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老头扒开粉缝亲我下面;叔叔要加速了

2022-03-26 13:27:2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知道。”他拍拍她的背。“你知道?”她不记得她有对他说过。“废话!要不你早就逃婚去了,会乖乖嫁给我吗?”他又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嘴,早已忘了

“我知道。”他拍拍她的背。

“你知道?”她不记得她有对他说过。

“废话!要不你早就逃婚去了,会乖乖嫁给我吗?”他又低下头来吻住了她的嘴,早已忘了当初他们是多么的不相信婚姻……

等一下!故事还没结束。

热吻中,有人的脑袋还是很清楚的。

“老婆,我看你别再去报社上班了。”

“为什么?”当记者可是她的兴趣和志向。

“不用多久,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了。”凌少泽语带玄机地说。

三天后。

“臭小子,你结婚居然敢没通知你老子和你老娘!”凌少泽的父亲在电话那端狂喊。

归功于八卦杂志的报导,凌少泽父母亲很快就知道了他结婚的消息。

至于电话这端的人,还是散散地道:“要不然,你说该怎么办?”

“赶快生个孙子让我们抱!”

七天后。

“喂,小萌吗?你怎会跟凌少泽搞在一起呢?”温夏蔷薇由上海拨电话过来。

“我结婚了。”小萌说着。

“什么?”

“我结婚了!”

“砰、咚……砰!”电话那端传来了碰撞声,不知她人是否摔得不轻?

“天哪,总算搞定了这麻烦的一对!”可爱的小丘比特抹了把汗,肥嘟嘟的小脸让人忍不住想掐一把。

“你说现在的男女为什么会那么害怕结婚呢?”旁边另一只小天使疑惑的揪着小辫子。

他今天是受小丘比特的邀请专门来看爱情直播剧的。他个人也认为小丘的工作更有爱,毕竟爱情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可是今天一路下来,他才明白,原来小丘也怪可怜的。人哪真是奇怪,遇不到爱情的时候渴望爱情,遇到了爱情又恐惧爱情。可怜的小丘只能绞尽脑汁费力撮合。唉!

小天使正在总结一天的观爱心得,就听到小丘开始低叹:“天哪,我又要去处理一对了,今天我要处理的就是4对恐婚情人的事情,解决掉了1对,还有3对等着呢。”

苔岛。

偌大的会议室里,没有任何声响,气氛凝结。

每个总裁脸上的表情都是十分紧张且小心翼翼的,但他们心中对坐在主位上,主持这项会议的女总裁,却都有所意见与不满。

可,这位看起来一脸冷然的女总裁,背后却有一个强而有力的靠山,也就是他们的董事长:李子渊。

所以,就算他们对这位女总经理有任何的意见,也只能在背后偷偷的批评,因为谁也不想失去这份高薪、福利佳的工作。

自从三年前,董事长宣布这位从美国学成归国的季冰宜为公司的空降总经理之后,他们的好日子就此终结,每天都过著水深火热、拚命工作、加班的辛苦日子。

她不仅订立了许多的规则,要全体员工一起遵循,并言明若有不愿配合者,可以另谋高就。此外,她还大刀阔斧的将公司一些旧习陋规与人事做了一番大改变,让公司呈现一番新气象。

当然,她的努力和公司的业绩也是成正比的。

也因此,她不仅在商场上声名大噪,也让老董事长对她更加的信任和重用,公司所有重要的决议几乎全交由她来裁决,自己则是呈半退休的状态。

因为这样,公司里待得比较久的老总裁,自然对她有很大的意见;至于一些资历比较浅的总裁,则是不服于她靠著裙带关系坐上这个位置。

其实,季冰宜心底也十分明白,这些男总裁们对她有何评价,他们眼底掩藏不住的不屑和轻视,直射入她的心,要说不受伤是不可能的。

但,为了报答董事长的大恩,她咬牙撑下来了,今日永益百货能转亏为盈,她并没有骄傲之心,有的只是希望永益能更好。

所以,三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这些刺伤人的目光和背后恶毒的中伤,并将自己保护得更加严密,不让任何人接近。

而那些老总裁,她已汰换得只剩下几个较难对付的,不过她的计划若能成功,必能在近日内将他们给换下来。

“张副总,你对于黑风集团要与我们合作,有什么样的看法?”季冰宜精锐的眼光看向张念司,等著听他的意见。

张念司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在永益百货“喔?你为什么对黑风有如此高的评价?”

“因为黑风现任总裁是一个眼光精准且有远见的人才,只要我们能与他们合作,对我们将会有很大的助益。”

“总经理,我也赞同副总的提议,有关于黑风集团的各项资料我们全都查过了,他们原先是一间传承数代的钢铁工业公司,排名世界前一百大。而现任总裁在短短的五年间,就让公司的排名再前进为世界前十大,并将原本的黑风工业集团改为联合工商集团,工商界皆十分注目。”

时装设计部的女经理,如数家珍的念出她所知的资料,语气里净是推崇与赞赏,让季冰宜忍不住升起一抹好奇。

“沈经理,看来你对黑风有十分良好的印象,好吧,待会儿散会之后,你就把他们公司的资料拿给我,我会审慎评估,明天告诉你们我的决定。”

“是。”

“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为何这个月的业绩和上个月的相比,整整差了一大半,这个严重的问题,我很想问问业务部的何经理。”

她冷凝的眼光透著严厉的光芒,直向业务经理射去,让那位在公司做了近二十年的业务经理直冒冷汗,目光心虚的飘移著。

“这……我……这实在不能怪我,是……是我们的宣传部门没有把工作做好,所以我们才无法顺利的把商品给推销出去,我……呃……”他在季冰宜如冷箭般锐利的眸光注视下,不得不停止为自己的辩护。

而季冰宜则在宣传部经理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时,抢先开口说道:“这件事的责任在谁身上,我心底十分明白,何经理,下个月如果你不能将这个月的损失补齐,并交出一张亮眼的成绩单,你最好有回家吃自己的心理准备。”

她的话一出,何经理马上脸色大变,忍不住大声斥责道:“你……你竟敢这么对我说话?我在为公司卖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今天要不是你……”

季冰宜早知道他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于是在他话未尽之前便冰冷的出声:“何经理,最好注意一下你说话的内容和态度。”

“我……”该死!这个冰山女暴君一端起总裁的架子时,看起来是那么的难以招惹,让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他是看过她无情的铁腕作风的,要不然原先几个长老级的总裁,也不会被辞退,而换上一批较年轻的新血。于是他只好选择闭嘴,但他心底的愤怒却更炽了。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先开到这里,散会!”说完,季冰宜率先走出会议室。

设计部的女经理连忙上前,将黑风集团的资料拿给她。

当季冰宜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时,才开始翻阅黑风集团的各种详尽资料,当她看到现任总裁的相片时,她的眼睛顿时瞪大,冷静的表情在这刻完全消失。

“黑磊风……”她喃喃念著。原来,八年前那个与她共度一夜的男人,叫黑磊风。

虽然时间已过了八年,但她永远也忘不掉当年那个改变她一生命运的男子……

原来,他就是黑风集团的总裁,她忍不住一笑。早知道,像他那样的男子,应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现在果真印证了她当年的猜测。

真没想到,在八年后,她会以这种方式知道他的名字和一切背景资料。

他还记得她吗?一个和他度过二夜,就失去联络的年轻女孩?

或许,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吧!毕竟当时他们都太过年轻,事情也已过了那么久,或许他早就忘了她。

而她,能如此轻易的认出他,那也实在是因为这八年来,她身边有一个他的小小缩版,就算她想要忘,也委实无法忘记啊!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苦笑,接著,思绪不由自主的被拉回到了八年前。

“季家在高雄的商场上,算是小有名声,但前阵子却传出他们在财务上出现问题的消息。”

季修明和李如月在商场上,有著极佳的人缘,其中以永祥企业的董事长和夫人与他们的交情最好,所以这次出了状况,永祥首先跳出来帮他们的忙。

可,在商言商,若事情对他们没好处,他们自然不会提出合作的要求。

果不其然,永祥提出了企业联姻的条件。

而在季家这方面,向来,李氏夫妻最令人称羡的,就是他们的恩爱形象,不论是在哪个公开场合里,都可以看到这对夫妻亲密的肢体动作与旁若无人的缠绵眼神。

他们的社会形象十分良好,堪称模范家庭,他们育有一个十九岁的乖巧女儿,正就读大学一年级,是个聪明、努力的优等生。他们十分疼爱这个唯一的掌上明珠,从不让她轻易的曝光。

“据李家夫妇的说法,虽然女儿的年纪还小,但小俩口对彼此的印象都颇佳。尤其他们的女儿又十分乖巧,只要他们对她的安排是为她好,她都会乖乖的照做。而这个联姻对女儿未来的幸福,十分有保障,所以,他们对这项联姻十分的乐观其成……”

一个纤细的年轻女孩,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著电视上的专题报导,她的嘴角微扬起一抹不属于她这年纪该有的嘲讽冷笑。啪地一声,拿起遥控器,将电视给用力的关上,她环顾著这个人人都以为是以爱与和乐架构起来的虚伪家庭。

各种高级、价值不菲的陈列品,把这个客厅点缀得像个冷冰冰的样品屋。

是的,在她的眼底,这里不是一个家,而是一个锁住她的豪华牢笼。

如果可以,她真想逃离这里,然后一辈子都不要再回来,甚至不要再看到那对虚伪的男女。

但,她不能,因为她该死的正是人们嘴里那对恩爱夫妻的乖巧女儿,而她理应扮演好他们所声称的乖女儿的角色。

谁教她要倒楣的来到这个世上,成为他们的女儿,这就是她季冰宜来到这世上必须要尽的义务。

若是她不从,他们便会想尽各种办法,好好的“照料”她这个从一出生,就替他们带来许多麻烦的亲生女儿。

而对于她身上莫名多出来的伤痕与瘀青,他们总是对外宣称,那是她不好好走路,不小心跌倒所造成的外伤。

而她也只能跟著他们演戏,否则,她所受到的皮肉之苦会更多,不但如此,精神上的折磨还会加倍。

以前,她渴望他们对她的重视和在乎;但现在,她反而希望他们忽略她的存在,这样她所受到的折磨就会少一点。

她忍不住悲凉的一笑,早该认清,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价值,就是替那对夫妻营造出一个模范家庭的假象而已。

现在是晚上七点,可从她放学回家到现在,家里一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气,连家里请来的佣人,也都是有需要时才会出现。

也就是说,除非那对夫妻在家,否则他们家是不可能有佣人存在的,一旦他们决定要回家,自然会先通知佣人桂嫂。

真是有点好笑,她这个亲生女儿竟然比一个佣人还不如,连父母亲什么时间要回家,都还要透过桂嫂的出现,才能知晓。

就在她陷入悲哀的自嘲时,大门被打开了,她连忙站起来,看见桂嫂提著大包小包的东西,微喘著气走了进来。

“嗳,小姐你好啊,吃饭了没?”

桂嫂对这个年轻的小女娃是很心疼的,她在季家帮佣已经好多年了,也是她带大小姐的。

直到小姐被送到幼稚园后,先生和太太才要她恢复之前随传随到的工作方式。她帮佣了那么多年,还不曾见过如此注重隐私的雇主。

甚至,他们还大方的送给她一支手机,以方便他们的随传随到,而且还给予她比一般的佣人还要高的薪资。

可,就因为这样,她明白这个人人称羡的模范家庭,其实并不如外人所想的美好。

但,她是领人薪水的人,有些话不是她该说的,有些事也不是她能管的,所以她只能装聋作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可,对冰宜的关心,她却不能装聋作哑,若没她多少关照点,她那对只忙著自己事情的父母亲,能有多少时间花费在这个瘦弱又明显不快乐的年轻女孩身上?

“桂嫂,你……他们要回来了?”冰宜有些讶异的看著桂嫂在这个时间还出现。

这几个月来,他们那对夫妻几乎都是不到半夜不会回来。

可,今天却一反常态的这么早回来?

“是啊,他们两个小时前拨电话给我,要我到超市去买些食材回来,煮一桌丰盛的晚餐,好招待今晚的客人!”

桂嫂边说边走进厨房,开始整理手里的东西,并忙碌的洗洗切切了起来。

冰宜并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站在厨房门口,看著桂嫂忙碌的身影,苦涩在心底慢慢泛滥开来。

有多少次,她站在这里,希望看到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是她亲爱的妈妈,但,自从她渐渐懂事后,她开始知道,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实现的奢望。

突然,从玄关处传来一阵吵杂的声音,她知道,是那对夫妻带著客人回来了。

她没有迎上去,反而将身子缩到一旁去。

“冰宜,你怎么躲在那里?还不快出来和客人打招呼?”亲切好听的声音里有著虚假的和善。

闻言,冰宜眼底的鄙夷再次浮现。

“我……”又不是酒店小姐,为什么非要出去陪客不可?

可是,她只敢在心底反驳,却不敢当面说出,因为她太过明白,反抗的下场会是什么。

“冰宜,还不快点过来,平时我们是这样教你的吗?”季修明也开口训斥她。

然后,只见他展开笑容,转头对著客人们道:“真是抱歉,让你们看笑话了。”

“哪里,冰宜可能是害羞吧!就我的印象,她一向是个安静内向又乖巧的女儿,我们家儿子若有你们家女儿的一半,我们就该偷笑了。”

方怡君笑著替冰宜打圆场。

况且,一个乖巧的媳妇比较不会给他们郭家惹麻烦,也比较好掌控,比起儿子外头那些不正经的女人,她自然瞧得顺眼多了。

里算是较资浅的员工,原本担任人事部的经理一职,是她提拔他升上副总这职位的。

他是个很优秀的管理人才,季冰宜看重的就是他这方面的长才,最重要的是,他十分熟悉公司内部的人事状况,当初她甫上任,他给了她不少的帮助。

“总经理,我认为这件事可以纳入公司重要的合作方案之一,一旦和他们定案,对我们公司只有利而无害。”

动漫关键词:叔叔要加速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