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中文字幕无码专区人妻系列 丰满人妻熟妇乱又伦精品

2022-03-25 15:40:2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她并没有去接顾雁南的纸巾,而是从包里自己拿出了一包湿纸巾。“我和之言是在谈生意,陆小姐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在客户面前的确有些失礼,若是让客户知道了您和之言的关系,

她并没有去接顾雁南的纸巾,而是从包里自己拿出了一包湿纸巾。

“我和之言是在谈生意,陆小姐这么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在客户面前的确有些失礼,若是让客户知道了您和之言的关系,难免要有腹诽。所以,只能暂时装作不认识了,陆小姐可千万不要多想啊。”

“这些解释的话,应该不需要顾小姐来跟我说吧?”陆锦念冷冷道。

“之言正在陪客户喝酒,现在抽不开身,所以特地让我来跟你解释的。”

听着顾雁南一口一声叫得亲切,陆锦念心底冷意愈甚。

不知为何,连小腹里都升起寒凉。

只可惜,她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解释。

“顾小姐,我妈妈还在外面等着我,失陪了。”

陆锦念快步离开。

她也很想像顾雁南那样,优雅得体地微笑、不徐不疾地保持着自己的体面,可是她做不到。

每一次遇到跟慕之言身边的女人有关的任何事,她都无法做到视若无睹。

大概从一开始,她就已经输得彻底。

“锦念,你脸色怎么这样差?”

周红萍看见女儿苍白的脸色,吓了一大跳。

“我没事。妈,我们走吧。”

周红萍知道自己闯了祸,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念叨,赶紧扶着女儿往餐厅外面走。

失望是一次又一次地累加起来的。

先给颗甜枣之后再打上来的巴掌,自然也是格外地疼。

走到门口,迎着灿烂的阳光,她却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

再醒来时,陆锦念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母亲不知去了哪里。

陪在她身边的,是慕之言的秘书吴佩佩。

“我怎么了?”

她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力气,手背上还插着输液管。

吴秘书连忙扶了她一把,告诉她:“您昏倒了,是总裁把您带来医院的,医生已经过来检查过了,您的身体有些虚弱。”

“那我的孩子有事吗?”

“您放心,医生已经给您打过保胎针了,只要好好调养,胎儿不会有什么问题。”

陆锦念听到这里,才松了一口气。

“我妈妈呢?”

“周女士刚才一直在照顾你,现在回酒店去休息了。”

她点了点头,重新躺了下去。

她原本想问问慕之言在哪里,却又觉得多余,这种时候,他怎么可能陪在自己身边照顾。

直到晚上,周红萍过来的时候,陆锦念才知道,原来慕之言和顾雁南已经结束了工作,两个人一齐坐飞机回A市去了。

而她因为身体的突发状况,不得不待在医院里观察一个晚上,所以他只留了吴秘书下来。

第二天早上,陆锦念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自然不想再在医院里待下去,于是拜托吴秘书去办了出院手续,三个人一起去了机场。

她直到下午才回到慕家。

慕之言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见她进门的声音,抬眼看了她一眼。

“回来了?”

“……嗯。”

他的语气稀松平常,仿佛她只是出门溜了个弯而已。

忍着身体的不适,她将自己的行李箱拖进家里。

好在箱子里东西不多,并不重,要自己搬回二楼的房间里去,也不算太难。

慕之言忽然站了起来,伸手拎过她的箱子,往楼上走去。

她只好跟在后面。

“你既然回来了也没去公司,怎么不等我一起回来呢?”

当然,答案她早就知道了,自然是想和顾雁南单独相处,不想被她打扰罢了。

她忍不住问,实在是因为母亲为了这在飞机上念叨了她一个小时,实在是让人生气。

然而,他却回答:“我可不像你那么闲。”

走进卧室,他将箱子随手往边上一放,对她说:“我们走吧。”

“去哪儿?”

“医院。”

B市的三甲医院根本不比A市的差,可慕之言竟然还不放心,生怕她的身体会有什么状况,硬是要带着她去医院里再复查一下。

检查结果还算不错,她那时昏倒完全是由于情绪起伏太大,胎儿并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医生也叮嘱了:“孕早期要注意情绪,母体的心理状态也会影响到胎儿发育的,家人得多注意一点。”

看着慕之言认真听医生说话的模样,她叹了口气,什么时候,他对自己的关心,能像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一样就好了。

不过,这辈子应该都不可能了吧?

“慕总?”

他们离开医院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甜美的女声。

年妙妙和白子勋手挽着手走出来,正好看见了他们。

年妙妙毕竟是个女明星,生怕会被路人认出自己来,什么墨镜口罩都戴在脸上,要不是她站在白子勋身边,陆锦念根本就没把对方认出来。

白子勋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不过年妙妙已经主动向他们走过去了,他只好跟上。

“好巧呀,慕总,我们这都多久没有见过了?”年妙妙巧笑嫣然。

“上周刚见过,也不久。”慕之言幽幽道。

“慕总,这位不会就是——你的夫人吧?”

年妙妙走到跟前才认出陆锦念,正是上次在医院见过面的,显然十分吃惊。

慕之言不置可否,眼神只落在白子勋身上。

白子勋笑着向他伸出了手:“原来慕总裁跟我的女朋友也认识啊,那可真是巧了。”

慕之言轻嗤一声,并不与白子勋去握手。

“陆小姐,看不出来,人不可貌相啊,你是子勋的朋友就足够让我惊讶了,没想到居然还跟慕总是一家人,啧啧啧,看来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呀。”

“每次都能在医院见到年小姐,的确是巧。”陆锦念得慕之言转过头,颇为怪异地看了她一眼,才回答:“她是我们集团一个子公司品牌的代言人。”

“我看也是,年小姐是白子勋的女朋友,我看她性格有些傲气,想必是不愿意自甘堕落跟你这样的有妇之夫搞在一起的。”

话音一落,陆锦念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说了实话,连忙捂住了嘴。

然而慕之言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只是幽幽说了一句:“陆锦念,你最近的胆子很大。”

她暗暗吐了吐舌头,再不敢乱说。

……

两天后,从慕家老宅那里来了电话,要让慕之言和陆锦念回去赴家宴。

慕家的家宴向来是一个月才有一次,这次还没到月底就把他们叫回去,是因为慕栩嘉回来了。

慕栩嘉,慕之言的亲弟弟,年纪比他小了五岁,之前一直在国外读书,很少回家。

他这个弟弟,并没有遗传慕之言那样天生会读书的基因,一个金融硕士考了两年才考上,以致于到现在依旧还没毕业。

不过,在许多事情上,他的聪明劲儿并不比慕之言少。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两兄弟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样。

“嘉嘉啊,你这次回来就别再回去了,念书这种事,太耽误时间,还不如直接进集团历练历练呢。”沈雪琴对自己的小儿子说。

“我倒是很想回来,不过,哥哥,要是我回来了,你打算安排我做什么职位?”

慕栩嘉笑嘻嘻地问慕之言。

“随你。”慕之言不动声色地回答。

“你要是随我,那我可看中你办公室的那张真皮转椅很久了。”

“嘉嘉,你胡说八道什么?”慕北辰立刻喝止了小儿子的胡说八道。

慕北辰和沈雪琴夫妻俩,一向都比较偏爱幼子,在家里面向来疼爱慕栩嘉。

但是公司的事,慕北辰还是很有分寸的,慕氏国际集团能有今时今日的名望地位,有大半的功劳要归功于慕之言,自从他接手公司以后,慕氏集团才节节攀升,直到如今稳坐华东南地区实业界龙头老大的位置。

所以,慕栩嘉根本没有任何觊觎总裁这个位置的机会。

“哎呀,老爸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就算有要篡位的心,也没有那个本事呀,大嫂你说是不?”

慕栩嘉笑嘻嘻地,冲陆锦念抛了个媚眼。

陆锦念尬笑着,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水。

在这个家里,她向来没有任何的存在感,沈雪琴和慕之言也不过是因为自己怀了身孕,最近才对自己稍微有了一点好脸色而已。

不过,慕栩嘉却不同,他从一开始,就对她很和善,一口一个“大嫂”也叫得亲切。

而慕之言却早已板起了脸。

“要是没什么事,吃完饭我们就走了。”他对父母说。

“你弟弟难得才回来一趟,急着走做什么?”沈雪琴连忙说。

慕栩嘉笑道:“哎呀,哥哥要赶紧跟嫂子回家去过二人世界,哪里想搭理我?”

一句话,说得陆锦念十分窘迫。

慕之言站了起来,冷冷问:“你什么时候回学校?”

“后天。怎么,哥哥舍不得我?”

沈雪琴不满地叫了起来:“才刚回来,怎么就要走?你一个学期也才回来两趟,多待几天吧。”

“我还要回去上课呢……”

慕之言没有再听他们聊天,直接走出了大门。

陆锦念连忙放下水杯,跟着走了出去。

“慕之言,你等等我。”

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等陆锦念上车后,立刻吩咐司机开车。

每一次,他跟慕栩嘉见过面之后,似乎都非常不高兴。

可是陆锦念却不知道缘由。

他们是亲兄弟,又不是像她和陆语秋那样同父异母的关系,何至于闹得如此之僵呢?

而且,慕栩嘉每一次都是笑嘻嘻的,明显是在不断地给慕之言递台阶。

“你和你弟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忍不住问道。

“陆锦念,不要以为自己吃了几顿我们家的家宴,就把自己当自己人了。”

慕之言的语声冰冷。

其实这几天,他对她的态度已经和缓了许多,可是现在他的语气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

如此喜怒无常,让陆锦念完全摸不着头脑。

她一直觉得,慕栩嘉这个人看着有些吊儿郎当,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但人还是不错的。

至少在这个家里,他是唯一一个不因她的出身而看不起她的人。

慕之言这天晚上没有回房间睡,陆锦念第二天早晨才知道,他居然就在书房里面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他也没有等她吃早餐,而是一大早就直接去了公司。

很显然,昨晚问了他一句慕栩嘉的事,就彻底惹恼他了。

“嫂子,我来啦!”

就在她一个人刚刚吃完早饭之后,慕栩嘉突然大大咧咧地冲进了家里。

“你怎么来了?”

慕栩嘉的手里抱着一个大礼盒,扑通往桌子上一放。

“昨天你们走了以后我才听我妈说,嫂子你怀孕了,所以,我当然要给我小侄女买个礼物咯!”

慕栩嘉兴冲冲地当着她的面就把礼物盒子给拆了,里面居然是一整套芭比娃娃周边产品,各种小裙子、化妆品,甚至还有别墅。

这么明显女孩子的玩具——

“你就那么肯定,我肚子里这一个是女孩子?”她笑道。

要知道,慕家其他人,肯定都是希望她生男孩的。

“我喜欢女孩子,当然希望你怀的是一个侄女呀!”

“那要是真的生了女孩,就谢谢你的礼物了。”陆锦念笑着收下了这一份大件礼物。

“怎么,你要是生了男孩,就不谢谢我了?到时候我再给你补一份男孩子的礼物嘛!”

慕栩嘉笑呵呵地跟陆锦念聊着天,让一旁的管家出了一身的冷汗。

要是这时候慕之言回来了,知道他们把二少爷给放了进来……

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好在,知道慕栩嘉离开,慕之言也没有回来。

“管家,你帮我把这个芭比娃娃放进仓库吧。”

等慕栩嘉一走,陆锦念赶紧说。

她虽然不知道慕之言为什么不喜欢自己这个弟弟,但也很清楚,要是他知道自己收了慕栩嘉的礼物,只怕他会很不高兴。

把盒子放进仓库里以后,陆锦念忍不住问管家:“您是慕家的老人了,知不知道为什么慕之言兄弟俩的关系这么差?”管家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色:“这个……您还是自己去问少爷吧。”

“他要是愿意告诉我,我当然不必来问你。”

管家被逼问得没有办法,只好开口:“这事儿,得从少爷八岁那年说起……”

话头才刚起了一半,门外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汽车的声音。

管家啊如做贼一般赶紧闭了口,什么话都不再说。

慕之言才走进家门,只在客厅里停留了两秒钟,就立刻满脸不悦地问管家:“慕栩嘉来过了?”

“是……二少爷只是过来坐了一坐,马上就走了。”

“清理干净。”

他冷冷撂下一句话。

陆锦念原本还好奇他是怎么知道慕栩嘉来过的,走到沙发旁边一看,才发现在沙发的扶手上,居然被人用手指蘸着咖啡画了一个巨大的笑脸。

这一看,就是慕栩嘉的杰作。

“对不起啊,慕栩嘉他突然就闯了进来,佣人们是拦了的,但是没能拦住,你不要怪他们。”

她生怕这些佣人会被慕之言恼怒之下责罚,连忙替他们说话。

“他来做什么?”

“他说要送我肚子里的孩子礼物,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让管家搬到仓库里去了,以后不会给孩子用的。”

陆锦念不敢撒谎,只好如实回答。

“全部扔掉。”

……

陆锦念由于怀孕和各种琐事的原因,已经向公司请了好几天假。

她考虑到自己实在不够丰满的荷包,不敢再旷工,赶紧回了公司去上班。

怀孕的事,她并没有告诉公司里的同事。

不过,这天中午在公司的洗手间里孕吐的时候,她还是被设计部的一位同事给看见了。

“陆主管,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胃有点不舒服。”

“之前请了那么多天假,现在又胃不舒服,陆主管,你不会是怀孕了吧?”

同事半开玩笑地一语点破,让她十分窘迫。

毕竟她连结婚都没告诉大家,这时候公开自己怀孕,不太合适吧?

于是,她只说:“大概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了,好好调养就没事了。”

“是啊,最近接了大公司的活,我们设计部也每天忙得四脚朝天,陆主管你们行政部一共就三个人,肯定更累了吧?”

“大公司?”陆锦念一愣。

他们这家广告公司,实在是个小作坊,一般接的活也不会很大,所以工作还算清闲。

她这次请了很多天假才回来上班,还没来得及看各种文件资料呢。

“陆主管你不知道吗?我们公司接了慕氏国际集团的一个广告项目,啧啧啧,那可是今年最大的一笔生意了。”

“什么?慕氏?”

陆锦念连忙走回自己工位上,从电脑里将没看完的邮件翻了出来。

果然,三天前公司接了慕氏集团的一个项目。

“像这样的广告项目,慕氏集团自然有他们的广告部门来做,为什么要外包给其他公司?以前没有这个先例啊。”陆锦念顿时觉得有些奇怪。

“陆主管,你怎么连慕氏那样的大公司里的情况,都这么清楚?”

“我……我是猜的,大公司不都那样嘛。”

陆锦念生怕自己说多错多,连忙随便搪塞了过去。

在家里,慕之言从未对她提起过这件事。

不过,他恐怕连她在哪家公司做什么工作都没有兴趣知道吧,又怎么会跟她说这些。

由于这个广告项目的缘故,陆锦念公司几乎全体都需要加班加点,才能完成工作。

这天晚上,她下班后回家已经很晚了。

家里面静悄悄并没有一个人,慕之言也不在。

看来,他今晚并不打算回来。

“不回来也好。”她自语道。

自从她怀孕之后,他几乎天天回来,总让她疑心是不是他真的变了,可是,那又怎么可能。

结婚两年,他对她的态度,不一直都是冷淡至极的吗?

陆锦念拖着疲惫的身躯扑到了床上,连洗漱都懒得洗漱,倒头就睡。

……

慕氏国际集团。

夜深人静,整个集团大厦只有总裁办公室一盏灯还亮着。

他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那个女人——

他竟然开始不由自主地想起。

大约是最近回家的次数过于频繁了吧。

慕之言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

“上次让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是在睡觉,不过听见慕之言的声音,立刻警醒过来。

“总裁放心,我的人一直在国外盯着。二少爷在国外也只不过是每天逛逛夜店玩玩电竞,并没有做过其他什么事情。”

“继续盯着。等他回国外后,他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有可疑的都报告给我。”

“是。”

慕之言微微蹙起了眉。

逛夜店打游戏,这倒是和每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一样德行。

可是他很清楚,自己这个弟弟,绝对不是不学无术的蠢材。

他越正常,就越不正常。

“总裁,有一件事,倒是值得留意。”电话那头的人忽然说道。

“什么事?”

“二少爷的硕士论文似乎早就已经写好了,却一直没有交上去,他仿佛是——有意拖着不肯毕业。我猜测,二少爷可能是以没毕业为借口,故意不回国的。”

“知道了。”

慕之言挂掉了电话。

故意不肯回国?

那他是不想回国与自己争,还是准备搞些其他动作,要争更多的东西?

慕栩嘉——

他暗暗攥紧了拳头。

……

慕栩嘉只在国内待了三天,第三天上午就要搭乘航班去国外了。

沈雪琴忍不住掉了两滴眼泪,十分舍不得自己这个小儿子。

“妈,我再过两个月会再回来的,有什么好掉眼泪的?年纪一大把了也不嫌丢人。”

“你这孩子,有这么排揎自己妈妈的吗?”

慕栩嘉依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对沈雪琴说:“妈,我要上飞机了,看来我哥是不愿意特地来送我一趟了,等我走了以后,你回去跟他说,让他可千万别想我。”

沈雪琴点了点头。

自己这两个儿子关系一向不那么亲密,她作为母亲怎么能不知道呢?

但是,都是陈年旧事了,慕之言又是那么一个寡言少语的性子,她实在是没办法。

慕栩嘉在机场门口告别的母亲,独自一人往登机口走去。

才走出没几步,却看见慕之言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慕栩嘉,把东西交出来。”

体的笑道,“既然年小姐跟子勋还有约会,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他们寒暄了几句就各自散了,看得出来,慕之言的表情并不是很高兴。

“明天开始,你产检的医院换一家吧。”他对陆锦念说。

“为什么?你是怕再见到年妙妙?”

陆锦念腹诽一声,她产检,难道他还能每次陪着吗?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巧正好撞上的机会。

“怎么,年妙妙也是你的前女友之一吗?”她半开玩笑地问道。

结婚两年来,慕之言的花边新闻数不胜数,什么从名媛到女明星,从平面模特到网红,只怕四只手都数不过来。

动漫关键词:丰满人妻熟妇乱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