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朋友出差玩弄人妻系列合集h-强行征服邻居人妻淑敏

2022-03-25 15:38:0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记忆中,她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刻意亲昵过。慕之言伸出一根手指,戳着她的脑门退开半米远。“陆锦念,你吃错药了?”她眨了眨眼,忽然就晃了晃身子,咳嗽两声作虚弱模样:&l

记忆中,她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对自己刻意亲昵过。

慕之言伸出一根手指,戳着她的脑门退开半米远。

“陆锦念,你吃错药了?”

她眨了眨眼,忽然就晃了晃身子,咳嗽两声作虚弱模样:“那你回来这么晚,是知道我病了,特意给我去买药了吗?”

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神情有些尴尬的顾雁南,低声在陆锦念的耳边道:“你演技倒是不错。”

“演了那么多年,自然炉火纯青。”

慕之言的唇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陆锦念没有看到,可顾雁南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你进去,我有话同顾小姐讲。”

他伸手一推,直接把陆锦念给推回了门里,然后,走向顾雁南。

这两个人在外面大概站了有十分钟,他们说了些什么,陆锦念一点也猜不到。

她刚才大约是疯了,才想在那位顾小姐面前挣回一点颜面,可是,无人配合,她只有更加丢脸而已。

看着他们驱走了自己单独讲话,看来门当户对的交往果然进展迅速。

陆锦念甚至听见了顾雁南银铃般清脆的笑声,那样放肆的笑,她在慕之言面前从来都不曾有过。

也是,那位顾小姐,可能马上就要成为这栋别墅的新女主人了,他又怎么可能愿意再搭理她。

陆锦念独自一人回了卧室,有一搭没一搭地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和化妆品。

新的行李箱已经买好了,30寸,大到足以装下一个人,却装不完她想要带走的、这整整两年的光阴。

其实关于他的记忆,美好时很少很少,失落时很多很多。

东西放进行李箱,她犹豫了一下,却又将它们取出。

就这样放弃了吗?真的应该要放弃吗?

曾经陆锦念以为,只要嫁进了慕家,就是圆满。

可是如今她才知道,理想和现实差了十万八千里,鞭长莫及,却又飞蛾扑火。

……

第二天,陆锦念没有在家里看见慕之言,倒是从报纸上看见了他。

他竟然被狗仔偷拍到了和顾雁南一起并肩出入慕家老宅的照片。

慕氏国际集团的执行总裁,虽然其夫人鲜少出现在公共场合,没什么人知道陆锦念的身份,但大家都是知道慕之言早已是有妇之夫的。

从前那些和名媛影星的花边新闻,顶多算桃色绯闻,如今这一张照片,实打实地出入老宅见家长,于是坊间纷纷传言,慕之言早已跟妻子离婚,马上就要和顾家小姐订婚了。

陆锦念看着那些媒体的报道,愈发觉得好笑。

慕家人竟然连这么点时间都等不了,还没正式离婚,就急不可耐地宣示了下一任慕家少奶奶的归属。

和当初娶她时的低调内敛不同,现在慕氏的公关部门,只怕恨不得敲锣打鼓宣布,慕之言有了一位门当户对的未婚妻。

“你要是识趣,就该赶紧卷铺盖走人,别再赖着不走了。”

沈雪琴来到家里,毫不客气地对她说。

“不管怎么样,我如今到底还是慕之言的妻子,您如此急不可耐地给他安排新的绯闻,有些操之过急了吧。”陆锦念说。

“哼,你和你妹妹干出这种假怀孕丧心病狂的丑事,还想我对你客客气气?陆锦念,我没大棒子把你轰出去,已经是给足了你面子。”

沈雪琴语气里满是鄙夷,陆语秋被她轰走之后,她对假怀孕这件事所有的怨恨恼怒,就统统发泄到了陆锦念的身上。

陆锦念心中愈发酸楚。

明明陆语秋做的事情,受伤最大的人也是自己,为什么现在反而人人都觉得,陆语秋做的错事要由她来承担?

还真是不公平。

她心不甘、气不平,却又无可奈何。

“快点,还磨蹭什么?再磨蹭,等之言回来了,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在沈雪琴的注视下,她不得不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她收拾得很慢,又挨了沈雪琴不少冷眼。

可是,心里总想着,他能回家来,再看一眼、多看一眼,也很好。

然而他回来的时候,确实和顾雁南一起出现的。

“之言啊,你今天和雁南出去约会,玩得怎么样?”

沈雪琴立刻亲昵地迎了上去,看着顾雁南,眼睛都笑成了两朵花,与刚才对待陆锦念的态度简直是天壤地别。

顾雁南羞红了脸,连忙解释:“阿毅,我不是和慕先生去约会的,我们是有公事去参加了午餐会议。”

顾家与慕氏集团原本就有生意往来,现在两边的合作由顾雁南从中牵线,他们今天一起出去,的确是为了公事。

但沈雪琴却笑道:“那你们这是共进午餐了?吃得愉快吗?”

顾雁南礼貌地回答着沈雪琴的问题,慕之言的目光却投向了楼上的卧室。

“这是在做什么?”

“哦,上面那个在收拾东西,你们俩过两天就要签离婚协议,她自然是不能再在这里住了。”沈雪琴冷哂了一声。

慕之言瞬间便变了脸色:“我什么时候说过让她走?”

“之言,是她自己说的要跟你离婚,可不是我逼她的。”

此时,陆锦念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却依旧待在房间里并没有动。

她知道此时慕之言和顾雁南并肩站在一起,想起今天早上报纸上的标题,果然所言不虚。

他们这样站着,才像是一家人啊。

而她,始终都与这栋金碧辉煌的屋子格格不入。

听到有人从楼梯上来的脚步声,她猜测是他,便连头也没抬,继续往行李箱里放衣服。

“你放心,我约的律师明天就会过来,等签了字以后,你爱和谁在一起都可以,但在离婚手续全部办好之前,我们彼此留点颜面吧。”她说道。

慕家人个个爱面子胜过一切,婚内出轨的名声,总不能叫他背上。

门口的人并没有言语,她便顾自收拾着行李,又自语道:“我知道你和你家人一直都觉得我不过是图谋你们慕家的财产,但既然已经让我签了承诺书,你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要。”

门口的人依旧只是站着,静静看着她将一件一件的衣服塞进行李箱,直到塞得满满当当。

属于她的,一针一线她都准备全部带走,而不属于她的,就全都放下了。

她站起来,久违地冲他笑了一笑:“慕之言,你知道我那时为什么千方百计都想要嫁给你吗?”他一怔。

而陆锦念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就打算这么走?”他问。

“不是正合你意吗?”

“演了那么多年的戏,怎么突然就不演了。”慕之言语气依旧讥讽。

陆锦念抬起头,笑道:“因为,我已经找好下家了啊。”

本是随口一诌,只是不甘示弱,可慕之言的眼神里却闪过一道幽光。

他原本是站在门口挡着路的,现在,却站到了一边。

她合上自己的行李箱,那箱子实在是太沉太重,凭她的力气,其实很难扛起。

但她还是咬着牙,推着它走到了楼梯口。

长长蜿蜒的楼梯,她每日都要上下无数次,唯有今天,提着那么沉的行李箱,感到了有心无力。

沈雪琴和顾雁南还站在楼下,她原本此时应该叫个佣人过来帮忙抬箱子的,可不知怎么的,竟攥紧了手指,硬是自己提了起来。

“哼。”沈雪琴冷哼了一声。

而顾雁南抬头看着跟在陆锦念身后的慕之言,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并没有上前帮她。

陆锦念一级一级台阶艰难地把行李箱往下搬,几十级台阶,终于走到了最后几步,而她早已累得大汗淋漓。

但就在这时,她脚下一滑,直直摔了下去!

虽然没剩几个台阶,但这么跌一跤也还是很疼的,而行李箱也因此被摔开了口子,里面的东西掉出来不少。

她捂着痛得厉害的手肘,挣扎着自己爬起。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上前来帮她。

看来人还是千万不要感动自己,大部分人自以为是的努力,其实不过是愚蠢导致的。

“装可怜卖惨给谁看呢。”沈雪琴又冷嘲了一句。

顾雁南走了过去,试图帮她一起收拾。

她还没来得及拒绝,慕之言就在身后冷冷道:“让她自己来。”

她抬起头,对上慕之言依旧冷淡的瞳孔。

结婚两年,他永远都是那么冷淡。

而对她来说,那种开心到能跳起来的时候好像从来没有过,但是难过到只能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却很经常。

终于收拾好了一切,陆锦念转身离开。

……

第二天上午,陆锦念预约的律师就出现在了慕之言的面前,她还真是说到做到,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

“慕先生,您只需要在这里签一个字就好。”律师说道。

他连看都不看那份协议书一眼,冷冷问道:“她人在哪儿?”

律师并没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于是,他也就没有签字。

昨天她走时,他没有阻拦,倒并不是因为她说自己已经找好了下家,而是因为她看见了顾雁南和自己站在一起,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这让他很是恼火。

“慕先生,您要是对这份离婚协议还有疑义的话……”

律师的话音未落,慕之言就已经站了起来,将那份离婚协议书撕得粉碎!

“去把她带过来。”他对手下吩咐道。

然而,手下却没能找到陆锦念。

无论是公司还是陆家,她都没有去过,就连她母亲周红萍那儿,也没有她的踪影。

慕之言下意识地以为,这一定是母亲为了杜绝后患,把陆锦念给送到了国外去。

可是,沈雪琴却打了电话过来,询问他离婚协议书签字了没,话里话外,并没有知道陆锦念失踪的意思。

不是母亲干的,那她怎么会不见了?

……

慕之言怎么也不会想到,其实陆锦念根本没有跑远。

她离开慕家之后,去找了她的生母。

但没想到,周红萍一见女儿提着行李箱被慕家人赶了出来,就大发雷霆。

“你是他们慕家明媒正娶的老婆!现在就一段绯闻恋情,你就同意离婚了?你有没有脑子!”

说着,她就要拉着女儿赶紧回慕家去。

陆锦念站在原地不动,“妈,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你傻呀我的乖女儿,你现在这样答应离婚了,什么都拿不到,慕家那么有钱,我花了多少心血筹谋才让你嫁进去,你怎么能说离就离?我不同意!”

“如今,就算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陆锦念苦笑。

周红萍虽然替陆家生了一个女儿,但一直都没有名分,陆振飞也并不愿承认自己的这一段出轨经历,所以从未管过她的死活。

一直以来,她都是靠陆锦念给的赡养费过活。

如今自己的女儿净身出户,她的财路也就断了,当然大为光火。

“你这个没用的赔钱货,没了慕家,咱们娘儿俩以后怎么生活?”

周红萍扬起手想打她,却又终究还是心疼女儿,舍不得,只能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妈,这些年给你的钱,都是我自己上班挣的,本来就没花过慕家的钱。你放心,就算以后,我也养得起你。”

“你养得起什么?就靠你在那小破公司挣的工资?”周红萍气不打一处来,“不行,你给我回去!现在就回去!”

几番争执推搡,周红萍竟然硬是把陆锦念给赶出了家门,要她回慕家去服软。

可是,她又哪里还回得去?

陆锦念在家门口站了许久,她明明有三个家:母亲这儿、陆家、还有慕家,可是,无论是哪里都容不下她。

她叹了一口气,大约是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的缘故,胸口闷闷地腻烦得紧,她倚着路边的路灯杆,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啧啧啧,陆锦念,你这混得也太惨了,被人扫地出门,真是替陆家蒙羞。”

听见这熟悉的讥讽,陆锦念转过身,果然看见了陆语秋。

她倒是很会落井下石。

“让陆家蒙羞的也不止我一个。”

强忍着胸口翻江倒海想吐的不适感,陆锦念冷冷说完,越过她直接就走。

“你打算去哪儿?”

在陆语秋的身后,突然站出来两个身材高大的混混模样打扮的男人,一左一右将陆锦念挡住。

“陆语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这个人呢,天生报复心重,姐姐大概不知道吧?”陆语秋勾起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

两个混混拿黑布蒙了她的眼,将她手脚捆住,塞进了一辆面包车。

陆锦念拼命挣扎,但毫无用处。

车开了没有多久就停了下来,她问道空气里潮湿的味道,像是个仓库。

陆语秋指挥那两个人把她带下了车,按到了一张椅子上。

紧接着,她手腕一阵锐疼,像是被刀子划破了腕口,痛入心扉她什么都看不见,只听到自己手腕上流血的声音,滴答滴答,落入不知什么容器当中。

“陆锦念,我倒要让你尝尝血流干的滋味,究竟好不好受。”陆语秋在她耳边冷笑着说道。

手腕的伤口锥心般疼,她被绑得麻木,只听到血淌下的声音,滴滴答答,犹如一个没有关紧的水龙头。

若是这样一直流血下去,只怕不用一个小时,她就会失血过多而死了。

陆语秋狞笑着,显然是要看她亲眼去死。

“姐姐,你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实验,把一个人的眼睛蒙上,然后用刀轻轻划过手腕,其实伤口并没有流多少血,但是给他听流血的声音,滴答、滴答,然后这个人,就真的会被心理暗示,活生生地把自己给吓死。”

陆语秋在她耳边轻声告诉,语声猖狂而惊悚,配合着耳边的滴血声,凄厉如鬼魅。

“哈哈哈哈……我的好姐姐,你猜,现在你自己是真的在流血,还是我吓你的?”

陆锦念紧咬着唇,此时此刻,她的确是感受到了失血过多后的眩晕感,但是,她并不能判定,这是陆语秋在故意吓她,还是真的流了很多血。

“陆锦念,你早就该死了。”

她狠狠放下这一句话。

陆锦念听到了她出去的脚步声,旋即,门被关上。

潮湿的空气,和不间断的滴血声,在这静谧空间里回响。

陆语秋,怎么可能只是吓吓她而已。

她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看这,传球!”

“小心!”

球场上响起一声惊呼,那个篮球飞快地冲着她所在的看台而来,而就在这时陆语秋狠狠推了她一把,让她跌进了场中。

眼看陆锦念就要被篮球砸个鼻青脸肿,一只大手却伸了过来,轻描淡写将那球给挡了回去。

她抬起头,看见眼前这个穿着白T恤的男生,他仿佛只是恰好路过顺手而已,救了她,连低头看她一眼都没有,又云淡风轻地走过。

陆锦念想起来了,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高中。

她从来都不相信什么一见倾心,可是那个瞬间向自己砸过来的时候,她却躲不掉。

像所有经典少女漫画的开头,他们都将一见钟情,称之为见色起意。

慕之言的这副皮囊,当然是她见过的人里最无可挑剔的。

从此以后,陆锦念对那个男孩子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暗恋。

只可惜,他从来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真的……都结束了……

“陆锦念。”

她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有人一脚踹开了仓库的门。

眼睛上蒙着的布被人扯落,她吃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却无奈怎么都没有力气。

“之言,你听我解释,我……”

“滚。”

陆锦念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一双臂膀抱起,眼前模糊地出现一个人的侧影,是他吗?

不,怎么可能是他……他怎么会……来救自己。

从高中到大学,整整7年时间,她用全部的青春书写了一场可笑的暗恋。

为了能跟他考上同一所学校,她逼着自己考到年级第二的成绩。

为了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他的面前,她付出了一切的努力。

到头来,也不过是黄粱一梦罢了。

……

梦醒时是深夜,她眼前是一片白晃晃的影子,而窗外,是一片漆黑。

黑与白构成奇妙的图景,若不是那名护士向自己走了过来,陆锦念一定会以为这里是天堂和地狱的交界处。

“你失血过多,不要乱动。”护士对她说。

她转头看向自己的手腕,上面果然缠着厚厚的纱布。

是啊,陆语秋怎么可能放过她,那个家伙把自己被沈雪琴和慕之言抛弃的一切过错都归咎在她的身上,一定恨不得捏死她吧。

“我怎么……会在这里?”她问护士。

“陆小姐放心,你刚刚接受了输血,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还有——你怀孕了。”

“你说什么?”

她立时清醒了大半,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怀孕?

这怎么可能?

护士连忙安抚她:“陆小姐,您现在身体状况很虚弱,不宜情绪过激。”

她怔忡了良久,依旧没能从这个消息当中缓过神来。

怀孕……

结婚两年,她拼了命地想要怀上慕之言的孩子,只不过这不是她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做到的事情。

因为这,她受尽了慕家人的奚落冷眼。

现如今终于可以抽身离开了,她竟然怀孕了——

陆锦念下意识抚摸自己尚且平坦的小腹,这里面,真的有了她和慕之言的骨肉?

上天还真是爱跟她开玩笑。

她冷笑出声。

这是,慕之言竟走进了病房。

陆锦念愣了愣:“你怎么会在这里?”

慕之言幽暗的眸子落在她的小腹,显然,他已经知道了她怀孕的消息。

心中微地一颤,先前在仓库里,她好像恍惚看到的人影,真的是他——

先前,她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是你送我来医院的?”

陆锦念几乎不敢相信,慕之言居然会来救自己,可是,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被陆语秋给绑架了?

“陆语秋呢?你把她给怎么了?”她连忙问道。

“事到如今,你倒是还有闲工夫管别人的事情。”慕之言的语声依旧冰冷。

从刚才走进病房到现在,他的目光只落在她的腹部,让她下意识用被子护住了自己。

“你……为什么会来救我?”她问。

慕之言并不答她,只是冷冷问道:“陆锦念,你肚子里的,是我的孩子吗?”

“慕之言你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是那种……那种跟你一样的人吗?”

她一听这话便来了气,立刻要辩驳,却因动作过于激动,手腕的伤口一阵锐痛。

痛得她脸色一阵惨白,弯下了腰。

他眼底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情绪,旋即又转过脸去,“当我没说。”

陆锦念低下头,这才注意到,慕之言的手臂上竟然贴着胶布。

她一愣。

刚才那个护士说,她失血过多,接受了输血。而她记得,慕之言好像跟自己是一个血型的。

难道……

不,他怎么可能为了她献血,一定是为了孩子吧。

陆锦念赶紧摇了摇头。

“你放心,我会尽快签好离婚协议的。至于这个孩子……若是你不想要跟我生下子嗣,我也可以配合你打掉他。”她用尽量平静的语气

动漫关键词:强行征服邻居人妻淑敏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