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岳的又肥又大又紧水有多视频 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2022-03-25 15:08: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云中唇间荡起的笑意,又苏又撩,撩得陆锦淑瞬间红了脸,低了头。那脸色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连声音也小了:“那一次的事情是个意外,我又不是故意的,可不可以不要再提了?”事

云中唇间荡起的笑意,又苏又撩,撩得陆锦淑瞬间红了脸,低了头。

那脸色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似的,连声音也小了:

“那一次的事情是个意外,我又不是故意的,可不可以不要再提了?”

事后她好像隐约记得,确实是她主动扑上去的。

好像很丢人的样子。

但是她也是被人喂了药呀。

她把头埋得越来得越来越低,简直不敢再看他了。

云中勾唇笑了笑,“带户口本和身份证了吗?”

“带了啊。”陆锦淑茫然地点了点头,“怎么了?”

“不是要领证?”云中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又抬眸看着她,“现在上午十点,民政局正在上班。”

“你带身份证户口本了吗?”

“一会儿我会让人送去。”

“你在城里有认识的人?”

“亲戚。”

所谓的亲戚,依然是助理方唐。

他把身份证和户口本,送到云中手里时,十分惊讶,“三爷,你真的要和陆小姐结婚吗?”

云中答得风马牛不相及,“告诉爷爷奶奶,他们想要的孙媳妇有了。”

方唐不解,“可是三爷,既然都要结婚了,你直接告诉陆小姐,你的真实身份好了。那样一来,把她卖进山里的那些人,也不敢再欺负她了。”

云中看着在不远处等他的陆锦淑,“来日方长。”

因为来得早,拿号,照相,领证,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搞定了。

拿到结婚证,陆锦淑它放进背包里,“结婚证我保管着。”

“我的那一本呢?”云中蹙眉。

“我替你保管着呀。”

“行。”云中顺着她的话,勾唇笑道,“以后我的东西,都由你保管。”

陆锦淑嘀咕,“我又不是管家婆。”

云中勾唇笑了笑没说什么。

陆锦淑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手机要给他转钱,“微信转钱要限额,我把钱转你支付宝或者银行卡,行吗?”

“什么钱?”

“你帮我垫的那四万块,还有我该给你的报酬。”她准备给他转十万,算是答谢他,他救她一命,扭转了她的整个人生轨迹,这多出来的六万块钱也不多。

云中好整以暇,“钱先存你那里吧,你帮我保管着。”

“为,为什么?”陆锦淑蹙了蹙细眉。

云中别有深意地看着她,勾唇笑了笑,“老婆本,自然要存在老婆那里。”

“可是我又不是你真正的老婆。”

他们只是有一本结婚证而已。

而对于陆锦淑来说,有了结婚证,她心里踏实了许多。

这样一来,就算爷爷陆青山想强迫她,让她嫁进严家,也不可能了。

他勾唇笑道,“先存你那里,要用再找你。”

她想了想道,“那我先帮你存着,你要用再叫我转给你,谢谢你帮了我,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

“约法三章第二条,搬出来和我一起住,忘了?”

陆锦淑这才想起来,她确实是答应了云中的这个条件,“那好吧,你和我一起回去搬东西。”

正好,让爷爷见到她和云中领了证,也可以让他死心。

于是,陆锦淑就把云中带回了陆家。

一回陆家,就碰见爷爷和严父在那里聊着结婚和生意合作的事情。

“陆总,等锦淑和我们严烁一领证,这份合同我就立马签字。不过,你可要说服锦淑,嫁过来后要赶紧给我生个孙子。”

“放心,放心。我会让她做个好妻子,好儿媳妇,好好替你们严家传宗接代的。”

“那就好,那就好。”

陆青山忙解释,“严总不要误会,这是锦淑的堂哥。他腿瘸了,走路不方便。”

严父严建国松了一口气,正想说什么,陆锦淑却先开口了:

“严叔叔,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被卖到白果村时救了我的恩人。我对他一见钟情,而且为了报恩,我已经嫁给他了。他现在就是我老公了。我不会嫁进你们严家的,希望严叔叔找个更好的儿媳妇。”

陆青山差点被气吐血,这丫头竟然敢来这一招,“严总,你不要听这丫头胡说。她跟你开玩笑的。”

说完,陆青山凌厉地瞪着陆锦淑,“还不快跟你未来的公公道个歉。”

陆锦淑知道,今天是要和爷爷撕破脸了。

她不得不把结婚证从包包里拿出来。

陆青山立刻抢过去,看了看,“你,你,你竟然背着我真的去跟别人结婚了?”

“我看看。”严建国忙抢过去看了看,“陆锦淑,你说这个云中是在白果村救了你的人?”

陆锦淑也不藏着捏着,“是,他是白果村的村民。如果不是他救了我,我现在肯定被人折磨死了。”

“呵!”严建国咬了咬牙,狠狠地瞪着云中。

陆锦淑心里一声糟糕。

这个姓严的,向来都是个不讲道理又睚眦必报的人。

他不会因为云中抢了这门婚事,而报复云中吧?

而云中又瘸了一条腿,要是姓严的想揍他一顿也是很轻松的事情。

想到这里,陆锦淑挺了挺纤瘦的背,毫不犹豫地挡在云中的身前,对严父凶凶地道,“你干嘛瞪着我老公,有我在,别想欺负他。”

严父眯了眯眼,露出促狭凶光,“陆锦淑。你宁愿嫁给这个瘸了腿的穷土鳖,也不嫁进我有钱有势的严家?”

陆锦淑凶了起来,“你说谁土鳖呢?我老公又高又帅,才不是土鳖。要说土鳖,也应该你是土鳖才对。你不也是农村出身,要不是靠你岳父支持你,你哪有今天?”

严建国虽是从农村出来的,但是混到今天这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地步,没有人敢嘲笑他。

今天反倒是被一个小丫头嘲笑了。

他凶狠地瞪着陆锦淑。

陆锦淑却挺直了腰,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发飙的小野猫。

身后的云中对旁人的嘲笑根本置之不理,倒是陆锦淑这般护着她的举动,让他心生欢喜。

没想到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她,护起人来,还有这么凶的一面。

而且她的那一声“我老公”,喊得让他很是喜欢。

他看她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情感,却一言不发,继续勾着唇耐人寻味地看着她。

严父恶狠狠地威胁道,“陆锦淑,你当真要为了一个瘸子,得罪我们严家?”

“瘸子怎么了?我老公不仅淳朴善良,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陆锦淑凶巴巴道,“哪像你,利用完你岳父,你岳父一死,一转眼你就另娶了别人,简直就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严建国顿时勃然大怒,陆青山立刻喝斥。

“你哪里听的谣言,快跟你严叔叔道歉。”

而旁边的云中,觉得有些意思。

到底是什么让陆锦淑对他有这么大的误判?

淳朴?善良?

外人对他的评判一向是心狠手辣,哪里就淳朴善良了?

要是让她知道他狼性的另一面,她会不会后悔说这些话?

陆锦淑顶撞着陆青山,“我是不会向他道歉的,是他先不尊重我老公在先。”

“你这个大逆不道的,我抽死你。”陆青山扬起巴掌来。

那巴掌就要朝陆锦淑的脸落下来时,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掌紧紧握着。

云中看着陆青山,目光明明淡漠,却不怒而威:

“您是锦儿的长辈,我尊称您一声爷爷。但是您若是想欺负锦儿,我第一个不允许。”


看着他高挺的身影,陆锦淑突然感觉特别的有安全感。

这还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个会保护她的人,心里莫名的有些暖。

他也是第一个把她的名字,叫得如此好听,又如此温暖的样子。

松开陆青山时,云中眼里露出一丝寒意,像是在告诫。

陆青山从来没有见过,这般寒气阵阵的目光。

它像是一道无形的力量,让他倍感压力,可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哪来的底气?真是让人费解。

可他到底只是个乡下小子,陆青山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你有什么资格娶我陆家的孙女?”

陆锦淑立刻反驳,“爷爷,云中为什么不能娶我?我嫁给了他,他就是我的老公,他在我眼里是最好的,谁都不许说他的不是,更不许挖苦他。”

云中很享受这种被陆锦淑保护的感觉。

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这么护着他过。

原来这就是被人保护的感觉,竟然是这么的暖。

他不由目光柔软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看着她挺得笔直的纤细腰板,云中心疼。

这般公然和爷爷叫板,她以后肯定没有好日子过,可她却毫不畏惧。

心里暖暖的云中,不由单手搂着女主,将她护在怀里。

而这个时候的陆青山,已经没有功夫理会他们俩了,他顾着给严建国说好话,顾着怎么收拾这场闹剧。

陆锦淑则领着云中上了楼,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再下来楼,严建国早已被气走了。

陆青山看着拉着行李箱的他们,“锦淑,我是永远不会认这个孙女婿的。你跟着他不仅会迁怒严家,让陆家受牵连,自己也会吃苦受累,你现在跟他离婚还来得及。你可要想好了。”

陆锦淑无比笃定道,“我不会离婚。云中,我们走。”

从陆家离开后,云中叫了一辆网约车。

说是网约车,实际是方唐安排的车。

车上,陆锦淑在想着事情。

这一次,她是和爷爷彻底闹翻了。

她被家里人讨厌和仇恨没有关系,她只怕妈妈在陆家会更加的被人欺负。

三个月前,爸爸因为妈妈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靠呼吸机活着。

老太太本来就恨死妈妈了,现在她又拒绝嫁进严家,让家族损失了生意,他们肯定会更加为难妈妈的。

她只想快点赚多点的钱,买个房子,把妈妈接出来住。

看她发着呆,云中问,“在想什么?”

“云中。”她道,“他们说你的话,你不要太在意。在我眼里人你是最好的,而且你淳朴善良,又正直、勤快、踏实,你就是最棒的。”

他本想安慰她,反倒被她安慰了。

他勾唇笑了笑,“你老公我,还有更棒的时候。”

他说‘你老公我’四个字的时候,陆锦淑竟然心间一烫,虽然这是假的婚姻,可她确实是有老公了。

而且此时此刻,云中的目光炽热而浓烈,像是要把她熔化似的。

陆锦淑抽开了目光,忙了一天,她又困又累,便靠向了身后的靠背,“云中,我想睡会儿,到了你叫我。”

一闭上眼睛,她很快就睡着了。

车子继续往前开着。

疲惫的陆锦淑闭着眼,脑袋耸拉着。

怕她撞到头,云中轻轻扶着她的脑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他一侧头就能看到她沉静美好的容颜,顿觉岁月静好。

睡了一会儿,陆锦淑忽然醒了,发现自己靠着云中的肩头,忙抬起了脑袋来。

这还没有嫁,就要她生孩子传宗接代了。

是把她当成什么了?

严家的独生子高位截肢,还要她跟他生孩子,想想就觉得委屈。

幸好云中答应帮她的忙。

她拉着云中,大步走进大厅。

见到她拉着这个瘸了腿的男人,陆青山脸色立刻不对了,忙用凌厉的眼神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而严家的人,看到陆锦淑牵着一个男人,也瞬间脸色一沉,“陆总,这个男人是谁?”

动漫关键词:三个老头捆着躁我一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