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学长的大香肠好吃吗,小洞饿了想吃大香肠表情包

2022-03-26 13:41: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月亮,快点!”孙菲菲招着手,又蹦又跳,急切的呼唤身后的人。蓝月凉瘪瘪嘴,几乎就想转身跑走,可碍于好友的面子,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周遭全是疯狂的人,他们全都是一个德行

“月亮,快点!”孙菲菲招着手,又蹦又跳,急切的呼唤身后的人。

蓝月凉瘪瘪嘴,几乎就想转身跑走,可碍于好友的面子,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周遭全是疯狂的人,他们全都是一个德行,野兽一般扭曲着嘴里狂叫着,更有几个不安分的男人,眼角不住的瞟向她胸前的风光。

带亮片的吊带裙,热裤搭配黑丝,一双五厘米的黑色高跟鞋,马尾高高扎起,她画了一点淡妆,整个人看起来妖娆又不失清纯。

来酒吧之前,孙菲菲特意让她换的这些衣服,并洋洋得意:“我家的月亮穿这个,比那些大明星要漂亮多了!”

可现在,蓝月凉后悔了。

这地方太乱,她心里害怕,虽然想开开眼界,但犯不着以身涉险。另外如果被爸知道了,回去不被他打断腿才怪!

孙菲菲那丫还在前面不停的挥手,直喊着让她过去呢!

“我……”蓝月凉张了张嘴,最后冲她摆摆手,转身就要离开。

然而身子一转,撞到一个胸膛,她双臂被架起来,竟然被硬抬了起来!

“啊!喂!”孙菲菲眼尖,一下子看到了那个男人,心一下子慌了,“你是谁?快放开月凉!”

“你放开我。”蓝月凉尖叫。

这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戴一副墨镜,面无表情,不由分说他扛起蓝月凉就走!

“快、快放开我啊!”

蓝月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她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扛走了,她害怕死了,只不停的尖叫,“放手!菲菲!快来救我……”

被她吵的不耐烦,黑衣男反手在她脖颈上一砍,蓝月凉陷入了昏迷……

……

全身好痛。

而且凉飕飕的。

耳边尽是些笑声,仿佛有很多双手抚上了她的皮肤。

伴着后颈的剧痛,蓝月凉醒过来。

刚一恢复意识,她就惊呆了。

自己正赤身躺在一张床上,周围有三四个人!

“啊!”她失声尖叫出来!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先做什么,是先遮挡还是推开这些人!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这样?尖叫声落,她竟已满脸的泪水!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哽着嗓子蓝月凉又开始尖叫,她吓的闭上眼睛,一想到这些男人,她胃里就忍不住开始抽搐!

竟有个男人把手伸向了她!

“啊!”她吓的狂叫,一手护住自己,另一手下意识的挥过去,扇了那男人一巴掌,指甲在他脸上划出一道长长血痕。

“操,贱人!”

“啪!”一巴掌打在蓝月凉脸上,顿时麻了半张脸。

她眼泪簌簌淌下来,头一次发现绝望是什么感觉,疼痛算什么,马上就要来的屈辱,更让她无法再面对以后的生活!

她害怕死了,害怕的想现在就一死了之!

就在她想死的瞬间,一个莞尔好听的声音冒了出来,淡然却充满威慑力:“住手。”

那几个男人,都停了手,回头看去。

蓝月凉也睁开眼,泪眼朦胧中,她呼吸一窒。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英俊的男人,凌厉中带着优雅,高贵中带着决绝,他双腿交叠,高大的黑色身影和角落的阴影融为一体,光线扫在他侧脸上,完美无瑕。他一直安安静静的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直到出声,蓝月凉才发现他的存在。

“你们出去吧。”他淡淡哑着嗓音开口。

几个男人互相对视一眼,不解恨的狠狠扫蓝月凉窈窕洁白的身子一眼,才慢慢退了出去。

直到这时,蓝月凉才缓过气来,压抑着声音痛哭出声。

她拿床单遮住部分身体,眼泪根本止不住,劫后余生的庆幸尤感为清晰,可片刻以后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也是一直在旁观观察她被亵渎被侮辱的!

男人站起来,朝床边走近,一手解开了领带扔到一边。

他的模样越加清晰起来,深邃的眼眸,如墨一般黑,他现在的眼神,仿佛盯着猎物,即使动作优雅高贵,唇边勾起一道冷笑,危险的气息越发蔓延出来:“苏青凉,你记住,我是司叶晨。”

苏青凉?他在叫她吗?

说完他俯下身一把撕碎了她用来裹身的床单!

“我不叫苏青凉!”她哑声叫出来。

男人的手捂上她的嘴,另一只手轻车熟路抚上她柔嫩的肌肤!

“唔……唔!”

被捂着嘴她说不出话,她猛烈的挣扎,全身的力气在司叶晨面前就像个笑话!

“……”

剧痛弥漫开,她眼前一片黑暗,好久才恢复视觉,眼泪划下脸颊,她恶心的想吐!

司叶晨冷笑道:“你身子果然比较干净,想留着傍哪个导演吗?没关系,回头去医院就好了。”

等她再度清醒过来,全身疼痛提醒着自己,而那个罪魁祸首,坐在床边拿着一样东西。

房间的灯大开,强烈的光线刺的她鼻子一酸。

她坐起来,看到司叶晨手里,是她的身份证。

刚一开口,她又哽咽了:“司叶晨?你……现在满意了?”

司叶晨头也没回,问:“你叫蓝月凉?”

她骤然爆发,狠厉尖叫:“强完别人再问对方的名字是你的习惯吗?你这个罪犯!”

司叶晨没回答,只是再次安静的问道:“你叫蓝月凉?”

不等她再开口,司叶晨丢过来一件衣服,仿佛松了口气,站起身背对着她,连看都不再看一眼,淡淡道:“抱歉,我认错人了。”

口气淡淡的,好像他只是在街上认错个人道歉而已。

蓝月凉蓦地睁大眼,羞辱感瞬间涌上心头,大口大口的吸气她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是特别的吓人,尽管还是颤抖的厉害。

她冷冷的嘲笑他:“你说一句抱歉就可以了?你叫司叶晨是吧,等着法院的传书吧,罪犯!”

她用了全身力气来说,如果不是从小受到的教育,她现在早就用更恶毒的语言来诅咒这个毁了自己的混蛋了!

听到她说“罪犯”,司叶晨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他站起身,优雅的转回来,像看一个货物一般打量着蓝月凉,沉声缓缓道:“说吧,你要多少钱?”

蓝月凉蓦地瞪大眼,她已经丢掉了清白,可这个男人的下一句话,竟然又是一句侮辱,劈头盖脸朝她泼了过来!

眼眶唰一下又湿润了,她咬牙切齿:“你混蛋!”

司叶晨抿唇笑了笑,顺手到桌上写了一张支票,又把眼神瞥向蓝月凉:“看你是第一次,五百万够不够?不够再来找我,你知道我是谁。”

蓝月凉没有理他,怔怔的低头看着床单,嘴唇咬的渗出了血。

呵,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一听到有钱,不也默认了么?

司叶晨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身后蓝月凉又突然开口,哑着嗓子道:“我记住你了,我一定会去告你的!”

司叶晨顿了顿,有些怒这个女人不知好歹,冷冷道:“如果不介意录像带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就随便告。”

刚开始那几个人对她拍的录像带!

蓝月凉脸色倏地苍白了!

司叶晨径自离开了房间。

蓝月凉愣了好久,才慢慢的缓过神来,去浴室里冲洗了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起来,她的眼睛雾蒙蒙的,随时都有水滴落下来,可她又坚持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

离开前,她在房间角落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拿起桌上那张支票,盯着司叶晨的名字看了一会,猛的把支票撕成了碎片!

手机早被关机了,蓝月凉调整了心情,按了开机键。

里面竟有三十多个未接,全是孙菲菲打来的。

回拨过去,只一下就通了,孙菲菲焦急的声音通过手机嚎过来:“月亮你到底在哪?你现在在哪?昨晚那个男人是谁?我找你一晚上啊也没找到又不敢去报警,你爸爸知道了一定会出大事的你现在还好吗!”

“我……”刚开口,蓝月凉就哽咽了。

孙菲菲一下子急了,在那头大叫:“到底怎么了月亮?你倒是说啊,想憋死我是不是!”

蓝月凉吸了吸鼻子,平复了一下心情,才小声说:“我没事……”

“别说你没事了现在你在哪?”孙菲菲问。

“酒吧门口。”她情绪低沉,声音小的几乎听不到。

“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就到!”孙菲菲说完就挂了电话。孙菲菲急了,胳膊肘捅她一下:“月亮!”

蓝月凉才猛地醒神,慌乱的摇头:“我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了!”

“你……”孙菲菲倏地瞪大眼,猛的一刹车,手扒上了蓝月凉的衣领,惊的声音都变了调,“你脖子上这是……吻痕?”

她发现了!

蓝月凉愣住了,无言以对。

孙菲菲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蓝月凉昨晚是被人掳走的!而且看她现在的反应,昨晚一定是个很痛苦的回忆,也就是说……

“月亮,你……”孙菲菲惊的说不出来,眼眶忽然一热,也湿了。

蓝月凉反而朝她展开一个虚弱的笑容。

“我们去报警!”孙菲菲抹一把眼,恨恨道,猛踩油门,打方向盘。

她忙说:“别去!”

“为什么?”孙菲菲大叫。

这种话哪怕说出来都是一种巨大的痛苦,可她不愿意瞒着好朋友,忍着心头的疼痛,低低的说道:“昨晚……他们拍了视频,如果报警的话……菲菲……”

“王八蛋!畜生!”

孙菲菲眼睛都红了,“那个人是谁?”

蓝月凉只是摇头。

“你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啊!就算不能报警,我也要替你出这口气!”

她抬眸,哀求的看着孙菲菲,好半天才说:“菲菲,求你了,别问了……送我回家吧,这件事,以后别再提了好么。”

孙菲菲气的捶方向盘,可蓝月凉是什么性格她也知道,她不愿意说,自己怎么问也问不出来,最后咬牙切齿的开车送她回家。

到了家蓝月凉没让孙菲菲送进来,独自进门,客厅里父亲蓝广诚在看报纸,听见她的脚步声,带着鼻音闲闲的开口:“月凉,昨晚怎么没回来?”

她尴尬的扯扯衣领,眼神闪烁的低头,声音闷闷的:“我……昨晚住在菲菲家了。”

“唔。”蓝广诚放下报纸,和蔼的看着女儿:“那就好,爸爸就怕你晚上乱跑,在菲菲家就行。”

“那爸,我回屋去了。”

“等等,月凉,”蓝广诚眼睛眯起来,“最近,有没有谈男朋友啊?”

她忙摇头:“没有!”

“有也没关系,你都已经上大学了,爸爸不反对你谈恋爱,虽然你不是我们的亲生女儿,但爸爸妈妈一直是把你当亲生女儿看的,有什么情况,别瞒着我们哟!”

听蓝广诚这么说,她鼻子更发酸,苦涩的笑着点头,逃似的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倒在床上,眼泪才肆无忌惮的往下留,她本来也期待着一段美好的恋情:遇到好的男孩子,带回家给爸爸妈妈看,可现在,什么都毁了。

还有爸妈,虽然不是亲生父母,但自从五岁被他们领养以后,他们对自己胜过亲生女儿,她又怎么能把这种事说出来让父母伤心?

她五岁的时候被领养,而之前是怎么过的,却因为太年幼,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房间里静静的,那种寂寞几乎要把她撕碎。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眼泪都流干了,蓝月凉才坐起来打开电脑,搜索司叶晨这个名字。

司叶晨,二十九岁,盛泰集团的太子爷,虽然说是太子,但实际上整个盛泰集团已经唯他是从,传说此人手段狠毒无情无义,但因为外貌英俊背景雄厚,又一直没有绯闻,是所有名门淑女的梦中情人。

盛泰集团吗……

蓝月凉咬住了唇,默默的想,蓝广诚的产业也不算小,但和盛泰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样的身家背景,果然是她惹不起的……

网页上,关于司叶晨最近的一条新闻,是“司叶晨现身夜店,疑似幽会小情人”,新闻里分析了可能与司叶晨有染的当红女星名单,并附上一张酒吧的门口司叶晨侧影的照片。

“哼,”她冷笑了一声,合上电脑:“人渣。”

第二天是周一,孙菲菲开车去学校,顺便载上蓝月凉。孙菲菲的家世背景也不错,她们两个都不住校,平时开车来回。还好她们的大学距离不远,而且现在已经大二,再上一年就可以去实习了。

经过一夜的调整,蓝月凉已经恢复如常,至少从外表看是这样的。

孙菲菲开着车,貌似不经意的开口:“我觉得,如果不是有权有势的人,是不敢乱来的……”

蓝月凉扭头看着她。

被她看的浑身不舒服,孙菲菲拧了拧肩,试探般的说:“我今天看了新闻,那天的酒吧里,有盛泰集团的公子司叶晨,听说这个人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月亮,会不会是他……”

“菲菲。”蓝月凉一字一顿说,“你再问,我就从车上跳下去。”

“好好我不说了。”孙菲菲忙闭上嘴。

自此孙菲菲再也没提这件事,直到两个月后。

刘教授的课上,蓝月凉认真记着笔记,偶尔侧目看到孙菲菲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唇边掠过一丝戏谑的笑容。这丫头,下课又要抢她的笔记看了。

忽然一股排山倒海的反胃感从下而上涌出来,整个胃仿佛抽搐成了一团!

蓝月凉下意识的捂住嘴,就往教室外冲,哗啦啦的桌椅声刚落,就是她呕吐的声音!

教室里一片哗然,孙菲菲迷迷糊糊醒过来,抬头扫了一眼,一看呕吐的是蓝月凉,立刻就往外跑。教授在后面喊:“去医务室看一下!”

“月亮!”孙菲菲一边给蓝月凉拍背,一边心疼的问,“怎么了?吃坏肚子了?”

蓝月凉几乎要把酸水吐出来,痛苦的摇头。

“走走走,我们去医务室!”

孙菲菲扶着蓝月凉,嘴里直嘟囔,“我记得你也没有乱吃东西啊,这段时间一直跟我在一起,不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在家,你家的饮食也很干净啊!更何况你身体挺好的,也很正常,就连大姨妈……”

她猛的闭嘴停下,惊恐的看着蓝月凉。

蓝月凉被她看的莫名其妙:“菲菲,怎么了?”

孙菲菲颤抖着声音,问:“你大姨妈已经两个月没来了吧……”

蓝月凉点头,蓦地想到了那个可能,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如纸。

回家时,蓝月凉偷偷买了一个验孕棒,在厕所里验了验,上面显示两道杠。这说明,她真的怀孕了。

怎么会?只一次,她竟然就……

接着她请了三天病假,在家休息,连孙菲菲打电话来也没有接。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好朋友说,这个消息堪称重磅炸弹,如果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蓝月凉抚摸着小腹,这里已经有一个新生命了,虽然感觉不到它的跳动,可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对不起……”她低头,轻轻呓语,“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第四天,她就去了医院。

在妇科挂了号,排队等着医生叫,她颓然坐在走廊椅子上,身边全是同龄的女孩。

不知道她们决定放弃肚子里的生命时,是什么心情?

蓝月凉有些茫然,清丽的脸蛋上透着一股哀伤,这个时候她感觉自己就是一只独木舟,孤苦的飘零着,哪怕有孙菲菲在自己的身边……

“月亮!”她正想着孙菲菲,孙菲菲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蓝月凉浑身一抖,顺着声音看过去,孙菲菲正扑过来,满脸怒容,恨恨的抓住她:“我去找你正好看到你出门,一路跟踪你!好啊你蓝月凉,现在越来越牛气了是不是!你以为你是小太妹,定期来医院做人流?谁给你的这个权利?来医院竟然连我都不叫,你把我当什么?啊?”

她怒气冲冲的大吼,却见蓝月凉眼眶里蕴满雾气,渐渐的流下泪来。

孙菲菲一下子又慌了,忙哄她:“别哭了别哭了,我不骂你就是了!”

“菲菲。”蓝月凉抱住她,把头埋在她怀里,默默的呼吸了几分钟,再抬起头来,扯出一个浅浅的笑,“我没事了,等下做完手术,就什么事都没了。”

看她这个样子,孙菲菲更心疼,抱着好友,突然灵光一闪,拉着她就走:“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

“月亮,你告诉我,你真的想把这个孩子做掉吗?”孙菲菲认真的看着她。

蓝月凉沉默了,片刻以后低声问:“你要带我去哪?”

孙菲菲风风火火开着车载蓝月凉在马路上横冲直撞,半个小时以后停在路边,吩咐了她一声“坐着别跑”就冲下了车。

蓝月凉坐在车上等着,想到现在的情况,真想抽自己一耳光,如果那晚她不去酒吧,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她满嘴苦涩,真想抱着孙菲菲大哭一场。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孙菲菲还没有回来。

蓝月凉有些担心好友,准备下车找一找,视线刚刚扫到窗外的大厦,她的目光就被大厦上的四个字晃到了:盛泰大厦。

这里是……盛泰集团的地方?

她瞬间明白了孙菲菲来这里的目的!蓝月凉脸色白的几近透明,飞快的打开车门跳下车,她不想见到那个罪犯!

然而就在这时,盛泰大厦的门口一阵喧哗,孙菲菲已经出现了,而她身后,多了一个挺拔高大,英俊不凡的身影!

蓝月凉睁大了眸,内心的恐惧感更加强烈起来,从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开始,她呼吸都开始急促!

她想拔腿就跑,可司叶晨的气势,生生让她迈不开腿!

司叶晨已经到了她的面前,深邃的眸眯起盯着她,他的眼睛十分好看,眼尾处稍微上挑,平时看风流帅气,现在则多了几分奸佞!

最后他薄唇一勾,冷冷的吐出几个字:“听说,你怀孕了?”

蓝月凉硬生生的回答:“和你没关系。”

司叶晨又冷笑一声,嘲讽的说:“你来我这里,让你好朋友去我公司闹,现在好意思说和我没关系?嗯?”

“我……”蓝月凉无言以对。孙菲菲从后面跑来,喘着气解释:“不是月亮让我来的!是我带她来的!司叶晨,你别太过分!月亮根本不打算要这个孩子,是我硬她出医院的!这孩子是你的,你就给我负责!凭什么好处让你占了吃亏的永远是别人!”

司叶晨闲闲的回头瞥她一眼,眸中的冷意让她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他转回来,走近几步,挑起蓝月凉的下巴,气息距离她的脸只有几厘米:“你倒是演的很不错,哄得你的朋友帮你打抱不平,我都怀疑当初我没有认错人了。蓝月凉?你如果进了医院,就干干脆脆的把孩子做掉!我的女人很多,跑来我这里叫嚣着让我负责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他的口气嚣张,连眼神都是鄙夷之色,在他眼里,这两个女孩就是会演戏的高手,想继续讹他的钱财,或者一举坐上司太太的位置从此一劳永逸。司叶晨冷笑,这样的女孩他见多了。

“这个混蛋……”孙菲菲小声嘟囔,担忧的看蓝月凉一眼,对自己的行为后悔至极,自己这么冲动,结果害得月亮又要受一次侮辱!

蓝月凉静静的推开司叶晨的手,平静的抬头对着他的视线,一字一顿的说:“如你所愿,在我心里,你也不配做一个父亲!”

说完她转身就走。

胳膊却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拉住,司叶晨刻薄的话在她身后响起:“同样你也不配做一个母亲,拿了我的钱,你觉得你有资格指责我?”

她一时气结,樱唇张了张,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月亮才没有拿你的钱!”是孙菲菲大叫了一声,气哼哼的说道,“月亮身家背景那么好,堂堂的蓝家大小姐,会稀罕你的钱?”

蓝家大小姐?司叶晨一愣。

“菲菲,我们走!”蓝月凉已经不耐烦和这个男人多相处一分钟,甩开他的手就回到了车里。孙菲菲也哼了一声,回到车上,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司叶晨冷眼看着她们离开,薄唇却勾起了一抹笑。

“月亮,我们去哪里?”孙菲菲问。

她抚着小腹,闭起眼睛,好不容易狠下心去医院却被拉了出来,等待手术的时候,就是那种冰凉的刀锋从心头刮过的感觉,她不敢再去面对了。

“我们先回家吧……”声音很低沉。

“那你的肚子……”孙菲菲欲言又止。

她嘴角弯弯,心里却苦的想哭:“再等两天吧,我……再想想。”

“嗯!”孙菲菲也笑起来,冲蓝月凉扮个鬼脸,“我也舍不得,一个小生命呢!月亮你可想好啊,我希望你能留下他,大不了,我帮你养!”

蓝月凉的笑容里,终于透出了一丝真正的笑意,有朋友在身边,感觉真好。

到家门口,孙菲菲怕自己藏不住话,就没有进门,嘱咐蓝月凉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进了大门,院子里停了一辆宾利,家里来了贵客么?蓝月凉抿了抿唇,推房门进屋。

一推开门,沙发上一个面熟的背影落入眼帘,爸爸妈妈在对面,脸上带着喜悦和欣慰,听见开门声,抬头一看是蓝月凉。

“小凉!”蓝广诚抬手叫她,“过来!你这孩子……还跟爸爸瞒着?”

什么情况?

蓝月凉莫名其妙,听父母的话走过去,等到客人的正面,她全身都冰凉了!

竟然是司叶晨!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他来做什么?他把那天的事告诉爸妈了吗?

蓝月凉大脑一片空白,等有意识了话已经冲口而出:“司叶晨,你来我家干什么?”

“小凉!”蓝广诚宠爱的嗔责她一声,“怎么能这样说话?叶晨来家里也是好意,如果不是他,我们还不知道你打算瞒我们多久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月凉睁大了水眸,想急切的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司叶晨微笑着起身,轻车熟路的揽过她的腰,语气非常温柔,说道:“她是怕伯父伯母不同意,所以一直瞒着,可是我总希望我们的感情能被认可,于是壮着胆子来拜访了,希望伯父伯母别怪小凉。”

“我们会怎么会怪你呢!”蓝月凉的母亲胡童丽笑眯眯的接话,“她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是她的福气呀,又懂礼貌又能干,人也长的帅,我和广诚,不知道有多满意呢!”

司叶晨一脸惊喜:“这么说,伯母是同意了?”

蓝广诚笑道:“不止她同意,我也同意了!”

司叶晨揽紧了蓝月凉的腰,墨瞳中一道异彩闪过:“谢谢伯父伯母!”

“爸!妈!根本……”蓝月凉急切的开口,她相信这一切都是司叶晨的阴谋!不知道他在耍什么诡计,但绝对有他的独特的目的!

但不等她话说完,司叶晨侧身,扳过她的脸,低头,深深的吻上了她的唇!

“……唔!”她的声音被迫中断。

她的味道……倒真是甜美!司叶晨突然有些怀念那个夜晚了,他开始缠绵的加深这个吻。

蓝月凉使劲挣扎,奈何女人的力气在男人面前实在太过弱小,他根本不动分毫。

她想求救,可嘴稍微张开一点,蓝月凉的挣扎在蓝广诚夫妇看来,更像是女孩的羞涩,于是蓝广诚爽朗一笑,道:“老婆,我们去楼上吧,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火热。”

蓝广诚夫妇去楼上了,司叶晨才肯放开蓝月凉。

一得自由,蓝月凉大口的呼吸,恨恨的瞪着他,怒道:“司叶晨!你来我家有什么目的!”

她使劲挣扎了半天,现在额头渗出一层薄汗,眼睛里也蒙着一层水雾,看的司叶晨心神一荡,旋即恢复清醒,冷笑着低声道:“来你家……向你父母坦白我们的关系。”

“你敢!”她又惊又怒,第一次发火,“现在,立刻,滚出我家!”

司叶晨倒不生气,悠闲的微笑,蓝月凉还在他怀里,挣脱不得,只能恨恨的咬牙。

他说:“就算是你家,也是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蓝月凉,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告诉你父母你被我强了,孩子你流掉,但你们拿我没办法,而且我会逼蓝氏破产;第二,承认我是你的男朋友,然后退学和我结婚,孩子我会负责。”

“你!”蓝月凉气的说不出话,这两个选择,她都不要!

“你必须选一个。”司叶晨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动作轻柔语言却犀利的可怕,“如果不选我就当你默认第二个选择。如果你不配合我,你知道盛泰集团的实力的,蓝月凉,不要逼我再吞并一个对手。”

说完他温文尔雅一笑,松开她,转身离开。

蓝月凉身上一片冰凉,怔怔的站在原地。

结果从这天开始,司叶晨开始频繁的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早上去学校,孙菲菲这个司机失业了,司叶晨总会出现然后强迫蓝月凉坐他的车去学校,在孙菲菲看来,是司叶晨良心发现要对蓝月凉负责了,她打心眼里为好友高兴,却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对司叶晨,蓝月凉连笑容都没有,可司叶晨的威胁犹在耳边,她没有和父母说,只能暂时默默的忍耐着。

今天早上。司叶晨照例出现,在车上看她面无表情,他凑近了些,低声问道:“你不开心?”

蓝月凉把脸转向窗外,没有理他。

一只干净结实的手钳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扭过来,司叶晨似笑非笑:“和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痛苦吗?”

蓝月凉冷眼瞧他,不甘心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娶你。”他的回答简单直接。

她才不会相信!

“如果你想留下这个孩子的话,我愿意。”她低声表示妥协,“反正我也不舍得做掉……我能自己养活这个孩子,你以后可以来看他,但我不需要你负责,也不想和你结婚。”

司叶晨淡淡一笑,语气笃定,道:“不,你必须和我结婚。”

“为什么?”她不甘。

“因为我要你。”司叶晨语气里满是暧昧。

蓝月凉咬住嘴唇,恨恨的瞪他。司叶晨勾一勾唇,俯过来在她唇上轻轻一啄。

她仍是抗拒,但粉嫩的脸蛋上可疑的飞起两朵红云。

司叶晨停住动作,低声道:“好了,到学校了,下午我来接你,一起去吃晚饭。”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别想躲着我,除非你能躲一辈子。”

他的语气很轻柔,甚至这些天眼神都很温和,被这样一个俊朗强大的男人温柔的对待着,普通女孩子都无法抗拒。但蓝月凉有以前的经历,她知道这个男人狠毒起来有多可怕,甚至还有把柄在他手里,她紧紧守护着自己的内心,根本不让他靠近。

但现在根本躲不了他,蓝月凉咬着嘴唇,心里默默的发愁。

而且自己现在孕吐,吃一点东西就想反胃,在学校更得小心翼翼,再过两个多月身子都凸显出来了,她还要想办法找个解释。

她一边走一边沉思,孙菲菲从另一边走来,看见蓝月凉,眼睛一亮!

“月亮!”

她欢快的跑来,顺手把热乎乎的包子递过去,“吃早餐了吗?”

诱人的香味传来,蓝月凉抬眸看见包子,顿时胃里一阵翻腾,忙捂住嘴连连摇手!

孙菲菲立刻把包子塞到包里,心疼的给她拍拍背,撅嘴抱怨道:“你现在连包子都不能吃啊?这体质太敏感了,要不改天我再陪你去医院看看。”

作呕感下去,她冲好友笑笑,道:“不用了……”

“也是。”孙菲菲取笑她,“现在都不用我陪了,去医院的话,某人陪你就行了,噢?”

蓝月凉苦笑,说道:“菲菲,别开玩笑了,我和他不会有什么关系

十分钟以后,她开车出现在酒吧门口,把魂不守舍的蓝月凉拉上车,先是检查一下,见她没受伤,身上东西也没丢,才松了一口气,一边开车一边问:

“到底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出什么事了?你知不知道我快被吓死了!再找不到你我就真的报警了!”

蓝月凉眼神空洞的吓人,怔怔的看着窗外,仿佛听不到她的声音

动漫关键词:学长的大香肠好吃吗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