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_我可以稍微放进你里面吗

2022-03-24 16:35:0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傅一航无奈地揉揉太阳穴,再一次耐心地解释。洛小糖眼神变得暗淡,便便小嘴,委屈地问道:“你真的不是我爹地?”“不是。”“那好吧,打扰叔叔了。”他

傅一航无奈地揉揉太阳穴,再一次耐心地解释。

洛小糖眼神变得暗淡,便便小嘴,委屈地问道:“你真的不是我爹地?”

“不是。”

“那好吧,打扰叔叔了。”

他跳下椅子,落寞地向门口走去。

不知为什么,终于将这个小不点终于说服,傅一航却没有任何开心。

看着那小小背影失落的模样,他感觉心里一阵难受。

“等一下,你自己回去太危险,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让人联系你妈咪。”

说完,傅一航走上前去一把抱起洛小糖,将他放在旁边柔软的沙发上,又让宋黎买来一堆零食。

洛小糖没办法,只好给洛溪打电话,说自己走丢了。

洛溪早就发现儿子不见了,正着急时刚好接到电话,她立即脱下围裙向洛小糖刚才说的地址走去。

没想到她一进门,看到的却是那张让熟悉的面孔。

“傅一航!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你要怎么赔偿可以来找我!你干嘛绑架我儿子!”

洛溪根本想不到是洛小糖自己过来的,而且在她印象里傅一航并不是什么好人,顿时火气压不住,冲上前去大声理论。

傅一航同样对洛溪昨天的举动耿耿于怀,被误会之后更是怒意爆发,“你再这样我不客气了!”

“是,论地位我的确比不上你,但不代表你可以这样欺负我们母子!”

洛溪气急,向前一步却不小心绊在椅子腿上,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扑去。

傅一航下意识地伸手去扶,却让洛溪以为他想动手,再次一拳打过来!

“真是个疯女人!”

眼看着洛溪会撞到头,傅一航也顾不了那么多,顶着闷拳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强行把她的搂在怀里。

这瘦弱的身体竟然如此轻,简直如同皮包骨头。

黑色的长发从他鼻尖滑过,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清香。

这股香味,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他心中疑惑,低着头用力吸吸鼻子,试图找到味道的来源。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胸口一痛,只见洛溪竟然隔着衣服一口咬在他的胸前!

他连忙将人推开,怒声呵斥道:“你属狗的?!”

“臭流氓!流氓!”

洛溪气得浑身发抖,刚才那近距离的接触,让她再次陷入到先前痛苦的记忆中。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触觉。

每一样都让她难以释怀!

傅一航怒极反笑,索性上下打量洛溪一番,不屑地说道:“呵,怎么,你也要说我非礼?”

“你不要太过分了!”

洛溪心底的屈辱感不断涌出,死死地攥着拳头,嘴唇被咬的发白。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理智更胜一筹。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她能惹得起的。

她又狠狠地瞪了傅一航一眼,转身将洛小糖抱起来,毫不犹豫地向外面走去。

傅一航注视着那瘦弱却倔强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房东大叔在不远处走来走去,像是在等她的样子。

洛溪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她记得之前每一次房东主动来找,基本上都是要告诉她一个坏消息——涨房租!

她连忙先让洛小糖进门,自己忐忑地走过去,故作不知地讪笑道:“房东,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有什么事吗?”

房东快步走过来,直接开门见山,“小溪啊,我等你半天了,今天刚收到通知,这里要拆迁,恐怕你要找其他地方住了。”

“拆迁?!”

洛溪惊讶地问道,“之前不是说这块地价格很高,所以没有人收购?”

“是啊,就算补偿款高我们很多人也不想走。”

房东也同样满面愁容,十分惆怅。

洛溪明白,这里不仅是这些原著居民的家,还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

很多人只会打鱼捕捞,以及在海边承包鱼塘,这一走的话可就连赚钱的饭碗也一起丢失。

搬家对于她的影响虽然没有原住民这么严重,但也是她难以接受的事。

她之所以选择住在如此偏远的地方,宁愿每天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去上班,就是因为这里的房租低。

即便这样,这里已经是目前距离市区最近的村子里,如果换地方的话要么价格昂贵,要么上班距离会变得更远。

房东语重心长地拍拍她的肩膀,无力地解释道:“那边只给了一个月的时间,你尽快搬走吧,剩余的房租我可以提前退给你。”

“好吧。”

洛溪点点头,缓步回到家。

洛小糖迎上来,歪着小脑袋问道:“妈咪,怎么你看上去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没事,有人买下了这块地,我们要搬家了,你不是早就嫌这里没有小朋友陪你玩吗?”

看着儿子那张单纯可爱的模样,洛溪只能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轻轻捏着他的小肉脸。

她不愿意把负能量的情绪带给儿子,只能苦中作乐,多往好处想想。

洛小糖沉思片刻却忽然问道:“是前几天那个叔叔买的吗?”

这句话提醒了洛溪,之前在警察局的时候的确听说傅一航是来这边考察的!

这个男人,绑架她孩子就算了,竟然还要夺取她赖以居住的房子?!

她越想越气,小声地嘟囔道:“那天没打错,这是个坏人!”

可洛小糖却立即摇晃着她的手,焦急地解释:“妈咪,你不要怪那个叔叔,那天真的不是他把我绑走的,是我自己跑出去玩迷路,那个叔叔不仅收留我,还给我好吃的……”

“小糖!”

洛溪看到儿子替傅一航说话,心里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她立即抓着洛小糖的肩膀,认真地对他说道:“小糖,就算那天不是他绑架你,但是他现在要拆咱们的房子,让咱们无家可归,他就是坏人,知道了吗?”

“哦,那好吧。”

洛小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不再为傅一航辩解什么。

深夜,洛溪哄洛小糖睡着之后,仰面躺在床上发呆。

内心的挣扎让她毫无睡意,犹豫再三之后,她还是悄悄地下床来到厨房。

第二天上午,她带着几只朴素却精致的饭盒来到FZ公司。没错,她还是妥协了,她实在是没有钱租其他地方的房子……

她想来这里赌一赌,如果傅一航是因为和她生气才这么着急买下这块地的话,那她带着亲手做的饭上门赔罪,说不定能让他改变想法。

可是这种行为显然没那么容易,她刚走进大楼就被保安拦在楼下。

以她没有员工牌为由,无论她如何解释都不让她进去,态度非常强硬,甚至还打算直接把她赶出去!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声:“这是怎么回事?”

“哎呦,苏小姐您怎么来了!”

保安立即起身,那态度简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和之前对待洛溪时完全不一样。

洛溪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优雅地走过来,一头长发披在肩上,样貌甜美妆容精致,穿着一身看上去价值不菲的连衣裙。

这样的女人无论走在哪里都会受到万众瞩目,洛溪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打扮,似乎明白为什么保安阻拦的缘由。

“苏小姐,是这样,这个姑娘说要见傅总,还要给傅总送饭。”

保安像献殷勤似的,语气满是嘲讽。

苏若然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上下打量洛溪一番,“送饭?你这乡巴佬哪来的?还真挺有勇气的!”

之前她听说傅一航的私生子找到公司,便想过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事!

洛溪低着头,紧紧攥着装饭盒的袋子,手心渗出冷汗,“我真的找傅一航有事,几分钟就好……”

“都说了不可能!你赶紧走,别让我找人把你拖出去!”

保安不悦地摆摆手。

洛溪深感屈辱,咬咬嘴唇看向苏若然,“那她呢?她又是什么人,不是也没有员工牌?”

保安显然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敢顶嘴,刚想回怼,但被苏若然抢先一步,嚣张跋扈地说道:“我是傅一航的未婚妻,有问题么?”

洛溪感觉今天多半见不到傅一航了,索性豁出去不再受这个委屈。

她挺直腰杆,清澈的眼神盯着苏若然,“有问题,当然有问题!话谁都会说,那我还说我是他老婆呢!怎么样?”

“你……”

苏若然的脸色一沉,声音变得尖锐,“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啊!什么话都敢说!”

“我就说,我是傅一航的老婆!”

看着这个可恶的女人生气,洛溪就心里暗爽,声音也更大了。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苏若然原本生气的脸色却突然一变,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刚才说,你是谁老婆?”

“……”

这个声音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直穿洛溪的心脏。

她顿时僵硬地站在那里,尴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洛溪内心挣扎许久,终于还是吞吞吐吐地解释:“傅总,我就是有事想和你说,但是保安不让我进去!”

她原以为傅一航再冷漠,至少也要问问她有什么事的,没想到他却只是冷声说道:“这里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一周后,洛溪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动漫关键词:公车上太深了啊高潮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