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2022-03-25 15:44:0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第二天早上,顾默默发现餐桌上除了早餐还有一个大箱子。“先生吩咐人拿过来的,说是给顾小姐你的。”李姨说道。顾默默将纸盒拆开,里面全部都是巧克力。她随便拿起一块

第二天早上,顾默默发现餐桌上除了早餐还有一个大箱子。

“先生吩咐人拿过来的,说是给顾小姐你的。”李姨说道。

顾默默将纸盒拆开,里面全部都是巧克力。

她随便拿起一块巧克力。

上面的牌子赫然是昨天她和温亭域说的那个法国的巧克力。

一股暖意渐渐攀上了她的心尖。

她看了看,巧克力有很多种,纯黑巧的,牛奶的,坚果的,酸奶的……

温亭域估计把这个牌子的所有口味都买了下来。

她拿出一个牛奶巧克力尝了尝,很甜很甜。

温亭域真是个好人,顾默默想。

这边想着温亭域的电话就来了。

“我晚上要出差,床头柜抽屉里有一张金卡,你想买什么可以直接刷。”

顾默默刚想说不用,她不想平白无故用男人的钱。

但转念一想还是不说了,否则温亭域又会说什么协议夫妻应该的。

她接下卡反正不用就是了。

“知道了。”顾默默说:“你去哪?”

“美国。”

“美国?听说美国的女人身材特别火辣啊,前凸后翘的。”

温亭域淡淡道:“是火辣,至少比你火辣。”

他这样一说顾默默就不干了:“什么叫比我火辣,我也不差好不好。”

“确实不差,我领教过了。”他低笑一声。

“咳”顾默默咳嗽一声,知道又上温亭域的套了,脸红了红。

顾默默本来想问一声他什么时候回来。

但想一想还是没问了。

毕竟他们只是协议夫妻。

“对了巧克力很好吃,谢谢啦,怪感动的。”

“只是我应该做的。”温亭域淡淡说道:“你不要太感动,不要陷进去了。”

“……”

“你放心,我顾默默活了二十年还没爱过谁,怎么可能被你一点小恩小惠就打动。”

“嗯,那就好。”温亭域挂断了电话。

挂顾默默坐在沙发上边吃巧克力边愁。

她想自己还是得继续打工,否则顾斌要得那笔钱怎么给。

可惜茶厂的经理已经不会让她去了,得另外去找几份工作。

这个月末…

剩不下几天了。

之后她除了看书学习,白天也都有出去找工作。

几天后终于有人电话来了。

竟然还是之前卖酒的老板。

“默默,你怎么好久没来了啊,现在生意爆好啊,你确定不要来?”酒吧老板诱惑顾默默。

顾默默想想后答应下来了。

不过这次她决定再打扮雷人一点,雷到没有男人会下药给她。

她掏出手机查找“什么是男人的雷区。”

有个答案是“渔网袜。”

回答上面是这样写得:

渔网袜这个恶趣味的东西绝对是所有男人的雷区,保证男人一看到就兴致全无。

顾默默想了想好像说得挺有道理的。

自己每次一看到穿渔网袜的女人也是觉得很恶俗。

不过去店里买她不太好意思,索性直接淘宝。

到货后,顾默默拿出渔网袜直接穿上。

再把自己的红色假发戴上,打扮一新后直接出门。

李阿姨看着这身装扮叹为观止。

A市机场,一架巨大的私人飞机伴随着呼啸声缓缓落地。

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飞机舱门口。

苏白恭敬地走到一边:“温总。”

温亭域点点头:“去汤臣公寓。”

“好的,温总。”

温亭域抵达汤臣公寓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顾默默并不在。

温亭域不明显地皱了皱眉头,他今天回来并没有通知这边。

温亭域忙完工作,已经十点了。

这个点一个女人还没回来温亭域觉得自己该问问了。

他拨通了顾默默的手机,却一直没有人接。

温亭域莫名觉得心里有些烦躁。

他在偌大的客厅里踱步。

无意中他眼神茶几上的一个纸盒吸引住了。

那个纸盒被拆开了,上面画着一个性感暴露的女郎。

温亭域拿起纸盒,贴着的快递单上收件人是顾默默。

纸盒里的纸条掉了出来。

温亭域一看,眸色一厉,眼底划过一抹危险。

小爱情趣内衣店,满足各式需求,让男人为你疯狂。

“查出顾默默现在所在的位置。”温亭域电话苏白。

顾默默今天觉得很奇怪。

生意爆好不说,总有男人不时朝自己吹口哨。

她摸了摸自己脸蛋,自己今天打扮得这么雷人,怎么还有男人吹口哨啊。

左思右想,看来网上说的果然都是骗人的。

渔网袜根本不是防狼绝招。

顾默默决定今早提前收工,她提着几瓶酒走到酒吧门口,脚步就僵住了。

酒吧门口停着一辆阿斯顿马丁,温亭域刚从车上下来。

黯淡的灯影照在他身上,冷露无声。

他的俊美带了一丝阴鸷。

看到顾默默出来,温亭域幽深的黑眸紧紧盯着她,面无表情。

仿若暴风雨来临之际一般让人压抑。顾默默莫名觉得有些心虚。

温亭域这幅样子有点像抓奸老婆的既视感啊。

明明她没做什么!

大抵是温亭域说不准自己出来卖酒,自己又跑出来卖酒的缘故吧。

温亭域看了她一眼直接上了车。

顾默默也跟着上去了。

温亭域看见顾默默提着酒上来,把她酒接过往车窗外一扔。

“啪!”

酒瓶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液体流了一地。

“你干什么扔我的酒!”

这些酒价值好几千!

她要卖多少瓶酒才能赚回来,就被温亭域这么扔了!

温亭域没说话,直接开车。

车子如飞一般向前飙去,即使跃入车流之中,车速仍然不减半点。

他英俊的面容黑云密布,让人心惊胆战。

顾默默想起之前温亭域的好,决定忍了这次。

车子开到汤臣公寓后,顾默默就被温亭域拉住手腕,抓进了公寓。

他身高腿长步子极快,她根本跟不上。

一路跌跌撞撞,看上去异常狼狈。

她被踉踉跄跄拖到了浴室,一大束水花向她喷薄而来。

“你干什么!”

刚刚在车上扔她的酒就算了。

现在又把她拖到浴室来,拿着花洒对着她冲!

头上的红色假发在她尖叫的时候被温亭域一把扯下,扔到一边。

“你放开我……好冷……”顾默默拼命挣扎着,奈何她那点力气对温亭域来说简直就不值一提。

温亭域一手制住她一手拿着花洒对着她脸冲,直到把脸色乱七八糟的妆容冲得一干二净。

顾默默被折腾得奄奄一息。

她全身都湿透了,薄薄的衣料紧贴着身体,曲线分毫毕现。

温亭域伸手揽住她的腰,像抱孩子一样将她抱到一旁的琉璃台上。

顾默默坐在宽大的琉璃台上,比面前的男人高出许多,她刚刚遭了罪,双手不自觉搭在他的肩上,像抓住浮木一般揪着他同样泛着湿意的衬衫。

她大口喘息着,还没缓过神来,就被身下的触感刺激得一个激灵。

她低头一看,温庭域的大手不知什么时候伸进了她的裙子里,带着湿意和热度,被触碰的娇嫩肌肤瞬间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她下意识晃动腰肢往里缩,却被男人的大手制住。

温庭域一手牢牢握住女孩的腰,一手藏在女孩的裙子里。

“躲什么?”

他压低声线,说完后,手下便是一个用力!

“啊。”

顾默默忍不住叫了一声,下意识夹紧了双腿。她的渔网袜瞬间被全部扯下。

整个过程都极为粗暴,让顾默默痛得不得了。

“温亭域你疯了!”

温亭域脸色阴沉:“谁让你穿这种东西?”

他说得是渔网袜。

如果是平时顾默默还可能耐心和他解释下。

但此刻她已经暴怒才不会解释。

“我就爱穿!管你什么事?”

温亭域怒极反笑:“我才走几天,你就迫不及待给我带绿帽子了?”

顾默默不懂温亭域说得是什么意思,但此时完全没有理智之下,她根本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先不说她没有给温亭域戴绿帽子,就算给他戴了又怎么样。

他们本来就是协议夫妻,不干涉各自的感情生活。

顾默默的眼睛红红地瞪着温亭域:“给你戴绿帽子又怎么样,难道不可以吗?”

“好,很好。”一股火游走温亭域全身,烧得旺盛。

他钳制住顾默默的肩膀。

“我没有想到你这么需要男人,都需要用那么低级趣味的东西来勾男人,看来是我没好好满足你。”

话音刚落,一只手便向她衣内伸来。

“不要!温亭域你……”

顾默默声音都变了。

“不要?”

温亭域黑眸闪过一抹欲色:“你穿着那种东西在酒吧勾男人怎么就不说不要?”

顾默默脑中瞬间一空。

这句话让她全身发抖。

她知道温亭域误会了什么,但是她不会解释了。

这个男人这样对待她,她不会向他去解释!

“我就是要穿成这样去酒吧勾男人,你管我!”

顾默默就是这样,别人犟,她可以比别人更犟。

“你看我能不能管你!”

话落,顾默默的衣服被扯开。

顾默默浑身有个激灵,眼睛瞪得大大的,盛满不可置信。

“你不能碰我,你答应我的。”

顾默默颤抖说道。

这句话让温亭域的动作做一顿,他放开了顾默默。

“我不碰你,原来是因为怜惜,这次是觉得你脏。”

温亭域冷冷说完,毫不留情走了。

顾默默强忍着眼泪不要掉下来。

她原来怎么会认为温亭域是个好人呢?

好人会这么对她吗?

她想起温亭域看到自己戴着红色假发打扮雷人的模样。

温亭域是很嫌弃自己的吧。

只是他母亲要他结婚,他才迫不得已和自己结这一场协议婚姻的。

原来他又是给自己买公寓,又是给自己买巧克力,还救她给她出气全都是假的。

他不是对自己好,只是因为协议婚没办法才做的。

顾默默跌跌撞撞跑到自己卧室去,用被子包住了自己。

她的衣服还是湿湿的,她也不管,眼泪一直往下掉。

在这之前朱美玉经常打骂她,顾斌也会对她拳打脚踢,顾巧巧也指着鼻子辱骂她。

她被打痛了,骂委屈了就躲在被子里哭。

不过她十六岁以后就没再哭了。

尽管打骂还在继续,但是她想自己不是小孩子了,不能总哭鼻子了。

无论天大的委屈,顾默默都告诉自己不要哭,不准哭。

然而今天她又掉眼泪了。

真是个没骨气的东西,顾默默骂自己。

第二天醒来,枕头湿了一大片。

“顾默默,这是你最后一次哭,你听到没有!”顾默默对自己大声说道。

她从床上下来,准备去吃早餐。

然而,没走几步顾默默眼前一阵发黑,一下就摔倒在地上了。

动漫关键词:学长捅了我一节课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