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生蚝——叔叔要加速了

2022-03-26 13:42: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可我看你们天天腻在一起,不像没什么关系的哦!”蓝月凉叹气,懒得再解释,自己早晚会用行动证明的。一天平淡度过,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想起司叶晨强硬的说过晚上一起吃饭

“可我看你们天天腻在一起,不像没什么关系的哦!”

蓝月凉叹气,懒得再解释,自己早晚会用行动证明的。

一天平淡度过,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想起司叶晨强硬的说过晚上一起吃饭,蓝月凉又开始愁眉不展。

“回家啦!”孙菲菲过来招呼她。

于是两人结伴往校外走,刚出教室两步,就被一个女孩挡住了路。

这女孩秀气漂亮,小巧的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一身衣服素雅清秀,长发披肩,给人的感觉分外恬静,但她现在的表情却有几分挑衅,抬高了下巴冷冷睨着二人。

孙菲菲有些不耐:“麻烦你,让一下。”

女孩冷眼白她一眼,涂满丹蔻的手指指向蓝月凉:“你走开,我要找她。”

“你找我?”蓝月凉一愣,“可是我不认识你。”

“我也不认识你。”女孩微微一笑,字字清朗,“我叫东方婉。”

真是个少见的姓氏,蓝月凉也微微一笑,伸出手来:“很高兴认识你,东方小姐。”

她的手空荡荡的摆在那里,东方婉没有握,又是之前调戏的表情,蓝月凉有一丝尴尬,却又坚持着这个姿势。

东方婉默默的直视着她,细长的眼眸里,敌意越加明显,突然一道狠光闪过,她倏地抬起手,对准蓝月凉的脸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啪!”

蓝月凉一下子懵了,孙菲菲也愣了,过往的同学也都愣了。

脸上麻麻的,随之是火辣辣的剧痛,东方婉真是下了狠手,她脸上的五指印都清晰的显透了出来。

孙菲菲最先反应过来,顿时像吃了火药似的大骂:“谁啊你!有病吧你!敢这样打我家月亮!信不信老娘抽你!我命令你!现在!向她道歉!”

东方婉“哼”一声,冷笑道:“对于横刀夺爱的贱人第三者,本小姐从来不客气!想让我道歉,你先搞明白你身边的贱人是哪个吧!想害我?苏青凉,你真以为你有这本事?”

苏青凉!

这是蓝月凉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孙菲菲还在大骂,但蓝月凉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强忍着脸上火辣的痛楚,一字一顿,忍着怒气,解释道:“你认错人了,我叫蓝月凉,不是苏青凉。”

东方婉一怔,旋即又冷笑出来,恶毒的道:“苏青凉是你的艺名吧?你的脸我早就记在心里了,现在别装的完全不认识我!贱人,就凭你,想害我,还早的很呢!”

渐渐有两三个同学靠了过来看热闹。

孙菲菲一看,忙说:“有什么事出去再说,你非要把事情闹大是不是?”

“闹大?”东方婉冷笑一声,故意把声音放大了些,“你们还怕丢人?我就要把事情闹大,怎么样!”

蓝月凉一手握紧成拳,指甲狠狠嵌入手心,脸上还在努力维持着风度:“我说过你认错人了,我根本不是什么苏青凉,我叫蓝月凉,从头到尾,我只有蓝月凉这一个名字!”

旁观的同学三三俩俩的小声议论,传进她们的耳朵:

“蓝家大小姐啊,我认识她,的确没叫过什么苏青凉啊。”

“我也觉得啊,这个人是不是故意来找事儿的?”

听见同学的议论,东方婉也不慌,反而言辞凿凿,大声质问蓝月凉:“那好,你说你叫蓝月凉,我问你,你认识司叶晨吗?”

蓝月凉心底腾的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如实回答:“认识。”

东方婉一脸嫉恨的表情,眼神也更凶狠,继续冷笑着问:“那你告诉我,在清韵酒吧,和他上床的,到底是苏青凉还是蓝月凉!”

蓝月凉脸色刷的一下,蜕变成了灰白色!她心脏的位置,仿佛被一个大锤狠狠敲了一下,正中她最脆弱的位置!

东方婉了然点头,用恶毒的语气反问:“现在还用我问吗?苏青凉?”

蓝月凉眼前一片晕眩,随后渐渐找回意识,虚弱的摇头,声音里的信服力连自己都不相信:“我真的不是苏青凉,那晚……那晚他认错了人,我也是受害者……”

“哼!”东方婉鄙夷的瞥她一眼,厌恶的移开视线,冷冷道,“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认错人这回事,晨哥哥又不是白痴,怎么会认错人?你勾引了他,还不敢承认吗?现在上也上过了,就妄想着坐上司家太太的位置?我告诉你,做梦!”

蓝月凉抬眸,正正的盯住东方婉,道:“我从来没有。”

“啪!”

又是一个脆亮的巴掌声,打断了她的话!

东方婉眯起眼,嘴里吐出两个字:“婊子!”

蓝月凉捂着脸,咬唇迎着东方婉的眼睛,手心都被自己掐出血了,眼睛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就是忍着不落下来!她心里反复的说,不能哭,哭了就是承认了!

“真没想到蓝月凉是这种人!”

“她也是有身家背景的,何必用这种下贱的方法呢?”

“你哪里明白,和司家比,蓝家算什么?她想攀上司总也是理所当然的……”

“啧啧,正主找来了,小三显形了哟……”

旁人的议论声再次传来,句句如针,扎在她的心上,蓝月凉倔强的昂着头,死死盯着东方婉。

东方婉被她看的全身发毛,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恶狠狠道:“你瞪我干什么,别以为你做的事我不知道,你以为你怀了晨哥哥的孩子,我就拿你没办法?”

围观的众人再次震惊了,蓝月凉竟然已经怀孕了?

新一轮的议论开始,各种肮脏难听的语言全都钻到蓝月凉耳朵里,她身旁,是孙菲菲紧紧拉着她的手,心疼的抚摸她的脸颊,可是无论孙菲菲怎么做,旁边那些议论都像一双双无形的手,扒光了她的衣服,让她无地自容!

东方婉退后了几步,远远的欣赏着这一幕,觉得心里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实在大快人心。

她身后有人来了都不知道。

“婉婉?”

东方婉下意识回头,看到来人,立刻慌乱起来:“啊……晨,晨哥哥!”

司叶晨凉薄的勾了勾唇,拿眼神瞟了瞟被围观的蓝月凉和孙菲菲,把视线移回东方婉身上,淡淡的问:“你在这干什么?”

“我……”东方婉心虚的低头,“没干什么……”

“你啊你,真不听话。”司叶晨温吞吞的笑起来,口气里满是宠溺,他走近了她,低头看着她轻颤的眼睫,语气里有几分无奈,“我不是说了,这件事,让我来解决么?”

“可是我……”东方婉嘀咕了几声,最后委屈的闭嘴,眼眶里蒙上了一层水雾。

“乖,先回我车上去。”

司叶晨拍拍她的背,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东方婉乖乖的去了。

安抚走了东方婉,司叶晨再把视线投向蓝月凉。

她紧紧抓着孙菲菲的手,脸上手指的红痕愈加清晰,看着都觉得替她疼,可她只是抿着嘴,墨黑的眼瞳如小鹿一般,湿漉漉的又满是无辜。

现在她的眼神里有几分期待,似乎在等着他的解释。

司叶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只低声问:“你没事吧?”

“她被打成这样。”孙菲菲张口就来,被蓝月凉一掐手腕,又不甘心的闭上了嘴。

“没事。”蓝月凉摇摇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向别人示弱,撒娇扮嗲什么的,不是她的风格。

司叶晨似乎很心疼她的伤,欲言又止,最后只说:“那你好好休息。”

说完他转身就走。

“司叶晨!”下意识的,蓝月凉叫住他。

“怎么?”他站住,回头,很不解的看她。

他就这么走了?东方婉这么一闹,自己的名声不就这么毁了?他不该做些什么吗,至少给一个解释不是么?还有今晚约好的一起吃饭,还吃不吃了?

蓝月凉脑子里有一大堆的念头,可面对着司叶晨茫然的表情,她竟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缓缓摇了摇头:“没事。”

司叶晨点头,大步离去,可能是不想让东方婉等待太久。

蓝月凉低头,嘴角嘲讽的扯了扯,看见了没,其实在司叶晨心里,自己什么都不是。

围观的人默默的散了,她们也慢慢离开了,一路上孙菲菲替她叫不平,大骂那个东方婉,本来在她眼里,司叶晨和蓝月凉是一对命定佳偶,可半路又掺进来一个东方婉,反而蓝月凉成了小三。

那个东方婉到底是什么身份,从来没听过司叶晨身边有女朋友或情人啊!

她小心翼翼的问蓝月凉,蓝月凉当然也不清楚。

事实上,蓝月凉对司叶晨根本不算了解,甚至还没有孙菲菲知道的多。

她反而安慰孙菲菲,说道:“正好我也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现在有一个女人缠着他,倒省了我不少麻烦,今天这事就算我倒霉好了,大不了以后看见他们,我就绕道走……”她还自我安慰,小声补充,“希望以后他也不要来找我了。”

但刚到晚上,司叶晨的车就停在了蓝月凉的家门外。

蓝广诚对司叶晨已经是默认的态度了,两人在客厅聊的尽欢,蓝月凉闭门不见。蓝广诚以为二人吵架了,只微微一笑也不干预,司叶晨也不着急,继续在客厅气定神闲的陪老爷子说话。

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蓝月凉小声叫保洁的李婶去看司叶晨走了没有,李婶片刻回复道:“司总说,见不到你,他就不走。”蓝月凉也不是倔强到一根筋的人,他不肯走,自己见他一面就是。

她到客厅来,呐呐的道:“爸爸。”

蓝广诚慈祥的笑道:“傻丫头终于出来了,叶晨的诚意很足的,有什么矛盾,慢慢谈开就好了,你们聊,我上去了。”

蓝月凉点头:“好,爸爸。”

等她坐下来时,司叶晨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突然问了一句:“你回来的时候,伯父没有问你脸上怎么弄的?”

蓝月凉撇撇嘴,尴尬道:“回来之前用冰把脸敷了一下,又多抹了点粉,他们没看出来。”

“还疼不疼?”司叶晨轻声问。

她摇摇头,他的手伸过来,不容她躲避,轻轻的抚在她脸颊上,掌心的温度传递到脸上,带着一种不可言喻的温暖。

她微微侧头,被他用另一手温柔的固定住,被他深邃的眼眸直视着,蓝月凉全身不自在起来。

司叶晨凑近了些,带着蛊惑人的笑容,轻轻吻了吻她的脸颊。

蓝月凉用力推他,声音不敢太大怕惊到别人:“司叶晨!”

“怎么?”他轻笑。

“你别……”她不安的乱扭,“这是我家,更何况你已经有别人了!”

司叶晨微微一顿,气息扑在她的脸上,是她从未接触过的男性的气息:“别人?你是指东方婉?”

她对上他的眼睛,反问:“难道不是吗?”语气里有一分怨念。

司叶晨定定的看着她,松开了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说:“我给你看一张照片。”

从兜里拿出一张照片,是他早就准备好的,蓝月凉接过来,愣了愣,旋即把疑问又投向司叶晨:“我什么时候拍了这样一张照片?还是说,这是电脑合成的?”

照片上的少女,穿着露肩的晚礼服,脸上有精致淡雅的妆容,一头波浪长发挽在胸前,笑的风情万种,整体高贵而艳丽。这个少女,是蓝月凉的模样,但她却从未拍过此类的照片。

“这不是合成的照片,是真人照片。”司叶晨解释道,“当然,这个人不是你,她叫苏青凉。”

苏青凉……

“是不是很神奇?”司叶晨微笑,道,“有一个人,长的和你一模一样,连名字里都有一个凉字,其实当初,我找人对付的,也是苏青凉,却没想到,他们把你当成了她。”

蓝月凉一直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可真正看到这个人,她还是惊呆了。

脑子里更有一些记忆,在疯狂的涌现出来……

对照片上的人,她有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你们,”她怔怔的问,“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因为东方婉。”司叶晨回答。

直到今晚,蓝月凉才知道,原来苏青凉是某娱乐公司的小演员,而东方婉为了追求刺激也进了娱乐圈,为了一部戏她们要争取同一个角色,而苏青凉为了得到这个角色,对东方婉采取了极端的手法:找人强暴她并拍录像,幸亏被司叶晨救下来。为了给东方婉报仇,司叶晨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却没想到,最后竟然把蓝月凉错认成了苏青凉。

也难怪东方婉那么恨自己,甚至下手那么重!

司叶晨低声解释:“婉婉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是我最亲的妹妹,我不忍让她受一点委屈,她想去娱乐圈玩都随她,但绝对不容许别人欺负她!她以为你是苏青凉,才……我已经和她解释过了,也替她向你道歉。”

蓝月凉的重点却不在这里,她浅浅的笑了笑,有几分谨慎的小声问:“这个苏青凉……我可以见见她吗?”

“她?”司叶晨挑眉,眯起的修长眸子里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我总觉得她很面熟。”她认真的说。

“或许只是因为你们长的太像了。”司叶晨笑道,伸手揽过她,融进自己怀里,深深汲取她身上的幽香,喃喃道,“对不起,伤害了你,但我愿意负责,让你把孩子安安全全的生下来,我们一起幸福的生活。”

他说的那么认真,蓝月凉一不小心听的那么清楚,他的怀抱还那么温暖。

司叶晨,如果真的爱上他了,会不会受伤?蓝月凉想着这个问题,抱紧了他。

似乎被怀里的美人儿诱惑,司叶晨松开少许,低头吻上她。

他吻的那么轻柔,生怕弄疼了她,仿佛对待一块珍宝,可又偏偏很热烈,蓝月凉被他吻的脸红心跳,第一次沉醉于这种奇妙的感觉。

许久以后,司叶晨才放开她,温柔的轻笑:“现在还生我气吗?”

蓝月凉低头,纠结的解释:“我一直都没有生你的气。”

本来想从此两人再也不用纠缠,谁知道又被他吃了豆腐……该死。最可怕的是,她也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

就连那个和苏青凉见面的想法,也被她抛到脑后了。

当天晚上,她睡的很沉,连梦都是甜甜的,开心的。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和父母告别,司叶晨没有开车来接,他昨晚就说过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正好孙菲菲也没有来,蓝月凉不以为意,走了一段路,搭了公交车去学校。

但刚到学校门口,就开始有各种异样的眼光扫过来。

蓝月凉本来不在乎,可遇到的所有人全都是这种眼神,有鄙夷,有猥琐,有不屑……直到她听到旁边人的小声议论:

“就是她……”

“真不要脸!”

“上流社会最下流了!”

“还以为多纯呢……”

她才恍然明白,传言是散布最快的东西!

上课时,教导主任也过来叫蓝月凉,把她叫到了办公室谈话。

“月凉啊,”教导主任皱眉看着她,对这个一向乖巧又很老实的学生比较有好感,他很希望能帮蓝月凉澄清谣言,“你告诉我,现在学校里传的那些话,是真的假的?”

蓝月凉惭愧低头:“对不起老师,你能先告诉我,都是哪些传言吗?”

教导主任恨铁不成钢的瞪她一眼:“说你傍大款,还怀了对方的孩子!”

还有更多难听的话语,老师没有说出来,短短一天的时间,谣言传的满学校都遍了,有脑子的都知道这是有人刻意为之!

蓝月凉垂下眼帘:“对不起,老师,都是真的。”

“你……”教导主任腾的站起来,一时无语,狠狠瞪了她一眼,“出去!”

“老师再见。”蓝月凉叹了口气,默默的出了教室。

这整整一天,所有人的眼光像刀片一样在她身上刮来刮去,蓝月凉默默的忍了,她知道自己现在百口莫辩,更何况那些传言不算传言,自己的确都做过了!

无论自己当初有多委屈,旁人看到的,永远只是最风光和最下作的一面。

孙菲菲没有来学校,蓝月凉发信息确定她只是感冒了休息一天,这才放下心。

上完一天的课,她收起课本背好书包,走到教室门口时与一个女生擦肩而过,那女生哼了一声,用不小的声音嗤道:“贱货!”

这一声,仿佛是一个开关,各种评论、辱骂,都开始纷纷的朝她扔过来!

蓝月凉心头一紧,喉咙一酸,顶着这些声音,默默的低头走了出去。

她心里说不出的酸涩,这种感觉……就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然而还有更大的风波,在等着她!

蓝广诚夫妇坐在客厅里,蓝广诚表情颓废,好像苍老了十岁,直到蓝月凉回来,他眼里才闪过一丝寒光。胡童丽不停的给自己老公抚胸口,给他顺气。

蓝月凉反而更加平静了,淡淡的点头:“爸妈,我回来了。”

蓝广诚冷冷哼了一声:“被学校开除,现在知道回来了?”

被学校开除?

蓝月凉睁大了眸,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她走的时候还没有事,现在竟然被开除了?不,不可能!

蓝广诚继续冷冷讽刺道:“真是我的好女儿啊,大学还没读完,就给我带来一个外孙!月凉,我们领养你,是希望你能好好成长,有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不是让你攀高枝当别人家的少奶奶的!”

“爸!”蓝月凉哽咽了,任何人说她都可以,可是自己的爸妈,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

冷眼嘲讽她的时候,谁会想过她的委屈,她的不愿意?

“好了老蓝。”胡童丽还是比较心疼女儿的,过去拉过蓝月凉的手,还未说话就先长长叹一口气,问,“是司叶晨的吗?”

蓝月凉无声的点头,一滴泪珠从眼眶里滴到地上。

“现在怎么办……”胡童丽无奈的看着女儿。

蓝广诚沉着嗓子,怒道:“还能怎么办,让司叶晨那小子负责,让他们结婚!”

“不!我不结婚!”蓝月凉一听,忙大声回答。

“不结婚也得结!”蓝广诚大吼一声,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水杯被震到地上,“哗啦”一声摔成了碎片!

胡童丽忙紧紧按了按蓝月凉的手,又回头劝蓝广诚:“别太生气,毕竟事情已经这样了,月凉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绝对不是校长说的什么攀龙附凤,叶晨和月凉相处的也不错,我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你别气坏了身体啊老头子。”

“哼!”蓝广诚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转身回房去了。

安抚了蓝广诚,胡童丽再问蓝月凉怎么回事,蓝月凉摇头不说,只说自己不是外面说的那样,自己也不想和司叶晨结婚。司叶晨拿整个蓝家威胁她,她又怎么能说出口?

胡童丽也无奈,只得问:“那这孩子你要吗?”

蓝月凉点头:“要,我舍不得……”

“那就要吧,等孩子生下来你还可以回去继续上学,大不了我们转学,只是……月凉,你不想和司叶晨结婚,也得先订个婚,不然孩子没有名分,就是私生子,你忍心让他一生下来就见不得光吗?”胡童丽宠爱的摸着蓝月凉的头,苦口婆心的劝导。

蓝月凉点头,她知道胡童丽都是为自己好,再拒绝就太伤母亲的心了,她衷心道:“谢谢你,妈,我不是你们亲生女儿,你们还对我这么好……”

“傻孩子,从我们领养你那一天开始,你就是我们蓝家的女儿。”胡童丽抱紧女儿,满眼疼爱。

回到自己房间休息,蓝月凉抱膝坐在床上,身边终于安静了,可蓝月凉脑子里,却还纷纷乱乱充斥着各种声音。

学校里同学们议论的声音。

路过的人骂她的声音。

还有蓝广诚大怒,把水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她心烦意乱,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翻了半个小时,最后定格在一个名字上。司叶晨。

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号码存进去的?

蓝月凉犹豫了一会儿,拨通了这个号码,但马上又后悔了,按了挂断键。

再给孙菲菲打电话,也没有人接。

半小时后,有喇叭声从外面传来,她往外看,却神奇的看到了司叶晨的车。

这一瞬间,蓝月凉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只知道自己第一时间穿上鞋子跑出了家门!

他坐在驾驶位上,车窗半开着,精明璀璨的眼眸睨着她,透出淡淡的笑意:“上车。”

蓝月凉也微微一笑,坐上副驾驶的座位。

吻毕分开,蓝月凉还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不是在开会吗?”

司叶晨晃晃手机,温柔的笑道:“我看到了某人的未接来电,就知道有人现在非常需要我,于是我就过来了。”

如果说他以前做的那些都不算什么,司叶晨今天这句话,便准确无误的打在了她的心坎上。

蓝月凉感动了,垂着眼眸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司叶晨优雅的弯唇,从背后拿出一只精巧的盒子,当着她的面,朝向她,缓缓的打开。

一枚闪亮的钻戒,静静的躺在那里。

蓝月凉惊奇的睁大了眸,愕然看着他的微笑。

他闪亮的眼睛里柔情万千,低语解释:“买的匆忙,也不知道款式你喜不喜欢,尺寸应该对,你的手指我目测应该正好,戴上试试?”

她依旧惊奇,讷讷问:“你刚才过来的时候买的?”

司叶晨点头:“一直想着要送你枚戒指,今天一天没时间陪你,过来的时候匆忙买的,以后我会经常给你买,只要你喜欢。”

说着他把戒指拿起,轻轻套在蓝月凉的中指上,满意的点头:“很适合你,衬的你手指很漂亮。”

面对他的柔情,蓝月凉无可是从,抽回手指,怔怔的对着戒指发呆。

真的是很漂亮的款式,钻石的样子像只小猫,俏皮里带着大气,纤细可爱,闪闪发光。

“你就像这个戒指上的小猫,总是发呆。”司叶晨摸摸她的脸,浅笑,“怎么总是发呆呢,和我在一起很无聊吗?”

“不,不是。”蓝月凉忙摇头,“我只是还没有习惯和你在一起。”

“以后就习惯了。”司叶晨在她脸蛋上亲亲,在她耳边呢喃,“嫁给我吧。”

“啊?”蓝月凉一惊。

“你不能拒绝我。”司叶晨轻柔的说,语气里却有着不容拒绝的坚定,“哪怕是为了孩子,而且,月凉,你就像天上的月亮,是我生命里从此不可缺少一道风景线。”

蓝月凉几乎沉醉了,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柔情蜜意,迷人万千。

她是善良单纯的,司叶晨主动来求婚,对自己又这样好,如果一切从头开始,再加上有个小生命的存在,也许将来的生活会变得更多彩,不一样!

蓝月凉愿意尝试这种新生活,她垂着眼眸,弯起唇角,害羞的答应了他!

此后的过程一帆风顺,司叶晨光明正大的向蓝广诚夫妇表示要娶蓝月凉,孙菲菲得知好友的婚讯,也真诚的为她高兴,特地周末约了她一起逛街。

在街上,孙菲菲兴高采烈的数着手指:“十个月减去一个月,还剩九个月,九个月我就当姨妈了!月亮,我要做孩子的干妈哦!”

蓝月凉抿着唇,不好意思的拍打一下好友:“讨厌啦,别说了,我现在连学籍都被开除了,你还那么高兴。”

孙菲菲哼了一声,翻个白眼:“那又怎么样,等你生了孩子,再回来继续读书嘛!我陪你啊!咱俩是好朋友铁姐们,不管你发生什么,我都陪在你身边!”

“菲菲!”蓝月凉握着她的手,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孙菲菲反握紧她的手,鼻子也一酸,感慨道:“真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踏入婚礼的殿堂,我……真为你高兴。婚期是什么时候?”

“我们先领证,一个月以后办婚礼。”

“真好!到时候我要做伴娘!”孙菲菲大叫。

蓝月凉抿着嘴笑:“一定!”

第二天孙菲菲去上学,司叶晨就去接蓝月凉去民政局领证。

当结婚证上盖了红戳时,蓝月凉百感交集,从现在起,自己就是已婚妇女了啊!

“恭喜了!”民政局工作人员笑意盈盈的把本本递过来,“你们以后就是夫妻了,要好好相处,恩恩爱爱啊!”

司叶晨别有深意的看蓝月凉一眼,含笑道:“那是当然,她是我的老婆,我会用最特别的方式对待她。”

领完证,两人成了正式夫妻,婚礼在一个月后举行,仪式和宾客都有家中长辈来安排,倒不用他们费心。收好结婚证,蓝月凉坐上车,跟司叶晨去他家。

以前从来去过他家里,蓝月凉很不安,领证了才去,实在显得太没有礼貌了。但司叶晨坚持说没关系,他父亲早亡,家里只有母亲,领完证再过去也一样,以后住在一起,感情可言慢慢培养。

“我妈很随和,你可以放心。”似乎看出她的不安,司叶晨笑着安抚她。

蓝月凉惶恐的点点头。

“不过她一直被人伺候惯了,偶尔有点小脾气,你顺着她就好。”司叶晨再补充了一句。

蓝月凉点头:“婆婆是长辈,我一定会顺着她的。”

有个乖巧的老婆,似乎也不错。司叶晨性感的唇角一勾,回头专心的开车。

司叶晨的母亲叫李锦绣,司叶晨十岁时父亲就死了,是李锦绣一个人撑着这个家并把他带大。虽然盛泰集团是司叶晨一手壮大起来的,但在他接受之前,李锦绣区区一个弱女子,也能把盛泰的状况稳住并打好根基,在这个沉浮起落的商场,足见其手段之高明。

现在司叶晨接手盛泰集团,李锦绣光荣退居幕后,每天打打麻将,溜溜狗,开始把重点目标放在了催儿子结婚身上。

粗略介绍了李锦绣的情况,司叶晨淡淡笑着道:“妈现在天天闲着没事,正好你可以陪陪她,等相处的好了我再给你找个老师,先在家里学习。”

蓝月凉诧异的抬起眼眸,被学校开除是她最大的遗憾,他竟然知道她的想法!

现在他们下了车,漫步在司家花园里。

司家的家产堪称当市一最,面积大,装修豪华,户外花园甚至比市中心的广场还要漂亮。从大门进来,他们要穿过广阔的花园,才能到司家别墅里。保安要驾便宜车送他们过去,被司叶晨拒绝了。

看出了她眼底的惊疑,司叶晨轻柔的揽过她的腰,他力气不敢太大,怕勒着她:“我工作比较忙,不能常陪你,给你找点你喜欢做的事,也算给你解解闷。不过提前说好,学习起来不能不顾身体,累了可以来花园散散步,我对我们家的花园,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最后一句调侃,他笑意染上了眸,凑近了看着她的侧脸,柔和的曲线,娇嫩的肌肤,如墨一般漆黑的眼瞳,格外的吸引人。

蓝月凉心渐渐慌起来,忙开口转移话题:“我们……我们快过去吧,别让阿姨等急了。”

“要叫妈。”司叶晨纠正她。

“嗯。”她更怯怯的垂下了眸。

推开别墅的门,电视机里放着无聊的肥皂剧,客厅沙发上一个中年女人静静坐着喝茶,正是司叶晨的母亲李锦绣。

蓝月凉小心的仔细观察,李锦绣看起来保养的很好,相貌也算得上是美人了,也是,不然怎么会有司叶晨这么俊朗的儿子?她喝茶的样子很悠闲,只是眼眸里偶尔划过几道精光,能让人依稀间看到她当年的魄力和手段。

听到声音,李锦绣回头,顿时就笑开了花:“阿晨哪!”

“妈。”司叶晨把手里的东西交给迎上来的佣人陈嫂,拉着蓝月凉进来,揽住她的腰,才不紧不慢的介绍,“这是我老婆,蓝月凉。”

动漫关键词:叔叔要加速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