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宝宝我们去阳台做一次,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作文

2022-03-25 15:32:5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A市,慕氏国际大厦。进电梯之前,陆锦念又给她那个每月只回家一次的丈夫打了电话过去,结果依旧被直接掐断。她咬咬唇,冷着脸一路直奔顶楼的总裁办公室。“陆小姐,对不起,您不能

A市,慕氏国际大厦。

进电梯之前,陆锦念又给她那个每月只回家一次的丈夫打了电话过去,结果依旧被直接掐断。

她咬咬唇,冷着脸一路直奔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陆小姐,对不起,您不能进去。”秘书拦住了她,语气客气,可态度却十分冷硬。

陆锦念冷冷睨了她一眼:“让开!”

那漂亮的女秘书不以为意的瞥着陆锦念,哼道:“陆小姐,我们总裁说了,以后见你,直接撵出去。你要是再不走,我就直接叫保安了。”

她的那个丈夫,就是这么不想见到她!

陆锦念心中刺痛,表情却越发镇定:“这是我丈夫的公司,你算什么东西,敢撵我?让开!”

她一把推开那个秘书,嘭的一脚踹开紧闭的办公室门。

暧昧的女声,顿时从门内传出。

她那个结婚两年的丈夫,现在正半躺在老板椅上,一个衣衫半解的娇媚女人,正陪在他身边……

陆锦念眼睛一涩,指尖用力的收紧。

好事被打断,慕之言不悦的皱起眉,那双深沉幽暗的眸子,毫不客气的盯向门口那碍事的女人。

“滚出去。”

冰冷无情的三个字,一点情面也没有留下。

陆锦念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平静得毫无波澜,迎着慕之言锐利的目光,缓缓走近。

“爸妈叫我们周末,一起回去吃饭。”

这就是她不得不来找他的原因,电话永远不接,他们的那个家,如果不是他喝醉酒的话,也绝对不会主动回。

他们两年的婚姻,就是这般疏离冷漠,毫无恩情。

“知道了,滚吧。”慕之言说完,看也不再看她。

女人迎回抱着慕之言的身体。

画面,暧昧的刺痛的陆锦念。

陆锦念用力握紧了拳头,她想扯开那个女人,想要抓起桌子上的茶杯,泼在两个人的身上,想要大声质问慕之言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总是要跟这些女人鬼混……

指甲深深的扎入肌肤里,疼痛拉回了陆锦念的理智。

可她不能那么做,她是陆家的千金小姐,不是街边泼妇,她有自己的骄傲和矜持。

而且,她跟这个男人的婚姻,是家族联姻。

是她父母,用尽了手段,甚至不惜灌醉了他,让她跟他发生关系,才求来了利益联姻。

只有利益,没有爱情。

尽管,她爱这个男人入骨,可这个男人,对她却根本不屑一顾。

就算是她撒泼哭闹,大喊大叫,又能怎么样,只会让这个男人更加厌恶她。

心脏越疼,她越是冷静。

“慕之言,你找女人也真够不挑食的,这种‘公共汽车’,你也不嫌脏。”她扬起唇角,讥诮道。

慕之言怀里的女人表情一变,狠狠瞪了陆锦念一眼,随即变了一副委屈受伤的样子,倚在男人怀里嘤嘤哭泣。“之言,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跟了你的,她怎么能可以说我脏……”

慕之言搂着她,一脸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冰冷的眸子,毫不客气的盯向陆锦念。

“要说脏,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你才是最脏的垃圾。”

陆锦念脸色一白,唇边的弧度却更大了,“那跟我结婚的你,不一样也是垃圾吗,慕之言!”

她说完,立即转身大步离开。

她怕自己,再多待一秒,都会忍不住爆发。

从办公室出去,迎面又遇见了之前那个女秘书,瞧见陆锦念狼狈的样子,嘲讽轻蔑的看着她,满脸的奚落。

陆锦念绷紧的后背,挺直背脊进了电梯。

等到电梯门关,她这才敢卸下那些倔强的伪装,缓缓蹲下了身体。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就是个垃圾……叮——

电梯门开了,陆锦念闭了闭眼睛,一脸平静镇定的走出去。

人刚出大厦,迎面却走来一个碍眼的女人。

陆语秋,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哟,姐你怎么来这儿了?”她笑着上下审视了一眼陆锦念,笑容带着一股傲慢,“怎么,又被之言哥赶出来了?”

陆锦念抿紧唇,不打算理会她,直接越过她便走。

“我怀孕了。”陆语秋突然的一句话,生生让陆锦念定下了脚步,“是之言哥的孩子。”

陆锦念的眼瞳狠狠颤抖了几下,回身看着陆语秋的时候,眼底已经恢复了惯有的镇定。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恭喜你,未婚小三还生子,真够不要脸的。”

听言,陆语秋表情一变,怒道,“陆锦念,你不也是个小三生的么?又在这里装什么清高!分明就是一个野种!”

她母亲不是小三,是被隐瞒已婚的父亲欺骗,无奈之下才生下的她。

陆锦念漠然的收回眸光,侧脸在阳光下显得清冷而明媚,睫毛纤长,弧度迷人。

良久,她才开口,一字一句的道,“陆语秋,我再怎么样,也不会不要脸到去勾引有妇之夫,尤其还是亲姐姐的丈夫!我看你的不要脸的功力,是越来越精进了。”

“你!”陆语秋气结,眼神狠狠瞪着陆锦念,却半天也你不出句什么有攻击力的话。

陆锦念看也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就走。

“陆锦念,迟早有一天慕之言会跟你离婚的!”陆语秋对着她的背影大喊,“他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最厌恶的人,就是你!”

陆锦念听到了她的话,不动声色的合上睫毛,加快步伐,钻进车里。

关上车门车窗,发动汽车,加速离开。

等到远远的再也看不见慕氏大厦后,她绷紧的神色,才敢露出凄惨的悲哀来。

车子停到一旁的公路边上,她忍不住伏在方向盘上,贝齿紧紧咬住下唇,艰难凄惨的吞咽下慕之言留给她的苦涩疼痛。

周末,和丽苑别墅。

陆锦念连续给慕之言打了几个电话,仍旧是无法接通。

可今天就是约定好的去见慕之言父母的时间,他们一向对陆锦念没有好感,所以每一次的见面,陆锦念都不得不万分谨慎,处处小心。

若是她迟到的话……

手机铃声忽然尖锐的响起,打断了陆锦念的思绪。

她急忙拿起手机一看,却是来自慕家老宅的电话。

心脏,猛然一沉。

“喂,妈。”陆锦念捏紧了手指,平静好情绪后,才接通了电话。

那边说话的人,是慕之言的母亲沈雪琴:“陆锦念,之言已经回来了,你自己开车过来吧。”

“什么?”陆锦念一愣,他竟然撇开了她,一个人回去了?

他就那么不想见到她吗?

“陆锦念,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平时你不照顾之言就算了,连回家看我们都要两个人分开,你是不是真的想离婚了?”沈雪琴开口就是责备,完全不过问事情缘由。

陆锦念哑口无言,有苦说不出。

她怎么可能想离婚,她要是想离婚,早在发现慕之言第一次出轨的时候,就已经离了。怎么可能忍到现在?

“赶紧回来吧,有你这么一个儿媳妇,我真是糟心!”沈雪琴啪嗒一声,用力的扣了电话。

陆锦念只能苦笑着咬紧唇,收拾好东西出门。

开车之前,她想了想,还是决定打车过去。

慕之言肯定是开车过去的,她要是也开车,离开的时候两人必定也会分开,到时候又会被沈雪琴责备一通。

因为是周末,路上有些堵,等到陆锦念人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

糟了,她迟到了!付了车费,她加快脚步,小跑进庄园别墅。

从大门进入后,还要穿过一个不小的花园,路程好几分钟,陆锦念不敢耽搁,一路跑到门口,匆匆理了理头发,进入客厅。

客厅里一阵饭菜的香味,管家梅姨见了陆锦念,尴尬道:“少夫人您来了,夫人和老爷他们已经开饭了。”

陆锦念身体一僵,面上一阵尴尬。

她也是慕家的一份子,可一家人聚会吃饭,却根本不等她……

“没事。”陆锦念勉强扯出微笑,“你帮我添一副碗筷吧,谢谢。”

“是。”

陆锦念又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表情之后,这才平静的走过去,恭敬开口:“爸,妈,我来晚了,对不起。”

慕之言父亲慕北辰嗯了一声,指了下餐桌说:“坐下吃饭吧。”

陆锦念点头,挨着慕之言坐下。

慕之言专心吃饭,看也未看陆锦念一眼。

陆锦念心里不免有些发凉,默默收紧了指头。

管家送来碗筷,陆锦念道谢接过,食不知味的在诡异的寂静里开始吃饭。

“锦念,你跟我们之言结婚两年了吧。”沈雪琴笑着开口,可眼神却并不怎么和善,“什么时候打算要孩子啊?”

陆锦念捏着筷子的指头一紧,她倒是想生一个孩子。

她跟慕之言之间的关系太僵了,有了孩子,说不定会改善很多,可慕之言要给她那个机会才行啊。

结婚两年,他们发生关系的次数,屈指可数。

她想怀孕都没办法。

陆锦念尴尬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是慕之言结婚以来,根本不肯碰她,所以她生不出来孩子吧?

她只能求助的看向慕之言,希望他能说一两句。

可这个男人,只是一脸冷漠的优雅吃饭,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陆锦念没有办法,只能红着脸干巴巴的回了一句:“我以后会努力的。”

慕之言却突然勾唇一笑,嘲讽锐利的睨了陆锦念一眼,没有说话,没有出声。

可那一抹笑,那一眼刀子似的锐利眸光,足够让陆锦念犹如被人当众扇了一耳光似的,满脸火辣难堪。

“以后会努力?这句话我都听了两年了!陆锦念,你不会是生不出来吧?”沈雪琴嗓音顿时拔高,“如果真是这样,你可别连累了我们之言。”

陆锦念连忙解释:“我没有,只是……只是……”

她求助的又看向慕之言,可那人完全没看到似的,还悠闲的去盛汤。

“行了!”沈雪琴皱眉,一脸嫌弃道,“明天你就跟我去趟医院做检查,要是你真怀不上,马上和之言离婚!”

陆锦念脸色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所谓的检查,自然是查她是不是真的不孕不育——

她知道自己当初嫁入慕家的方式不光明,沈雪琴不喜欢她,那也是应该的,可是现在……

这样子对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陆锦念啪嗒一声将筷子扣在桌子上,站起身来。

她突然的动作,让一屋子的人都愣了一下。

沈雪琴随即脸色更加难看,张口就要责骂。

陆锦念却赶在她面前,镇定的冷声道:“我不能怀孕的原因,还请您先问问之言。”

沈雪琴瞪大了眼睛:“你什么意思?”

陆锦念转眸看着一副置之事外模样的慕之言,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大胆的问,“老公,妈问我们为什么一直生不出来孩子呢,你怎么不解释一下。”

慕之言这才抬起眼睛来看着陆锦念,悠闲淡漠的缓声开口:“因为这个女人,不配给我生孩子。”

动漫关键词:宝宝我们去阳台做一次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