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翁公吮她的花蒂,污污的段子让人起反应的

2022-03-25 15:41:4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被喝空了的酒瓶与桌面碰撞出一声脆响,女人哆嗦了一下,仰头看向这个外表纤弱的女孩。顾默默扬起下巴,说:“喏,一干二净。”她指了指温亭域,“就像你和他之间。&rdqu

被喝空了的酒瓶与桌面碰撞出一声脆响,女人哆嗦了一下,仰头看向这个外表纤弱的女孩。

顾默默扬起下巴,说:“喏,一干二净。”

她指了指温亭域,“就像你和他之间。”

撂下这句话,顾默默转身挽住温亭域的胳膊。

“宝贝儿,我们走。”

女人:“……”

两人走后,没一会儿,一个服务生走来,小声道:“小姐,外面的人还在等消息。”

女人表情扭曲:“等个屁!人都跑了,回家洗洗睡吧!”

她越想越气,忍不住砸了酒杯,一地狼藉中,却又恶狠狠笑了。

“一瓶"酒",烧不死她!”

通身黑色的迈巴赫里。

“住哪?送你回家。”

男人似乎格外好心情,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顾默默坐在副驾驶,报了个地址,便不说话了。

酒水在胃里翻腾,头晕得不行,浑身热腾腾的,仿佛在被火烧灼。

这不应该。

一瓶威士忌而已,不至于醉得脑子都不清醒。

顾默默强打起精神,努力不让自己的意识被烈火吞没,却收效甚微。

她突然感觉时间特别漫长,每分每秒都在煎熬。

冥冥之中,她知道这样下去,情况会变得非常糟糕。

但她没有办法,她的意志不够强大。

她想哭。

恍惚间,好像有人在耳边低语:“放过自己吧,顾默默,放过自己。”

温亭域在一旁说话,好久都得不到回应,正要转头看一眼,突然听到一声沙哑的命令:“停车。”

男人听出不对,立刻将车停在一边,看向顾默默。

此刻的顾默默满脸通红,额头颊边是一层密密的细汗,眼神迷离,仿佛置身混沌。

她抖着手解开安全带,然后爬向驾驶座。

“你……”

温亭域刚出口一个字,顾默默便攀上了他宽阔的肩膀,右腿一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那瓶酒有问题。

温亭域瞬间得出了这个结论,脸上却没什么意外的神色。

他抬手,食指点了点女孩滚烫的鼻尖。

“小蠢货。”

顾默默此刻敏感得很,虽然意识模糊,却下意识抓住了男人的手指。

男人的手凉凉的,好像夏日的清泉,给煎熬中的她带来了一丝慰藉。

顾默默摊开男人的手,将自己的一边脸颊与男人的掌心相贴。

她舒服地喟叹一声,随后抬起泛着水汽的眼睛,鼻尖红红的,嘴唇也红得像涂了胭脂。

“好人,帮帮我吧。”

听,连声音仿佛也泡了酒。

男人感受着收下滚烫而细腻的皮肤,眼神一暗。

良久,他哑声道:“这可是你说的。”

翌日清晨。

顾默默睁开眼,感觉头痛得很。

她恍惚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绪渐渐回笼,才惊觉不对。

这不是她的房间!

她猛然坐起,察觉到腰间沉甸甸的,好像是一个人的手臂,朝旁边看去,瞳孔骤缩。

是昨天那个男人!

顾默默扶额,无声长叹。

没想到躲来躲去,还是没躲过这一遭,只不过对象从傻子换成了眼前这个还算养眼的男人。

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抱怨再懊悔也改变不了什么,当务之急,是要离开这个地方。

顾默默想定,小心翼翼挪开了男人的胳膊,轻手轻脚下了床。

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她全身都疼,腿也软,差点摔跤。

两人的衣服也混做了一堆,顾默默找出自己变得皱巴巴的裙子,勉力穿上,又找到自己的包,准备一走了之。

然而她脚步一顿,又回头看向正睡着的男人。

昨天那事,也分不清谁对谁错,谁欠谁的了,只是,他明明可以选择将自己送去医院,却还是选择了这种方式。

趁人之危,他也不无辜。

好好的初次就这样没了,顾默默心里还是有一股怨气的。

心念一转,便想了个损招。

她将男人的衣物全部塞进了床底,然后从包包里拿出记号笔,在他白皙英俊的脸上画了两只王八,一边一个,对称极了。

男人难得好梦,睡得很沉,只是无意识叮咛了几声,便成全了顾默默的恶作剧。

大功告成后,顾默默赶紧离开,下楼后顺手退了房,还叮嘱前台早点上去打扫,说这是温总的吩咐。

前台不疑有他,连连点头应了。

做完这一切,回家的路上,顾默默总算心情好了点。

想到男人光着身子,顶着王八与客房服务面面相觑的场景,她便乐得不行。

然而此刻的顾默默还没有意识到,回家后,等待着她的,将是怎样一场暴风雨。顾默默紧赶慢赶回了家。

钥匙刚插进门锁,还没来得及扭动,门就开了。

她惊讶抬头,便看见朱美玉阴沉的脸。

她是最常见的中年妇女打扮,脸盘大若烧饼,腰若水桶,五官粗糙。

单看着,实在想不到她能生出顾默默这么个肌肤白嫩,身材窈窕的美人女儿。

“昨晚去哪了?”她压抑着怒气道。

“我……”

顾默默刚吐出一个字,便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知不知道刘小姐和她弟弟等了你一晚上?”

哈,她失踪了一晚上,身为母亲的朱美玉,不但不关心她一句,心心默默的居然还是这笔吃人的买卖!

顾默默心底猛然冒出一股酸水。

她突然镇定下来,说:“我跑了。”

“我知道你跑了,我问你为什么跑?”

“我不愿意。”

“不愿意?”

朱美玉阴恻恻地重复了一句,突然伸手拽住顾默默的头发,把她往里拖,积累了一晚上的怒气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的?!”

“睡一觉怎么了?又不是让你去死!”

“你想害死我是不是?刘家不给这笔钱,我们以后新房子都买不起,你哥哥以后上哪去娶老婆?”

“五十万啊!那可是整整五十万!你拿什么赔给我!”

“白眼狼!你怎么不去死?!”

朱美玉边骂边揪着顾默默打,声音响彻整个屋子,仿佛这不是她的女儿,而是仇人。

顾默默疼得厉害,不仅身上疼,心也疼得快裂了。

她从没有像此刻如此清晰地认识到,她在她的母亲眼里,不是人,只是个工具罢了。

从小到大,她在顾家永远是被打骂、被放弃的一个。

顾斌是哥哥,是顾家唯一的男丁,自然最重要。

顾巧巧长得像朱美玉,嘴巧会撒娇,自然最讨朱美玉宠爱。

只有她,最不讨人喜欢,从懂事起便要负担家里的家务。

哪怕这样,到了高中后,朱美玉也不肯让她去读了,说浪费钱。

她不甘心,私下打工赚钱把学费凑齐了,朱美玉才不再说些什么。

大学的钱她没问家里要一分,也都是自己攒的。

现在,她马上就要毕业了,却被自己的母亲狠狠背叛了!

没有道歉,没有愧疚,没有不得已的苦衷,有的只是无尽的贪婪和理所当然。

这样的母亲,这样的家庭,对她来说,有什么意义?

顾默默努力忍住眼泪,开始拼命挣扎。

“还敢反抗?真是要翻天了!”

朱美玉恶狠狠道,下手更重了。

这时,一间卧室的门开了,大姐顾巧巧走了出来。

“吵死了,你们闹什么呢?”

她打着呵欠,睡眼惺忪。

朱美玉喘着粗气,朝地上呸了一口,说:“这死丫头昨晚跑了!”

顾巧巧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什么?那五十万呢?”

“没了!”

顾巧巧一听这损失,气急败坏道:“妈,狠狠打!她就是欠教训!”

“够了!!”

顾默默趁朱美玉说话分神,用了巧劲儿从她手里挣脱了出来。

她头发凌乱,脸上是极力忍耐却还是斑驳了满脸的泪痕。

“够了,”她沙哑道,声音痛苦,“我受够了。”

她胡乱抹了把脸,心灰意冷,神色却带了股倔强。

“你养我的钱我会还你。”

“你就当没生过我。”

“我们恩断义绝。”

她冷冷地说完这些,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

“妈,就这么让她跑了?”顾巧巧问道。

“哼,小丫头片子,还能跑到哪去?她爸在这呢,总要回来的。”

“那刘小姐那边……”

“放心,我已经打过电话了,她那傻子弟弟很喜欢顾默默,嚷嚷着要她呢。至于顾默默,我有的是办法让她服软。”

母女俩开始畅想起拿到钱后的美好未来,而离开家的顾默默则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会儿。

她并没有很多时间来舔舐伤口,下午便赶去了茶厂打工。

茶厂的工作结束时已到了晚上。

她还得赶去酒吧兼职,为此,她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一头红色的爆炸头,眉毛描绘得粗粗的,嘴唇涂得跟猴屁股似的。

就连鞋子也是一只黑一只白。

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吃过几次亏后,她便开始用这种方法保护自己。

一切准备就绪后,她开始上夜班了。

而另一边,温亭域领着一个混血模样的年轻人也走进了酒吧。

他叫Lee,是欧洲那边的亲戚,母亲林采晴特意嘱咐了要好好招待他。

LEE很自然熟,吃完饭后就吵着要温亭域带他去酒吧玩。

温亭域无奈,便带着他去了。

顾默默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他们。

“先生小姐,需不要需要来瓶酒。”

顾默默专挑那种男女情侣。

因为单身男子见到她这幅尊容自然是没兴趣买酒。

而年轻男女,特别是女性见她这幅样子会自信心爆棚。

心情一好就自然愿意买她的酒。

果然顾默默很顺利卖掉了几瓶酒。

“美女,过来。”这时有人对她招手。

顾默默走了过去。

“想把剩下的酒都卖掉吗?”

几个年轻男人坐在一起,有人问道。

“先生这不是废话吗?”

“去台上唱首歌就买掉你剩下的酒。”

“什么歌?”

“就来首爱情买卖吧。”话语明显有逗乐之意了。

“可以!”顾默默很干脆答应下来。

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和念书,只要不出卖身体不做有损道德的事,让人逗逗乐有什么关心。

“上台前先喝一杯,壮壮胆。”有人递过一杯酒。

顾默默一口气给干了。

随后她走到酒吧舞台前,和DJ耳语了几句。

DJ点点头,随即爱情买卖的音乐响起。

顾默默拿起话筒就走上舞台中央。

然后,整间酒吧想起来一阵嘶喊: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温亭域俊挺的眉毛瞬间拧起。

苏白找的是什么酒吧,这乱七八糟放的是什么歌。

Lee倒是挺开心:“这是你们中国的歌吗?好听,真不错!”

温亭域一头黑线。

走到里面后LEE一眼就看到正在舞台上唱歌的女人:“这歌是她唱的吧,长得真不错。”

温亭域顺着LEE的目光看去,随即,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那在舞台上拿着话筒的女人一头红色的爆炸头。

眉毛跟蜡笔小新似的,脚上的鞋子一只黑一只白。

温亭域怎么也觉得和好看扯不上关系。

外国人的审美还真独特。

这时lee让酒吧的工作人员请这个女人到他们这桌来。

“小姐,您的歌曲真动听,您的容貌也是如此的美丽动人。”lee真诚地说道。

红色爆炸头女人笑得挺开心:“你真有眼光,是吧,我也觉得我简直太漂亮了。”

“咳。”温亭域终于忍不住咳了一声。

如此厚颜的女人温亭域还是第一次见到。

红色爆炸头女人眼光这才注意到坐在一边温亭域。

男人靠坐在皮质沙发上,酒吧昏沉的暗光撒落在他英俊的侧颜上。

顾默默脸色瞬间一变。

温亭域感觉很敏锐,察觉到了对方态度有异。

他细细瞧了几眼,脸色有了些变化。

认出这个女人是谁后,他一下子笑了出来——

气笑的。

“lee,你先坐会儿。”

“没事,你忙你的,我等下让你的助手苏白过来陪我。”

温亭域点点头,拎起顾默默就往外走。

Lee看着两人身影睁大了眼睛。

英雄所见略同啊!

难道温亭域也被这位小姐的优美歌喉和美丽容颜给迷住了。

Lee迫不及待打了个电话给温亭域的妈妈。

“什么,你说亭域抱着一个女人出去了?”林采晴睁大了眼。

“恩恩,搂得可近了。”lee说话一向夸张。

“是哪家的千金?”林采晴大喜。

“我不知道啊,但长得可漂亮了,歌也唱得好。”

“你们在哪儿,我这就来!”

温亭域把顾默默提到酒吧门口。

“还记得我吗?”

顾默默装傻:“你谁啊?”

“托你的福,今天早上我的脸丢尽了。”

温亭域说着便开始咬牙切齿,任谁被人撞见光着身子又顶着王八,都会留下心理阴影。

从小到大,他还没出过这样的丑。

简直奇耻大辱。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认错人了吧!”

温亭域粲然一笑,掏出一张湿巾,不由分说朝顾默默脸上招呼。

顾默默本就可怕的妆容,被这么一抹,变得更可怕,整张脸跟张调色盘似的,不过还是露出了清晰的五官。

“当我和你一样是蠢货?”他咬牙切齿。

顾默默狡辩不下去了,嘀咕道:“你上了我,我画你两只王八怎么了,还便宜你了呢!”

“便宜我?我记得你也很爽啊。”温亭域语出惊人,“而且,这可是你求我的。”

“我是求你帮忙了,可没让你用这种方式呀!”

说完,顾默默猛然一顿,然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他。

“说起来,你不把我送去医院,别是看上我了吧?”

温亭域嗤笑一声,冷冷从上到下扫了顾默默一眼。

“看上你?我还没这么重口味。”

“没这么重口味你还上了我。”

“如果昨晚你是这幅尊容的话,我保证你脱光了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看一眼。”

“我……”

顾默默突然全身一阵发软。

该死,这熟悉的感觉!她好像又被人下了药。

顾默默想起刚刚在酒吧那群买酒的男人给她递的一杯酒。

真是眼瞎啊,口味奇特。

自己打扮成这样都还要下药!

她也太倒霉了!接连两次,流年不利啊!

顾默默脚步有些虚浮,几乎要倒下去了。

本能地她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她一下抱住眼前的温亭域。

鼻尖传来的男人清冽干净带着薄荷的气息让她有些清醒。

她抬头看到了温亭域那张脸。

“我才不抱你呢,你是坏人。”

顾默默嘟嚷着,一下松开了温亭域。

随即顾默默倒在了地上。

温亭域的眉头轻蹙。

他也看出来了,顾默默被人下药了。

即使他再不喜欢眼前这个女人,也不能扔下一个被下药的女人躺在大街上。

他抱起迷迷糊糊的顾默默往酒店走去。

开房卡的时候,年轻的酒店前台小姐看到他们又妒又恨,帅哥配丑女啊!

在电梯里,顾默默就一个劲地往温亭域怀里蹭。

等打开房间门后,温亭域要把顾默默扔到床上。

顾默默却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温亭域身上。

“顾默默,你给我下来。”

温亭域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我我不,你身上好好闻。”顾默默双手勾住温亭域的脖子。

“你是天上的神仙吗?”

顾默默痴痴说道:“你长得可真好看啊。”

看着眼前的俊颜,一股热潮又席卷了顾默默。

“好热呀。”顾默默叮咛一声。

温亭域也察觉到了顾默默身上不正常的滚烫。

“你的嘴巴好看,我要吃一口。”顾默默吃吃笑道。

一张嘴唇就要往温亭域的薄唇上凑。

温亭域眉心一蹙。

他下意识推开顾默默。

顾默默却更往前扑了。

挣扎之间,温亭域脚下一滑,两人双双跌落在床上。

温亭域整个人躺在床上,顾默默则是直接骑在了他腰上。

“骑马。”顾默默笑得开心:“骑马真开心。”

她重重拍了下温亭域的腰。

这该死的女人……

“下来!”温亭域冷声说道。

“好热!”顾默默又是发出一阵亲呢的闷哼。

她蹭了蹭温亭域,这样感觉似乎舒服了些。

温亭域呼吸蓦地加重……一个翻身将顾默默压在了身下。

动漫关键词:翁公吮她的花蒂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