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姐姐在上我在下全文阅读视频-鸳鸯枕上鸾凤颠

2022-03-24 16:10:1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是啊,少爷对吃的并不讲究,以后傅小姐就会慢慢知道了。”她笑笑,心想着,要不是为了打探敌情,她可不感兴趣。“那他平日出去有没有什么喜欢去的地方?”&ldquo

“是啊,少爷对吃的并不讲究,以后傅小姐就会慢慢知道了。”

她笑笑,心想着,要不是为了打探敌情,她可不感兴趣。

“那他平日出去有没有什么喜欢去的地方?”

“傅小姐是担心少爷去酒吧之类的地方学坏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比如,他会不会有事没事去什么酒店啊……”她拉长了尾音,循循善诱。

“少爷作为总裁,平日应酬是难免的,酒店,会所这些总归还是会出入的。”

她不是这个意思。

傅知音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这么想要了解我?”倏然,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

傅知音猛地回头。

厉大公子俊逸的脸庞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贴在她的脸侧。

她转头之际,红唇不由得擦过他的脸颊。

两人都愣住了。

佣人早就识趣的装作自己不存在。

傅知音用力地眨着眼眸,回过神来,她忙不迭的往后退了两步。

她只觉着脸上火辣辣的发烫,从后背直击脑门。

厉旭尧不过是听着她在打听自己,心血来潮的想要逗她一下,却没想到会是这样。

“厉明远这么快给你布置新任务了?”他故作镇定,只是耳后那抹红晕泄露了他一样紧张的心情。

“是啊,所以你要不要先想想怎么保住你的狗头!”她伸手在他胸前用力一推,不待见的走了。

狗头?

厉旭尧挑眉,这是记仇了?

饭菜陆续被端上桌。

傅知音刚准备坐下,管家却进来道:“厉少,门外一位叫傅妍溪的小姐说是找你。”

她看了眼餐桌上的碗筷,笑笑:“看来,我该回避了。”

傅知音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很是自觉的上了楼。

厉旭尧原本是没打算让她回避的,不过她上去了也就作罢,毕竟她们姐妹不合,免得起争执。

“让她进来。”

管家得到首肯后,才将傅妍溪领了进来。

傅妍溪跟在管家身后,这是她第一次来,瞧着眼前奢华的家具,宏亮又宽敞的客厅,典雅而不失庄重的装修设计,每一处都彰显着主人的品味和权势地位。

她杏眸划过一抹贪婪,她要成为这里的女主人,享受这里的一切。

管家领着她到餐厅后,便退了下去。

傅妍溪看着眼前的男人,脱了西装外套的厉旭尧,少了几分在公共场合的凌厉,微微卷起的衬衫袖子,领口随意解开的几颗扣子,都让他多了几分居家的随性和慵懒,将冷硬和柔和完美结合,有着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当真是让人着迷。

“厉少,我来是想感谢你,生日礼物我收到了,我很喜欢,谢谢你。”她微红着脸,看向他的目光满是娇羞。

“嗯。”男人神色淡淡的,面对她一长串话,只回了一个字。

傅妍溪俏脸上的笑容险些维持不住。

她眼眸轻转,不经意间注意到了餐桌上摆放的碗筷。

有两副碗筷,难道说还有其他人?

有别的女人陪他共进晚餐?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傅妍溪不由急了。

“厉少,我来的匆忙,光顾着想来感谢你,一时没看时间,这会……还没吃饭。”她低垂着脑袋,怯生生的样子,带着几分小女孩的无措。

傅妍溪真的太知道男人吃哪一套了。

男人依旧只是淡淡轻瞥,转而吩咐佣人重新添一副碗筷。

他似乎还吩咐了佣人其他事情,只见佣人将新的碗筷端上来后,又匆匆上楼。

傅妍溪全程都将注意力落在佣人身上,她越发笃定,厉旭尧这是金屋藏娇。

她看着端上来的碗筷放在离厉旭尧隔了两个位置的距离处。

傅妍溪心一横,把碗筷搬了过来,在他右侧坐下。

这会佣人已经下来了,在男人耳边回话:“傅小姐说,她不吃。”

男人挑眉:“她原话?”

佣人一时为难,自家少爷也太精了。

“她说不打扰你享受美人在怀了。”佣人说完,赶紧退下,深怕被殃及。

果然,厉旭尧听完,轻呵了声,眸光满是冷意。

傅妍溪没听清两人说的什么,只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她必须得尽快抓住他的心才可以。

她眼眸一闪,手已经朝着餐桌上的食物伸了过去。

“厉少,我瞧着这叉烧不错,你试试看……”她脸上的笑容保持的恰到好处,甜美又温婉。

猝不及防,衣袖好似勾到了他面前的酒杯,酒水连带着叉烧都掉在了他的衣裤上。

“对不起,对不起……”傅妍溪连忙扔了手中的筷子,伸手就要去解他的衬衣。

管家这会也赶了过来:“厉少……”

男人已经起身,俊毅的脸上冷然一片,深邃的眸光让人瞧不真切。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心想让你尝尝……”傅妍溪用力的挤出两滴眼泪在眼眶打转,泫然欲泣,将无措和不安表现的完美极了。

傅知音斜倚在楼上的栏杆,看着楼下这一幕。

她嘴角邪魅一勾,挑着眉转身往男人的卧室而去。

厉旭尧沉着上楼,直奔浴室。

他一边走,一边解着扣子,以至于都没有觉察到躲在衣帽间里的傅知音。

她确定男人进了浴室后,才快速的从衣柜里取下男人的衬衫换上。

傅知音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瞧了瞧。

她故意将领口的扣子解开几颗,要露不露,袖子随意的挽了几个折,露出半条手臂。

傅妍溪欲上楼,被管家拦了下来。

“妍溪小姐,不好意思,厉少不允许别人进他的领域。”

很显然,楼下属于公共区域,所以可以随意,但楼上,不行。

“厉伯,让她上来吧。”傅知音斜倚在楼梯口,双手环胸,漫不经心的瞧着楼下。

厉家的管家是自小就在的,所以改了姓也姓厉。

傅妍溪闻声往上瞧。

此刻的傅知音,宛若勾引人的妖精,头发随意的披着,一双白嫩的美腿裸露在空气中,性感又纯真。

傅妍溪红了眼,是被气的。

她推开管家,几步冲到傅知音面前:“你……”

她早该想到的,那碗筷,还有门口的女鞋。

“姐姐还真是好手段,这才几天的功夫就爬上厉少的床了,难怪瞧不上那林世贤。”傅妍溪强颜换上一抹笑意。

傅知音就喜欢看她现在这副表情,虚伪极了。

“我不过是做了你想做的事,不是吗?”她冷笑,“这个点送上门来,难道你不是想给人睡的?”

“傅知音!”

傅妍溪眼尖的看到她脖子上的红痕。

因为之前涂了药膏,此刻瞧着虽然红,可已经瞧不出手指印了,反倒更像是一个个暧昧的痕迹。

傅妍溪显然误会了,她震惊地瞪大了双眸:“你脖子……”

傅知音一愣,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脖子。

不过,她瞧着傅妍溪的眼神就猜到是误会了。

她将计就计。

“旭尧太热情了,跟他说了不许亲这,就是不听,这让我明天怎么出门。”傅知音矫揉造作了一把,说完她感觉自己都要吐了。

不过,效果也是十级的。

傅妍溪的脸都歪了,被气的。

“哦,我忘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厉旭尧就在里面,赶紧进“我让司机送你回去。”男人仿佛没有看到,朝着楼下唤了声,“厉伯,送客。”

厉旭尧吩咐完,直接伸手拽过傅知音,牵着她就往回走。

傅知音神色微楞,也没料到他会有这波操作。

不过,能气上傅妍溪的事,她乐在其中。

她乖乖配合的往前走,不忘回头朝着傅妍溪勾唇一笑,气得她险些当场扑过来将她撕碎。

只可惜,乐极生悲。

男人一把将她按在卧室的墙上,随手把房门落锁。

“春宵一刻值千金,傅小姐知道的还真多。”厉旭尧危险的眯起黑眸。

傅知音伸手,指尖抵在他胸前,又觉着不妥,飞快的收回。

她伸着手指戳戳他的肩膀,讪讪一笑:“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做什么?”

男人将她的心虚看在眼里。

“我以为傅小姐特意穿成这样,是在暗示我什么。”

傅知音俏脸一绷,杏眸一瞪:“厉旭尧,过分了啊。”

厉大公子轻嗤,实在是不知道到底谁过分。

“下次,不许在其他男人面前穿成这样。”他有心放过她,撑在墙上的手臂缓缓收回。

傅知音都等不及他收回手臂的速度,从他臂弯钻了出去,拧开门一溜烟就跑没了。

厉旭尧站在原地,唇角连他自己都没觉察的上扬。

……

一夜好眠的傅知音,在清晨被手机铃声吵醒。

她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接了起来。

电话里,傅擎劈头盖脸就将她骂了一通:“傅知音,你不要以为有老爷子的遗嘱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傅氏集团要是垮了你也捞不到好处,因为你,让我几次三番得罪林总,如今你更是把他儿子揍得躺在医院里,人家现在放话了,谁要是敢跟傅氏合作就是跟他作对,如今所有合作商都开始撤资,你赶紧给我去医院,去跟林少道歉,把林少给我哄好了。”

傅知音窝在被窝里,秀气的打了个哈欠。

她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林家出手对付傅擎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冷笑,“别忘了,你的傅氏是怎么来的?”

傅氏根本就不是墨老爷子的产业,更和墨氏集团没有半点关系,不过是当时他哄骗母亲,母亲出资给他创办的公司。

“要么你自己去,要么我绑着你去,你自己选?”傅擎觉着自己身为父亲的权威被挑衅,脸色铁青。

傅知音眉眼弯弯,她都能想象到他被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

“好,我会去。”

她倒不是怕他,只是觉着的确该去看看。

傅知音挂了电话,不急不忙的起床。

她看了眼镜子中自己,脖子上的印记已经淡了不少,稍微用遮瑕遮一下就可以。

傅知音想到昨晚傅妍溪误会后被她气得,就觉着心情舒爽。

她这伤,也算没白白浪费。

她下楼,男人已经去公司了。

厉伯将早餐给她端了上来。

“厉伯,我一会出去,午餐就不回来吃了。”

“好的。”厉伯像是早有准备,将一把车钥匙递了过来,“傅小姐,这是车库里最适合女生开的一辆车,你先将就用着,要是不喜欢回头再去车行预订你喜欢的。”

傅知音勾着车钥匙,轻笑:“前女友的?”

管家知道她误会了:“少爷从未有过女朋友,傅小姐是第一个少爷带回来的。”

傅知音一愣,有些意外。

她轻眨着眼眸,终止了这个话题。

这车,她也不拒绝。

她平日出门的确也需要用车,这时候矫情就显得太绿茶了。

“替我谢过厉少。”她拿着车钥匙起身。

傅知音开车路过花店的时候,不由停了下来。

她都开过了,又往回倒了几米。

她进去,特意挑了一束鲜艳的菊花,瞧着叶子都特别新鲜。

傅知音就这么带着这束花,去了医院。

她站在病房门口,瞧着林世贤对着护士耍横,随手抄起的水杯毫不留情的砸了过去。

小护士躲闪不及,脑门上被砸破了一个口子,红着眼跑了出去。

林世贤这才注意到门口的她,当即阴沉着脸:“你来做什么?傅知音,我是不会接受你的道歉的,滚出去!”

“谁说我是来道歉的?”她轻笑,只觉着这人太自大,以为来看他的,都是探病的?

傅知音走了过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她怀里抱着的菊花,再联想到她的话,目光变得阴鸷:“傅知音,你找死!”

林世贤不傻,谁道歉送菊花的,那是给死人的。

“我只是来确认下,林少那玩意坏没坏,要真坏了那我也算是替临城的那些姑娘做了件好事。”她将菊花放在他床头。

那摆放的样式,就像是去墓地祭拜时放在墓碑前。

林世贤目露凶狠,一把拿起菊花就朝地上砸去。

他用力拽过她,阴狠的目光落在她巴掌大小的脸上,咬牙切齿:“傅知音,本少记住你了,我一定会把你娶回来,让你跪在地上给本少当狗!”

她神色淡然,小脸格外的平静,仿佛他说的是别人。

傅知音抬起另一只手,一点点将他的手指掰开,红唇微勾:“那我拭目以待,等着林少来娶我。”

她专心对付林世贤,以至于没有发觉门外站着的人。

苏青恰好有病人在这一层,刚查完房准备回去,路过的时候起先只是被两人的对话吸引,结果一看便发现了了不得的事。

她赶紧掏出手机,把这一幕录了下来。

苏青往回走的同时,不忘将视频发给厉旭尧。

男人此刻正在视察一个新项目,被众星拱月般的簇拥着,身旁是项目的负责人,正在解说着。

蓦然,他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

厉旭尧习惯性的打开,看到是苏青发来的,俊脸不禁有丝困惑。

毕竟,一般苏青没什么事不会找他。

他点开看了眼,神色微变。

男人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严江瞧着,赶紧示意其他人都停下。

“傅知音在做什么?”

“管家给挑了车库的一辆车给她,应该是出去了。”严江细细观察着男人的神色。

从昨晚厉明远那回来,他便命令他派人盯着,可这会人也没具体汇报动向。

“应该?”厉旭尧阴翳的目光斜睨在他脸上。

严江心一沉,一脸严肃:“我马上问。”傅家。

傅擎阴沉着脸,眼底的猩红预示着风雨欲来。

傅妍溪跟傅夫人交换了个眼神,多少有些怕。

因为傅夫人擅作主张带傅知音去了林家,结果不但没落得好,反而让傅氏腹背受敌。

“老公,这也不能怪我,我一心为这个家,但凡那小……傅知音识趣点,好好讨林少的欢心,我们傅氏不但能得到林氏的支持,资金的问题更是不用愁了,等到妍溪再成了厉少奶奶,你还担心傅氏撑不下去吗?”

傅夫人悄悄观察着他的神色,小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

傅擎怒气依旧,可神色明显有所缓和。

“你也看到了,当初在医院那专家团队,可都是厉少为了妍溪才特意吩咐的,老爷子灵堂上,厉少特意赶来,你以为是你傅擎的面子呢,没有妍溪,我们能跟厉少沾上边?”傅夫人顺势往下说,“再说了,老爷子临终钦点了傅知音和厉少的婚约,这真要是她嫁过去,就她如今处处跟你作对的样子,愿意帮你什么,可我们妍溪嫁过去就不一样,她一定会帮衬娘家。”

傅妍溪接收到傅夫人的信号,连忙接话:“是啊爸,厉少待我一直不同,等我成了厉少奶奶,一定会说服厉少把资源给我们傅家,到时候傅氏根本不会出现资金问题。”

傅擎脸上的神色,渐渐松动。

理,是这个理。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傅擎语气不善,“得罪了林家,就等于得罪了临城半边的天,现在林氏都放出狠话了,还有哪个供应商敢跟我们合作?”

傅擎想想就来气。

“都怪傅知音,林少看上她,那是她的福气,不要脸的竟然还敢勾引厉少……”傅妍溪一脸怨念,想到傅知音她就来气。

傅夫人一听:“你说什么?”

“妈,你是不知道,傅知音有多不要脸,居然敢穿着厉少的衣服勾引他。”她想到昨晚看到的,手里的抱枕都快被她撕碎了。

不要脸的狐狸精。

傅夫人面色也是一变,她怎么也没想到,傅知音转身会去勾引厉旭尧,如果她成功了,那她的女儿还有什么机会。

“老公,千万不能让傅知音得逞了,不然到时候她再在厉少面前吹个枕边风,一转头让厉少对付我们,那我们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傅擎眯着眼眸,老谋深算。

傅夫人瞧着他不说话,心里也没底。

“老公,我不是偏心自己生的,只是……”她怕傅擎多心,哪怕她的确就是有私心,可后母难当,不能让傅擎有了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她没说完,他已经打断了她的话:“明天晚上,有个商业晚宴听说厉旭尧也会到场,妍溪你跟我一块去。”

傅妍溪一喜,忙不迭的看向傅夫人,四目相对,眉眼都是喜色。

很显然,傅擎这是默认了傅夫人的打算。

“那我马上去准备明天穿的礼服。”

……

傅知音刚出医院,手机便有信息进来。

她点开一看。

【今晚记得回爷爷那边住。】

她杏眸微闪,没回,直接退出了页面。

傅知音拦了辆车去的杂志社。

虽说,她们上班没有严格要求打卡,毕竟作为娱记首要任务就是挖掘有价值的信息,不需要绝对坐班。

但她刚刚拿到厉旭尧的封面专访,只怕现在已经成了杂志社那些女人的公敌。

而她又连着两天没有出现在杂志社,还不知道这一去,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果然,她刚到办公室,就有人忍不住冷嘲热讽了起来。

“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哄的人家厉少同意的,如今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孙泠听见了,端着的茶杯重重的砸在人家办公桌上:“我看呐,是有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毕竟这个月杂志的业绩都能抵上杂志社几年的了,有本事你也去啊,拉一个回来让我们跟着吃几年。”

“孙泠,你神气什么,人家发财致富去了,可带你玩了吗,成天跟在人家后面当狗摇尾巴。”

“说谁呢!”孙泠拿起水杯,泼了人家一脸。

对方不甘示弱,泼回来前,一双手伸了过来,轻轻扭动她的手腕,结果那一杯水再次泼在了自己身上。

傅知音拉着孙泠的手,朝着她淡淡道:“被狗咬了,难不成你还要咬回来?”

孙泠噗嗤一声笑了:“也是,我也是气糊涂了,走。”

两人一唱一和,互相交换了眼神,笑得合不拢嘴。

被羞辱的人,气得浑身颤抖,却没一点还手的余地。

傅知音刚坐下,一叠资料便递到了她面前。

“周总看中你的才能,既然连厉少你都能拿下,那相信临城四少,另外三位你也不在话下。”张妍一身职业套装,修身的裙子贴合着她身体的曲线,斜倚在她办公桌边,“周总说了,既然厉少的专访卖的几度脱销,那就乘胜追击抓紧将这一系列的名号打出来,知音这难不倒你吧。”

傅知音单手托腮,歪着脑袋看着她,似笑非笑。

“你要是为难,我再跟周总说说。”张妍一脸无害,仿佛是真的怕她为难似得。

“不用。”傅知音红唇紧抿,挤出一抹笑容。

张妍瞧着目的达成,眉眼含笑:“那我们就等你的好消息。”

傅知音在她转身时,笑容一收,面无表情。

孙泠脚滑动着办公椅,一溜烟到了她面前:“这张妍爬上周总的床后,指不定在枕边吹了多少你的坏话,上次厉少没来让她丢了那么大的脸,还不知道要在你身上怎么找回来呢。”

“人家这本事,我们又学不来,能有什么办法?”

孙泠拍了下她的手臂,轻笑:“你也真敢说。”

“我现在都成公敌了,你也离我远点吧,省的回头跟着遭殃。”傅知音推了推她。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孙泠瞪了她一眼,关心的问道,“临城四少可不是浪得虚名,厉少这关虽然是过了,可另外的你准备怎么办?”

“还没想好。”她摇头,说的也是实话。

去吧,别说做姐姐的不照顾你。”傅知音说着,还真的贴心的侧了侧身,给她让了路。

只是,她这一侧身,便瞧见身后的男人不知何时站在那。

傅知音一愣,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

实在是男人的目光太过凌厉。

傅妍溪的视线落在男人身上,此刻根本就移不开。

厉旭尧刚洗完澡,男性的睡袍随意的套在身上,腰间一条腰带松松垮垮的系着,一头短发半干,偶尔还有水珠滴下,立体的五官,浑身上下充满了男性禁欲系。

动漫关键词:鸳鸯枕上鸾凤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