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浪够了也烂透了,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岳

2022-03-25 15:18:31【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她师姐?”君子烨霍然转向君子然。“呃,对啊,我没告诉你吗?你要找的小姑娘和楚大小姐是同门师姐妹。”君子然抓了抓脑袋,他没讲吗?应该有吧?君子烨没说话,心湖

“她师姐?”君子烨霍然转向君子然。

“呃,对啊,我没告诉你吗?你要找的小姑娘和楚大小姐是同门师姐妹。”

君子然抓了抓脑袋,他没讲吗?应该有吧?

君子烨没说话,心湖震荡。

他给君子然的画像上的小姑娘和那个女人一起,白虎说听到小姑娘叫她三师姐,难道……

……

楚沁月知道那个男人心思缜密,装晕可能会露出破绽,所以是真的让自己晕过去。

她醒来先看到淡紫色的床帐,缓了一会儿清醒过来,撑着床坐起来,扭头扫了眼屋子。

房间的格局和秋桂斋相似,屋里静悄悄的,似乎没有其他人,楚沁月吐出一口气,穿上鞋往外走。

绕过屏风,身影猛然一顿。

不远处桌边坐着一男人,很不巧,正是她眼下最不想看到的人。

安儿站在不远处,见她醒了,眼睛一亮,想开口,猛的记起旁边的七皇子,音量压低:“小姐,您醒了?这位是七皇子殿下。”

原来他是君子烨!

她早该猜到的。

上京位高权重,又双目失明的青年,除了君子烨还能有谁?

居然惹上这么一樽大神,她的运气够“好”的!

君子烨曾是大陵圣祖最宠爱的儿子,从小展露卓越的才能和武学天赋,十岁上战场,十年时间,立下无数战功,原本是大陵国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储君的皇子,只可惜数年前一场战役遭人暗算,导致双目失明。

自此,君子烨辉煌不再,储君落到贵妃之子大皇子君子骁身上。

可君子烨瞎的是眼不是心,他是个连敌军都谈之色变的存在,招惹上这个人有多麻烦可想而知。

想想自己的壮举,楚沁月扯了扯嘴角,估计落在他手里,自己会被千刀万剐。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一定要藏好自己的身份。

往前走了几步,楚沁月向君子烨欠身施了一礼:“臣女见过七殿下。”

安儿困惑地看她,小姐的声音怎么变了?

君子烨:“其他人退下。”

“这……”不太合适吧?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而且小姐和太子有婚约,与七皇子单独相处,传出去对小姐名声不好。

可面对冷漠的七皇子,安儿所有的质疑都说不出口。

楚沁月道:“你我身份特殊,未免落人口实,七殿下想和我说什么直说吧。”

有外人在,他怎么着都得收敛点。

“出去!”

不容拒绝的语气。

安儿吓一跳,却坚定地站在原地:“七殿下,我家小姐是未来太子妃。”

君子烨绷紧下颚:“青龙,把她带出去。”

青龙直接擒起安儿的细胳膊大步离开。

门是大敞的,人守在外面,可以清楚地看见屋内。

楚沁月不悦:“七殿下,您这是何意?”

君子烨看不到人,她站得又远,做任何事都不方便。

他没有回答楚沁月的话,剑眉蹙拢,指尖敲击桌面:“坐。”

楚沁月往门边走了几步:“不必了,现在屋里没人,七殿下有话请直说,我们在这里太久,传出去对你我名声都不好。”

君子烨听到脚步声往门口靠近,面容微沉:“楚小姐从小住在山上?”

“是。”

“连楚将军看到本皇子都要敬畏三分,楚小姐好生厉害,竟半点儿不畏惧。”

君子烨征战沙场十载,虽说这几年休养生息,身上的气势依旧慑人。

正常来讲,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初次看到他话都说不顺溜,谁敢像她这样说话?

楚沁月笑了:“无知者无畏,七殿下觉得我该怕您吗?可您不是很快就会成为我皇弟了吗?”

听到“皇弟”二字,君子烨的脸黑了。

楚沁月又状似不解地问:“七殿下觉得我说的不对?”

“确实不对。”

“……”楚沁月慢悠悠回道,“愿闻其详。”

君子烨并无解释,声音平静地转移话题:“与你一起进宫的丫头已经被青龙抓住,她已招供,你再装下去没意思。”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楚沁月眼中露出嘲讽的神色。

这么拙劣的谎言想诈她?

传得像神一样的大陵七皇子不过尔尔。

君子烨抚掌。

门外传来脚步声。

楚沁月扭头,看到那个叫白虎的侍卫押着一个人从外面进来。

“三师姐,快救我!”

楚沁月闻声迅速扭头,看到被捆绑住的楚宓,脸色一变,旋即想到什么,她迅速收敛表情,扭头质问君子烨:“七殿下,您为何让人绑着我小师妹?”

君子烨搁在桌面上的手蓦地握紧:“你承认了?”

“承认什么?”楚沁月不解地问。

君子烨站起身,缓慢朝她的方向走近:“那天晚上闯入龙泉庭的女人是你。”

“我不知道七殿下在说什么。”

君子烨越走越近,楚沁月忍不住后退。

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楚沁月左右瞥了一眼,向门外闪去。

君子烨却仿佛看到了一般,霍然闪身,擒住她的手。

“七殿下,请自重!”楚沁月奋力甩开他。

可惜没甩掉。

他牢牢箍住她的手,力气极大,楚沁月的手腕迅速被勒红。

她吃痛拧眉:“七殿下,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和太子殿下有婚约!请你放开!”

君子烨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仰头:“呵,你还记得自己与太子殿下有婚约。为何要来招惹我?还是说……是君子骁授意的?”

说到最后一句话,他的表情笼罩着阴郁之气,浑身散发出可怖的杀气。

“啊,小姐!”安儿听到动静跑回来,见到门口的画面,大吃一惊,冲上前救自家小姐。

楚沁月反应过来,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安儿心急如焚:“七殿下,快松开,我家小姐身子不好,她发病了,得赶回府里吃药。”

身子不好?

骗子!

君子烨根本不相信楚沁月有病,这个女人狡猾多端,谎话连篇,连带着她的人也睁眼说瞎话。

安儿急得快哭了:“真的,七殿下,您快放了我家小姐吧,她现在很难受。”

君子烨冷声道:“青龙,把她扔出去。”
方才是让带出去,现在则用“扔”,足以表明他的心情变化。

楚沁月冷下脸来:“七皇子未免欺人太甚!”

话刚说完,又咳了几声。

君子烨看不到楚沁月的模样,其他人却能看到。

她此时脸色苍白如雪,仿佛一阵风就能刮倒。

对方毕竟是太子的未婚妻,若是出事,君子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白虎提醒他:“主子,她的气色很差。”

君子烨手指下的触感冰凉,女人的咳嗽就在他面前,连白虎都开口了,难道她真的有病?

“七哥,你在干什么?”君子然晚来几步,就看到君子烨抓着楚沁月,登时瞠目结舌,“让人瞧见您这般,铁定要误会。”

“误会什么?”

恰在此时,屋外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

君子然眼睛圆睁。

天啦噜,太子皇兄怎么来了!

君子烨听到来人的声音,身体瞬间绷紧,随后松开楚沁月。

楚沁月一得自由,马上远离他,一边揉着自己的下巴,一边心有余悸地盯着他,防备着他突然再冲上来抓住自己。

颀长的影子出现在门口。

楚沁月听到脚步声,扭头看向门外。

穿着四爪蟒袍的男人逆光而来,二十七八的年纪,面容俊美,但和君子烨是截然不同的长相。

他有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神色难测,嘴角向上微翘,天生带着三分邪气的笑意。

那张与贵妃有五分相似的脸告诉了楚沁月这个男人的身份。

“没什么,太子皇兄,你来这里做什么?”君子然轻咳一声,一脸镇定地问。

君子骁目光在君子烨身上停顿了下:“听说楚大姑娘落水,孤来探病,七皇弟居然也在这里,真巧。”

君子然讪笑:“呵呵,七哥来找我,没想到赶上楚姑娘落水,我央着七哥跟我一起来探病,太子皇兄你放心,楚姑娘没有大碍,人已经醒了。”

君子骁深深看了君子烨一眼:“是吗?七皇弟。”

“嗯。”君子烨冷淡地应了一声。

君子骁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目光一转,看向楚沁月,信步走向她。

“你就是我的太子妃?”君子骁垂下凤眼,玩味地打量她。

楚沁月不喜他的眼神,却不好与他正面起冲突,低着头回道:“臣女楚沁月见过太子殿下。”

突然,感觉到一丝风袭来。

楚沁月往后仰,避开了君子骁伸过来的手。

君子骁的手落空,气氛尴尬。

“模样倒是不错。”君子骁不以为意,含笑评价道。

楚沁月:“……”

太子怕不是也眼瞎?

她脸上的妆粉是自制的,可以防水,所以落水也没有脱妆,她现在应该依然脸色惨白,跟美绝对挂不上钩。

太子要不是眼瞎就是口不对心,可话说回来,太子有必要昧着良心赞美她吗?

“这里为何红了?”

君子骁抬起她下巴。

楚沁月猛的往后退,避开他的触碰。

一旁,君子烨什么都看不到,耳朵敏锐地听到衣袂划动空气的细微响动,加上他们说的话,几乎能猜到他们的动作。

他心里不知为何涌起一股怒火,俊美的脸往下一沉,寒气凛然。

君子然被冻到了,扭头看他一眼,再转头看了看太子,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他没看错吧?为何会闻到一股酸味儿?

七哥喜欢的不是那个脸蛋圆圆的小丫头吗?

君子然扫向被白虎抓在手中的楚宓,一脸懵逼。

瞧了眼君子骁深不见底的眼睛,楚沁月迅速垂眼:“不小心磕到了,多谢太子关心,我身子不太舒服,需要回楚府服药,可否告退?”

“哪里难受?怎不叫太医瞧瞧?”君子骁关心地问,接着便要让人宣太医。

“不必麻烦了,我的药都是家师配的,其他人配的药不太适合。”

“这样啊,那就回去吧。”

君子骁让人送楚沁月出宫。

楚沁月看向楚宓:“这是我师妹,能不能放了她?”

君子骁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微微一笑:“白虎也在啊,还不快松手,这是楚姑娘的师妹,有什么问题大可坐下来聊,何必对人姑娘动手动脚。”

楚宓狂点头。

就是就是!

白虎望向君子烨,他只听从七殿下差遣。

君子烨声音无波无澜:“放了。”

闻言,白虎松手。

楚宓赶紧跑到楚沁月身后,想想不对,又绕到她前面,以保护者的姿势挡在她面前。

“多谢太子殿下,臣女告辞。”

说完,给安儿使了个眼色,然后拉着楚宓往外走。

君子烨全程板着一张脸,脸上阴云密布。

“太子如无他事,臣弟告退。”

不等君子骁开口,君子烨缓慢地往门口走去。

白虎和青龙一左一右护在他身边。

君子然瞅瞅这个,瞅瞅那个,装傻充愣:“太子皇兄,没有别的事臣弟就先撤了。”

说完快速溜走。

君子骁凤眼微眯,讳莫如深地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殿下,就让他们这样走了?”站在君子骁身后的贴身侍卫问。

这么好的时机,为何不发难七皇子?

“九皇弟也在此,即便孤发难,也能被君子烨三言两语糊弄过去。”君子骁邪魅一笑,眼中寒光闪现,他侧身看了眼屋里,不疾不徐地开口,“不急,难得找到孤这七弟的异举,就慢慢玩吧。”

……

“诶,七哥!七哥!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做什么呀?”君子然在后面追赶君子烨,一边追一边腹诽,七哥不是眼睛看不见吗?怎走得如此之快?

紧赶慢赶追上君子烨,君子然双手插腰,大喘气:“七哥,你今日好奇怪。你看上的姑娘不是找到了吗?捉楚姑娘干什么?幸好太子没看见,要不然给你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

君子烨绷着脸一言不发。

“唉,七哥,你说句话啊!”君子然一人唱独角戏寂寞如雪,可怜兮兮地瞅着君子烨。

可惜君子烨看不到,白瞎了他的演技。

君子然倒着走在君子烨前面,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打量他,忽的压低嗓音问:“七哥,你跟我说实话,你不会是看上未来皇嫂了吧?”

动漫关键词:浪够了也烂透了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