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乡村大乱纶肥水不外流v_写的比较细的开车段子

2022-03-25 15:12:1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池澜城微微眯了眯眼,看着不远处那姑娘。女孩瞧着不过十七八模样,细软柔滑的黑发没任何修饰披散在身后,巴掌小脸,肌肤莹润如雪,眉目如画,面容虽还有些稚气却已难掩日后的昳丽无双。

池澜城微微眯了眯眼,看着不远处那姑娘。

女孩瞧着不过十七八模样,细软柔滑的黑发没任何修饰披散在身后,巴掌小脸,肌肤莹润如雪,眉目如画,面容虽还有些稚气却已难掩日后的昳丽无双。

她气质干净如青山流溪,清冷脱尘,却又纤柔娇俏,跟小仙女一样。

再瞧那头挡在她面前虎视眈眈的狼,倒叫人有种误入密林仙境,错乱时空的恍惚感。

池澜城眸光微敛,手中匕首在修长的指间翻转了下已收回,他略挑了下眉,算是解释的道:“我以为是野狼。”

见他收了匕首,灰灰又呲了呲牙,微显暴躁。

刚刚那匕首弄伤它了,它不服,还要干他!

洛倾倾蹲下来,拍抚着灰灰,“好了好了,我们灰灰是一头宽宏大量的狼,才不跟忘恩负义,不识好歹的人计较,是吧?乖,躺下,我给我们灰灰上药。”

洛倾倾说着又丢给池澜城一个白眼。

池澜城,“……”

他错了,这不是什么小仙女,就是一睚眦必报的小野丫头。

“你刚刚叫我什么?牛娃?”

池澜城往后退了一步,顺势在身后的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挑着眉梢盯着洛倾倾,懒洋洋的问。

洛倾倾拿出随身带着的药瓶,低头给灰灰处理脖颈下的伤口。并不算严重,但也划拉出了一长道血口。

洛倾倾暗自心惊,这男人浑身是伤,昨夜还高烧晕迷,这种虚弱状态竟还有伤灰灰之力!

还真是厉害,难怪敢和陈彪结仇!

想到陈彪,想到牛娃可怜的身世,洛倾倾就没那么生气了。

她这才抬眸正眼看向男人,略有疑惑,“难道你不是隔壁村的牛娃?”

池澜城略显苍白的薄唇轻扯了下,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

“那是小名,好些年没人叫过了。”

他说的是当地话,浓浓的口音让洛倾倾一听便对他的身份确信无疑了。

“今天陈彪还带着几条猎犬在山里找你呢,也就是灰灰在这,猎犬不敢靠近。

不过早晚陈彪得找过来,你要是能走了就早点离开去外地吧。对了,你是怎么得罪陈彪的?”

池澜城没回这个问题,只蹙眉,身子突然后仰了下,一手捂上右腹,他微微昂着头线条分明的喉结艰难滚动了下,神情痛苦。

洛倾倾微惊,忙站起来,“你是不是腹部伤口又裂开了?”

男人受伤挺严重,尤其是腹部的一处伤特别深,几伤内腑。

洛倾倾跑过去拉开男人的手,扯开衬衣衣摆就凑近了去看。

果然就见伤口裂开了正不断的往外渗血,她蹙眉伸手,手还没触上伤口却突被男人的大掌紧紧攥住了手腕。

洛倾倾错愕抬眸,撞上了男人的深眸。那眼眸狭长,漆黑深邃的眼瞳似有笑意掠过,又似始终淡漠无波,他的声音却漫不经心的轻佻。

“妹妹,占我便宜呢?”

洛倾倾眨了眨眼,就见他衣衫被她扯的散乱,露出了整个腰腹来,因他身子后仰着,腹肌受力紧绷,块块分明,伤口狰狞,血液往下滑,滚进了黑色裤腰……

画面野性勾魂,因他的话又滋生出浓烈的暧昧。

偏她的指尖这会儿还虚虚搭在他腹外斜肌上,洛倾倾顿时指尖被火烫般缩回,一张莹白小脸涨了个通红。
“谁是你妹妹啊?谁占你便宜了?”

洛倾倾狠狠瞪了那男人一眼,转头就移开了目光,只留给池澜城一点傲娇的侧脸。

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却映的那藏在黑色发丝间的耳朵红的滴血般,又透明的像颗樱桃。

池澜城盯着洛倾倾红红的耳朵尖看了一瞬,牵唇笑了一声。

小丫头,这是害羞了?

洛倾倾本就有些羞恼了,听到他低沉的笑声,恼意顿生。她哼了一声突然又回过了头来,然后较劲一样又把目光盯了回去,说道。

“占你便宜怎么了?你的小命都是我救的,叫你以身相许都是应该的!”

洛倾倾说完,重新探出手去,指尖飞快的往池澜城的伤口处按了一下。

池澜城疼的腹肌一缩,嘶了一声忙掩住了散开的衬衫。

洛倾倾见此觉得自己赢了,勾着嫩粉的唇,冲池澜城挑了挑眉,得意又狡黠,生动的小表情叫那本就倾城的容貌愈发夺人眼球,不经意间又露出些许女人的情态来。

池澜城眸光微滞了下,莫名的耳根竟也有些泛起热来。

小丫头不得了,他怎么有点玩火自焚的意思呢?

“看什么看,我说的不对吗?”

直到洛倾倾又开口,池澜城才回过神,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的道:“那不行,你太小了,成年了吗?就追着哥哥对你以身相许?”

洛倾倾本是开玩笑,现在他突然一本正经的拒绝,倒显得她真的对他有企图一样。

她刚刚褪去红晕的脸再度绯红起来,简直想让灰灰咬他两口。

“我还嫌你老呢!我有喜欢的人!”

洛倾倾憋了半天,哼声说道,也不管他的伤口怎么样了,转身去看灰灰。

谁知道她才转身迈步,手腕便被人自身后扯住,洛倾倾错愕的转头,撞上了男人专注又深邃的目光。

“真有喜欢的人了?那哥哥可要伤心了。”

他那眼神令她莫名心慌,洛倾倾挣了下。

她看着那男人,他身形微微后仰,靠在石壁上,眼神淡淡的,神情略显懒散,薄锐的唇角还挑着点漫不经心的笑。

怕是刚刚那幽深又专注的目光是她眼花看错了吧。

洛倾倾觉得这男人就不是什么正经人,腹部还有个大窟窿直流血,还能见到个小姑娘就调戏,痞里痞气还野性难驯。

因此洛倾倾白了男人一眼,甩开他的手,“那你伤心去吧!”

她确实是有喜欢的人了,虽然她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又长什么样子,可是想到他,洛倾倾心里就觉得安宁温暖,无所畏惧,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他一定在北城,在等着她相逢,这辈子她一定要找到他,不要再错过他。

想着,洛倾倾眼角眉梢都染上了欢喜,那是心中有人才会流露出的意态。

池澜城看在眼里瞳孔微缩,竟是呼吸一沉。

“你才多大就学大人谈恋爱了?”池澜城的声音微沉,脸色也沉了下来。

他那样子倒像是她的长辈一样,要对她进行管制洛倾倾无语了。

“要你管,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

她这是给自己救了一个祖宗回来?洛倾倾气恼的瞪着他,就是个爱炸毛的小姑娘。

池澜城瞧着哑然失笑,为自己方才一瞬间生出的奇怪情绪而感到荒谬,他松开洛倾倾站了起来。

“叫什么?”

洛倾倾却戒备的往后退了一小步,“干什么?”

池澜城见她退后,莫名不快,他微微弯腰,高大的身躯便向她压了下来,有浓重的阴影笼罩住了洛倾倾整个人。

这男人气场强大的要命,洛倾倾不觉缩了缩脖子,老老实实的道:“洛倾倾。”

池澜城这才直起身子,点了下头,他居高临下的睥着她。

“我记住了。”

男人声音轻缓带笑,有些沙沙的,这话说的有些郑重的意思,好像在说把她记在心里了一样,洛倾倾有点不自在。

池澜城却从小拇指上取下一个尾戒来,递给洛倾倾。

洛倾倾疑惑的看他,男人又将戒指往她面前送了送。

“谢礼,以后有事可以拿着它找我,我什么都会答应你。”

若是叫懂得人看到这戒指,必定要激动的晕厥过去,这可是北城世家之首池家给予的最高信物。

这不是一枚戒指,而是触手可及的地位权利,无尽财富。

然而此刻洛倾倾却只看了一眼便摆摆手,“我不要,你别告诉别人是我救的你就成了。”

看着小姑娘脸上明显的嫌弃,池澜城竟难得的有些哭笑不得。他直接拉起了洛倾倾的手,将戒指往小姑娘的手指上套。

戴在尾指上太大了,最后套进了食指,他不等洛倾倾摘下来将她的手指曲起成拳,这才松开。

“好好戴着,不准摘掉!”

男人眉目沉骏,是命令的语气,他大抵是常常发号施令的人,身上有股上位者的气息,这样开口命令人时沉沉的威压便不自觉的弥漫开来。

于是,洛倾倾都没弄清楚是什么情况,就听到自己回答道。

“哦。”

池澜城满意的点了下头,没再多言,竟是转身往洞外去了。

那高大的身影到了洞口,洛倾倾才反应过来,本能追了一步,“你要走了吗?”

池澜城头也没回,身影很快消失,走的倒是干脆。

洛倾倾心里莫名有些失落,只知道他小名牛娃,也不知大名叫什么,不过想到两人应该再不会见面,她便又甩了甩头安抚好灰灰,匆匆下山了。

她回到家,洛雪晴竟然还高烧不退,洛家人急得不行,又不相信奶奶的医术正闹着要去县城接个医生过来。

洛倾倾毫无兴趣,翻了个白眼进了屋。

洛雪晴这一病,竟然在床上躺着打了三天点滴才能下床。

她好了以后,一刻都不肯再在这可怕的地方呆下去了,第一时间就闹着要离开。

出发前一天夜里,洛倾倾赖在奶奶的房间,非要和奶奶一起睡,她躺在奶奶怀里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奶奶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撒娇求她。

“奶奶就和我一起去北城吧,奶奶不在我身边,倾倾会想念奶奶。奶奶要是不想和洛家人住一起,我可以给奶奶另外安排一个住处

动漫关键词:写的比较细 开车段子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