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当兵的晚上太猛——浪够了也烂透了

2022-03-25 15:22:1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之前说不饿,最后却把一整碗面都吃光,连汤都不剩一点。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差点儿伸舌头把碗舔一遍,猛然记起旁边的楚沁月,这才刹住车,要不然他这张老脸都丢尽了。楚展威不自在地轻

之前说不饿,最后却把一整碗面都吃光,连汤都不剩一点。

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差点儿伸舌头把碗舔一遍,猛然记起旁边的楚沁月,这才刹住车,要不然他这张老脸都丢尽了。

楚展威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把碗放下。

“月儿,你的厨艺是和谁学的?比家里的大厨还好。”

“跟尼姑庵里的尼姑学的。”

“你以前经常自己做吗?”楚展威眼中流露出心疼之色。

“那倒没有,偶尔兴起,就自己捣鼓,祖父,您饱了吗?”

“饱了饱了。”楚展威顺了顺胡子,“家里有厨子,以后你需要什么让他们做就好,你是府里的小姐,别累坏了自己。”

“我明白,祖父您放心。”顿了一下,她主动提到,“二叔一房……”

提起二房,楚展威脸色不太好,对楚沁月说话态度依然很温和:“你别担心,祖父会处理好,谣言伤人,他们情绪才会那么激动,大家都是一家人,过阵子他们消了气就好。”

顿了一下,他提醒她:“你二叔没什么主见,都是听他媳妇的,程氏对霜儿又极为宠爱,才会失去理智。你这几日尽量不要出现在他们面前,祖父也不让他们主动去打搅你,安心在府里住下,缺什么跟管家说,管家会替你置办。”

正说着,外面忽然传来下人的呼喊:“老爷,不好了!”

“何事慌慌张张?”楚展威不悦抬头。

一个下人急匆匆进书房禀告:“老爷,韵园走水了。”

楚展威霍然起身:“智枫呢?他有没有事?”

“三爷还在屋里面。”

楚展威一听,身体剧烈一晃。

“祖父。”楚沁月连忙扶稳他。

楚展威急促下令:“立刻让所有下人去扑火!快去!”

说着,他脚步踉跄着跑出去。

楚沁月也赶紧跟上。

楚智枫是她三叔,也是祖父的小儿子,要是在火中丧生,以祖父这么大的年纪怕是会承受不住。

好端端的怎会起火呢?

韵园在护国将军府的最北边,从静安苑走过去得一炷香的时间。

楚展威等不及,直接运起轻功朝韵园飞去。

楚沁月被落在后面,她望着北向的天空,只见那里被照得通红。

楚沁月心一沉,这么大的火常人都不一定能够逃出来,何况是不良于行的三叔。

他不会死在里面吧?

她吹响骨哨。

希望,小师妹赶得及救人。

……

到了韵园,只见下人们正提着木桶,一桶接一桶地往大火上浇。

可那火实在是太大了,韵园内几间屋子都埋在了大火中,隔得老远,热浪一阵一阵扑在他们身上。

楚展威险些晕过去:“智枫!”

他悲恸地呼叫小儿子的名字,便要冲进火海救人。

管家赶紧拉住他。

“老爷,太危险了,不能进去啊。”

这么大的火,冲进去就是送死啊。

“有人进去救智枫吗?”楚展威问。

管家点头:“两个身手最好的护卫进去了一会儿。”

轰隆!

恰在此时,一声巨响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是房梁!

房梁塌了!

楚智枫在里面,去救他的下人也在里面。

那么大的火,或许连去救人的护卫也出不来了。

看到这一幕,楚展威眼中满是绝望,悲极攻心,忽然倒了下去。

“老爷!老爷!您别吓老奴!快来人,去叫大夫!”管家声嘶力竭地吼道。

楚沁月赶来,正好看到楚展威晕倒,她忙上前,抓起楚展威的手,指尖搭在他的脉上。

“管家,你先送祖父回静安苑,他是伤心过度晕倒,别打扰他,让他睡一会儿,这边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管家有些震惊地看着她,他竟然觉得这个刚回来弱不禁风的大小姐颇有其父的风范。

“有什么问题吗?”楚沁月蹙眉问。

管家回过神,摇了摇头:“没,没有,那这里就给大小姐了。”

楚沁月点了点头。

目送他们离去,楚沁月扭头看向熊熊燃烧的大火,映着火光的眼睛里露出担忧的神色。

这么大的火,即使小师妹武功高,也很危险。

她有些后悔让小师妹冒险了。

要是小师妹出了意外,她难辞其咎。

后悔自责中,视线里出现一道黑影,从火光中冲出来。

楚沁月睁大眼睛,迎了上去。

其他人惊讶万分:“有人出来了!有人从大火里出来了!”

“三师姐,我只能救一个人。”

面前的少女头发衣服都烧焦,脸抹了灰,只有眼睛和牙齿是白的。

她忐忑不安地看着楚沁月。

里面有三个人,一个被塌下的房梁砸死了,剩下两个,一个也被压在房梁下,她没时间去救被压着的人,只能救出一个。

楚沁月心一软,小师妹因为她的请求,冒着生命危险救人,却一副自责不已的样子,怎么就这么傻呢。

“没事,尽力而为,把你背上的人放下来,我看看。”

楚宓依言将人轻放在地上。

“是三爷!三爷救出来了!”有下人认出被救出来的人,惊喜欢呼。

听说救出来的是楚智枫,楚沁月心里松了一口气。

人都是自私的,三个人小师妹只救出了一个,她心里自然祈祷着被救出来的是三叔。

“没气了!”有下人把手伸到楚智枫的鼻子下方,惊恐地发现楚智枫停止呼吸。

脸上的笑容才刚刚绽放的下人们瞬间傻眼。

楚沁月一听,心下一紧,扬声喝道:“都让开,别堵在这里!”

陷身火灾中的人因为吸入有毒气体或者吸入热气造成喉头水肿,都会导致窒息。

病情凶险,短时间内就会死亡。

救人刻不容缓!

下人们认得她,连忙往后退。

楚沁月走过去检查楚智楠的情况。

一会儿把脉,一会儿翻他的眼皮她……她竟然……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楚沁月,话都说不出来了。

就算三爷已经没气,但依然是个男人,而且是她的长辈,男女授受不亲啊!这般对待长辈的尸体,她疯了不成?

“你们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扑火救人!”去而复返的管家大声喝斥。

“管家,找到三爷了。”有下人告诉他。

管家闻言惊喜地问:“在哪里?”

大家让开一条道儿,露出躺在地上的楚智枫和蹲在他身边的楚沁月。

“找大夫了没?赶快去叫大夫!”

管家一边吩咐,一边疾步走近楚智枫。

“三爷断气了。”

管家得知这个消息,脚步猛的顿住,紧接着便看到躺在地上的人咳了几声。

他连忙快步奔过去:“三爷?三爷,您醒了吗?”

众人听到他的话,心道:管家莫不是疯了?三爷都死了,怎么可能醒过来。

离得远的没有听见楚智枫的咳嗽,离得近的有听到,他们低头一看,就见楚智枫胸膛起伏。

他真的复活了!

大家露出震惊的表情。

管家顾不上大家的情绪,他跑到楚智枫面前:“三爷!您还活着,太好了!真是老天保佑!”

要是三爷也死了,老爷将会受到极大的打击。

还好,三爷福大命大,挺过来了。

楚智枫缓缓睁开眼睛,脸上并无半分喜悦或者庆幸。

他的眼睛仿佛一潭死水,望着天空。

楚沁月见状秀眉顿紧。

这样的眼神她见过太多了,分明没有丁点求生欲。

他不会是想不开自焚吧?

眼中寒意转瞬即逝。

最好别是她猜测的那样,否则她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

楚沁月道:“三叔吸了烟气,伤了喉咙和肺,管家,你暂且给三叔换间房休息,再让大夫给他检查一下。”

“好好好!”

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管家隐约听到楚智枫能够醒过来和楚沁月有莫大关系,虽不清楚其中真相,但对楚沁月已由衷钦佩。

楚沁月见没自己什么事了,带上楚宓回沁园。

方才急着救楚智枫,没来得及查看小师妹身上的伤。

她分明看到小师妹的手肘衣服暗红一片,空气中萦绕着浓重的血腥味。

小师妹受伤了!

楚沁月一走,韵园扑火的下人们哗的一声下腾起来。

“浩林,你小子刚才是不是弄错了?三爷明明没死,差点儿被你害了!”

浩林委屈道:“我刚刚试了一下三爷的鼻息,的确是没有气了啊。”

“要是没气了,还能醒过来?”

“就是,浩林,肯定是你搞错了?”

浩林辩解:“我方才真的没有感觉到三爷的鼻息,肯定是因为大小姐,她的那些动作是为了救三爷吧?三爷是被大小姐救回来的!”

“怎么可能?我从未听过这种救人方法。大小姐方才的行为真是……真是……”

他们光是说都觉得羞耻,大小姐却当众那样轻薄三爷,太放荡了!

“若非如此,怎么解释大小姐的所作所为?”浩林解释完后,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逻辑,越想越觉得就是自己说的那样。

他斩钉截铁的态度令人不由有些相信。

“难道真像他说的,是大小姐用了那古怪的法子救活三爷?”

“真是如此的话,大小姐可就是活神仙啊!竟然能从阎王手里抢人!”

浩林突然严肃道:“肯定是大小姐的功劳,但是大小姐救人的方式不好传扬出去,免得影响大小姐的闺誉,你们都懂吧?”

原本心里打着小算盘,准备回去以后将此事当成谈资说出去的下人经浩林提醒,神色俱是一凛。

没错,不能传出去。

要是让大家知道大小姐救三爷的方法,指不定会怎么看待大小姐。

大小姐是活神仙,他们可不能去得罪她。

已经回了沁园的楚沁月没想到自己离开以后,那些下人会自发地瞒下她救人的方式,并且悄悄地把她当成活神仙来看待。

给小师妹处理好伤口,她去静安苑探望祖父。

祖父因为伤心过度撅了过去,一会儿便醒过来,得知小儿子被救出来,急急忙忙去见他。

楚沁月便转身回了沁园。

这才刚回京第二日,便是一波三折,惊心动魄。

她许久没这么累了,浑身腰酸背痛,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才是正理。

唉,希望能够尽快解除婚约,这上京城热闹虽热闹,却不是她喜欢的地儿。

翌日。

楚沁月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不过却没什么精神。

昨夜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被君子烨追杀。

她一直跑,跑了许久,最后仍然被君子烨抓到了。

抓住她后,君子烨露出一个阴冷的表情,突然冒出两个尖牙,朝她的脖子咬了过来。

然后楚沁月就被吓醒了。

楚沁月出了一身虚汗,揉了揉眉心,让康儿叫人提几桶热水进来,她要沐浴。

泡了澡,总算精神了一些。

楚沁月一边吃饭一边听康儿说府里的事。

二房今早又去静安苑闹了一场。

老爷子照例被气了一顿。

二房的人不甘心,跑来沁园要找她麻烦,被老爷子派人拦下。

再然后是她三叔,昨晚差点儿丢了小命,他除了换了个住所以外,其他的都没变化。

楚沁月问:“昨晚韵园起火的原因找到了吗?”

“三爷说是蜡烛被风吹倒,烧到了帘子,等他发现的时候火势已经起来。而韵园位置偏,又没几个下人,所以在火小的时候都没发现,等发现的时候火势大涨,几桶水已经扑不灭了。”

“不是自杀?”楚沁月挑眉。

康儿讶异地看了她一眼:“当然不是,三爷很坚强的,而且为了老爷,他也不会自尽。”

楚沁月脸色好看了些。

对于自杀的人,她心里瞧不上。

自杀无非是怯懦,自己一死百了,伤痛都留给了至亲。

康儿以为楚沁月对楚智枫有偏见,忍不住替他说话:“其实,三爷人很好的。以前三爷健康的时候,是上京城远近闻名的公子哥儿呢,他十五岁便随老爷上战场,打过好几场胜仗。”“而且,三爷很聪明,学什么一学就会,要不是后来在战场上受了伤,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康儿满心满眼对楚智枫的崇拜和同情。

楚沁月打趣:“你对三叔怎么这么了解?”

康儿脸顿时一红,支吾道:“奴婢在府里呆的时间久了,而且这些事将军府的下人都知道。”

“其实康儿以前是侍候三爷的。”就在这时,安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楚沁月抬头看去:“今天不是放你假了吗?”

“奴婢只是挨了一巴掌而已,二房那边的婢女三天两头都要挨罚,奴婢这伤实在算不得什么,因这点小伤放假,别人得嫉妒死。”

安儿脚步轻盈地进了屋里。

楚沁月见她神情轻松,也就不再多说,转头问康儿:“既是三叔屋里的人,祖父怎把你送到我这里来?三叔现在更需要人伺候,现在岂不是成了我抢了他的人?”

康儿垂头丧气:“三爷自从腿断了以后,就不喜欢下人伺候,身边只有一个苏安。”

楚沁月想想昨晚看到的那双眼睛,心中了然。

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男人突然从云端跌落,自然无法平静地接受现实,也不会愿意被人瞧见他狼狈的模样。

听说三叔自受伤后深居简出。

康儿有句话说得对,他为了老爷子不会自尽。

可如果老爷子不在了呢?

他是不是也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老爷子肯定心里对他很不放心吧。

她能看出三叔眼中的枯寂,老爷子不可能看不出来。

不期然脑海中晃过另外一个男人。

君子烨也是在战场中发生意外伤了眼睛。

可他却依然活得耀眼,与三叔截然不同。

旋即,她甩了甩脑袋。

见鬼,怎么想起那家伙了!

昨晚做噩梦被他吓得还不够吗?

楚沁月刚用完早膳,下人来传话,老将军找她,让她去前厅。

她正好也想了解了解三叔的伤势,如果能治好三叔的腿,祖父应该会很高兴。

稍微理了一下裙子,楚沁月让安儿留下,带着康儿前往前厅。

尚未进前厅,便看到许多丫鬟躲在厅外偷偷摸摸地往里看。

等走近了些,便看到厅里坐着几个人。

在上首坐着的不是楚展威,而是蒙着眼睛的君子烨!

楚沁月脚步猛的一顿。

靠,怎么是这个家伙!

简直阴魂不散!

楚沁月想都不想转头就走。

“诶,未来……啊,我是说楚姑娘,门都没进怎么就要走了啊?”

君子烨霍然抬头,望向大门方向。

楚展威坐另外一边,闻言转头看向大门外,招呼道:“月儿,你来了,快进来拜见七皇子和九皇子。”

楚沁月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对方现在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凿证据。

倘若她现在逃走,君子烨肯定认为她心虚,会更加认定她是那晚出现在龙泉庭的女人。

于是,她气定神闲地转身,进入厅内。

向两位皇子行礼,然后不解地问:“祖父,您找我有事?”

“你昨日见过两位殿下了吧?”

楚沁月点了点头。

“两位殿下听说昨夜将军府走水,特来表示关心,还带了御医过来给你三叔诊治。老夫等会儿赶着去军中处理要务,无法陪两位殿下,你就替代祖父好好招待他们。”

楚沁月不情愿:“二叔是长辈,应该让二叔负责招待吧?”

楚展威道:“九皇子说昨日一见,与你甚是投缘,而且你们同龄人有话说,你就带他们随处逛逛。两位殿下,呃,都挺平易近人,你不必担心。”

说到“平易近人”的时候,楚展威自己都觉得心虚。

九皇子的确平易近人,但七皇子嘛……不若九皇子话多,好在也不会无缘无故迁怒他人。

再者,这里是楚家,没道理来人家家里做客发火的,想来也出不了事儿。

这般一想,楚展威的心便放了下来。

其实,让楚沁月陪同两位皇子除了是君子然的提议外,楚展威私心里也想让楚沁月多与他们交往。

这个孙女自小养在尼姑庵,刚回京难以融入京城的贵圈,他怕孙女受人欺负。

如果孙女和皇子关系好,那么别人都会忌惮些。

而且九皇子朋友多,能结交九皇子,以后月儿也能多认识些朋友。

楚沁月可不知老爷子的心里那么多想法。

听到他说君子烨平易近人,她心里狂翻白眼,暗暗腹诽:他要是平易近人,世上就没有冷酷之人了。

这两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居然点名要她招待,铁定没安好心。

但事已至此,楚沁月不想祖父为难,便点头应了下来:“好,我会好好招待两位皇子,祖父,您有要务在身就去忙吧。”

“好好好,真是老夫的好孙女。”楚展威开怀大笑。

又扯了几句话,楚展威不得不动身去军营。

他只得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厅内只剩下楚沁月与君子烨二人,下人可忽略不计。

楚沁月不想理他们,作为主人却不能把他们当空气,她语气疏离地问:“两位殿下可要到园子里逛逛?”

“好啊,听说护国将军府可是前朝王府,后面还有个湖泊,景色很是不错。”君子然欣然同意。

说完后想起君子烨,他扭头问:“七哥,你意下如何?”

君子烨冷漠地吐出两个字:“随便。”

“那就劳烦楚姑娘带路了。”

……

楚清霜在清灵阁养伤,昨日她使了苦肉计,却没能让楚沁月受到惩罚,自是满腹怨言,加之外面的谣言,只能躲在屋子里生闷气。

她不甘心,明明一切都计划得好好的,结果却是自己偷鸡不成倒蚀把米。

“啊!”

越想越恼火,她将桌上的东西全扫到地上。

等婢女收拾了东西,楚清霜突然感觉少了什么,美眸转动,问贴身侍女香凝:“梦雨呢?”

“表姑娘去翠湖园了。”

“她去那里做什么?”楚清霜皱眉。

等她从香凝口中得知楚沁月在陪七皇子、九皇子逛府邸,而程梦雨则是去偶遇两位皇子,楚清霜的表情瞬间冷下来:“祖父的心长得太偏了。明明都是他孙女,却处处维护那个野丫头,什么好处都想给对方。”

祖父无情,就别怪她无义了。

果然是吸入毒气和热气太多引起窒息。

好在心脉尚在跳动。

只要有一口气在,楚沁月就能把人救活。

她立即实施心肺复苏,救人要紧,顾不上男女之别,吹两口气,做十五次胸外心脏按压,如此反复,试探到楚智枫重新有了呼吸以后,她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而旁边的人看着她的一系列操作,已经惊呆了。

动漫关键词:浪够了也烂透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