方婉现在不理解东方磊对她的保护,但东方磊也不会因为生气而不管她。

东方婉跑回楼上的卧室后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串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她真的不相信,对她那么温柔,永远都会站在她这一边的晨哥哥会因为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就不理自己,就生自己的气。

因为在她眼里,她的晨哥哥是真心爱她的,跟对蓝月凉的利用是不一样的,所以一直以来她对司叶晨也是放心的。

可是不知道是她多疑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总感觉从出事之前她的晨哥哥就有些变化了,在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走神,问他在想什么也不肯说,以前他有什么事情都不会瞒着她的。

可是就是这么一点小小的变化,在这么在意司叶晨的东方婉眼里就是个很大的不好的征兆。

所以东方婉疑虑,不解,最后终于想到难道是司叶晨因为跟蓝月凉朝夕相处产生了感情,不然怎么会对自己不冷不热了起来呢?

于是她发狠告诉了蓝月凉司叶晨对她全是利用,而事实她只有她说的一半,更一半,则是她为了逼走蓝月凉添油加醋说出来的,可是让东方婉没有想到的事,蓝月凉竟然没有一气之下离开司叶晨。

然后在东方婉想去找蓝月凉再刺激刺激她的时候竟然看到了那么疼自己的哥哥也跟她有说有笑的散步,所以她嫉妒的快要发狂了,所以她假装有事把蓝月凉约了出来,然后制造了车祸的假象,然后蓝月凉的孩子就这么没了。

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司叶晨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愣了一下,东方婉,这个时候你还想来惹火吗?

“谁啊?怎么不接?”蓝月凉看着司叶晨对着手机发楞的表情顿时心里有些不舒服,她有种预感,这个打电话的人可能就是东方婉。

“不想接!”司叶晨淡淡的说完便挂断了手机。

蓝月凉看到司叶晨并没有接也说不上来高兴,觉得只要一想起东方婉这个名字来心里就难受的厉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不方便接听,请稍后再拨。”

东方婉听着电话里机械般的女声顿时有些心灰意冷,还有些慌乱。

“晨哥哥,难道你真的生我的气了么?”东方婉喃喃的自言自语道。

司叶晨看出了蓝月凉在那个电话打来之后心情便有些不好,在他刚想说些什么安慰她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去接吧,别有什么事情。”蓝月凉这回知道肯定是东方婉打的了,因为只有她会在司叶晨不接电话之后还有胆打过来,因为司叶晨对东方婉纵容,所以东方婉从来不怕他。

不自己或者别人,打一遍不接的话就不敢再打第二遍了。

“我不想接,也不会接!”司叶晨的声音带着不容反驳的威严。

司叶晨想,自己已经够给东方婉情面的了,没有去找她兴师问罪就很不错了,现在竟然还给自己打电话,她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什么都忍让着她吗?

挂断电话之后司叶晨按下了关机键。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回答东方婉的依旧是那个冰冷的机械女声。

“关机!司叶晨!你竟然关机!你竟然为了不接我电话关机!”东方婉狠狠的把手机摔在了卧室门上,不敢置信的喊道。

东方磊听到妹妹卧室里的声响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妹妹永远都这么倔强,不撞南墙不死心,在有些事上就算是撞了南墙也还不死心!真拿她没有办法。

蓝月凉看着司叶晨关机时心里还是有一点欣慰的,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不会当着自己的面去接东方婉的电话了,就算被着自己是另一幅模样但只要不让自己看见就装不知道吧!

毕竟当男人愿意骗你哄你,也是因为他在乎你。至少他不想以前那样,对东方婉好的毫无顾忌,就算当着自己这个正牌老婆的面也丝毫不忌讳,搞得自己反而像闯进别人感情的小三。

司叶晨看着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蓝月凉忽然心中一动,当初的承诺也许该是兑现的时候了。

虽然孩子没有了,可是自己不想也不能食言,这个婚礼是必须要办的。

而且最好赶在苏老爷子回国之前办妥!

动漫关键词:男生说我要顶着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