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在床上开车

2022-03-24 16:44:5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面对叶言川的质问,我面无表情,什么也不想多说。很多事情,就算我解释,他也不一定会信,那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让他把我当笑话呢。叶言川那双眼眸看了我一眼,便很快移开,快的让我有一种他

面对叶言川的质问,我面无表情,什么也不想多说。

很多事情,就算我解释,他也不一定会信,那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让他把我当笑话呢。

叶言川那双眼眸看了我一眼,便很快移开,快的让我有一种他看到什么脏东西,想要快一点甩开的感觉。

“怎么?突然哑巴了,刚刚不是还挺能说的吗?怎么又不说话了?难不成默认了?”

我冷哼一声,真是没想到这个男人无语到了这种地步,能把明明没有的事情说的跟真的似的。

“叶先生自欺欺人的本事倒是如火纯青了,真是我那个妹妹教的好。”

本不想多说什么,可现在还是觉得应该开口说点,不然真觉得我怎么样。

叶言川一听就愤怒,那表情像是要把我吃了。

“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以为我能让你活着你就敢给我搞事情?”

叶言川一把拉过我,一只手就掐在我的脖子上,冷峻不羁的脸上也出现了为之少见的冷笑。

“既然你这么有心情,那我们来谈谈离婚的事情,你觉得呢?”叶言川反问了一句,看似平淡的语气却充满了反讽。

话刚刚说完,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份文件,直接甩在我脸上,“看看,没有什么问题就签了吧。”

看到文件上离婚协议几个大字,我心一惊,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间嘲讽道:“想要把我脱手?让你和袁璐璐双宿双飞?”

“那你就别想了,我是不可能让你们过得舒坦,你们就活在我阴影下过日子吧。”

“真是个恶毒的女人,蛇蝎心肠,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对抗我。”一说完,拉着我往地上拽,“给我跪着,今天你要是不签,我有的是办法和耐心让你心甘情愿的签字。”

“不可能,你痴心妄想!”

我话刚说完,他的手便掐住了我的脖子,让我喘不上气来,呼吸在那么一刻都骤然停止了一般。

脸上被掐的通红,我一双眼睛瞪大了看着他,似乎要把他的表情记在脑海里,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忘。

看到我完全喘不上气,叶言川这罢休,一把甩开我,“这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三天后我来拿,另外你要是敢对自己的身体做什么,一切后果由你自己承担。”

“你要是想要你养父先你一步离开这个世界,你尽管做出什么举动。”

“你要知道,你现在这条命可值钱的很,不仅可以换你养父的命,还能救下你妹妹的命,多值得。”

叶言川一口气说了一堆,每句话都是为了袁璐璐,真是可笑至极。

叶言川说完,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甩开我,就从我面前离开,什么也不说。

看着叶言川从我面前离开,眼泪不听话的流下,我心里很清楚,若不是自己没有用,又怎会落得今天这种地步。

自己不仅要被关在这里,而且连父亲都保护不好,我究竟还能做什么?

我究竟还要怎么做?

一时间,我完全没了头绪。

我以为叶言川的手段只是如此而已,应该不会有太过分的举动。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彻底清醒过来,我真的是太自欺欺人了,我的以为真就只是我以为罢了。

我什么都不愿意说,也不再反抗,整个人像失去灵魂的傀儡,什么也没有,每日只有针孔扎进来的疼痛感,除此之外,我感觉不到我活着的意义。

很多事情,尤其是想不通的事情,让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要怪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清,以为自己找到了幸福,其实真是自欺欺人。

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自欺欺人第一名。

我躺在床上,放空自己,尽量让自己转移注意力。

“袁小姐,请您放松,从今天开始我们每天都会有人来给你抽血化验,确定没有问题以后,便会停止给你抽血。”

“另外,袁小姐,你身体很虚弱,如果不以及补充营养,三餐饮食一定要吃,抽血过程中若是出现任何问题,您也知道我们没办法交差。”

抽完血,医生看着我摇头叹气。

我自然明白医生的意思,只是我现在这身体,我倒是巴不得就这样死了算了,若不是还有牵挂,我怎么可能撑到现在。

“袁小姐,本来我不应该多说什么,只是您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若是你身体太虚弱,是无法进行换肾手术的。”

听到医生这句话,我的心情有那么一瞬间变好了。

也就是说,换肾手术进行不下去,就什么事都没有。

这样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我笑出了声。

医生看着我这样,不知所措,边走边摇头,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面对医生这样子,我叹气,心里却在盘算这件事。

这算不算是一种预示。

“袁小可,你长本事了!”

我还没缓过神来,房间门就被推开了。

听到声音就知道叶言川暴怒了。

想必是从医生那里听说了我身体虚弱的事情。

我下意识往床边缩了缩,闭上眼睛,不去看叶言川那暴怒的样子。

叶言川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表情,这下直接引得他发火,一把拉起我,强迫我睁开眼睛看着他。

“睁大眼睛,给我看着。”

“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你这副身体,现在不是你的,是袁璐璐的,你要知道,你敢作践你的身体,那就是找死!”

叶言川越说语气越气愤,眼眸中的怒火让我有一种若不是我还有价值,他可能随时可以弄死我的错觉。

我不语,别过头去,不看他。

“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不配合医生,作践身体,我让你去给你养父收尸!”

“你应该不想让你养父死吧!”

“回答我!”

说完,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知点了什么,只听到熟悉的求救声。

那是养父的声音,我知道。

“不要,我求你,不要伤害他……”“我恨你!”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还能对他说什么,他的手段完全不念旧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做到如此狠,更加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对袁璐璐那样温柔以外,对别人仿佛就像别人欠了他几十亿。

“恨我?你也配恨我?”

“真是可笑!”

叶言川嘲讽道,讽刺意味十足。

“我不配,是!我不配,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别人?我养父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又为什么要牵扯别人?”

看着他那副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尤其是看到他手段残忍,如此狠心的对付一个和他没有关系的人,我就觉得他恶心。

“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养父?这个问题真是问的好,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叶言川一把甩开我的头,不去看我,还下意识擦了擦手,仿佛碰到了什么脏东西。

听到这句话,我笑出了声,真是愚蠢的可笑。

我真是瞎了眼了,为什么当初会看上这样一个人,如今醒悟了才发现,叶言川一点都配不上我的真心。

“袁小可,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不愿意签下离婚协议换你养父的命,那我也没有办法,你放弃了,就是放弃了。”

叶言川完全不给我时间回答他,自顾自的说了一堆。

“我求你,我求你,放过我养父吧,只要你放过他,我愿意签,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说到最后,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挣扎了。

眼泪早已经浸湿了眼眶,模糊了我的双眼。

有那么一刻,我好像见到上帝了。

听到我的话,叶言川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嘲讽的神色让我无视不了。

在这一刻,我有多可笑我很清楚。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没有后悔药可吃。”

叶言川狠下心的样子刺痛了我的心,可我没有办法,只能忍着,求他。

“我求你好不好,你不要那样对我养父好不好?只要你放过他,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嘴里说来说去也就只有这两句,面对叶言川的行为,我完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还要怎么求他。

看着叶言川无动于衷的样子,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可我真的不知道还要怎么求他了。

“叶言川,你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放过他?”

“袁小可,你给我听好了,放过他,那就得看你了,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别说放过他,我连他呼吸的机会都不想给!”

我话刚说完,他便直接怼了回去,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可他的话,哪里留了情面。

“叶言川,你知道我这辈子最后悔什么事吗?”

心凉了,人失望了,就自然而然的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

一想到当初,就后悔不已。

叶言川哪里想知道我后悔什么,我看着他,观察他的表情,也自然知道他对我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可我还是鬼使神差的开口了。

“我最后悔就是遇到你,如果当初没有遇到你,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叶言川,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叶言川突然发狠,一把拉过我,掐住我脖子,“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真是可笑。”

“因为你,所有要你一辈子来偿还!!”

我心灰意冷,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了。

叶言川眼里和心里都只有袁璐璐,也愿意相信她说的一切,可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我一下。

哪怕去调查一下,也不至于完全听袁璐璐的。

难道说,他真的有那么爱袁璐璐吗?

越想心越痛,甚至还有些无奈。

我真的在犯贱,这个男人都这样对自己了,竟然还在为他想理由,真是可笑至极。

我一直坚信,一件事只要自己努力了,并且尽力了,可结果真的还是那样,那我也就只好放弃了。

对于叶言川这件事,我始终坚持这个想法。

可能是我的眼神过于炙热,叶言川完全无法无视,而他看了过来,却又很快挪开眼神。

像避瘟神似得。

我以为他是害怕,可下一秒,他一只手伸了过来,薅住我头发,强迫我仰着头和他对视。

“真是好样的,袁小可,今天的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竟然还敢和我平视,真是可笑。”

叶言川弯下腰,靠近我,一时间他的呼吸离我十分近,只要我再往前一步,便能很清楚的看到他脸上的毛孔。

以及他那一直微微颤抖的睫毛。

谁知叶言川勾唇一笑,靠近我,一时间我和他的距离只有万分之一,他突然开口,“既然找准了角度,那就满足你!”

话音刚落,他那霸道强制的吻便落在我的唇上,一点缝隙都不给我留。

一时间呼吸都成了困难,我不知道他现在这到底算什么。

我努力挣扎,想要挣脱开他的束缚。

可越挣扎,他越抓的紧。

“怎么?现在想要贞洁了?”

叶言川突然松开手,看着我狼狈不堪的样子,说了如此诛心的一句话。

“脱了。”

“还需要让我给你脱?”

叶言川起身,完全不把我当人,眼神直视着我的举动,等着我服从他的命令。

我倔强的别过头,不想。

“如果你想让你养父活下去,那就脱,不然等我后悔了,就不是这么容易再说服我的。”

听到这句话,我就知道要救养父,必须听他的话,不然不知道他还会怎么样对养父了。

“不脱,那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我脱。”

我自然知道叶言川说的那个他是谁,也知道,我要是不做,后果会是什么。

手放在身上,一点一点的解开,一件一件的脱下。

等我全部脱完了,站在他面前,受尽侮辱。

叶言川一把拉过我,完全不顾我那受尽侮辱的表情。

我闭上眼睛,不去看他,只等着这件事结束。

……

等一切结束,叶言川早已经穿好衣服站在我旁边,如同上帝眷顾般,看着我。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真是个恶心的女人。”

一句话说完,便再也没有看我一眼。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悲从中来,不知该如何是好。

叶言川深信袁璐璐的话,才有了今天,若不是袁璐璐欺骗了他,又怎会有今天这些事情呢。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相信了袁璐璐,却误会了我……那一日的屈辱让我本就虚弱的身子更加孱弱,我一人孤独地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只不过,之后叶言川便再也没有来医院找过我了,袁璐璐也没有再来过了。

我想着,他们一定是在哪张柔软的大床上翻云覆雨罢。

而我每天打交道的人,只有医生和护士。

护士每日像是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一般,每隔一段时间过来监测一下我的各项生命体征,给我带来每日需吃的药品和食物,机械地从我的身上抽出那汩汩暗红色的血液。

医生则是每天下午来查房,看着我的化验单摇着头,蓝色口罩遮住了他们的表情,我只能透过眼睛看出几分怜悯。

我早就习惯了他们可怜我的目光,身心俱疲使我根本没有办法思考。

一个礼拜的时间很快就在我发呆的时间中流逝了,护士照例来到病房抽取了我的血液,我望着那慢慢被红色填满的管子,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时候……”我已经好久没有说过话了,干涩的喉咙让我的声音变得沙哑,“咳咳……”

护士将管子收起来,淡淡地瞥了一眼我,“什么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一句话就费了我不少的力气,我喘了口气才继续说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永无止境地抽血?”

护士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我将露在被子外面的手收了回来,无力地按住针眼,手臂上全是淤青,因为我根本没力气按好针眼。

“你今天要做手术,你难道不知道吗?”护士将东西全都收起了,没有等我的回应,只留下了这句话就走了。

我的心一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按着针眼,疼痛来袭,我却面无表情。

手术……哦,原来就在今天了。

我非常不甘心,凭什么?

凭什么是我?

但是现在的我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任人摆布。

窗外的天已经暗了下来,果然,晚上我被推进了手术室,躺在手术台上,身边穿着绿色手术服的人都在忙碌地准备着手术用品,我看这无影灯,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我挣扎着想起来,但是被几个护士按住,我的手臂上突然一凉,我侧头一看,是一根针正在往我的体内注射着液体,口鼻上也被罩住了,渐渐地,我逐渐失去了意识。

我本以为那是麻药,但是没想到我很快就醒了过来,醒来以后的环境是如此陌生。

我吃力地挪动着身子,环顾四周,分辨不出这是哪里。

门外突然听到了两人谈话的声音,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是那么耳熟。

是袁璐璐!

果然,我就知道没有这么简单。

“今晚的手术,你别给她打麻药……”

“要不是我,你这辈子都别想上手术台上做手术!”

断断续续的对话声,我总算是听懂了,袁璐璐把我从医院里“偷”了出了,专门找了一个黑执照的医生换肾,并且不给我打麻药!

刚刚的镇定剂和麻药劲头还没过,我只能在手术台上无力地挣扎着,想要大声求救,却只能发出几声沙哑的嘶吼。

袁璐璐就是想让我死,我不甘心,我非常不甘心!

她不仅抢走了叶言川,还要抢走我的肾,甚至是我的生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想要支撑着自己起来,但是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

我这么想着,爬起来,却不小心碰到了一旁的瓶瓶罐罐。

寂静的手术室里,这些玻璃罐破碎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

门外的声音停了下来,袁璐璐应该是听到了声音。

下一秒,门被打开,走廊上的灯晃得我眼睛疼,我将头别到一边。

“哟,醒了?”袁璐璐轻蔑地笑着走到我身边,用力地一把捏住了我的脸,硬生生地将我的脸转了过来,“呵,现在的你,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罢了,别挣扎了。”

我恶狠狠地看着袁璐璐,沙哑着嗓子说道,“你别得意地太早了……”

“哈哈,我得意?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样子?”袁璐璐大笑起来,“早?不早了,天都黑了,好办事了,只可惜,你的命也就在这里了。”

说完,袁璐璐看了一眼身后的医生,对着他说道,“拿钱办事,你最好别给我惹是生非!”

“知道了。”医生点了点头,看向案板上等待着死亡的我。

“我要她死。”

袁璐璐对着黑执照的医生说道,但是彷佛是在说我听。

我厌恶地看着医生,袁璐璐走后,他看着我,嘴角扯起一个邪恶的微笑,“袁小姐长得真标致,只是可惜了……”

我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会,脑子却在飞速旋转着,要如何才能从这里逃出去。

医生见我没有理会他,猥琐地慢慢向我靠近,”嘿嘿,只是可惜了,马上就要变成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了。”

“哼。”我冷哼一声。

“不如,在你死之前,我再让你爽一把。”

“恶心!”我朝着医生呸了一声,没想到却勾起了他的兴致。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对我上下其手,“嘿嘿嘿,袁小姐的皮肤可真滑嫩啊。”

“你别碰我!滚啊!离我远一点!”我拼尽全力地挣扎着,下一秒脸上就被扇了一巴掌。

突然的冲击让我的脑子昏乱,我没有了挣扎的力气。

我能感觉到身上的衣服正在一件一件地被扒开,胸前一凉,我借着最后的力气护着胸前。

医生见我不识相,抬手又想扇我一巴掌,“你别给脸不要脸!反正你都要死了,你死之前不想爽,就让我爽爽!”

“不,不行!别碰我!”我摇着头,眼里都是泪水。

突然,我的衣服被我轻松地拉了回来,身旁扑通一声,是什么重物倒地的声音。

一个男人逆光站在门口,地上躺着的是刚刚对着我呲牙咧嘴的黑执照医生。

我还沉浸在恐惧之中,缓了缓神,才意识到是眼前这个男人在危急时刻打晕了那个黑执照医生,救下了我。

“现在知道求我了?”

直接把手机扔在我面前,我亲眼看着手机里播放着别人是如何虐待养父的。

“不要,我求你,不要。”

“现在知道求我了,晚了,我已经吩咐下去了,只要你不配合,就没人给你养父治病!”

动漫关键词:在床上开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