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同学把笔放在我那里面作文:两个男人添我下面试看十分钟

2022-03-24 16:26:1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叶老爷子慈爱地摸了摸秦玥瑶和秦御宸的头,说:“那就让她跟你们过去住几天。”叶岑:“???”什么情况?订婚还没掰扯明白呢,怎么又同居了?老爷子的思想,什么时候这么

叶老爷子慈爱地摸了摸秦玥瑶和秦御宸的头,说:“那就让她跟你们过去住几天。”

叶岑:“???”

什么情况?订婚还没掰扯明白呢,怎么又同居了?老爷子的思想,什么时候这么超前了?

秦暮则盯着那俩小小的身影,露出核善的微笑——

看来,只禁足一天,还是远远不够啊!

低调奢华的跑车内,叶岑因为早上的余醉尚未散去,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秦暮正襟危坐在车子的后排,忽然觉得肩上一沉,竟然是叶岑枕上了自己的肩膀。

他瞥眼看了一下,本想把叶岑推过去,可看到她恬淡的睡颜,最终忍住没有动手。

迷蒙中,叶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跌进了无尽的深渊,恐怖而又绝望。

在梦里,她被锁在一个狭小的车厢内,周围弥漫着腐烂恶臭的气息。

叶岑觉得害怕,锁在座位上不停地挣扎,拼命地想要逃出去,可惜脚被卡住,根本不能动。

冰凉的液体滴落在她的脸上,叶岑颤了一下,一转眼,却看到两具惨白腐烂的尸体。

叶岑吓得啊了一声,惊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车里,下意识地推门就想跳车。

“叶岑,你疯了!”

秦暮注意到她危险的举动,伸手把她拉住,转过她的身体面对着自己。

听到秦暮的声音,叶岑这才定了定神,抬眼望着他,满头冷汗的喘息。

她平复了好一会儿,才推开秦暮,面无表情:“我没事!”

坐在前排的秦玥瑶和秦御宸也担忧地回头,黏腻的声音问:“妈咪,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叶岑别过脸,将情绪掩藏在冷漠中:“没有。”

“叶岑……”

看到她的反应,秦暮就知道她梦到父母的那场车祸,关于那场车祸的惨状……

即便当年他已经跟随秦老爷子出国,单是听到新闻里的描述,都足以震惊和心疼。

五年前,一对夫妇带着大学刚毕业的女儿,准备回老家探亲,却在山路上发生车祸,车子冲下悬崖,夫妇两人当场丧命,留下重伤的女儿,跟他们的尸体度过了地狱般的三天三夜。

他不知道那时候的叶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但叶岑如今性格大变,应该跟那件事有关。

他本想说些宽慰的话,但碍于孩子在场,而他本人又不是那种会哄女人的人。

最终,沉默许久,才找到话题:“以后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事,先跟我和老爷子商议。”

叶岑冷笑:“你是在责怪我当众让叶灵儿难堪?”

她呵了一声,又偏过头:“那真是对不起了,坏了你跟叶灵儿的好姻缘,你这就回去吧,跟叶家的人说,你喜欢的是叶灵儿,我在宴会上说的那些,都是胡扯的,你要跟叶灵儿订婚。”

“叶岑。”

秦暮的语气冷了下来:“你这是在跟谁说话?”
在前面开车的助理,见两人发生冲突,不禁冷汗涔涔:“叶小姐,您错怪我们家先生了。”

他从后视镜中试探地观察自家先生和叶岑的脸色,又补充说:“就算您今天不来,我们家先生也不会跟叶灵儿订婚的,而且,您被叶灵儿买热搜诬陷的事,先生早就命我们调查了。”

叶岑一愣,颇为意外地看了看秦暮,又冷哼着扭过脸,将视线看向了窗外。

“秦先生,你我只是初见,婚约的事是个意外。”

叶岑恍若一盆仙人掌,冷漠开口:“你应该没有资格管我的事。”

秦暮怒极反笑:“你我是初见?”

以前那个总是默默无闻跟在他身后的人是谁?

昨晚那个就缠着他,喊秦暮哥哥,让他留下来的人又是谁?

“难道不是吗?”

叶岑疑惑地看向他,虽然秦家跟叶家交好,但秦家很早就出国发展了,她确实没见过秦暮。

秦暮莫名其妙,幽凉深邃的目光,跟叶岑对上,他忽然愣了一下——

叶岑的表情和反应,不像是装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酒吧里的叶岑,现在的叶岑,以及酒店房间里的叶岑,看起来完全不一样?

……

助理开车来到叶岑所住的公寓,秦暮刚迈步走进去,就忍不住皱眉。

叶岑住的公寓很大,就算四五个人住在这里也没问题,然而房间里却被她搞得乱七八糟,靠墙的位置摆着几千册书,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家里开了图书馆,地上更是狼藉遍布。

更要命的是,叶岑的家里还摆着很多动物的骨架,就连秦暮和助理见了都愕然片刻。

她一个女孩子,收藏这种东西,每天在这种环境里生活,自己都不觉得害怕吗?

叶岑踩着高跟鞋走进来,抱着双臂开始声明:“事先说好,我之所以答应搬到秦家跟你住,是看在老爷子和两个孩子的面子上,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我的婚约,迟早都要解除的。”

随后,她看向跟在后面的保镖,指了指屋子里的东西:“那个,还有那个,全都给我搬走,注意小心一点,别把标本的骨头碰掉了,万一损坏,我不介意把你们做成标本赔给我。”

助理和保镖们全都不禁打了个寒颤,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叶岑。”

秦暮皱眉,冷声道:“不许带这些东西。”

这么可怕的东西搬到秦家,两个孩子晚上还要不要睡?叶岑这是什么奇葩的品味?

然而下一刻,秦玥瑶捧着小手,对着房间里的骨骼标本放光:“妈咪,这些东西好酷哦!”

助理忍不住扶额,小小姐这才多大,审美就变成这样了,这变态的喜好是随了谁?

下一刻,秦御宸却皱了皱鼻子,十分惋惜:“爹地肯定是害怕,所以才不敢搬进家里。”

秦暮:“……”

他转眼看向叶岑:“十分钟,收拾好东西,我去楼下等你。”

他瞥眼看向屋子里的动物骨骼,又补充:“这些东西,一件也不许带走秦暮来到公寓楼下,莫名有些烦躁,这时,却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秦先生,有件事情,我们不知道应不应该向您汇报……”

秦氏集团的公关团队试探地汇报:“我们在调查叶小姐的事情时,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叶小姐每周都会去医院一趟,而且,叶小姐所在的公司,也为她专门安排了精神科的医生……”

秦暮抬起眸,仿佛很多疑惑都找到了答案,他吩咐:“安排我跟那个医生见面。”

幽深昏暗的包厢中,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带着一个白大褂医生走进来。

“秦先生,您要见的人已经来了。”

年轻人恭恭敬敬地汇报:“这位就是给叶小姐看病的张医生。”

秦暮手中端着红酒,不动声色地轻摇着:“你先下去吧。”

年轻人离开后,他才抬眼看向张医生,问:“你知道我找你来是为什么?”

张医生被秦暮的气势压住,紧张地想冒冷汗,但还是勉强镇定下来,回答:“秦先生,我知道您的身份,也知道您找我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我只有一句话,我不能泄露病人的资料。”

秦暮微微挑眉,低沉的嗓音开口:“你可以开出任何条件。”

张医生无奈笑了:“我知道以秦先生的能力,不管我开出什么样的条件,秦先生都能做到,但是很抱歉,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我作为医生,为病人保护隐私的职业操守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又手忙脚乱地向秦暮鞠躬:“除非是病人的亲属,否则我绝对不会泄露病人的资料。”

秦暮颇感意外,思忖片刻,再抬眸:“你刚才说……除非病人的亲属?”

见张医生默默地点头,他勾唇:“我是叶岑的未婚夫。”

张医生:“……”

张医生想了想,又说:“很抱歉,秦先生,未婚夫就是还没结婚,还算不上亲属。”

秦暮的脸色冷了下来,跟叶岑有关的人,也全都是臭石头。

他默了默,又说:“我们很快,并且一定会结婚。”

张医生没辙了,只能试探开口:“秦先生应该也是发现了叶小姐有些奇怪的地方吧?”

秦暮想说,废话,平时的叶岑跟酒店的叶岑反差这么大,他是傻子才不会发现这种反差?

又听张医生说:“秦先生的猜测没有错,叶小姐的精神……确实有些问题。”

“大概是受到五年前车祸的影响,叶小姐的主人格中,分裂出两个人格。”

张医生面露忧虑:“其中第二人格,是叶小姐平时所表现出来的样子,冷静强势,甚至薄情,不能正常地共情别人的想法,第三人格,秦先生或许也见过,那时候的叶小姐则完全相反。”

秦暮皱眉追问:“那原来的叶岑……”

动漫关键词:同学把笔放在我那里面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