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你忍一下我的很大 日本强伦姧人妻一区二区

2022-03-26 13:45:0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司叶晨点了点头,“吃清汤的吗?”他试探的问道,孕妇吃清淡一点比较好。蓝月凉摇摇头,“我想吃点有味道的。清汤的太淡了。”她最近的口味突然变了,非常的喜欢

司叶晨点了点头,“吃清汤的吗?”他试探的问道,孕妇吃清淡一点比较好。

蓝月凉摇摇头,“我想吃点有味道的。清汤的太淡了。”她最近的口味突然变了,非常的喜欢吃辣椒,像是成了四川人,无辣不欢。但司家的饮食一直都很清淡,她提不起胃口来。这好不容易能出来吃顿饭,当然要吃自己合心的。不能委屈了自己。

司叶晨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好笑,还没有见过那么不斯文的女人。蓝月凉率直不做作,让他的心情大好。“莫非肚子里的是女儿?”司叶晨打趣的看着蓝月凉。老人们都说酸儿辣女,蓝月凉喜欢吃辣,那么不就是个女儿么?

“不知道。”蓝月凉有些没好气。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会在乎生男生女么?还当这是封建时代。

司叶晨打了一个响指,穿着暗红马褂的服务生像幽灵一般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司叶晨把菜单递给他,他微微的弯了一下身体,然后消失在了门外。

“女儿儿子我都喜欢。”司叶晨突然说道。

蓝月凉没有说话,嘴角勾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不多一会儿,就有端着黑色木盘的服务生鱼贯而上,放下了手中的菜又快速的退出了屋子。最后上来的是锅底,还飘着白色的热气。锅底的最上面漂了一层红红的油以及几段翠绿雪白的大葱。看着那被剪成几段飘在锅上面的红辣椒,蓝月凉费劲的吞了吞口水。肚子也很配合的叫了起来。

锅底很快就开了,司叶晨涮了新鲜的牛肉,三分钟后捞进了蓝月凉的碗里。本来这牛肉吃得越嫩越好吃,但蓝月凉是孕妇,他给她多煮了一下。蓝月凉早就等不及了,拿起筷子也不招呼就大吃了起来。桌上还有翠绿带着水珠儿的白菜,诱人的土豆豆腐,生态猪瘦肉,细长白嫩的金针菇,绿油油的菠菜。

“你吃慢点儿,辣椒噎着的滋味可不好受。”司叶晨低声的笑着提醒,眼里有他自己也没有发觉的宠溺。

“你也吃啊。”蓝月凉百忙中抬起头来看了司叶晨一眼,见他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吃,有些过意不去。

“嗯,你快吃。”司叶晨并没有动筷子,只是看着蓝月凉吃。不知道这家伙的胃口怎么那么的好,红彤彤的辣椒她好像一点儿也不怕。

一席饭吃完,蓝月凉吃得大汉淋漓,而司叶晨没有动几下筷子。窗外的雨还在滴滴答答的下个不停。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迷蒙的水雾中。下着雨走不成,司叶晨叫来了服务员收拾了桌子,又弄来了一堆茶具自个儿沏起了茶。蓝月凉对茶道不懂,而且她是个孕妇,是不能喝茶的。

填饱了肚子,睡意慢慢的向她袭来。她打了一个哈欠,看着全神贯注正在煮茶的司叶晨一眼,倒在了沙发上。

醒来的时候窗外繁灯似景,朦胧的夜色中点点的灯光在夜色里泛滥开。像一只一只调皮可爱的萤火虫。窗外的阳台上还在滴滴答答的滴着水,雨停了。蓝月凉的揉着眼睛坐了起来,身上不知道什么什么多了一床摊子,头也睡在淡粉色柔软的枕头上。她的头发乱糟糟的,一双大眼睛惺忪迷蒙,像一个找不到路回家的孩子。

司叶晨坐在窗边,一双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窗外的夜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的侧脸线条清晰,在橘黄的灯光下无比的柔和。

也许是听见了蓝月凉坐起来的声音,也许是听到了她打哈欠的声音,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几步的走向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睡醒了么?”他的眼底一片温柔,嘴角挂着柔和的笑意。声音温暖而低沉,一点点的蛊惑人心。

蓝月凉的脸忽的一红,低声的说道:“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起来。”出来一天了,回家去肯定要被李锦绣训的。

她才刚睡醒,声音软软糯糯的带了几分娇媚。司叶晨看着那一张一合粉色的嘴唇,忍不住的就吻了上去。这次只是轻轻的一吻,他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动作。蓝月凉的脸更红,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像是吃了蜂蜜一般。今天一整天,虽然她和司叶晨之间不是很和谐,还没有什么共同的语言,但她还是感受到了恋爱中女人的甜蜜。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李锦绣坐在客厅里正在看港台言情剧,电视里面的女主角哭得稀里哗啦的。蓝月凉只看了一眼就赶紧的低下了头,恭恭敬敬的站在司叶晨的旁边。

“妈,你吃过饭了么?”司叶晨走到了李锦绣的旁边坐下,声音轻快的问道。

“吃过了,倒是你们,怎么现在才回来。”她的语气里有些责备,眼睛抬了起来看了一眼站着的蓝月凉。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并没有以往的眼里以及淡漠。蓝月凉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一直在下雨,这不刚停就回来陪你了。”司叶晨的声音里有几分撒娇,揽住李锦绣的肩膀笑嘻嘻的。

“就你嘴巴甜,在外面玩了一天了还说回来陪我。快上楼去洗澡换衣服吧。”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李锦绣的声音里多了几分笑意。

听了这话,司叶晨站了起来,带着蓝月凉往楼上走去。

不知道是因为有司叶晨在还是电视里女主嚎啕大哭的场面影响了李锦绣的情绪,她居然一句责备的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司叶晨依旧没有去上班。蓝月凉虽然疑惑,但什么也没有问。中午时分,几人刚吃完了午饭,管家就恭恭敬敬的进来说道:“夫人,外面有人说要找少奶奶。”

李锦绣疑惑的看了蓝月凉一眼,蓝月凉自己也非常的疑惑,谁会来找自己?要是蓝爸爸蓝妈妈,他们会直接的进来。对了,难道是孙菲菲吗?她那天说要来看自己的。

“请进来吧。”她转动脑子的这一会儿,李锦绣已经开了口,管家匆匆的出去了。

进来的人并不是孙菲菲,而是一个头发花白,蓄着白胡子的老人。他拄着一根龙头拐杖,脸上胖胖的有些发福。眉眼间的皱纹很深,笑起来的时候像弥勒菩萨,很是和蔼。让人一下子就没有了距离。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穿着一套黑色西服打着领带的年轻人,不知道是他的孙子还是他的保镖。

蓝月凉看着来人脸上的神色更加的疑惑了,她不认识这个老人啊?怎么会点名道姓的要找她呢?李锦绣的面容平静,而司叶晨的眼中闪过了别人察觉不到的笑意。

他作为了男人最先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同那老人握手,然后请他坐在了沙发上。一番寒暄之后,老人很是淡定的开口了,“月凉,你是我的亲孙女,小的时候你被人贩子拐走,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难掩的激动,声音里有些哽咽。

蓝月凉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自己是被蓝家领养的没错,但怎面前的老人怎么那么的确定自己是他的亲孙女?她还没有开口,那老人就看出了她的疑惑,他温和的开口说道:“你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苏青凉,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对吧?”

“您是苏青凉姐姐的爷爷?”蓝月凉有些不肯定的问道。苏青凉不是说自己是被领养的么?怎么现在又冒出了一个亲爷爷出来?她快被搞混乱了。

“是呀,那孩子跟你说什么了?她一向谎话连天的,你别信他。”老爷子似乎是看出来蓝月凉的疑惑,温和而慈祥的说道。

“嗯。”这就是自己的亲爷爷?那自己的父母呢?蓝月凉的心里虽然激动,但还是没有忘记这事。爸爸妈妈怎么不来找自己,而是爷爷来呢。

“爷爷,我爸爸妈妈也来了么?”她的眼睛亮亮的,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老头子听了这话埋下了头,过了好半天才抬了起来。声音里带着伤悲,缓缓的说道:“你被拐走的时候太小了,不记得很多事也是正常的。你的父母在你和你姐姐2岁的时候就在车祸中意外身亡了。”

蓝月凉张大了嘴巴,虽然自己没有和他们一起长大,但毕竟有着不可分割的血缘关系。她的心脏此刻像是被谁紧紧的捏住了一样,疼得让她说不出话来。大滴大滴的泪水顺着眼角落在白皙的手指上。见她流下了眼泪,老头子慌乱起来,“好孩子,别哭别哭呀。这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我们能够一家团聚你爸爸妈妈在九泉之下一定会很开心的。可千万别再哭了。”

听了这话,蓝月凉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她冲进了苏老爷子的怀里,放声的大哭了起来。一时间,客厅里只有她的哭声和老爷子细碎的安慰声在回荡。

等到蓝月凉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之后,老爷子的脸上勾起了无奈却和蔼的笑容:“都要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说哭一下子就哭出来了。”

蓝月凉的两个眼睛肿的跟熟透了的水蜜桃似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司叶晨和李锦绣,刚才自己实在是太激动,根本没办法控制情绪原来苏老爷子一家早就移民到了美国,当时蓝月凉也是在美国被拐走的。这些年苏老爷子虽然一直都没放弃寻找她,但只在美国国内找,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会被带来中国。所以时间过去了那么久,直到现在他们才得以见面。老爷子说起当年蓝月凉被拐走的事情一脸的悲伤,显然那么多年了,他一直都活在愧疚当中。儿子媳妇都不在了,而他却没能照顾好他们留下的女儿。这下找到了蓝月凉,他的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从今往后,他一定会好好的弥补她,再也不让她受半分的苦。

蓝月凉也告诉了他自己被蓝家收养的事,老爷子当即就提出来要去拜谢他们。由于俩祖孙要说体己话,外人在不方便,所以司叶晨和李锦绣早就找借口走了。

苏老爷子摸着蓝月凉柔软漆黑的秀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了一眼衣服下那还依旧平坦的小腹问道:“孩子有多大了?”

“三个月了。”说道孩子,蓝月凉的脸上多了一丝羞涩。

“好好,没想到我还能抱到重孙子。”苏老爷子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声音很是爽朗。

看着爷爷高兴,蓝月凉的脸上也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那么多年了,自己总算不是孤苦无依的了,终于找到自己的亲人了。

祖孙俩谈着话,说着这些年里的各种琐碎的事,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就到了晚饭时间。苏老爷起身告辞,司叶晨赶紧的从书房出来,笑着挽留道:“爷爷,都这么晚了您还是吃了饭再走吧。您和月凉这么多年没有见,是该在一起吃一顿饭。厨房的饭菜都准备好了,您就留下来吧。”

蓝月凉也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他,苏老爷子笑了笑,说了一声,“那就打扰了。”然后随着司叶晨走到了餐桌旁边坐了下来。

李锦绣在一旁笑着说道:“打扰什么,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亲家老爷你还说那么客气的话。”

老爷子乐得合不拢嘴,直说道,“对对对,是一家人一家人了。”说罢宠溺的看了一眼在一旁坐着的蓝月凉。

这顿饭是李锦绣亲自下厨做的,菜色精美,而且做得非常的美味。一只乌鸡炖得烂烂的,很是适合老年人。桌子上还做了蓝月凉喜欢吃的红烧排骨,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做的。老人在美国呆了半个世界,吃到了地道的家乡菜连连的赞叹李锦绣的手艺,当晚吃了两大碗米饭。蓝月凉眉开眼笑,不停的给老爷子夹菜。

席间大家也喝了一点点酒,蓝月凉怀有身孕不能喝,以果汁代酒和大家干了一杯。老爷子在外国呆的时间久了,说起红酒来头头是道,给蓝月凉上了一课。而司叶晨偶尔和老爷子搭上一句,看得出,他也是个酒中的高手。

吃完了饭,老爷子坚持要回自己的酒店。蓝月凉也拦不住,只得由着他老人家去。上了年纪的人脾气古怪,习惯多,也许在酒店他能住得舒适一些。虽然这里是孙女的家,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家里不是么?把老爷子送到了门口,寒暄了几句后他就上车了。临走的时候约蓝月凉和司叶晨改天见。说是到时候也会带上苏青凉,大家好好的吃上一顿团圆饭。

回到卧室,蓝月凉的心里非常的激动。

躺在床上好半天也不愿意去洗澡。那么多年了,自己总算是找到亲人了,心里怎么能不激动?

司叶晨从浴室里出来,身上没有穿浴袍,只是围了一个白色的浴巾。

上身裸露在空气中,小麦色的皮肤健壮的肌肉在灯光下灼灼生辉。

浴巾下的大腿修长有力,腿上的细毛被刮得干干净净的。

他的头发上还滴着水珠,手中拿着一张白色的方巾正在擦拭着。

那张略有些阴柔的脸此刻在橘黄的灯光下无比的柔和,像小时代里温暖的崇光。

如果此刻蓝月凉不是处在激动的心情中,一定会被这副诱人的美男出浴图所迷倒。

他走到了桌前,端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性感的上下滚动。

喝完了水,他看向还在床上挂着圣玛利亚一般微笑发呆的蓝月凉。

“快去洗澡吧,太激动了可睡不着哦。”

司叶晨有些好笑。这女人是因为突然麻雀变凤凰了才那么激动的吧?

换作谁天上掉下几亿的资产砸下来一下子也受不了。只是可不可以不要表现得那么的明显?

“我现在也睡不着。我终于有亲人了,有亲人了。你知道这种温暖而安全的感觉么?”

蓝月凉的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直直的看向司叶晨。

司叶晨当然不知道,他虽然年少时失去了父亲。

但家境好,李锦绣所有的爱都放在了他的身上。他当然不会知道孤儿是什么感觉。

“我不也是你的亲人么?肚子里的宝宝也是亲人不是么?”

夫妻之间最开始的时候是爱情的纽带维持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爱情也会慢慢的变成了亲情。

“这不一样,不一样。”蓝月凉连忙的摆手。这本来就是两个概念。

“好了好了,现在已经很晚了。肚子里的宝宝可是要睡觉的。”司叶晨把蓝月凉从床上拉了起来,推着她往浴室走去。他实在是没耐心和她讨论这种问题。这不是他在乎的。

蓝月凉嘟着嘴,万分不情愿的走向了浴室。她的心情久久的平复不下来,不是因为突然有了一个那么有钱的爷爷。

而是因为有了至的亲人而激动。自己一个人那么多年,在蓝家也是小心翼翼的。

她曾经非常的渴望有一个家庭,可以任性,可以撒娇,也可以偶尔的调皮,什么都不用顾忌。现在终于有了,终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怎么能不激动。

那么多年了,终于有一个可以在疲倦的时候休息的港湾了。

躺在床上,她也是久久的睡不着觉。司叶晨早就睡着了,在她的耳边发出均匀的呼吸。蓝月凉在黑暗中睁大着眼睛,身下柔软的被子裹盖着身体。

她轻轻的抚摸着肚子,嘴角勾起了幸福的笑意。孩子,你是妈妈的福星,你看你还没出来,就给妈妈带来了亲人。她在心里轻轻的说道。

虽然晚上很晚才睡,但第二天早上司叶晨起床她还是被吵醒了。

蓝月凉睁开朦胧的睡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就要上班去了么?”她的声音里还带着睡意,软绵绵的。

“嗯,现在还早呢。你再睡一会儿吧。”

司叶晨的声音一片澄明,虽然刚起床,他的脑子已经完全的清醒了。他放下了手中的衣服,硬是把蓝月凉压回了被窝里面。然后接着关了床头的台灯。

蓝月凉本来就还没有睡醒,倒在了被窝里面睡意来袭。慢慢的睡了过去。

昨晚实在是睡得太晚了,因为激动的缘故,睡着的时候大概已经是凌晨了吧。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她飞快的起床洗漱换好衣服。

然后匆匆的往楼下走去。还没下楼就听到了有人在客厅里说话,她微微的顿了一下,那声音她很熟悉。是东方婉,她,那么早来干什么?

走下楼,她恭敬的站在一旁跟李锦绣打招呼,“妈,早。”

本来还想跟东方婉说什么的,但她不知道该怎么的和她交流。明明人家就摆明了不喜欢自己,自己何必送上门去让别人羞辱。那不是自找尴尬么?

李锦绣的淡淡的点了点头,“厨房做了清粥,有你喜欢的小菜。先去吃东西吧,别把肚子里的宝宝给饿坏了。”

虽然只是那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蓝月凉已经是受宠若惊了。她原以为会挨骂的,没想到李锦绣居然还关心起了自己。

“嗯,谢谢妈。”

说着蓝月凉就往餐厅走去。管家看见她下楼,早就把一直保温着的小菜和粥端到了桌子上。蓝月凉轻声的说了句谢谢。

吃完饭回到客厅的时候,李锦绣不见了,只剩下东方婉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翘着二郎腿,正看着那双纤纤细手上凃得一片血红的手指甲。

看见蓝月凉过来,她抬了抬头,淡淡的笑着说道:

“听说嫂子是苏家的小姐,嫂子找到了那么大一尊靠山,我在这里可要先恭喜了。”她的语气阴阳怪气的,蓝月凉皱起了眉头。她这哪是恭喜,分明是来找茬。

“谢谢。”她假装听不出,微笑着很有礼貌的回了一句谢谢。

东方婉见并没有激怒蓝月凉,只是冷哼了一声。

客厅里气氛有些冷场,蓝月凉当然不会试图找什么话题来打破这僵硬的气氛。

对于东方婉来说,就算是你说句今天天气真好或者问一句有没有吃早餐之类的话她也能找出一堆讽刺你的理由。所以何必自取其辱。僵硬也比下不了台好是吧。

蓝月凉捡起了报纸看了起来,刚翻开了第一张东方婉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响起了,“嫂子,我和阿姨要去逛街,你去吗?”

蓝月凉有些受宠若惊,东方婉居然会笑着和自己说话,不讽刺自己。

今天的太阳是的西边出来的吗?她惊讶的抬起头看向东方婉,东方婉也在正看向她。她的脸上挂着甜美无害的微笑,就像在司叶晨的面前一样。

“不,不去了。我怀着孩子,不太想出去。”

蓝月凉见东方婉居然那么甜美的对着自己笑,非常的不适应。结结巴巴的说道。

“是哦,你现在可是孕妇。我忘记了。”东方婉拍了拍头,一副刚记起来的样子。接着她又笑着说道:“那你可要好好的照顾孩子哦,这可是晨哥哥的骨肉。”

蓝月凉很疑惑东方婉的不一样,但又想不出到底是为什么。她没有说话,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算是对东方婉关心的回应。“要是没了孩子的话,晨哥哥一定会将你赶出司家的。”

东方婉带着笑意的声音又响起,不过这次带了一点点幸灾乐祸。“你别以为你现在是苏家的大小姐就了不起了,爱情可不是钱能够买来的。”

东方婉的声音转为刻薄,颇有些不屑的看着蓝月凉。

这等变脸的速度蓝月凉还没见识过。只是这等酸溜溜的语气是因为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么?因为对她没有一点儿蓝月凉突然变成了有钱有势的苏家大小姐?

蓝月凉淡漠的看着她,她当然不会愚蠢到和东方婉争执起来。

以东方婉的手段,加上她是司家的客人,只要是闹了起来,李锦绣骂的一定是蓝月凉。那时东方婉就更加的得意了。

见蓝月凉不说话,东方婉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嫂子,我们来堵一堵,你说今晚晨哥哥会不会加班到很晚,甚至不回来。”

她一双美目盯着蓝月凉有些苍白的脸,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

蓝月凉看着她,淡淡的说道:“他几天没有上班了,公司里的事多,加班到很晚或是不回来都是正常的。”

东方婉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蓝月凉,笑嘻嘻的说道:

“嫂子你没有跟着他,怎么会知道他的事多还是不多呢?”不用看她的那张脸,光听声音也知道她的不怀好意。蓝月凉没有说话,只是皱了皱眉头。

东方婉大笑起来,“今晚晨哥哥不会回来。你就当他是在加班吧。”

说完这句话,东方婉笑着上了楼。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还给了蓝月凉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着东方婉的身影越走越远,蓝月凉慢慢的松开了手。手心里已经是深深的几个指甲印。乌黑的颜色在白皙的手心非常的显眼。

司叶晨今晚会回来么?

蓝月凉的心里很不确定,一点儿信心也没有。

但心底又非常的期待司叶晨能够回来。

她还在发呆的时候东方婉挽着李锦绣的胳膊从楼上走了下来。

李锦绣穿了一件紫色的旗袍,头发高高的挽起。气质高贵出尘。跟在她身旁的东方婉一脸的乖巧,刚才的飞扬跋扈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我和婉婉出去逛街了,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李锦绣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带着东方婉就出门了。

蓝月凉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应了一句是,跟在他们的身后送他们出门。看着李锦绣上了东方婉的车后,这才回到了屋里。

时间才不过九点多而已,蓝月凉的心情开始变得非常的不安。

一直的看着时间和手机,希望司叶晨能够打个电话或者能早点下班回来。

她一天都是心神不宁的,午饭的时候也没有吃多少。管家看着她失魂落魄的脸,想说什么,欲言又止。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在蓝月凉焦躁不安的情绪中,时间终于到了六点。

客厅里的钟咚咚的响了起来,像是在提醒大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李锦绣随着钟声拿着很多纸袋走了进来。光看那包装,就知道里面的货物一定价值不菲。逛了一天的街,她的脸上有些疲惫。但那高高挽起的头发依旧是整整齐齐的,不见一点儿杂乱。

见她进来,管家第一时间就迎了上去。接过她手中的纸袋。

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只是菜还没有端上来。她淡淡的扫了一眼蓝月凉,“阿晨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了,公司里的事情很多。我们先吃吧。”

听了这话,蓝月凉的心里有些失落。还有一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那他今晚还回来吗?也好叫厨房留点饭菜。”蓝月凉小心翼翼的问道,怕被李锦绣责备管得太多。

李锦绣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忙得完的话也许要回来。”

蓝月凉勉强的笑了笑,不敢表露自己的失落的情绪。

吃过了饭,蓝月凉早早的就上了楼。她进了司叶晨的书房,来到司家那么久了,她还从来没有进来过。今晚大概会是个漫漫长夜,她想找一本书消磨一下时间,那样也能过得快一些。

司叶晨书房里的树很多,但都是些财经类或者是金融类的书,没有她想找的小说。她忍不住的撇撇嘴,还那么年轻的一个人,怎么像老头子一样古板。

书房里居然没有小说。最后她找到了一本读者,那书还是崭新的,一看就没有被翻过,不知道是谁放下的。这明显就不是司叶晨的菜。不然怎么在书架上都蒙上灰尘了。

她拿着书往卧室里走去,有了消磨时光的东西,她的心里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洗了澡躺在床上,翻开书,才看了几页她就忍不住的看了看时间。

要么就是侧耳听窗外有没有汽车的声音。这里虽然是富豪区,但偶尔也有其他的车辆从这边开过,每听见一次汽车的声音,蓝月凉都要起床跑到窗前看一次。

结果没有一辆是进院子的。那本读者放在床上,除了刚开始的时候看过了几页,之后就再也没有翻动过。时间越来越晚,她的心开始慢慢的焦躁起来。

她的眼睛不停的看着手机,希望能有司叶晨的电话。即便是不能回来,但她还是想能够听到司叶晨亲口说自己在加班。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手机依然是安安静静的。而周围也慢慢的安静了下来,就连偶然过路的车子也没有了。

一点过后,蓝月凉关了灯,躺倒了床上,她知道今晚司叶晨不会回来了。

她想起了白天东方婉那意味深长的笑容,心里泛起了丝丝的疼痛。那疼痛就像是被谁往心脏上插了一刀,然后又狠狠的洒了一把盐一样。她一直没有睡着,那种疼痛不眠不休的折磨着她。

她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有些绝望。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她才慢慢的睡了过去。

八点多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将她从睡梦中吵醒。

她睡得很浅,手机刚开始响起来她就醒了过来。接起电话,是个陌生的号码。蓝月凉看了床上另一边空荡荡的枕头,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

“月凉,我是爷爷。你起床了吗?”

苏老爷子的声音里带了些笑意,很温和。

听见是苏老爷子,蓝月凉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已经起床了,爷爷有什么事吗?”这么早打电话,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呵呵。”老爷子在电话的那段笑了起来,“我今天约了你姐姐中午在酒店吃饭,你待会儿带着司叶晨过来吧。”

原来是吃团圆饭,蓝月凉松了口气。

看着床的另一端犹豫了起来,她实在是不知道司叶晨能不能去。到时候答应了去不了爷爷肯定是不高兴的。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司叶晨他这几天很忙,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过去。”

“他一定会来的。”老爷子的声音非常的笃定。听到爷爷都那么说了,而蓝月凉也不知道司叶晨真正的想法,也不好再推迟,要是没有再说话。

苏老爷子告诉了蓝月凉酒店的地址,还问她要不要派车去接她。

她赶紧的拒绝了,司家有司机的,要是司机没空到时候打车过去就行了。用不着那么兴师动众的。

因为和苏老爷子约好的时间是在中午,蓝月凉挂了电话就给司叶晨发了一个短信。

告诉苏老爷子要在酒店请客的事。她本来是想打电话的,但想起了上次打电话打扰到司叶晨,所以就改发了短信。

给司叶晨发了短信后她就开始梳洗完毕就下楼去跟李锦绣说去了。

苏老爷子约吃饭,她要出门,得先跟李锦绣说一声。李锦绣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蓝月凉下楼的脚步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去吃吧。”

她变得那么的温和不再挑剔让蓝月凉有些不习惯,起得那么的晚,她也有些尴尬。于是低声的应了一声嗯走到了餐桌边。

吃了早饭后,李锦绣依旧在看着报纸,姿态好像是没有变过。

她站了一会儿,在沙发上坐下,小声的说道:“妈妈,我爷爷约我和叶晨在酒店吃饭。”

“那就去吧。”李锦绣没有抬起头,淡淡的说道。

听了这话蓝月凉站了起来,准备上楼去换衣服。总不能随便的穿着去吧。那样岂不是要丢司叶晨的面子。刚走到楼梯口就被李锦绣给叫住了,蓝月凉回过头疑惑的看着她。

“我昨天给你买了衣服,叫李嫂给你送上来。去的时候顺便去做个SPA,你的脸色不太好。别让你爷爷担心了。”

她居然还给自己买了衣服?蓝月凉简直是受宠若惊。连连的说了好几句,“谢谢妈谢谢妈。”这才欢天喜地的上楼了。

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那个有着大大黑眼圈,脸色苍白的自己,不仅叹了口气。这样子是得做个SPA化个精致的妆再出去,这样子简直就没办法见人。爷爷见了不担心才怪。

李嫂很快就送了衣服上来,还有一个首饰盒。估计是李锦绣自己用的。衣服是一袭淡蓝色的连衣裙,很配蓝月凉的皮肤。

至于首饰,蓝月凉只留下了一对耳环和一根项链。她自己本身是很少戴首饰的。

但现在自己的身份不同,总不能让司家丢脸,她这才选了两样。这样也不算是辜负李锦绣的好意。

出门的时候李锦绣又塞给了她一张卡,是美容院里的VIP金卡。吩咐了司机直接的往美容院去,估计是她经常保养的地方。

司叶晨依旧没有给蓝月凉回话。那短信像是进入了深深的泥潭。蓝月凉的心里有些着急,担心司叶晨忙起来没有看到短信。她看了看时间,才10点多,于是放下了手机。

等做完SPA从美容院出来再给他打电话吧,反正现在还早。到时候也快吃午饭了,司叶晨可能也忙完了。

动漫关键词: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