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啦 _小荡货腿张开水好多视

2022-03-26 13:24: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快说!”电话那端的人又开始不耐烦。帮人点餐,他可是头一次。“我……我们要吃麦当劳吗?”“废话,一会儿后我们得去个地方,没时间停下来

“快说!”电话那端的人又开始不耐烦。

帮人点餐,他可是头一次。

“我……我们要吃麦当劳吗?”

“废话,一会儿后我们得去个地方,没时间停下来吃饭。”

“喔,那都可以。”小萌没敢多问。

“鱼堡可以吗?那么……可乐,不,我记得你胃好象不好,就换玉米浓汤和一瓶鲜奶好了。”他霸道地帮她作了决定。

不过,这回小萌并没有抗议,她甚至呆愣住,紧紧握着手机。

奇异的,她感受到他的温柔,虽然很不自然,不过却是货真价实的温柔。

“喂,在我车子离开点餐道前,你要给我出现!”他又在电话那端吼着。

小萌跟徐正光报备过后,即匆匆忙忙地离开报社。

她奔过路口,闪过无数个与她擦身而过的行人,很快跑到麦当劳的点餐车道出口。

在她还没来得及大口喘息时,凌少泽的车子刚好开了出来。

“上车。”他坐在驾驶座上,按下另一边的车窗。

小萌拉开车门,听话的坐上车,不过因为跑步的关系,实在喘得太厉害。

“怎么?你跑了五千公尺吗?”他咧嘴笑看着她,话中虽有点嘲笑意味,但不忘贴心的递来一张湿纸巾。

小萌伸手接过他的好意,边擦边说着:“还这么问我,不知是谁说分秒都不准差的。”

“你有这么听话?”带笑的双眼看了她一下,他实在怀疑。

“面对你的威胁恫吓,有谁敢不听话?”也不想想,方才对话中厉声硬气的又是谁?

“我可不承认我有威胁或是恫吓你。”看街道上的车流已较少,凌少泽将车子缓缓驶上路面。

“通常做坏事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做了坏事。”小萌哼声说着,低头一看脚上穿著的鞋子,不禁又深深一叹。“早知道今天就不穿这双鞋了。”

因为徐正光一早在电话中说到,要介绍她给同事认识,所以她才穿了双较正式的鞋子。

但没想到这双鞋根本是中看不中用,跑起步来实在折磨人。

“怎么?你的脚疼?”他用眼角余光瞥着她。

“是呀!我今天穿了双有点跟的鞋子,方才又跑步,所以……”如果可以,她真想将鞋子给脱下来。

“真不舒服就将鞋子脱下吧!反正车上又没有别人。”凌少泽道。

“别人?你的“别人”的定义是什么?”

凌少泽勾唇一笑。“我想这不需要解释吧!不管定义如何,至少夫妻铁定是不在“别人”的行列中。”

“我又没答应要嫁给你!”瞧他说的。

“后天我跟商祖业约好,顺便决定婚礼的细节。”因为不喜欢听到她再说出反对的话,他伸来一手,紧紧地握住她的。

一种前所未有过的悸动经由交握的双手,不断地向小萌传了过来,她觉得有些无力招架,心烦意乱。

“真的得结婚吗?”她看他的表情不似在开玩笑。

“当然。”他侧过脸来冲着她一笑。

他的笑容教她心口蓦地一窒。她垂下头,“其实……你不用答应我爸的要求,也一样能得到那块士地吧?”

前方刚好红灯,凌少泽将车停了下来。“是这样没错!”

“那……为什么?”他为什么非得要娶她?她抬起头迎上他的视线。

他抬起手来掐掐她的下巴。“因为我的兴趣改变了。”

“什么?”小萌无法了解他指的是什么。

“现在我对你的兴趣,远远超过那块土地和度假中心的开发案了。”

“啊!”她的眼珠差点没掉下来,小嘴微张着。

“瞧你吃惊的,快快回神吧,再摆出这副表情,别怪我马上变成大野狼,把你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这女人就是这样,她的表情有多诱人,难道她自己半点也不知?

小萌猛地咽下一大口唾沫,颊上飘起两朵不自然的红晕。

“我……我们现在去哪?”她发觉前方的绿灯恰巧亮起,他把车子驶上高架桥。

凌少泽没响应她的话,只道:“把鞋子脱下来吧,脚会舒服些。如果肚子饿了,后座有汉堡、浓汤和饮料。”

小萌实在搞不清楚,他干嘛花了三、四个小时,将她带到中部这个偏远的山上来。

害她不仅来不及回去上班,还得打电话向徐正光编着烂借口请假。

山路蜿蜒,车子绕了许久,终于来到一所小得不能再小的学校,凌少泽将车子停在树林外。

“下车吧!”他没多说,将车子熄了火,推开车门就跨下车对于艾略特的办事能力,他可是越来越满意了。

那小子为了能多放一、二天假,居然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将他所交代的事,查得一清二楚。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小萌匆匆忙忙将鞋子穿上,跟着下了车。

“别问,跟我来就对了。”他绕过车身来到她身边,抓起她的手,大步往前走。

“喂,你走慢一点啦!我的脚会痛。”她跟得实在有点累,难穿的鞋子再加上地上坑坑巴巴的洞,没跌倒已算不错。

“这双鞋一会儿上车后就扔了。”他说着,虽仍是粗声粗气,不过却将脚步放慢了许多。

小萌似乎已较能适应他的说话方式,虽然嘴上不饶人,但表现出来的行为,却又有着让人窝心的温柔。

“我们到底来这儿做什么?”

凌少泽看了前方一眼后,眸光落在她脸上。

这时,几个小朋友从前方教室旁的空地,嘻嘻哈哈的跑了出来,在经过凌少泽和宫小萌身旁时,不忘礼貌地与他们打了声招呼。

“请问,吴老师在这里吗?”凌少泽问。

其中一个小男孩指着教室旁的空地。“吴老师在空地那里种菜。”

“谢谢你。”凌少泽伸出一手摸摸他的头,几个小孩朝他挥挥手,就一哄而散。

“走吧!”凌少泽转过身来执起小萌的手。

“你到底要来找谁?是以前教过你的老师?”她忍不住猜测。

“一会儿见到,你不就知道了?”他还是不想解开她心中的好奇。

很快地,两人来到教室旁的空地,那儿有一畦田地、田地外隔着看来十分简陋的围篱,围篱内则零零散散地种着数种青菜,有个看来约莫五、六十岁的老先生,正弯着腰,手上提着水桶,忙碌地浇着水。

几乎在见到那背影的那,小萌整个人就愣住了。

一个隐藏在她心里最深处的模糊身影,倏时明晰了起来。

经过了这么多年,她总认为就算有机会再见,她也不可能会记得他。

但她错了!毕竟她的身上是流着与他相同的血液,她清清楚楚的记得他的长相,哪怕是经过岁月的洗礼,她仍然能一眼认出已经苍老的他。

“你……你说他姓吴?”小萌的声音是颤抖的。

由她的表情,凌少泽看出她已经认出人了。

“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他摊摊手,老实地承认。

从他抱着她,听她说了一夜的心事后,他知道她其实很思念自己的生父。

小萌看看菜园中的人,又拉回视线看着凌少泽,瘪着嘴,一份感动溜过心头,眼睛一阵酸涩,而后一滴滴豆大的泪水便开始往下掉。

凌少泽看着她,叹了口气。

“走吧!”他拉着她就要往菜圃里闯。

“不要,”小萌却突然顿住脚步,拚命摇头,不想往前走。

“据我所知,你不是个会退缩的人。”人都来到这儿了,她居然想打退堂鼓?

“我不是退缩。”小萌抬手抹掉眼角的泪。“也真的很谢谢你,至少现在我知道他健健康康地在这里。”

“你不想与他相认吗?”凌少泽的眉间打了个结。

小萌摇摇头又点点头。“换作是你,如果有人突然跑来喊你一声爸爸,你会怎么样?”

“我会告垮所有安全措施生产商。”他一脸认真的表情。

小萌想了下,然后噗哧一声笑出来。

凌少泽睨着她,小萌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随即撇开头。

这时,菜圃里的人刚好浇完了水,提着水桶走了过来。

小萌紧张的抓住凌少泽的衣袖,看着那人一步步走来。

“你们有事吗?”终于,那人来到他们面前。

“喔,是的,我们迷路了。”凌少泽拍拍小萌的手,一手紧紧反握住她的。

有了他的支持,小萌不再那么紧张。

“你们打算要到哪?”看着眼前这对男女,吴兴盟忽然想起自己的女儿。

当年和老婆离婚时,她若没将女儿一并带走……应该也这么大了吧?

“喔!我们是要回苔北,眼看着太阳要下山了,我和老婆的肚子也饿了,却还找不到地方可以吃东西,所以……”

没听他说完,吴兴盟就亲切地说:“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个便饭再走吧!”

“真的可以吗?”小萌听他这么一说,双眼一亮。

“跟我们这种山区人家客气什么?”说着,吴兴盟领着两人,走向升旗台的另一方。

直到上了车,小萌仍然无法相信,方才她居然与生父一同用餐。

“谢谢你。”凌少泽还没将车子发动,小萌突然说道。

他耸耸肩,伸来一手抚上她的脸。“吴老师说,欢迎我们随时再来。”

原来小萌的生父会穷得几乎要三餐不继,是因为心肠太好,每月支领到的薪水,多半拿去救济贫户学生。嗯。”小萌用力的点了下头,双眸发亮地看着他。“你会再陪我来吗?”

“当然了。”他倾过身来亲亲她的脸颊。“除非我很忙,否则以后每个月至少陪你来个一、二趟,如何?”

小萌的脸蛋染上一层微红,又点了点头。

“你……会有很忙的时候吗?”从认识开始,她看他几乎都是挺悠闲的。

“得看情况。”他的大掌仍在她的脸上轻抚。只轻轻吻了她的脸颊一下,哪能满足他?

“你是说,你也会有很忙的时候?”她怀疑地略偏着脑袋。

“当然了。”凌少泽轻声说着,俊脸又朝她挪近了些,这次的目标是她丰润的唇。

总该给点奖励吧?在他为她做了这么多事之后。

“你……”小萌清楚地感觉到他气息的贴近,没来由地,她的心脏开始怦怦狂跳了起来。

她慌忙地抬起一手抵住他的胸膛,眸光越过他,恰巧见到窗外的景致。

“耶,好美!”双眸一亮,她大喊了声。

凌少泽因她的一喊,也跟着转过头去……

只见微弱的光源,若隐若现,就似天上的星子般。

“是萤火虫。”小萌拉开车门,下车,张开双臂,兴奋地在原地打转。

“瞧你兴奋的模样。”不知何时,他也跟着下车,来到她身边。

“很少见的!”小萌又兴奋地转了一圈。

由于两人贴得很近的关系,他甚至可以由她的瞳仁中见到闪动的光彩,那光彩教他着迷。

“小萌。”他低低地唤了声,突然张开双臂抱住她。

小萌被吓了一跳,不过这次她没有推开他。

凌少泽一手轻柔地揉着她的后脑,将她的脸压在胸口。“现在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我了吗?”

她埋在他的怀中,先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还是不能心甘情愿吗?”他伸手托起她的脸。

小萌咬着摇头。“其实你又何必在意我的心意呢?反正嫁给你已成定数。”她没说出,她的心似乎在慢慢改变中。改变对他的印象、对他的观感,还有对他的评价……

“但,我要的不只是人而已。”

“那、那么……你还要……”小萌由他的眼里见到自己的倒影。她不敢再肯定的说,她不要爱情,也不要婚姻。

相反地,她甚至开始有了一点点的期待。

“我还要你的……”他的脸贴近她,薄略的唇轻轻靠上她的耳窝。

“心!”随着将话吐出,他轻柔地吻了她的耳朵一记,然后是耳窝、脸颊、娇俏的鼻……

迷乱的感觉盖过了理智,当小萌张开嘴来逸出第一声惊喘时,她已被凌少泽压伏于车门上。

“不,不要……寘谦,不要……”感觉到他的手正触着她腿,小萌突然清醒了过来,以双手推着他。

“我喜欢听你这么叫我。”

“寘谦。”她挣扎的更厉害,双手开始拍打起他。

凌少泽一把抓住了她的双手。“这件事早晚要发生的。”他不明白她为何还要拒绝。

“我、我……”她迎着他的眸光,咬住颤抖的双唇。

见她眼角似乎又有泪光聚集的痕迹,他粗咒了一声,放开她,转过身去。

“整理一下,我们回苔北去。”拋下话,他无声地绕过车身,径自拉开车门上车去。

望着他的身影,小萌再低下头来看看自己一身的凌乱,心情复杂地开始拉整着衣衫。

“快点!”他按下车窗催促。

小萌着好衣服,拉开车门坐上车。

“系上安全带。”他的声音听来很不爽快。

小萌听话的系好安全带。

凌少泽将车子入了档,驶出路面后,故意将车内的音响开到最大声。

车子开始往山下开,许久后,车子开到山下,小萌再也受不住了……

“我有话要说。”

凌少泽不理她,双眼直盯着前方,看似专心的开着车。

小萌生气了,她关掉音响。“我有话要说!”

“打开!”凌少泽大喊了声,很明显是在呕气。

“你以为你大声我就会怕你了吗?”小萌决定与他杠上。

凌少泽将车子驶到路旁停了下来。“我叫你打开音响,你听到了没有?”

“我不开。”她很执意,甚至与他大眼瞪小眼。“有人欲求不满,就要开大音乐来荼毒别人的耳朵。”

“你说什么?”他瞪大了双眼,活像想一口将她给吃下肚的模样

动漫关键词:公不要添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