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被带到调教室刑床惩罚;大炕上和亲亲公个取所需

2022-03-26 13:28:4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听小影说,七夜晴天里的牛郎都是那么帅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来的。身上的痛楚、床上的红印,让她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真的很想死,她怎么可以对不起林泽风?但是后悔归后悔

听小影说,七夜晴天里的牛郎都是那么帅的,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来的。身上的痛楚、床上的红印,让她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她真的很想死,她怎么可以对不起林泽风?

但是后悔归后悔,牛郎的过夜费她总得付,就像吃饭要付钱一样。只是搜完全身,就只有兼职刚发的一千块,唉,她怎么这么命苦的,咬了咬牙,把一千块全部放在床头柜上,也不知道这么帅的牛郎要多少钱?此地不宜久留,万一一会他醒了,他狮子开大口怎么办?她可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付了。

思前想后,她以火箭的速度消失在这豪华的房子里,她低着头,不敢看酒店的服务人员,她想也知道那些人肯定正用怪异的目光在鄙视她了。

冲出酒店后,她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全市出名的丽晶酒店,她开始庆幸自己走得快,要不然她铁定没有钱付这么贵的房钱了,更别说付那个那么帅牛郎的钱了。可是,她真的没钱了,她真的不是那种做完不想负责任的女人。

莫名奇妙的失身,让她十分的懊脑,她一直走,一直走,不想停下来,为什么?她一直希望清白身子可以留给将来自己的老公,所以她一直拒绝林泽风的这方面要求,可是,现在她却像个荡妇般跟牛郎发生关系。

艳阳当空的七月,她却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推。”的压抑感,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身上没有钱可以坐车回去,她就这样一直走,看到长堤公园,她忍不住走了进去,找了个没人坐的长凳坐了下来。早晨的微风轻轻拂面,让她忍不住靠在长凳,轻轻的闭上眼睛。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泽风,他会原谅她吗?甩开那烦人的问题,她就这样让微风轻轻的吹,好像这样子可以驱散一丝心中的烦忧。

这一觉,司允昊睡得特别甜,足足到了十二点他才睡了过来。看了看身边的位置已经人去楼空,他有点惊异起来了,这村姑也太那个了吧,竟然不收钱就走人?

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有女人不找他要钱就离开的,难道在洗水间?嗯,有可能,一会再来跟他狮子大开口,这种女人他见多了,不过鉴于村姑还是第一次,就算多要点钱,他都答应了。

正想起身验证村姑的去处,床台柜上那一小叠红色钞票却引起他的注意,什么意思?他费解。

于时,他扯着床单去洗水间寻找村姑的身影,只是里外翻了遍都没有发现村姑的身影。

“shit。”他忍不住低骂了一声。他终于可以理解床台柜上的那一小叠红色钞票是要来干嘛的了,他拿起来数了数,刚好一千块。

奇耻大辱,他司允昊的过夜费只值一千块?要是现在那村姑在他面前,他不担保他会不会掐死她。从来都是他给女人钱,现在那个白目的村姑竟然当他当他是七夜睛天的牛郎,他想吐血。

想起那个清汤挂面的村姑,他恨得牙咬咬,气得捏紧拳头,指关节紧得发出喀喀声响。女人,你最好保佑你不要再遇上我。

于安心离开长堤公园,准备回到学校,她很想很想把身上的衣服换掉,然后全身刷个三四遍,把那耻羞的味道全部刷掉。

只是,当她回到学校,她觉得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带有一丝的不屑,看着同学指指点点的目光,安心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回到宿舍楼下,只看到一大群人围着林泽风,男男女于安心啊于安心,你也太能装了,害我一直这么相信你。”林泽风现在可是后悔到肠子都青绿了。

“风,发生什么事了?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再谈。”安心看着这么多的同学,她有一种很不安的预感,她希望可以尽快离开,然后好好洗个澡。

林泽风甩开于安心的手,很不耻的说“于安心,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吗?像你这种货色,我林泽风挥挥手一大堆等着上来。”

“风,那你现在想怎么样?”看着林泽风那样狰狞的表情,于安心的心开始凉了起来。

“于安心,追你只是当初跟t大四公子打赌,赌t大第一好学生的你是不是清白之身?我这么相信你,结果你却这么放荡的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你都算对得我住了,害我亏了这么多钱。”说完,林泽风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一大叠钞票,然后派给其它同学,派完之后,还很屑往地上吐了一口水,忿忿不平的离开。

他们全部用幸灾乐祸的表情像在看戏般望着她,四周的嘲笑声透过耳膜,直刺心脏,她整颗心都凉了,像掉进了冰窖,彻底冰封。

主角都离开了,戏慢慢散场,留下愣在一地的于安心。她感觉好像世界里全是灰白的一片,让她完全一下子没法反应过来?什么叫做跟你交往只是为了验证你于安心是不是清白之身?

空气开始稀薄,她感到自己有点不能呼吸了。

顾小影三个听闻了事情,立即冲回宿舍楼,只看到楼梯口上安心呆了一样站在地上,整个人好像傻了一样,吓得她们三个立马扶着安心回宿舍。

她们开始后悔不应该带安心去七夜晴天了,看惯了安心那副淡定的表情,她现在这样吓死她们三个了。

“安心,你还好吗?”晓莱内疚的问。

“安心,对不起哦,早知道不带你去了。”美雪后悔的问。

“安心,你听得到我们在跟你说话吗?”小影担心的问。

在她们三个女人的叫喊声中,于安心终于回过神来,看着她们三个心急的表情,她知道刚才那一幕真的不是她在做梦。

“我没事,我去洗个燥。”挣开她们三个的手,安心直接走往冲凉房。

打开花洒,水顺着头流下,她闭上眼睛,就让水这样一直冲,她拿着毛巾用力的来回刷,几乎皮都给她刷掉了一层。

身上留着残留酒吧牛郎的味道,她只好奋力的擦……

顾小影见于安心进去半天都没有出来了,不由得跑到冲凉房拍门,她们三个现在都后悔死不应该带安心去的,真害怕于安心会出了什么事。

拍了好几个,门突然打开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想不开。”安心淡淡的说着。

看到于安心恢复了以往的表情,她们三个终于轻轻松了口气。

于安心洗完澡后,带走了她在大学里所有行李,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回到t大。

带着她那少得可怜的行李回到所谓的家中,小妈和爸爸正在打扮得光彩照人,“爸,小妈,我回来了。”

只是正在忙着打扮的于正和肖玉,全然没有听到安心的叫声,安心只好往自己的房间里去。正上到一半楼梯,突然听到小妈在叫“然然,好了没啊?可别迟到了,哟,于大小姐回来了吖,还说上了大学,见到长辈都不打招呼,读那么多书连基本礼貌都没有了。”

“小妈,爸。”安心再叫了一声,因为她知道,假若不顺着小妈的意,一会更难听的说话都能在她的口中说出来。于正更是看也没有看安心一眼,看着爸爸对她那样的冷淡的表情,幸好,她已经习惯了,在这个所谓的家,她就好像一个多余的人。

安心继续上楼梯,看到安然正扮得明艳照人,合身的粉色蕾丝镂空晚礼服,一条心形的颈链,大波浪的秀发上带着一个水晶皇冠,宛如一个高贵的公主。

“安然,你很漂亮。”安心由衷的赞美。

于安然很无奈地看了于安心一眼,“当然漂亮,今晚我要跟爸妈去参加高级酒会,不过像你这种人是不可能进得去的。”于安然临走前还不忘挖苦一翻安心,从小欺负安心也倒成为她的一件乐事,像于安心这种不祥的人,谁都有权欺负的。看着爸爸拉着安然的手开开心心离开,安心真的很羡慕,什么时候爸爸也会像拉着她那样拉她的手,真希望有一天爸爸看她的眼神不再冰冷。

听说妈妈是因为生安心的时候难产而死,安心生存下来,而她的妈妈因为失血过多最后还是离开了。所以从于安心降临的那一刻,她注定就是一个不受祝福的人,一个“克星。”

爸爸却从小没有抱过她,唯一对她好的,只有年迈的奶奶,只是奶奶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已经开始不太认得人了。所以安心希望可以早点找到工作,然后可以给奶奶最好的照顾。

她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样?看着小妈把安然捧在手心里的怕摔了,放在口里又怕溶了,看着爸爸对于安然提出的一切要求,几乎全能做到,只差天上的星星没有给她摘下来了,她的心里无际羡慕,什么时候她才会有被捧在手心的感觉?

在她无际羡慕的时候,林泽风像春风般的到来,吹融了她冰封的世界。

在某一个夏日的星期天,于安心在餐厅做完兼职下班,由于晚上有点漆黑,她不小心扭到了脚。正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林泽风出现了。

“你还好吗?需要帮忙吗?”眼前帅气的男生向她伸出了援手。

“不不用了。”于安心拒绝了他的帮忙,试着自己站起来。

“啊。”她惨叫了一声,没想到竟然扭得这么伤,连站起来都没有办法,她懊恼的只能坐下。

那个帅气的大男生没顾她的拒绝,硬是把她的鞋子脱掉,“看,都肿成这样了,还硬撑。”他是那么温柔的帮她揉着红肿的脚。

“来,试着站起来。”他帮她试着站起来,安心没有再抗拒,试着站起来。在他的帮助下,她还是勉强的站了起来,刚想走两步试试看,突然一个钻心的痛,让她差点倒了下去,要不然是有后面那个男孩扶着了她。

“来,安心,我背你回去。”男孩突然开声,坐好架势,准备背安心。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叫安心?”她记忆中从来就不认识这个人。

“我知道你叫于安心,我跟你同校,我关注你很久了,你是工商系的,对吗?我叫林泽风。”林泽风开始介绍自己。

“你好。”安心礼貌的伸出手,但是她并没有打算让他背回去。

“安心,来,上来,你脚肿成这样,再走路回去学校,你这个月肯定都不用走路了。”安心开始迟疑,一个月不能走路?那她这个月的生活费怎么办?

在于安心还在考虑之际,林泽风没有管她肯不肯,硬是一把把瘦少的于安心背了起来。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于安心开始反抗,她从来都没有跟男生这样亲密过。

“那你想这个月不能走吗?”林泽风开始把利害关系说出来,说完,安心开始停止了挣扎。对啊,她伤不起,她没有那个资格去伤,生活费都成问题,她那里还有钱去看脚。

“你啊,总是这么要强,安心,让我做你的朋友好吗?”林泽风开始提出做朋友的想法。在这个t大里,于安心显得有些异类,穿着更跟这个学校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要不然她成绩好,肯定没办法在t大里呆下去。

她的朋友不多,几乎可以说是没。但是,她想起了张韶含的一首歌:不去想她们拥有美丽的太阳,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

女,好不热闹,同学看到于安心的出现,立即让开了条路,就像电视里大明星出场那样。

“哟,我们的清纯灰公主可算风流回来了。”安心听到这句从林泽风的口中说出,她觉得好像热日当空突然打了个特响的雷。

“风你在说什么。”于安心终究是心虚,她不敢对着林泽风的目光

动漫关键词:被带到调教室刑床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