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爽一点搔一点叫大声点3p 娇妻被朋友日出白浆抖内

2022-03-25 15:39:2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像是怕碰到她手腕的伤口,他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后脑,怕她躲开去,牢牢摁住了不容反抗。她原本想趁他舌头送过来的时候狠狠咬上一口的,可他早有准备,灵巧地腾挪

像是怕碰到她手腕的伤口,他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另一只手扶住了她的后脑,怕她躲开去,牢牢摁住了不容反抗。

她原本想趁他舌头送过来的时候狠狠咬上一口的,可他早有准备,灵巧地腾挪,趁机撬开了她的牙关。

口中有薄荷糖的清香,陆锦念前一秒还在思考他为什么会吃薄荷糖,下一秒就已经被吻得浑然无法呼吸。

大脑更是宕机,她高举的双手下意识勾住了他的脖颈,为了不让自己在后退时跌倒,缠得更紧。

他一声嗤笑,将她按在了墙壁上。

一吻绵长,再松开她时,她只剩下了大口喘气,连脸都红得像火烧。

慕之言似乎心情不错,没有再追问她有关白子勋的事情,反而勾着唇,问她:“陆锦念,睡觉吗?”

“我……当然要去睡觉!”

趁他松手的功夫,她赶紧往二楼房间跑去。

生怕他又要对自己做什么,她又补充了一句:“我自己一个人睡!”

跑回房间,关上房门,他没有再跟上来。

陆锦念后背抵着门,呼呼地大喘气。

心脏竟然会跳得如此之快,她一定是怀孕导致内分泌系统紊乱掉了。

……

第二天,陆锦念按照原来的计划,准备去医院做复查。

慕之言并没有陪着她一起去,一大早,他就说了自己要去外地出差,去赶飞机了。

医院。

她在慕家佣人的陪同下做完了血常规,准备去妇产科检查胎儿的状况。

陆锦念的身体恢复得还算不赖,但是怀孕初期就发生那样的意外,她的状况要比寻常孕妇更加虚弱一些,却连药都不敢乱吃,实在是痛苦。

“看,是年妙妙!”

准备离开医院时,陆锦念突然看见人群中有些躁动。

她顺着大家望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个穿着通身名牌、戴着墨镜的女孩从门口走了进来。

她这踩着恨天高、走路虎虎生风的模样,实在是气场不小。

“真的是年妙妙!她怎么会来医院?”

人群里悉悉率率地讨论起来。

陆锦念仔细地想了一会儿,终于把这个女孩跟之前在网上看到过的一张脸对应了起来。

年妙妙,著名演员,童星出道,年纪虽然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经是在娱乐圈红了十几年的老前辈,从新人奖到视后全部都拿了个遍,是炙手可热的流量小花。

年妙妙本来走的是直线,但在经过陆锦念身边的时候,却停了一停,甚至还摘下了墨镜。

陆锦念自忖与她素不相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身上背的包,和年妙妙撞款了。

这个包,是今年某大牌新出的限量款,全球不到二十个。

陆锦念自己当然是舍不得买的,这个包,还是她妈周红萍咬着牙攒了钱送她的。

母亲那时还说:“你可是慕家少奶奶,不穿戴点符合自己身份的东西怎么行?没得叫慕家人看低你!”

她知道妈妈居然把父亲给她的所有赡养费都拿去买包了,她还心痛得要死。

当时母亲还说这个包很不简单,是女明星同款,没想到,还真是同款。

年妙妙脸上的表情抽了一抽,又立刻戴上了墨镜,往前走去。

陆锦念没有多想,正准备离开,却听到了身后白子勋的声音:“你来了。”

她转过身,看见年妙妙一改刚才桀骜的表情,摘下墨镜向他飞奔而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白子勋,你是认真的吗?”

“唔,我当然是认真的了,你看我真诚的小眼睛,什么时候像说谎?”

年妙妙高兴得眉飞色舞,抱着他死活不肯松手,完全不管这里是不是大庭广众。

而白子勋已经看见了陆锦念,叫住了她:“陆锦念,你过来!”

她本不想过去的,可人家都叫自己了,总不能当没听见。

三个人在白子勋的办公室里坐下,她和年妙妙的包都放在身边,年妙妙轻哼了一声,把包包往身后放了放。

“锦念,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年妙妙。妙妙,这就是我最好的朋友,陆锦念。”

白子勋笑着向她们两个人介绍对方,着重咬了“朋友”这两个字。

“最好的朋友——”年妙妙嘟起了嘴,“为什么你最好的朋友,会是女孩子啊?”

“当然是因为我长得帅,女孩子都喜欢我啊。”

眼看白子勋当着小女友的面都敢口无遮拦,陆锦念连忙解释:“年小姐,你别误会,我早就已经结婚了。”

白子勋脸色黯了黯,十分阴阳怪气地补了一句:“是啊,不但结婚了,还准备生孩子了呢。”

年妙妙完全没听出来男朋友语气里的咬牙切齿,她追了白子勋也有小两个月了,今天才终于被答应,正沉浸在欢喜当中,哪里知道白子勋的小九九。

而白子勋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仿佛昨天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

这样也好,看来,他昨天是像往常那样开玩笑的。

陆锦念稍稍松了口气。

年妙妙虽然是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长大的,可是性格十分乐天单纯,除了脾气有些骄矜外,实在是个很优质的女朋友。

白子勋的眼光不错,千挑万选,竟然选了一个当红女明星。

“子勋,我做完产检了,现在得走了,你和年小姐继续聊吧。”她站起来,不准备当这个电灯泡。

“等等。”他拉住了她,“陆锦念,虽然我昨天说的很多话都是脱裤子放屁,但是有一句话,也只有那一句,永远不是开玩笑。”

“什么?”

他目光沉沉地望着她,仿佛有千言万语被吞入肚中,让她心里一紧。

这小女朋友还在旁边坐着呢,他要是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

“白子勋,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单独聊。”她连忙说。

“凭什么单独聊?陆锦念,说好了是你请我吃饭,昨天餐厅包场的费用,你还想赖账不成?”

白子勋霎时提高了音量。

这让陆锦念十分紧张:“你……你说什么?”

“总之,账单我发你邮箱了,我先替你垫付了,这笔钱你要是暂时还不起,分期付款也没关系,我不收你利息。”他狡黠一笑。

“白子勋,你这个无赖!”年妙妙和白子勋的恋情,在医院里面被人拍到之后,迅速地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巨大的讨论度。

她毕竟是当红流量小花,掀起的水花可比慕之言这样的商界人士的花边新闻高得多,谈个恋爱而已,几乎要把几个社交软件的后台给挤瘫痪。

而白子勋的身家履历,也被热心网友扒了个干干净净。

好在,他是个长得帅学历好家世好工作还不赖的五好青年,网上一大波都是在感慨像这种超极品的富二代,居然也“英年早恋”了的。

陆锦念翻着手机里的新闻,看着网友的评论,心中想道:“这就算绝世大帅哥了?那是他们没见过慕之言,他才是英年早婚呢。”

一想到这里,她不禁心里颤了颤。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他为荣的,甚至,带着那么点粉丝滤镜在仰望他,可是两年的婚姻生活,足以让年少时的滤镜一点一点被磨得稀碎。

就这样想着,她下意识在搜索框里输入了“慕之言”三个字。

关于他的新闻,从来也不会少。

而当她翻了两页之后,表情顿时凝滞。

今天热搜榜前十都是年妙妙的恋情绯闻,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在热搜榜第二三十的位置,还有一条关于慕之言的。

“慕氏国际总裁幽会未婚妻”,这是狗仔起的标题。

而新闻的配图,是慕之言和顾雁南两个人出入酒店被拍到。

她记得早晨出门前慕之言穿的衣服,正是这一套。

可是,他不是说去外地出差了吗?

指尖的血一点一点倒流回去,陆锦念这才意识到,原来这几天的温存与和谐,都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他和顾雁南……

终究,陆锦念才是那个局外人罢了。

手机铃声响起,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周红萍的声音有些气急:“锦念,你看到新闻了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慕之言为什么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未婚妻?”

陆锦念和慕之言的这一段婚姻,始终都未曾对外公开过。

虽然有不少人都知道慕之言是已经结了婚的,但他的妻子是谁,并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更何况,外界关于他的绯闻一向都是满天飞。

“妈,你先别急,之言他是去出差了,那个人……可能是跟他一起出去工作的吧。”

“这样的话,你拿来搪塞我可以,你自己信吗?”周红萍气恼不已。

“信与不信,不都是一样的吗。”陆锦念喃喃自语了一句。

母亲还在骂骂咧咧,她并没有骂慕之言眠花宿柳,只骂自己的女儿不争气,连丈夫的心都把握不住。

可是,原本就不属于她的东西,她要怎么才能挣回来?

“锦念,我已经买好飞机票了,你赶紧收拾东西,我们去B市!”周红萍突然说。

“你说什么?”

母亲突如其来的做法,让陆锦念不知所措。

慕之言在B市出差,不过三四天也就回来了,她去干什么?

去捉奸吗?

然而很显然,周红萍就是这个意思。

她当然表示拒绝,可是,拗不过母亲的强势,竟然真的被拖到了机场。

“妈,我们何必这样呢?他身边的女人,向来也不少。”陆锦念嘀咕道。

“以前也就罢了,现在你肚子里可怀着他的孩子呢,他这时候出去乱搞,这口气不能忍!”

陆锦念叹了口气。

母亲的脾气,她是知道的,一旦想要做的事情,撒泼打滚用尽一切手段都要做成,她要是执意不肯去,到时候母亲自己去了,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

可是,现在过去,又有什么用呢?

难道,她还能直接杀进酒店里去,把顾雁南从他的床上拖起来吗?

现在她只想安安静静把孩子给生下来,其他的事,她根本就不想思考。

“妈,要是惹恼了他,我在慕家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你现在怕事不敢惹事,以后慕家就不会有你的日子了!”

……

A市到B市的飞机仅仅一个小时就到了,落地之后,周红萍带着她直接往酒店里去。

“你怎么知道慕染尘的酒店在哪儿?”陆锦念诧异地问。

“狗仔不是拍到酒店大门了吗?B市所有五星级以上的酒店我全查了一遍就这家最像!”

陆锦念啧啧称赞,母亲这毅力和本事,天生应该去当名侦探的。

终于到了酒店,由于不知道慕之言的房间号,前台又不肯说,周红萍正准备撒泼打滚地闹,陆锦念拦都拦不住她。

就在这时,前台突然叫了一声:“慕总裁,这两位客人自称是您的家人,一定要我们告知您的房间号。”

陆锦念连忙转过头,看见慕之言就站在离她们不远处的地方,神情幽暗。

“我……我过来只是因为……”

她这会儿无论怎么解释,好像都没法缓解尴尬的气氛。

而慕之言居然没有质问她来做什么,只是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往电梯间走去。

她回头去看母亲,发现母亲也有点被吓到,撒泼打滚的气势一个都没发出来。

“慕之言,我不是故意要来找你的,只是我母亲她……其实也不是我母亲,是因为你被拍到了照片,所以我……哎呀总之这件事情很复杂,你先松开我再说。”

电梯来了,慕之言把她推进了电梯里面,这才松开了手。

“十八楼,只有一间总统套房,以后你别忘了。”他按下了电梯。

陆锦念点了点头,总统套房只有一间,那是不是说明,顾雁南也在这个套房里面?

说起来,不知慕之言对十八这个数字有什么执念,他好像每次住酒店都住这个楼层,就连他的办公室,也设在十八层。

“你刚才说什么照片?”他突然问道。

“当然是你和顾雁南的照片啊。”话一出口,陆锦念又赶紧说:“我真的不是因为看见照片才过来的,实在是因为我妈……”

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母亲也不大合适,陆锦念闭了口。

“所以,你是来捉奸的。”

“不是!我没有!”

慕之言哂笑了一声。

电梯停在了十八层,她跟着他出去,走进套房。

这房间还真是大,陆锦念环顾四周,并没有看见顾雁南的任何身影。

“那你四处看看,这里是不是真有什么奸可捉。”慕之言说道。

陆锦念愈发窘迫,哪里敢四处乱看。

“要是没事的话,我下去找我妈了。”她低着头立刻就想溜。

被撞个正着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这会儿独处,更加让她不知所措。

然而慕之言拦在门口,并没有要让她走的意思。

他拿起手机,给前台打了个电话:“楼下那位周女士,是我的客人,你安排一个房间给她。”

打完之后,他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笑道:“现在,不用走了吧?”

“你想干什么?”

慕之言抬手,竟然开始脱自己的衬衣,她吓了一大跳,连忙转过身去,不去看他。

他又是一阵轻笑,明明都已经看过不知多少次了,这个女人竟然还在这里装纯情。

他脱下了衬衣,从衣柜里拿出另外一件深色的穿上,然后唤她:“你过来。”

她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他指了指边上的领带:“帮我系上。”

系领带这种事,原本应该是每个妻子都会帮丈夫做的事情,可是陆锦念并不会。

结婚两年,她连跟他睡在一张床上的次数都数的出来,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帮他打领带。

笨手笨脚地尝试了无数次,她最终只像小学生系红领巾一样,给他系了一个结。

“那个……我重新打。”

她抬起手,想要帮他解开。

他却说:“就这样吧,我原本就不该指望你。”

慕之言照了照镜子,这天底下能把领带系成这样的女人,恐怕也只有她独一份了。

可是,他居然没有将它解开,而是选了件深色西装穿上,准备出门。

“你去哪儿?”她连忙问。

“我晚上和顾雁南一起有个酒局,你哪儿都别乱走,在这里等我。”

听到“顾雁南”这三个字,她的眼神落寞了几秒。

而慕之言已经直接走了,并没有打算向她解释什么。

看来,狗仔的新闻写得并没有错,他真的是和顾雁南来幽会的——

……

酒店外,顾雁南已经等了慕之言快半个小时了。

刚才他们本来都已经准备要走了,他忽然看到了什么似的,独自一人返回了酒店大堂。

而再出来时,竟然还换了一身衣服。

“怎么了?居然还特地回去换衣服。”顾雁南问道。

“衣服脏了,当然要换。我们走吧。”

顾雁南看见他的领带似乎打得有些奇怪,想要出言提醒,却又觉得万一这是他故意的设计,于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一次,他们俩的确是来出差谈一个项目的。

慕氏国际和顾家有个合作的区块链项目,她特地向父亲要了过来,自己当对接负责人,这才有了和慕之言一起出差的机会。

只不过,慕之言这个人实在是太公事公办了一些,三天四夜的出差时间,被会议和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工作量实在是有些大。

“晚上的应酬结束后,我们一起去酒吧喝一杯怎么样?”顾雁南主动说道。

“你若是想喝酒,一会儿陪泰阳科技的陈总多喝几杯就是。”

慕之言低头看着秘书递过来的一份资料,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

酒店里,陆锦念正百无聊赖。

她打了电话给母亲,母亲却说让她自己好好跟慕之言谈,她不来掺和,准备晚上去当地景区逛逛。

明明是她硬要拖着自己过来的,现在居然把这当旅游了?

陆锦念十分无语。

可是,她对逛景区这种事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宁可在酒店里面睡觉。

睡了不知几个小时,房间的门铃响了,她以为是慕之言回来了,急忙过去开门,却原来是服务生送餐。

“慕先生吩咐我们给您按时送晚餐。”

她有些诧异,没想到他居然还会叮嘱酒店做这些。

她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然而,慕之言此时正在跟客户聊天,手机放在桌子上,根本没有看到。

顾雁南却看见了。

她趁慕之言不注意,悄悄拿起了手机,走到了包厢外面。

“你什么时候回来?”

接通电话后,陆锦念直接问道。

“陆小姐,是我。”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女声,陆锦念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虽然明知道他此时此刻正和顾雁南在一起,但是他居然会允许对方碰自己的电话,这让她顿感寒凉。

“慕之言呢?他在哪里?”

“之言他现在不大方便接电话,陆小姐不知找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没事。”

陆锦念很没有出息地挂掉了电话。

她不敢去问,更不敢多想。

那两个人的关系,她每多揣度一分,心脏便要绞痛一分。

其实,在他第一次把情妇带到她面前的时候,她就应该已经痛得越来越麻木了的。

可是顾雁南不一样,因为顾雁南,是和他门当户对的,被慕家人视作未婚妻的存在。

……

这天晚上,慕之言回到酒店的时候,陆锦念早就已经不在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里的那条通话记录早已被删掉,他自然一无所知。

他以为她是不告而别的。

再打陆锦念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回去了吗?”

他心中掠过一丝不悦。

那个女人,莫名其妙地跑到另外一个城市出现在他的面前,又莫名其妙地消失,简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慕之言放下手机,走进浴室去洗澡。

等他洗完澡再出来的时候,发现手机里居然多了十几条未接来电。

是个陌生的座机号码,他疑惑了一下,回拨过去。

“您好,请问您是这个号码的机主吗?”

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你是谁?”

“这里是B市派出所,您的妻子在我们这里,请赶紧过来。”

慕之言眼皮一跳,妻子?陆锦念?

好端端的,她怎么会在派出所?

来不及擦干自己的头发,慕之言穿上衣服就赶紧往外赶。

等他跑到派出所的时候,看见陆锦念抱着膝盖坐在派出所执勤室的长凳上,身子蜷缩成一团,像只受惊的小鹿。

“陆锦念,你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打不通我妈的电话,但我的手机又被摔坏了,只能记得你的号码。”

慕之言环视四周,看见房间另一头的椅子上,坐着两个年轻男人,两个人都是鼻青脸肿地,被民警用手铐铐着,一脸的气愤不平。

动漫关键词:爽一点搔一点叫大声点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