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身体连在一起做饭H1V1_在长途汽车上弄到高C了

2022-03-24 16:43:5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听着袁璐璐如此明晃晃的威胁,终于是冷笑起来。“袁璐璐,你真的以为我是傻子吗?”我的语气逐渐冰冷,“我的养父那三个月,必定也是在病床中度过。”我算是看

我听着袁璐璐如此明晃晃的威胁,终于是冷笑起来。

“袁璐璐,你真的以为我是傻子吗?”

我的语气逐渐冰冷,“我的养父那三个月,必定也是在病床中度过。”

我算是看开了如今的情况,便是直勾勾对上袁璐璐不解的双眸。

“他那样的刚烈性格如此没有尊严的活着必然是不愿意的。”

我的眸色更加寒冷,“所以死亡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不过是一种解脱。”

“怎么可能……”

我看到了因为震惊而双眸扩大的袁璐璐,脸上却是嘲讽。

“如今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我不介意下地狱的时候再拖上你一个。”

我的言语直白而带有危险,我甚至明显看到袁璐璐因为我这样的气场而全身发抖着。

“你……你别乱来……”

袁璐璐害怕的盯着眼中尽是绝望的我,身体却是慌忙往门外退去。

“这里是医院,你不会有多少痛苦的。”

我却是直接把手上的输液管拔掉,就这样冲到了袁璐璐身边,用力的抓住了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

“不要……救命啊!”

袁璐璐因为我的突然靠近发出了害怕的尖叫声,这个怯懦的样子才应该是真正的她。

“袁璐璐,你做出这么多过分的事情,只让你死去实在太便宜你了。”

我却是已经做好最后的打算,我们所处的这个位置正好是监控的死角,用来做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可是再好不过了。

“就算叶言川再宠爱你,但是如果你的身上背负着一条人命,而且这个人还是你的亲姐姐。”

“你会发现到时候,活着还不如死去。”

我一个用力,快速把方才顺过来的水果刀就这样按在袁璐璐手上,接着把她拖到了监控可到达的地方,逼迫着她对我的脖子就是一个用力……

血迅速的从我脖颈出流淌下来,蔓延在地上仿佛一朵正在盛开的妖艳鲜花,我冷笑看着一脸震惊的袁璐璐。

这个蠢笨的女人没有想到,原本用来激怒我的话语却变成让她坠入深渊的推手。

而就在我终于因为失血过多而虚弱的倒在地上时候,终于是看到了匆匆推门而来的叶言川。

我不禁冷笑,一切都迟了。我对于这个人世已经没有什么可眷恋的,只能用我的生命给这个女人最后的报复。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相比于我身旁惊魂未定的袁璐璐,叶言川最先冲向的,却是再次濒临昏迷的我。

莫非是我已经产生了濒死幻觉,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这样在乎我呢?

“你们都听好,一定让她给我活下来!”

叶言川就这样紧紧捂住我不断冒血的脖颈处,心急如焚的对着之后赶来的医生们失态道。

冷漠如他,怎么会对我如此上心呢?
我是被周围忙碌的医生们吵醒的。然而让我更加意外的是,此刻我的四肢竟然被白布牢牢固定,竟是半分动弹不得。

“袁小姐醒了?”

一名女护士看到我睁开的双眼,赶紧上前再次确认下,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这样也好给叶总那边交待了。”

一名中年医生在确认我无碍后原本严肃的眼神终于变得柔和,可是我却是警惕起来。

这些人正是叶家特聘的私人医生,我不清楚原本身在医院的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陌生的房子,然而当下让我更是诧异的是手脚的束缚。

“给我解开这些白布。”

我直视着其中一名护士的双眼,不容置疑道。

“袁小姐……这是叶总的意思,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听着护士小姐的话语,内心更是一沉。

又是那个男人,他究竟想干什么!

“叶总说没有他的允许,您就不可以离开这张床。”

我的双眸因为听到这样的话语而瞬间扩大,这个男人竟然是要把我软禁在这张床上。

“放我下去!”

既然我没有死去,那么又怎么甘心受到这种动弹不得的屈辱,我不断挣扎,然而身体的无力感却是瞬间袭来。

“袁小姐,您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

那名中年医生却是应对沉着,“如果您再乱动,我不介意给您注射一些助眠的药物。”

我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然后心中对于这个男人的怨恨却是更加浓烈。

这个男人,凭什么连我的自由都这样肆意剥夺!

“叶总好。”

突然,在场人齐刷刷的问好声打断了我的思绪。那个男人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再次出现在我的身边。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葫芦里究竟想卖什么药,但是无论如何,我都不会配合他。

“你倒是厉害,还学会了栽赃嫁祸。”

叶言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淡漠,我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看出我的伎俩,然而我的内心却没有一点儿波澜。

“那又如何?”

我的声音同样冰冷,“如果论手段,我和叶总比起来不过是班门弄斧。”

现在的我已经无所顾忌,所以我根本不再惧怕面前这个男人。

“留你一条命,不是为了让你在这啰嗦。”

看着叶言川冷峻的面容,我突然想到了在昏迷前他那着急的样子,可是如今看来,都不过是幻觉吗?

“你要死,也等履行完约定再死。”

他似乎是看穿我的心思,却是让我的脸上露出嘲讽笑容。

就连我的生死,也因为袁璐璐而不能自己做主吗?

“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专人看守你。”

叶言川似乎还有急事,然而他的双眼却始终注视着我。

“直到你身体恢复,我再取走你身上该给的东西。”

我的脑子轰然炸开,我被这个男人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软禁在这张床上,只为了之后能更好的把身上的那颗肾提供给袁璐璐。

这样的我,和那些圈养的畜牲,又有什么差别呢?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死,叶言川只是想我的肾,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就算不惜让我死。

叶言川离开这里以后,整个房间只能听到我的呼吸声。

我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思绪渐渐乱了。

有些东西越想越觉得可笑至极。

为了我这颗肾,他倒是可以第一时间让医生保住我的命,那场景真是历历在目。

“吃饭了。”

直到耳边传来护工阿姨的声音,我才收回了思绪,眼神冷洌,不带感情的说道:“告诉叶言川,他的饭菜我不吃,宁愿饿死也不要屈辱的活着。”

护工本来就是为了完成她的任务,一听到我说不吃,眉眼中多了一些不耐烦,一副巴不得早点离开的表情。

护工也没多说一句,拿着东西就走人。

听到关门声,我就知道护工离开了,也知道护工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叶言川。

被叶言川囚禁在这里,我不甘心。

而我,正在等着叶言川的到来,只要他来了,一切就有新的转机,我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要通过叶言川。

夜幕降临,窗帘外的光亮已经慢慢暗了下去,泄入于室内的余晖照在我脸上,让我那刚有些困意的大脑,突然清醒了不少。

由于太长时间没有进食喝水,嘴上早已起了一层皮,看上去就是毫无血色的样子。

就连肚子也在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我清楚的知道,无论哪种结果,我的身体都会受损严重。

“咔嚓”

房间门被打开,男人的身子直接挡住了我的视线,完全看不到房间外的光景,只能看到叶言川缓缓走来,护工跟在后面。

叶言川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常。

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护工并没有跟他说,看样子护工私心很大啊。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个想法。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

叶言川看过来的时候,我一点反应都没有,一动不动,也让他察觉到一点不对劲。

余光中我看到叶言川望向身后的护工,而护工一脸惊恐的样子,欲言又止。

“装死?”

叶言川看了一眼护工后,就收回了眼神,望向躺在床上的我,说了这么一句。

见我没有回应,他直接上手,甚至上鞭子。

疼痛让我无法能耐,我只能冷哼出声,“饿,痛……”

我清楚的知道,又不是没气了,怎么打都没反应,而这时候,就必须给他点反应。

叶言川听到我的声音,眼神一变,护工就不敢再装不知情下去了。

只见她开口,“叶先生,是袁小姐说不吃的,还说宁愿饿死也不要吃您的东西,我也劝了,可是她不听,还让我不要告诉您。”

护工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让我长见识了。

叶言川一听,就更加气愤了,“她让你不说你就不说?你是谁的人?”

叶言川不是傻子,这话的意思明确的不能再明确了。

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叶言川一把掐住我脖子,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想死?”

他冰冷的声音,让我清楚的知道,他不会让我死,甚至会让我生不如死。

见我瞪大眼睛看着他,叶言川嘲讽道:“你不配。”

“来人,给我让李医生给她打营养液,既然她不吃,那就给我打,看她能撑多久!”

叶言川赤红的双眼,尽是愤怒之色。

李医生很快赶来,上来就是一顿猛扎,完全不顾我是否愿意,是否疼。

针管扎进我的血管,冰冷的针管,让我的心冷了又冷,不禁讽刺道:“有时候觉得你挺可笑的!”

“可笑?你还有力气说话,看样子饿不死!”
输液管中的液体一点一点流入我的血管中,就连喉咙里都是药水的味道,那种味道刺激到了我的喉咙,我感觉自己想要咽口水都是疼的。

想要反驳叶言川的话也只是在嘴边,无法说出来。

疼痛以及不适,让我下意识皱眉,眉头紧蹙,看上去十分可怜。

这样的我在叶言川看来,想必也是更大的笑话。

他看着我时那种厌恶的神情是骗不了人的。

我知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一个办法了。

“不好,袁小姐要咬舌自尽!”

医生的话直接冲击我的大脑,意识告诉我,要让我快一步再快一步。

血液顺着我的嘴角流下,口腔里已经分不清口水和血了。

“快,给我把她嘴打开!”

叶言川十分愤怒,发现了我的举动,暴躁如雷,吓得旁边的医生都急忙上前,生怕叶言川一个愤怒,就牵扯到他们身上。

而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有那么一刻,我觉得自己已经和死神近距离接触了。

“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都必须让她给我活着,我不允许她死!”

叶言川目睹了私人医生抢救的全过程。

我躺在床上,隐隐约约还有一些意识,也是在那仅存的一点意识中,我竟然从叶言川的脸上看到一丝我看不懂的情绪。

“只能送进医院进行抢救了。”

在紧张的送入医院去的过程中,我感觉我已经和死没有区别了。

在我陷入昏迷之前,我看着医生从我床边离开,走到叶言川有一些距离的地方停下,并且开口:“叶先生,袁小姐求生意志薄弱……”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她给我活着!”

叶言川一直在重复这句话,而我却只觉得可笑。

我那仅存的意识,也只是听到他们的对话。

私人医生一个一个摇头叹气,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袁小可,你要是敢死,你那养父必定为你陪葬,我倒是要看看是你命硬还是你养父命硬!”

叶言川已经死马当活马医了,只要能让我重新拾回求生意志。

听到养父,我的手指下意识动了动,虽然没有睁开眼睛,却也在告诉他们,不能动养父。

“叶先生,袁小姐已经慢慢有了求生意志。”

“接下来只要好好观察并且每日输营养液……”

“可如果再继续这样折腾下去,袁小姐不吃不喝的话,是无法支撑换肾手术的。”

叶言川表情明显有了变化,却也没再开口。

私人医生看着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事情了,便向叶言川开口,“叶先生,既然没有其他事情了,那我们就先离开了,袁小姐的身体并不是特别好……”

“出去吧。”

叶言川已经没有耐心继续听医生说关于我的事情了。

医生离开以后,整个房间就只剩下护工,以及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动静的我。

我虚弱的睁开眼睛,半眯着眼,想看看他还会做些什么。

叶言川也是难得的看过来,并且和我对视。

原以为,他应该不会说什么,甚至已经看到他转身准备离开房间,可他竟然顿了顿,停下来,回头对旁边的护工开口:“伺候好。”再次醒来,身体的不适让我记起来那些事情。

而那些事情就像是噩梦一般,缠绕在我心口,挥洒不去,叶言川的那些行为像放电影般在我脑海里一幕一幕出现。

看着陌生的环境,以及那消毒水的味道,让我的大脑再次清醒了不少,也清楚的知道我从那间房来到了这间病房。

就在我思索最近这些事情的时候,病房门被打开,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护士,我突然松了一口气。

护士拿着医用包走过来,皱着眉头看着我,“你这一身的伤怎么弄的?怎么会惹上他呢?”

护士口中的他,我想都不用想就明白那是谁。

“我自己作。”

若不是我自己作,又怎会落的今日这样的地步。

可就算落的这个地步,我还会被那表象所欺骗,真是可笑的可以。

护士的脸色变了变,终是没再多问,专心给我换药。

我闭着眼睛,不去感受那些东西,也强迫自己不去想。

再者已经来了医院,想要逃跑也就比在别墅中简单一点,眼前最重要的事就是想办法离开这里,离开叶言川的掌控。

“袁小姐,换好药了,三天不可以碰,不可以吃辛辣海鲜类的东西,吃清淡一点吧。”

护士叮嘱我,并且把一份注意事项递给我。

我接过那张纸,还没开口说点什么,病房门便再次被打开。

身体的虚弱让我有些无力犯晕的感觉,想要努力看清楚走进来的是谁,可眼睛突然迷糊了,怎么也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

“哟,我说这是谁呢,贱命就是活的久,这样都还能有脸活下去,我要是你,早去死了,活着受折磨,真是生不如死呢,你咋这么贱呢。”

本来还在想进来的人会是谁,现在听到声音了,想都不用想了,这个声音,我忘不掉。

袁璐璐走近到我身边,那一股的香水味让我下意识屏住呼吸,不想让自己闻到这种令人恶心的味道。

面对袁璐璐的辱骂,我并没有任何反应,对我来说像袁璐璐这样的女人,越是有所回应反而越是助长了她的气势。

所以,避而不理,就是最好的回应。

“怎么?贱就算了,现在还听不懂人话了?你啊,就是活该!”

袁璐璐见我一直没有反应,便接着嘲讽我,试图激怒我。

想要在我身上找到存在感,袁璐璐也不过如此了。

我看都不看她一眼,仿佛看她一眼,我的眼睛就脏了。

袁璐璐又怎会轻易放过我。

“听说你可是咬舌自尽进的医院,现在看来,人没死,倒成了哑巴,你说说你吧,寻死也没用,也改变不了命运,你的命就是我想要就随时都能要的。”

袁璐璐越说越激动了,摆明了就是故意想刺激我,试图激怒我,以达到她的某种胜负欲。

可越是这样,我便越不想理会她。

“而且,你觉得叶言川会放过你吗?”

袁璐璐的一番话,让我醒悟,的确,只要叶言川在一天,我就没有办法彻底逃离这里。

就连寻死也是难以成功的事情。

“而且你真以为叶言川什么都不知道吗?”袁璐璐靠近我,在我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而恰恰好,叶言川从门口进来,一脸着急的样子,像是在找袁璐璐。

袁璐璐小跑,一脸笑意的挽着叶言川的手,可突然小声哭了起来。

我双手紧握住拳头,看向叶言川,“你真的知道真相吗?

动漫关键词:身体连在一起做饭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