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翁公和晓静在厨房猛烈进出

2022-03-25 15:33:3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陆语秋战胜,无比得意,趾高气扬的进了电梯。而陆锦念却还僵在门口,被急着进电梯的路人和病人们,连连推撞了好几下。她独自站了好一会,才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理智冷静下来,换回

陆语秋战胜,无比得意,趾高气扬的进了电梯。

而陆锦念却还僵在门口,被急着进电梯的路人和病人们,连连推撞了好几下。

她独自站了好一会,才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理智冷静下来,换回原本的平静面具,她进了下一轮电梯。

按着挂号牌上的指示,敲响医生的办公室门。

“进来。”回应的男性嗓音有些熟悉,陆锦念皱了皱眉,脑中跳出一个旧友的名字来。

推开门一看,里面的医生,果真是熟人。

“白子勋?你从国外回来了?”陆锦念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办公桌后的医生抬起了头,面容清秀雅致,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眸,俊美得如同漫画少年一般。

“锦念!”他站起了身,唇边荡开一抹撩人的温暖笑容,展开手臂,热情主动的将陆锦念抱进怀里,“我看见病人名字的时候,就在期待是你呢,没想到,还真的是你!好久不见!”

他用力把陆锦念往自己怀里按了一下,神情激动。

陆锦念笑着回抱了一下,她跟白子勋是高中和大学的同学,两人关系极好。

当初她暗恋慕之言的时候,白子勋还帮忙自制定了追人计划,不过最后陆锦念没有选用。

后来他出国,她结婚,两人间的联系就那么淡了下去。

“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拥抱过后,陆锦念问他。

白子勋把椅子拉出来,让她坐下,回答:“我回国后就一直忙着工作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而且,你不是换手机号了吗?”

陆锦念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她换号没告诉他。

两个人聊了几句,白子勋给她仔细检查了脚踝,开了药后,还执意要亲自送陆锦念到外面去打车。

陆锦念拒绝不了他的好意,只能由着他送。

脚踝的崴伤其实并没有疼到不能独自走路,但白子勋就是固执的非要扶着陆锦念往外走。

陆锦念嫌弃他这样麻烦,而且,总归有些过分亲密了,但白子勋就是不依,搀着陆锦念出医院的时候还死皮赖脸的说:“你不能因为结婚了,就不要我这个老朋友了!你忘了当初我们互抄作业时候的同生共死了吗?”

陆锦念被他逗得笑了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

“再说了,我可是个绅士,照顾不方便的女士,是我的职责。”白子勋说着,叫来了出租车,扶着陆锦念让她坐进去,“记得你答应我的,要请我吃饭,我等你电话。”

“好。”陆锦念应了,“你先回去吧,不是还有病人在等你吗?”

白子勋深深的看了一眼陆锦念,忽然招手:“你过来,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告诉你。”

“什么?”陆锦念狐疑的靠了过去。

白子勋薄唇勾出一抹轻笑,忽然捏住了陆锦念的下巴,重重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还叭出了声音。

陆锦念瞬间脸红,愤怒的拍了他胸口一巴掌。

“你干什么啊!”

白子勋哈哈大笑道:“再次见到你,我很高兴!锦念!”

陆锦念白了他一眼,拉上了车门:“师傅,开车!”

她不想理那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花花公子了,老是没个正形。

目送着出租车开走,白子勋这才转过头,充满攻击力的眸光,直直迎上不远处慕之言的锐利视线。
白子勋远远的与那边车里的慕之言对视了一眼,唇边笑意幽深,隐约带着几分势在必得的锋利,率先收回视线,抬脚回医院。

之前他放手,是因为看在他们将要结婚了,陆锦念深爱慕之言,他以为他们结婚后,他一定不会再有机会了。

可现在看来……

他有的是机会。

慕之言盯着白子勋消失的背影,捏紧了方向盘。

那个人,跟陆锦念什么关系?

这么亲密,还有说有笑……

真是无比碍眼!

想到他竟然还可笑的在医院门口等她出来,慕之言就更加火大。

他难得好心情的对她好一次,可这个女人却当着他的面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她心里,还有没有点自己已婚的自知之明?

果真是欠收拾了!

慕之言攥紧方向盘,正要发动车回去,找那个女人算账,车窗却忽然被人敲响。

“之言……”陆语秋满脸笑意的趴在车窗上,“你怎么在这儿,来接我的吗?”

她来医院的时候,给慕之言发过短信。

慕之言皱眉冷声道:“我有事,先走了。”

陆语秋表情一僵,扒稳了车门,急声说道:“之言,我怀孕的事情,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现在都已经两个月了……”

慕之言这才转头看向陆语秋,语调冰冷:“你的孩子,你让我处理?”

陆语秋面色微变,呐呐道:“也是你的孩子啊……”

慕之言唇边扯出一抹冷笑:“那你就打掉吧。”

说完,他直接开车离开。

留下陆语秋一个人在原地傻愣愣的回不过神。

他什么意思?

就这么不心疼的,轻易的说不要孩子吗?

难不成,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其实是知道真相的?

慕之言跟陆锦念感情不好,屡屡与各种明星模特闹出绯闻,陆语秋见他对女人来者不拒,偷偷策划了一场偶遇,想要跟慕之言春风一度,然后再上演怀孕的戏码,逼婚上位。

可那天晚上,她的确是成功的进到了慕之言的房间,可他睡得太沉了,两个人根本没办法进行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她只能脱了衣服假装自己跟他睡了,等到慕之言醒了后,她就编了一个他喝醉,主动要跟自己发生什么的故事,慕之言听完后什么也没有说,她以为,他是信了的。

可现在看来,难道……他什么都知道吗?

不会吧……

如果什么都知道,那怎么不拆穿自己?

不,慕之言肯定是不知道的,大概是他不喜欢孩子,所以冷漠。

不过,她可是听说了,慕之言的母亲,想要孩子很久了,既然慕之言对她不感兴趣,那她就直接上门找婆婆了!

就不信沈雪琴也会不理她!

想到这些,陆语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拍了拍手提包里的各种产检报告,她得意一笑。

慕家少奶奶的位置,迟早是她的!

……

脚踝的伤,不算严重,但多少有些影响陆锦念走路,于是她在回家的半路上,又特地去了一次商场,买了双舒适的平底鞋,方便明天上班。

从商场出来后,还顺路吃了些东西,这才提着东西回家。

来来回回的耽搁,她到和丽苑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剩下的时间,刚好可以看看明天开会需要的报告……

陆锦念胡乱想着,摁响门铃。

女管家应了一声,立马给她开了门,然后用一种奇怪的表情,看了一眼陆锦念。

“怎么了?”陆锦念疑惑。

管家眼神示意里面。

陆锦念往里一看,心脏顿时一跳。结婚两年,除了喝醉的深更半夜,从未回来过一次的慕之言,此刻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表情阴沉沉的,抬眸平静冷漠的盯着陆锦念。

陆锦念在门口僵了好一阵,这才抬脚走进去,轻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慕之言唇边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怎么,不欢迎我回来?”

陆锦念满心苦涩,她怎么会不希望他回家呢?

只是希望了太多次,都从未实现过,现在突然得到,她不敢相信之余,还有几分不详的预感。

“你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她开门见山直接问。

慕之言定定的看着她,扔出两个字:“过来。”

陆锦念心里有些警惕:“干什么?”

慕之言冷声重复:“我叫你,过来。”

身后,管家见气氛不对,赶紧溜进了厨房,消灭自己的存在感。

陆锦念咬了咬下唇,大着胆子往前跨了一步。

“你到底想……啊!”

话没喊完,她手腕就先被慕之言一把扣住,视线天旋地转,眨眼之间,她人已经被他压倒在了沙发上。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咫尺。

陆锦念又害怕又紧张,心脏已经率先在胸前里狂跳了起来。

“慕之言,你想干什么?”

慕之言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指尖触碰她肌肤的位置,与之前白子勋捏她下巴的时候,碰到的位置完全一样。

“陆锦念,你现在可是越来越没有自知之明了。”他开口,嗓音里带着危险的警告。

陆锦念冷笑,她算是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回来了。

一定是为了今天家庭聚餐的事情。

他带走她之前,对沈雪琴说过,说回家之后,他会好好收拾她的!

所以,现在就是他的算账时间!

陆锦念不服软的用力瞪着他,回应道:“我怎么没有自知之明了?就因为今天没忍着你妈对我的欺辱吗?”

“不仅仅是这一件事情,陆锦念,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妇道和妇德,嗯?”他缓缓收紧捏在她下巴上的指头,“既然你已经成了我慕之言的女人,那就应该明白什么叫廉耻,别整天在外面跟其他的男人不清不楚。你不介意丢脸,我介意!”

她没有廉耻?

她跟其他的男人不清不楚?

陆锦念苦笑了一声,“那你呢,你跟那些女明星模特,还有那些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女人鬼混的时候呢,你就没想到什么叫男人的廉耻吗?”

慕之言深邃的眸子微眯:“怎么,你介意?”

这句话,直刺陆锦念的软肋。

她就是介意,介意到日日难受,夜夜难眠,可这些情绪,她怎么敢在慕之言面前暴露?

冷笑了一声,她口是心非道:“不是介意,我是嫌脏。”

话一说完,整个客厅的气氛,都沉寂了。

慕之言脸色阴沉可怕,幽暗的眸子里,更满是寒意。

“嫌脏?那你当初怎么还千方百计的往我的床上爬?”他声音冷若寒冰,说话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钻进了陆锦念的衣摆里,“那天晚上,你怎么勾引我的,是不是需要我再给你重现一遍,让你好好回忆回忆,你自己到底有多不要脸?”

“干什么?放开我!”陆锦念挣扎起来。

慕之言触碰她肌肤的那只手,又冰冷又滚烫,让她浑身颤栗。

手腕却被他用力握住,慕之言借着她挣扎的动作,反而将身体更加贴近她。

两个人紧密相贴,慕之言身上那滚烫的温度,像是要将她烧化了一般,陆锦念惊慌不已。

动漫关键词:两个人一前一后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