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宝宝你下面要吃草莓——宝宝好涨水快流出来了免安装

2022-03-26 13:46: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俩不是在喝茶么?她怎么会从石梯上摔了下来。”李锦绣有些不耐烦的问道。她这才不过出门半天,她的孙子就要没了。“不知道,我们听见东方小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俩不是在喝茶么?她怎么会从石梯上摔了下来。”李锦绣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她这才不过出门半天,她的孙子就要没了。

“不知道,我们听见东方小姐的叫声的时候就看见少奶奶已经倒在了地上。东方小姐说今天一整天少奶奶都是失魂落魄的,所以才一不小心从亭子里摔了下来。”管家看着李锦绣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东方婉没有在,当时她极度的惊恐,她本来是要跟着来的,但管家看她的脸色苍白,就让司机送她回家去了。

急症室外脚步声匆匆,穿着白衣大褂的医生一下子出来一下子进去。但没有人停下与司家的人说话。

司叶晨的脸色冰得能冻得死人,他的双手紧握着,目光凛冽。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失去!

他的脑海中一下子想起了苏老爷子看着蓝月凉肚子时欣慰的表情,这个孩子,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失去的!

他有些烦乱的从蓝色的塑料椅子上站了起来,点了一根烟,走到了楼梯口。

戴着白色口罩的医生终于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病人家属在哪里。”他略有些疲倦的目光看了在门口坐着的几人一眼。

“这里这里。”司叶晨掐灭了手中的烟,快步的走到医生的面前。

他的眼睛泛着期待的光芒,紧紧的锁住了医生的面容。

“送来得及时,孩子总算是保住了。但以后要加倍的小心,不然流产的可能性很大。”

他简洁的说完,司叶晨那颗紧绷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他连连的说道。估计这辈子,他从来都没有向谁那么低声下气的说过谢谢。

不过见惯了场面的医生好像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感到惊讶或者是受宠若惊,只是微微的点点头,然后走了。

不多时,蓝月凉就被送了出来。她输着液,脸色苍白,头发凌乱。

司叶晨不禁心中一紧。他的神经刚刚才因为保住了孩子松懈了下来,这小小的情绪他并没有在意。

这孩子的牵扯实在是太大了,他所有的筹划都压在了蓝月凉和肚子里孩子的身上。所以他才慌乱了起来。

听见孩子保住了,李锦绣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管家紧绷着的神经也跟着松懈了下来。

还好没事,少奶奶在他的眼皮底下出事,少爷一定会剥了他的皮的。他的双腿开始一软,跌坐在凳子上。

蓝月凉直接就被送进了VIP病房。她依旧的昏迷着,长长的睫毛下薄薄的眼皮微微的颤抖,像是在做什么噩梦一样。

司叶晨忍不住的握住了她的双手。这是本能的反应,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不一会儿,一个护士模样的小姐走了进来。带着满脸的微笑说道:“病人家属请来一下,医生要嘱咐一些注意事项。”

李锦绣听了连忙的站了起来,没想到司叶晨的动作更快,几步就走了出去。

司叶晨回来的时候蓝月凉正微微颤颤的睁开眼睛。

看见司叶晨坐在窗边,她沙哑着声音问道:“宝宝呢,宝宝有没有事?”

她全身都没有力气,想坐却怎么也坐不起来。

“你乖乖的躺着,宝宝没事。医生说你要好好的休息。”司叶晨连忙的摁住了她,轻声的说道。

管家见蓝月凉醒了,急忙的去叫了医生。

不一会儿,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就来了。他给蓝月凉测了一下体温,听了一下孩子的胎心。

“现在情况还稳定,不能起床。多吃点东西,现在孩子还太小。”

司叶晨连连的点头。

蓝月凉也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从石梯上跌下的时候,肚子的疼痛曾经让她以为她会失去她。当时的昏迷其实是因为太过绝望。没有这个孩子,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她的脑子还很混乱,当时的情形?自己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好像是被人推了一把吧?

她有些不太敢确定。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锦绣连连的说道。

“对了,我回去让李嫂买只乌鸡来炖炖。等一下送来医院。外面的东西有什么营养。”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拿起包就往外面走去。

蓝月凉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子,有些暖融融的。在她的印象里,李锦绣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冷冰冰的。

“今天怎么了?婉婉说你一直都失魂落魄才从石梯上摔了下来。”司叶晨的语气很温和,带着关切,一点儿责备的意思也没有。

东方婉说自己一整天都失魂落魄的?蓝月凉不禁愣了愣。

“还好你们母子平安,不然可怎么办。”司叶晨又接着说道。

他把脸贴进蓝月凉的手心,像个向父母撒娇的小孩子。还有些失而复得的庆幸。

蓝月凉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

衬衣上的口红,东方婉的主动示好,还有自己的‘失魂落魄不小心’,这些东西像一只巨大儿神秘的大手,紧紧的扼住了她的脖子,让她濒临在窒息的边缘。

“月凉,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和孩子。”司叶晨深情的看着她,一双厚实温暖的手紧紧的握住蓝月凉有些冰冷的小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蓝月凉显然是给吓呆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司叶晨会对自己表白,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

她不由得的又想起了衬衣上的口红印。可是司叶晨那深情款款的目光让她心跳加速,脑子里开始变得朦朦的,全身都不自在起来。

“傻姑娘,我已经听李嫂说了。她说你把我的衬衣揉成了布条丢到了角落里。就因为那上面有一个类似口红印的污渍是吗?”司叶晨笑了起来,眼睛里有一丝促狭。

听到他提起了口红印的事,蓝月凉不自在起来。这个李嫂,怎么会什么都说。她又是怎么知道自己在乎这事的?

这些都是拜东方婉所赐,她说蓝月凉一整天都失魂落魄的。于是收拾房间的李嫂想起了那被揉成布条丢在角落里的衬衣,上面很明显的一个口红印她一眼就看到了。

于是她就联想到了自家的少奶奶是不是因为这口红印才心神不宁的?

这种事少奶奶不好问少爷,当然就会闷在心里。所以才会一不小心从石梯上摔下来。

这关头,她可不想挨夫人骂,说是他们没有照顾好少奶奶,于是就把这事告诉了李锦绣。

见蓝月凉惊讶的看着自己,司叶晨知道蓝月凉确实是因为这事才失魂落魄的。

他叹了口气,轻轻的揉着蓝月凉的头发,温柔的说道:“月凉你实在是太单纯了。我们家生意做得那么的大,当然是要应酬的。那些客户不是每人都是洁身自好的,所以当然免不了要去那些风月场所。在那种地方蹭上个口红印也是正常得不能正常的事。但是我向你保证,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他举起了右手发誓,表情真挚认真。

蓝月凉忍不住的要责怪自己太草木皆兵了。

对于从来都是冷冰冰不对她解释什么的司叶晨,这次居然那么有耐心的说了一大通,她已经是非常满意非常的感动了。自然是完全的相信了他的话。

见蓝月凉的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司叶晨笑了起来。揉着她的头发轻轻的说道:“小醋坛子,家里有一个像你那么温柔体贴的妻子,我怎么会在外面乱来呢。小家伙,你真是对自己太没信心了。你知不知道,我就是算是在上班也会想到你柔软的身体,又怎么会碰别的女人呢。”

他在蓝月凉的耳边轻轻的说着,灼热的气息喷打在蓝月凉透明的耳垂上。痒痒的,酥酥麻麻的,让她忍不住想逃。

蓝月凉的心里甜甜的,这等暧昧的气氛又让她有些羞涩。完全是一个掉进了热恋中的女人。

VIP病房的服务非常的好,病房里的空气也清新,不像普通的病房一样充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虽然有些闷,但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蓝月凉还是心甘情愿的躺在床上,看着司叶晨送来的言情小说。等着司叶晨每天下班甜蜜,日子倒也不怎么难过。

东方婉没有再出现过,不管那天是自己不小心跌下的,还是她推的,蓝月凉都不想再追究。

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这事,自己怎么能听到司叶晨的亲口表白。怎么能和他那么如胶似漆的甜蜜。而且现在孩子也没有事,就当是因祸得福,命中注定。

一个星期后,蓝月凉总算是可以出院了。医生说现在孩子还不稳定,需要多卧床静养。每个星期都要回医院来检查一次。

蓝月凉连连的点头,她在这里也呆烦了。早就想离开了。

这件事情她没有告诉苏老爷子,害怕他老人家担心。

苏老爷子在几天前就回了美国,说是有重要的事。只是打了一个电话来跟蓝月凉告别。

说是过一段时间处理好了再来看她。

回到家里,李嫂直接的把蓝月凉摁在了床上。吃饭洗漱都由她亲自服侍,生怕这位少奶奶再有个什么事。

蓝月凉苦笑不得,现在她连下楼的机会都没有了。整天就只能窝在卧室里面看书。

肚子里的宝宝五个月了,肚子也开始微微的隆起了。这孩子不知道是比较懒还是被摔了一跤吓坏了,直到最近蓝月凉才感觉到他在动。

她的一颗心被宝宝和司叶晨塞得满满,脸上挂着甜蜜而幸福的微笑蓝月凉的嘴角挂起了微笑。

中午的时候,她给孙菲菲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被接起。

孙菲菲的那端很吵,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喂?”过了好一会儿,听筒里总算是传来了孙菲菲那熟悉的声音。

“菲菲,你在哪里啊?怎么那么吵?”蓝月凉皱起了眉头。

“唉,别说了。我最近考试挂科了,把我们家的老爷子给惹火了。信用卡也被停了,现在正排队在食堂里打发呢。”孙菲菲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蓝月凉笑了起来,孙菲菲这家伙估计是最近玩得太疯了,这才导致了挂科。

“那要不要我借你一点,让你度过这难关。”是好姐妹嘛,姐妹有难,她当然是要伸出援手的。

“算了算了,老爷子这次打算让我自生自灭。我还是自生自灭得了,免得又让他不高兴。到时候直接把我发配边疆或者是送去那蛮人之地我舒服的日子就结束了。”

蓝月凉听了也不再坚持,笑着问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唉,能怎么样。还不就是这样,信用卡被停了的人怎么可能过得好也呀。”孙菲菲又开始抱怨。

“菲菲,我找到亲人了。”蓝月凉的心情有些激动。这等大喜事她还没有来得及跟孙菲菲说。

“啊?真的吗?”听到蓝月凉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她也感到高兴。

“嗯,我不但找到了爷爷,现在也过得非常的好。我告诉你哦,司叶晨跟我表白了。”蓝月凉的心里喜滋滋的。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的甜。

“那太好了,月凉,我真心的祝福你一定要幸福。”孙菲菲由衷的为好朋友感到高兴。

蓝月凉怀孕和司叶晨结婚这事她是间接的肇事者,那天晚上要不是她非要拉着蓝月凉去酒吧。那么蓝月凉现在一定还在学校,不会在司家当起少奶奶养胎了。

现在听见蓝月凉说自己很幸福,她心里的愧疚总算是没有了。

“嗯,谢谢你。”蓝月凉娇羞的回答道。

俩人又说了一会儿的悄悄话才挂断了电话。孙菲菲要复习功课准备重新考试,她最近慢得很,日子一点儿也不好过。

蓝月凉挂了电话后李嫂就端了鸡汤进来了,她看着脸上还挂着笑容的蓝月凉温和的笑着说道:“少奶奶快来喝鸡汤了,这可是夫人亲自炖的。”

说着她还对蓝月凉眨了眨眼睛。

李锦绣从蓝月凉跌倒后对她的态度就发生了360度的变化,每天都要亲自问蓝月凉想吃些什么,喜欢什么口味的。怕李嫂做得不好,她还亲自的下厨。

虽然她嘴边经常都挂着这是为了她的大孙子,但蓝月凉的心里还是非常的欣慰。

说起了鸡汤,蓝月凉忍不住的想要作呕。从从医院回来后,每天不是喝鸡汤就是排骨汤。

她喝得都厌烦了。但想着肚子里的孩子,她又不得不喝,看蓝月凉每次喝鸡汤都像是喝药一样,李嫂忍不住絮絮叨叨的说道:“少奶奶你的嘴可真是细,我们当时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都没有鸡汤喝,现在你天天喝反而厌烦。唉,真是时代不同了。”

这句话李嫂每次看蓝月凉喝汤都要说上一次,现在蓝月凉已经完全的免疫了。

喝完了汤,蓝月凉对李嫂说了句谢谢。然后又重新的躺回了床上,抱着抱枕开始看小说。

这样的日子就像是猪一样,吃了又睡,睡了又吃。看着肚子越来越粗的手和腿,蓝月凉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以这样的速度下去,估计生完孩子坐完月子自己就和一头猪无疑了。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卧室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司叶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一下子蒙住了蓝月凉的眼睛。

那双手上的温度是熟悉的,蓝月凉一下子就猜到了是司叶晨。

“你今天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她有些惊讶。

“真没意思,你怎么一下子就能猜到是我。”司叶晨讪讪的放开了蓝月凉,从身后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一束百合花递给她。

怎么可能猜不到,他身上的男性气息是她熟悉的。

“怎么又买花了?”蓝月凉的声音里有些嗔怪。

至从她卧床以来,司叶晨经常都会买花回来。百合玫瑰换着花样的买。

蓝月凉一向都认为她是浪费钱,虽然司家并不缺这一点小钱。

“这不是怕房间里闷嘛。今天宝宝有踢你吗?”他摸上了蓝月凉的肚子,温柔的问道。

“有,他最近可调皮了。”蓝月凉摸了摸那大大的肚子,脸上是幸福的笑意。

“小屁孩,你可不能调皮折磨妈妈哦。”司叶晨趴在蓝月凉的肚子上,语气轻柔的对她肚子里的宝宝说道。好像那家伙能听得懂似的。

一个月后,苏老爷子从美国回来了。一回来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看蓝月凉肚子里的他的宝贝重孙子。

孩子这还没出来,他就买来了奶粉衣服之类的东西。

全都是些进口货。蓝月凉有些无奈,这个爷爷也太关心这个重孙子了吧。

司家又不是买不起这些东西,他居然还从国外买了来。

“小姐,这些可都是老爷子亲自到孕婴店了去挑选的。”跟在老爷子身后的秘书笑着说道。

这秘书估计是照顾苏老爷子生活起居的,长得白白胖胖的,不是上次的那个了。

听了这话老爷子并没有说什么,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

“爷爷,还没出生你就怎么的宠他怎么行?”蓝月凉的声音里有些无奈。

“我不宠他谁宠他。”老爷子说得理所当然。他老人家想抱重孙子的心可真是急切。

蓝月凉最近一直都在家里养胎,很少出去。

她自己觉得身体没什么异样,本来是想多走走的,谁知道李锦绣把她看得很严,散布不能超过一个小时。

而且没人陪同绝对不能走出花园。她这么紧张肚子里的孩子蓝月凉感到非常的无奈。

现在见到了在美国带回衣服奶粉的爷爷,蓝月凉才发觉,这原来是老人家的通病。

老爷子一到司家李锦绣就去了厨房,说是要亲自下厨给老爷子接风。

而司叶晨那边处理完公司的事也会马上回来。

蓝月凉最近的日子过得很滋润,和司叶晨之间如胶似漆,李锦绣对她也和颜悦色。

人说心宽体胖,也许就是因为过得实在是太舒服了,她的脸上出现了很明显的婴儿肥,下巴都快变成双下巴了。

她的脸色红润,整个人精神奕奕。老头子看了满意的点点头。

“爷爷,你这次是特意的回来看我的吗?”蓝月凉给老爷子削着苹果,笑嘻嘻的问道。

“虽不是专程回来看你,但这事也和你有关系。”老头子吃了一口蓝月凉削的苹果,笑嘻嘻的说道。

“不是专程回来看我,和我能有什么关系?”蓝月凉有些不解,语气中带了些朦胧的撒娇意味。

“司晨的公司不是要在美国上市了吗?我这次就是专门回来同他商量些事情的。怎么,他没有告诉你吗?”老头子皱起了眉头。

蓝月凉讪讪的一笑:“商场上的事情我不懂,他回家很少说这些事。”

不是很少说,而是压根底就不说。

“嗯,你一个女孩子家,知道这些也没用。”老爷子点了点头。

“你呀,现在只要把我的小孙子养得白白胖胖的就行了。其他的都是男人的事,你不用操心。”老爷子看了一眼那已经隆起了的肚子,哈哈的笑了起来。

蓝月凉摸了摸肚子,也跟着笑了起来。

司叶晨从来都不对她说生意上的事,对于他的公司要在美国上市这件事情而没有跟她说这件事情,蓝月凉一点儿都不奇怪。

而苏老爷子知道蓝月凉竟然不知道司叶晨的公司要在美国上市后,虽然有些惊讶,但心里对司叶晨多了几分的肯定和信任。

他明明知道自己对蓝月凉这个失而复得的孙女儿定会百依百顺,竟然没有借蓝月凉的口来要自己帮忙。他在心底对司叶晨的肯定又加了几分。

蓝月凉和苏老爷子在客厅里说着家常,他们约好,等蓝月凉生了孩子后到美国去住一段时间。

虽然蓝月凉现在什么事都要征求司叶晨的意见,但她相信她要在爷爷的身边呆上一段时间,司叶晨一定会答应的。

两人正寒暄着的时候司叶晨回来了,他的脸上有些疲惫。

见到苏老爷子他恭敬的叫了一声,“爷爷您来了,不好意思,公司里有点事情,所以没能去给您接机。”

苏老爷子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在乎。

厨房里的已经传来了阵阵的菜香味,蓝月凉的肚子有些饿了,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司叶晨上楼洗澡换衣服去了。

李锦绣已经从厨房里端出了各种各样精致的菜色。

蓝月凉最近的胃口特别的大,而且饿得很快。

“吃饭了吃饭了。”看着蓝月凉一脸的馋样,李锦绣有些好笑。不知道的人家还以为他们司家亏待她呢。

“爷爷,吃饭了。”蓝月凉站了起来,扶着老爷子往桌边走去。

老爷子的身体还算硬朗,一直保养调理得比较好。所以走起路来健步如飞。

并没有这个年纪老人的孱弱。

李锦绣的厨艺非常的了得,老爷子连连的赞叹上次吃了她的菜后回美国之后一直念念不忘。

虽然家里找来了中国菜的厨师,但做的味道都没有她做的好。

李锦绣听了老爷子的话眉开眼笑,要留老爷子在家里住上几天。

司叶晨在一旁一边给蓝月凉布菜,还不忘记给老爷子敬酒。

饭桌上一副和乐融融。

吃过了饭,喝了一杯茶后老爷子和司叶晨就去了书房。

蓝月凉知道他们是要谈生意上的事,于是自己先回房间洗澡这一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等到她磨蹭着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老爷子和司叶晨已经从书房里出来了。

司叶晨显然很高兴,眉眼间都是开怀的笑意。

老头子也是笑眯眯。

一定是谈得非常的顺利。蓝月凉对两个男人间没有歧义感到非常的高兴。

她可不想夹在他们之间为难。

老爷子一定要回酒店,司叶晨和李锦绣挽留了一番后就任由他老人家回去了。

在门口,蓝月凉念念不舍的说道:“爷爷,现在我不能出门,你一定要来看我。”

她的声音里有些撒娇的味道。

“好好,我一定会来看你,会来看我的宝贝孙子。我还要在这里住一个星期呢。到时候天天来你们家烦你。”老头子笑呵呵的说道。

“怎么会是烦呢,老爷子这种贵客我们想请也请不到。何况你还是孩子的爷爷,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李锦绣的脸像是一朵花,老爷子之前的恭维她很是受用。

送走了苏老爷子,蓝月凉直接上楼了。因为苏老爷子的到来,她今天还没有睡午觉。

不知道是怎么了,随着孩子的月份越来越大,她开始越来越嗜睡了。

她整理着床铺的时候司叶晨走了进来。

司叶晨从身后抱住了蓝月凉,轻轻的抚摸着那凸起的肚子。

“和爷爷谈得很顺利是么?”蓝月凉温柔的问道。

“嗯。”司叶晨轻声的回答,但并没有说下去的打算。

蓝月凉也很识趣的不再问。

隔天,司叶晨从公司回来。手上多了一个文件夹。

蓝月凉正在看着关于宝宝胎教的书。见他回来微微一笑。

“你回来了。”说着便要接过他手中的衣服。

“我自己放。”司叶晨温和的看了一眼蓝月凉的肚子。把手中的西装放在衣架上。

吃过了饭,司叶晨难得的把蓝月凉叫进了书房。

蓝月凉有些疑惑,司叶晨从来都没有和她在书房里说过什么事。

难道今天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挺着个大肚子,慢吞吞的跟在司叶晨的身后进了书房。

司叶晨扶着蓝月凉在太师椅上坐下,自己也在书桌的另一边坐下。

“有什么事吗?”这般的严肃让蓝月凉有些不习惯,也有些紧张。于是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什么大事,你别紧张。”司叶晨笑了起来。

“那为什么要到书房里来?”不是大事在卧室里说不就好了么?

“哦,你看我忘了。”司叶晨拍拍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一接触到工作上的事就习惯来书房。你要是不习惯的话我们就回卧室吧,反正在哪里说都是一样的。”

他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宠溺而温和。

“在哪里说都行,我没有紧张。”蓝月凉有些羞涩。

和司叶晨结婚那么久了,她还是动不动句脸红。

“是这样的。”司叶晨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结婚也那么久了,而且公司也准备在美国那边上市。所以我准备把我名下的股份给百分之五给你和孩子。”

司叶晨的表情严肃而认真。

“不用不用。”蓝月凉连连的摇头。

司叶晨突然的提出要给她股份让她有些慌乱,她一直都不是因为司家有钱才嫁进来的。

“月凉,这是你应该得的。我妈妈的手中一样的有股份。”司叶晨看着蓝月凉,认真的说道。

“可我不需要啊,而且爷爷不也是给了我股份的吗?我又不懂这些,就算是你给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打理。”

蓝月凉还是想也不想的拒绝。

“这是给你和孩子的保障,你必须得接受。”司叶晨的语气严肃,带了一丝命令。

“可是我什么也不懂。”蓝月凉低声的说道。

“不懂就交给我,我交给公司的人让他们给你打理。”司叶晨听见蓝月凉松了口,语气也慢慢的柔和了下来。

蓝月凉还是有些犹豫。

“来,签字吧。”司叶晨把手中的笔塞到了蓝月凉的手里。

蓝月凉咬住下唇,看了一眼司叶晨那温和的脸,在底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对,这才乖嘛。”司叶晨笑了起来,轻轻的在蓝月凉的额头上上印上一吻。

因为蓝月凉什么也不懂,司叶晨给她的股份和苏老爷子给她的股份她一起交给了司叶晨,让她公司的秘书替她打理。

她只用每个月听他们来报告就行了。

股份这东西毕竟不是白花花的人民币,而且蓝月凉并不是爱钱的人。

所以她对一下子拥有了那么多的股份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还是原来的蓝月凉,不是个富婆。

对于司叶晨非要给她股份,她的心里非常的感动。

这就能证明司叶晨是爱自己的不是么?

蓝月凉的心里甜甜的,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的。

原本打算举行婚礼的事,因为蓝月凉摔了一跤需要保胎所以李锦绣决定等到生下来了之后再补办。

蓝月凉并不怎么在乎,那些都是形式上的。

对于她来说,只要司叶晨爱自己就够了。

以后一家人能够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举办不举办婚礼又有什么关系。

司叶晨怕她担心生了孩子就这样算了,不办婚礼了还特意的跟她保证一定会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这毕竟是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时刻。

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天气也渐渐的热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的缘故,蓝月凉现在非常的怕热。

就算早晨出去散一下步也会流汗。

苏老爷子为了感谢蓝家收养蓝月凉并抚养了她那么多年,特地的请了蓝广诚和胡童丽吃了一顿饭。

虽然这等恩情不是吃一顿饭就能报答。

想着蓝广诚夫妇膝下没有其他的孩子,苏老爷子也没有要求蓝月凉改回姓氏。

蓝月凉找到了亲人胡童丽虽然高兴,但是眼底明显的有一份生疏了。

这些年他们虽然对蓝月凉不错,但毕竟不是亲生的。

以她的角度来看,蓝月凉迟早都是要回到苏家的阵营里去的。

但在蓝月凉的心里,养她长大的父母和苏老爷子都是同等重要的。

孩子八个月的时候,一直没有上门的东方婉笑吟吟的提着礼品来看李锦绣了。

蓝月凉对她压根底就没有一点儿好感。甚至是有些厌恶,虽然她很少那么的讨厌一个人。

东方婉的笑容依旧的甜美,看蓝月凉的眼神没有一丝的愧疚。

好像她从来就没有做过把蓝月凉从亭子里推下去的那等龌蹉事似的。

也难怪,她是演员不是么?

那次从亭子里摔下去的事,蓝月凉其实也不是很肯定是东方婉将她推下去的。

因为她自己当时本来就有些精神恍惚。

但是东方婉那么久没上门的找茬,加上她那天的献殷勤。

蓝月凉肯定自己并不是意外摔下石梯的。

肯定是东方婉早就谋划好了的。

“嫂子,好久不见。”东方婉直视着蓝月凉的眼睛,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一如往常般的开口。

每次在李锦绣的面前,她总是能装出一副温柔甜美的模样来。

“嗯,好久不见。”蓝月凉淡淡的点头,东方婉脸上的笑意让她很不舒服。

她的心里自动的升起了一丝的警惕。

“去厨房把我昨天买的西瓜拿出来。婉婉可真是好久没有来了。你这孩子,怎么都不来看看阿姨。”前句话是对蓝月凉说的。东方婉来了,李锦绣好像忘记了蓝月凉是个孕妇了。

她拉着东方婉的手,语气里带着宠溺。

蓝月凉苦笑一声,她在李锦绣的心里,永远也是比不上东方婉的吧。即便现在自己有了苏家这个靠山。

身后李锦绣还在关切的问东方婉,“婉婉,你最近去哪里了?怎么都瘦了那么多了呀。你看这小脸蛋,啧啧。都瘦的皮包骨头了。”

蓝月凉自动忽略了后面的那些话,搂着大大的肚子里走进厨房,替李锦绣拿西瓜招呼东方婉。

东方婉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来不知道又要耍什么幺蛾子。

蓝月凉有些无奈,东方婉好像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把她和司叶晨之间的关系弄得伤痕累累。

拿了西瓜回来,出于礼貌,蓝月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听东方婉和李锦绣拉家常。

她的脸上带着微笑,但内心却有那么一丝的不安。

“嫂子吃西瓜。”东方婉用牙签插了块切得小块小块的西瓜,递到了蓝月凉的面前。

她的笑容甜美,一副率真的模样。

“她不能吃,西瓜这东西性寒。”李锦绣连忙的说道。

医生早就嘱咐过不能吃西瓜了。

“这样啊。”东方婉的语气里有些失望,随即她又笑了起来,“那嫂子就只有看着我们吃了哦。”

说罢还对蓝月凉眨了眨眼睛。

要是没有流产事件,蓝月凉一定会认为东方婉彻底的变了一个人了。不再针对她了。

但是现在,东方婉给她的感觉就是不安。

她总觉得这样像笑面虎一样的东方婉才是最可怕的。

果然,在李锦绣去接电话之后。

东方婉的真面目暴露出来了。

她看着蓝月凉的肚子,再上上下下像打量商品似的将她打量了一遍后冷冷的说道:“你这段时间过得还蛮惬意的嘛。”

蓝月凉没有理她,对于像个疯狗一样逮着人就乱咬的东方婉,她觉得不说话才是明智的选择。

见蓝月凉不说话,东方婉又冷冷的说道,“都是托我的福吧,要不是我让你摔了那一跤,你现在怕还是在冷宫里面呢。所以你得好好的感谢我不是?”

“你……”蓝月凉气得话也说不出来。东方婉也太嚣张太不要脸了吧。她让她差点失去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居然还要她感谢她?

“我怎么了我?”东方婉似笑非笑的看着蓝月凉,好像对她的这反应非常的满意。

蓝月凉搂住肚子,恨恨的看着她。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从医院里回到家,她才想起自己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和孙菲菲联系了。

她是自己的好朋友,现在自己很幸福是不是应该同她分享一下?

动漫关键词:宝宝你下面要吃草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