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妽妽用身体满足了我,娇妻第一次尝试交换

2022-03-25 15:10:0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只说不允许我占你便宜。但我同意让你占我便宜。”云中唇间的笑意,更加撩人。所以,让她亲他,是她占他便宜喽?陆锦淑实在是小看了这个男人,他竟然可以把耍流氓三个字,耍

“只说不允许我占你便宜。但我同意让你占我便宜。”云中唇间的笑意,更加撩人。

所以,让她亲他,是她占他便宜喽?

陆锦淑实在是小看了这个男人,他竟然可以把耍流氓三个字,耍出这么新的高度?

而且她不仅不反感,还无力反驳。

旁边和云中一起当着服务生的助理方唐,只觉这日头是从西边出来了。

外人都说三爷对感情一窍不通,而且对女人从不感兴趣,看来都是误判。

三爷为了追个老婆,竟然把这栋楼和这家咖啡厅,都给买下来了,还让他一个金融高才生来这里给他管理咖啡店。

看来,三爷这次是动了真格。

当然,陆锦淑对这一切都不知晓。

就在陆锦淑瞪着云中,又羞又怒的时候,她突然接到了妈妈安文静的电话。

电话里,安文静哭着:

“锦儿,你快回来一趟。妈妈把你爷爷拿去送礼的古董花瓶,给摔坏了。妈妈不是故意的。”

陆锦淑眉头一拧,气氛突然变得沉重起来,“妈妈,你别哭,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陆锦淑忙对云中道,“云中,我要回家一趟,你帮我把电脑收起来,谢谢了。”

回到陆家后,还没走进客厅,陆锦淑远远地就听到老太太凶巴巴地骂着安文静。

她加快了步伐。

老太太在那里骂道,“安文静,你就是陆家的罪人,因为你陆家丢了上亿的生意。”

陆青山也被气得脸色铁青,看着惶恐不安的安文静,并不说话。

老太太继续添油加醋道,“老头子,老二媳妇就是个惹祸精。之前她害老二车祸成了个植物人。现在又摔坏了你送给严家的古董花瓶。家里有她就不能安生,这次你得好好罚罚她,让她长点教训。要不然下一次,指不定还会让她闯出什么更大的祸事来。”

陆青山的脸色更难看了。

见状,老太太擅自做主道,“来人,拿棍子来。”

“谁敢打我妈妈?”

陆锦淑箭步走进去,愤怒地看着一大家子人。

陆心瑶也早就回来了,她换了一身衣服,看着那只摔坏的古懂花瓶觉得太可惜了。

可要不是今天陆锦淑害她在江浩面前出丑,她也不会想出这么一招。

花瓶一碎,陆心瑶就等着安文静母女受罚了。

老太太望向陆锦淑,“你妈搞个卫生,还能摔坏你老太太一想到早上才得罪了严家,下午又痛失一亿的项目,就凶狠了起来,“安文静,你简直就是个闯祸精。这个家容不下你了,要是再留你下来,不知道还会有多少祸事,你给我滚,以后别再靠近我儿子。”

安文静一想到要是见不到成了植物人的丈夫,那谁来细心地照顾他,“妈,我不能走,我还要照顾金成,求求你,别赶过我走。”

“你照顾他?你整天就会给他修修指甲,擦擦身子。除了这些,你还能干什么?”

只有陆锦淑最清楚,陆家除了出钱给爸爸看病以外,什么也没做。

反倒是妈妈,每次细心照料,帮爸爸按摩身子,陪爸爸说说话聊聊天,这对植物人来说才是最好的照顾。

如果妈妈见不到爸爸,妈妈肯定会疯的。

陆锦淑暗暗下了决心,“严家那一亿的项目,我去拉回来。”

“你?先不说你懂不懂做生意的事。”陆心瑶嗤笑,“就你拒绝了严家的婚事,严家恨都恨死你了,还会把项目给你?”

陆锦淑掷地有声道,“我只一个条件,如果项目我拉回来了,谁也不能赶我妈妈走。”

陆心瑶嘲笑她不自量力,想着她铁定拉不回这一亿的项目,便道:

“爷爷,奶奶,我们若是直接把二婶婶赶出家门,别人还以为我们欺负她们孤儿寡母的。不如给陆锦淑一个机会,让她去试试,要是她能把项目拉回来,就让二婶婶继续留在家里。”

反正她也拉不回来。

陆青山权衡左右,开了口,“锦淑,要是你挽不回陆家这一亿的损失。你就必须听爷爷的,去跟那个姓云的离婚,你的婚事也必须听我的。以后不许再玩电脑而不务正业,到爷爷的公司来从底层做起,好好学点有用的东西。”

不想让妈妈被赶出家门,陆锦淑只好点头答应。

风波暂时平息后,她带着安文静上了楼,回了房间。

安文静抓着她的手,“锦淑,妈妈从医院照顾你爸爸回来,这才知道爷爷逼你嫁给严家的事,你是不是随便找了个人结婚?还是那个叫云中的人,真的是你喜欢的人?”

这件事情,陆锦淑不知从何说起,“妈妈,我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锦淑,我是想说,如果你和云中是真的,倒也没什么。不要在意那些闲言碎语,农村人没什么不好。如果他对你好,你就跟着他好好过。不要为了我答应你爷爷的条件,再跟他离婚。”

陆锦淑反抓住安文静的手,“妈妈,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把你赶出去的,你放心。”

“唉!”安文静唉声叹气道,“可是你刚拒绝了严家的婚事,妈妈又把严家看中的花瓶摔碎了。严家怎么可把一亿的项目给你?”

陆锦淑若有所思,“我会想办法的。”

“……”

“妈妈,我搬去云中那里住了。这段时间要先委屈你,暂时先住在家里。等我再赚点钱,买套房把你接出去住,就不用在家里受气了。要是他们再敢欺负你,你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别不敢告诉我。女儿长大了,会保护你的。”

“妈妈没保护好你,还要你来保护我,是妈妈没用。”

陆锦淑不觉得是妈妈没用,只是这三个月她把工作辞了,精力都花在了照顾植物人的爸爸身上,否则怎么会在家里忍气吞声?

安抚好妈妈,陆锦淑准备联系云中,让他把电脑给她带回家。

不料,云中却在小区外面等着。

夜色中,他正瘸着腿朝她走来。

他薄而锋利的唇微勾着,浸着几分浅淡却苏撩的笑意。

那样的笑意仿佛带着治愈的力量,一瞬间让她忘了那些烦恼和痛苦。

若是忽略他瘸了的腿,恍惚间,她只觉得他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迤迤然降临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之中。

看着他,她一时间失了神。

云中站在她的面前,勾了勾唇,“好看吗?”

陆锦淑这才注意到自己有点失态,忙定了定神。

“你,你怎么在这里呀?”

“我下班了。”他长臂一伸,揉了揉她的脑袋,“过来接你回家。”

他说‘接你回家’四个字的时候,明明语气平平,却透着一股温暖和理所当然。

让她不由觉得,他们俩像是真的结了婚似的。

而且刚刚他对她的那个虎头摸,她竟然没有拒绝。云中又摸了摸她的脑袋,“家里的事情处理好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这样的关切,让陆锦淑心中动容,“谢谢,已经处理好了。”

看她情绪不太高,或许没她说的那么简单,他又揉了揉她的脑袋,“电脑已经给你拿回去了,回家再说。”

“好。”

陆家住的锦秀中华,离他住的豪宅荷塘月色,本就不远。

两人一起步行回家。

云中明明瘸着腿,走路却漫不经心的。

他故意放慢脚步,像是特意在配合她的步子等着她,大概这就是腿长的好处。

月色如水。

路灯朦胧。

像是故意给他们增添着一丝诗情画意。

两个人肩并肩的影子,落在地上,重叠在一起。

像是谈着恋爱的样子。

回到荷塘月色的时候,陆锦淑的肚子咕噜咕噜直叫。

云中挑眉,“还没吃晚饭?”

陆锦淑摸着肚子,点了点头。

“家里没有别的食物了,给你煮碗面。”

等他煮面的时候,陆锦淑打开了电脑,在PPT里起草着与严家合作的计划书。

虽然她没有管过家里的建材生意,但是对这一行还是有所了解。

没几分钟,云中就端了一碗香喷喷的面来,看了看她的电脑屏幕,“你还会做建材生意?”

“被逼无奈的。”

“先把面吃了。”云中若有所思。

陆锦淑是真的饿了,端过面,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虽然她吃得大口,但吃相一点也不难看,反而还有点可爱。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只觉十分舒服。

一碗面吃了一半,陆锦淑就吃不下了。

“饱了?”

她点点头,“嗯。”

云中二话不说,直接端着她吃过的面,挑一起来喂向嘴里。

陆锦淑正想阻止,他已经津津有味地吃进嘴里。

那是她吃过的面。

他们俩岂不是间接的……

“我重新给你煮一碗吧,这是我吃过的。”

“我又不嫌弃你。”

“可是……这不太卫生。”说着,陆锦淑就把面条端开。

云中长臂一伸,从她手里端回来,一边低头吃面,一边说,“睡都睡过了,一起吃一碗面又有什么。”

陆锦淑有些紧张地瞪着他,“能不能不要提那件事情?”

“那我吃面。”云中挑起一夹面,勾唇笑道,“这么香的面,倒掉多可惜。”

或许是因为这面碗是她吃过的,他吃起来格外的香,三两下的见了底,连汤汁都喝完了。

对面的陆锦淑看着他。

这还是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同吃一碗面,还被他吃得干干净净的。

她就那么看着他,他绅士地擦了擦嘴后,勾唇道,“好看吗?”

“我,我先工作一会儿。”陆锦淑尴尬地抱过电脑,打开PPT。

这一工作,就到了半夜。

云中下楼的时候,见她趴在桌上睡着了。

可能她是太疲惫了,连被他抱到楼上的房间,她都没有醒,只觉得梦中有一股好闻的沉木香,让她睡得更加安稳和踏实。

给她盖好被子后,云中回去看了看她的那份关于建材生意的合作计划。

写得很详细,很棒!

看不出来,她竟然还有商业头脑。

只是,合作的对象竟然是被她得罪过的严家,想到什么后,云中若有所思。

第二天,陆锦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在高尔夫球场,见到了严总严建国。

严建国看了看这份合作计划书,思路清晰,方向明确,利弊分析的十分到位,若是照着这个计划来合作,一定可以垄断整个榕城的建材生意市场,并且大赚一笔。

“你写的?”

“嗯。”

再看陆锦淑时,严建国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刮目相看,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她却能有如此清晰的生意头脑。

只是她退了严家的婚事,严建国一直怀恨在心。

他把文件将桌子上一拍,“写得很完美!但是我明确地告诉你,如果陆家是你来送这份合作计划书,那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跟你们陆家合作。”

爷爷送礼的古董花瓶,那不是普通花瓶,不打她打谁?”

她把安文静拉过来护着,“花瓶我来赔,不许你们打我妈妈。”

安文静忙抓着她的手,“锦淑,妈妈摔坏的那只瓶子价值两百多万,我们赔不起的。”

老太太在这个时候,也一声嗤笑,“你不嫁严家,得罪了严家,还没教训你呢。你还赔花瓶,嫁个又穷又残废的农村土鳖,你拿什么来赔?就算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这个时候,陆心瑶掳着自己的一撮头发,煽风点火道,“姐姐,严家说只要能帮忙把这只古董花瓶弄到手,就不计前嫌的把一亿的合作项目给我们陆家。现在花瓶碎了,一亿的合作项目就彻底黄了,黄了,你知不知道?”

动漫关键词:娇妻第一次尝试交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