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校园纯开小黄车小短文300字了:娇宠1v1小蓝莓

2022-03-24 16:08:1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男人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包裹在深色的西装裤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禁欲的矜贵气息。男人眸光清冽,四下张望了下,目光定格在傅妍溪他们这边。随即,他朝着这边

男人一身纯手工定制西装,一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包裹在深色的西装裤下,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禁欲的矜贵气息。

男人眸光清冽,四下张望了下,目光定格在傅妍溪他们这边。

随即,他朝着这边迈开步伐。

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妍妍,真的是厉旭尧,他朝着你走过来了。”

傅妍溪自然也看到了,她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如此高调的出席,心里是有小高傲的。

如此出众的男人,竟然会是她的。

傅妍溪连忙压下心头的狂喜,低头整理了下不见半分凌乱的裙摆,又拨了拨耳边的碎发,之后才目光缱绻地望着他。

厉旭尧将严江准备的礼物递给她:“生日快乐。”

“谢谢。”傅妍溪满是娇羞,看着四下投来的羡慕目光,极度的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她听到了在场的人发出的轻呼声。

只是,在那些羡慕的声音中,傅妍溪自然也听到了一声极为不屑的轻哼。

傅妍溪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不过她不在乎,很快所有人都能看到她傅知音的丑态了。

宾客都到齐了,傅家的人上台致谢。

傅妍溪提着裙摆上台,接过话筒的时候,目光柔和的掠过台下的厉旭尧,随后定格在傅知音身上。

她笑得一脸无害:“其实,今天也是姐姐的生日,我想请姐姐上台跟我一起。”

傅知音唇角至始至终都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她在大家的注目中,缓缓上台。

“姐姐,我很高兴你能回家,以后我们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傅妍溪偏头看着她,眸中却流露一丝急色。

为什么还不掉下来。

她算算时间,这时候傅知音身上的吊带应该掉了才是。

傅妍溪都不知道该编什么话往下说了。

她根本就没准备。

傅知音依旧淡淡的,眼底一闪而逝的讥诮。

台上那抹漫不经心,却又美艳动人的身影,早就引得底下频频私语。

傅妍溪又气又恼。

她等不及了,正准备再动手。

倏然,一声惊恐的尖叫划破天花板。

傅妍溪惊慌失措的伸手去抓,可反应终究慢了一步,她身上的礼服宛若绸缎般滑落,凹凸有致的身段一览无遗。

“妍妍……”傅擎和傅夫人都愣住了,一时忘了反应。

傅妍溪依旧尖叫着,双手紧紧环抱着自己,本能的将自己蜷缩起来。

傅知音只是在一旁冷眼看着。

蓦然,她觉着眼前一道黑影划过,紧接着那高大的身影挡在傅妍溪前面,纯手工的西装也顺势落在了她身上。

傅知音轻嗤,顿时觉着有些索然无味。

她转身正准备走,有人却不让。

“站住!”

傅妍溪裹紧了身上的外套,满是怒容的冲到她面前,有些跌狂般指着她:“是你,是你害我,让我出丑,你怎么如此狠心。”

底下,一片哗然。

大家纷纷将目光投向准备要走的傅知音身上。

此刻她的举动,落在旁人眼底,倒还真有几分像是干了坏事得逞后,趁乱逃跑的样子。

“姐姐,我知道你容不下我和我妈,你一直觉得是我们夺走了父亲对你的爱,可是我们那么爱你,深怕忽略了你的感受,从小到大我事事让你,你可以不领情,可我是你妹妹,你怎么忍心……”傅妍溪声泪俱下,已从刚才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过神来。

傅知音眼底的冷意有增无减,嘴角的讥诮越发明显。

傅妍溪只是可怜巴巴地站在那,泫然欲泣的泪水更衬得她楚楚可怜。

而她,则像是十恶不赦的魔鬼,坏透了。

“我是真心想要你和我一起过生日的。”傅妍溪双手紧紧揪着身上的衣服。

她无声的举动,更是提醒着在场所有人,刚才的一幕自己都经历了什么。

“演够了?”傅知音凉凉的开口。

她实在没什么耐心看着她再演下去。

傅知音再次转身,刚迈开步子,手腕便被人轻轻一碰。

她本能的回头,还没反应过来,一声惨叫中那抹身影已然从台上掉了下去。

傅知音蹙眉,冷眼瞧着底下摔在地上的傅妍溪。

倏然,男人一个箭步跨下台,蹲下身子将她扶起。

傅妍溪顺势缩进了他怀里,小手紧紧抓着他的大掌:“我,只是想,想要求姐姐留下……”

“我送你去医院。”男人浓眉微锁,对于两个女人之间的纠葛,他并无兴趣。

对厉旭尧而言,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治疗。

可偏偏,这不是傅妍溪想要的。

她摔都摔了,这苦怎么能白吃了。

她抓着他的手摇头:“我没事,我不想姐姐误会。”

傅妍溪作势要从他怀里挣扎着起身。

男人按住了她:“别乱动。”

她无声地掉着泪水,目光却看向傅知音:“姐姐,我没有恶意,我……”

“你的意思,是我心思歹毒,还推你下去了?”傅知音眸光清冷,一步步走了下来。

她一副盛气凌人,又不知悔改的样子,当真是很能引来众怒。

这些人,似乎都喜欢假慈悲的同情所谓的弱者。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傅妍溪怯生生的回答,小小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去。

傅知音瞧着,心底冷笑,还真是会装。

好一个以退为进。

果然,有人按捺不住了。

“都说后妈难当,可不嘛,这女儿被欺负了也只能看着,不然还得落个恶毒后妈的名声。”

“谁说不是,瞧着这傅二小姐也是好心好意,主动想要和姐姐拉近关系,却被这么欺负。”

“要我说,就是有妈养没妈教……”

倏然,一记凌厉的视线投了过去。

对方竟是被傅知音这小小年纪却凌厉异常的眼神给震住。

傅知音淡淡收回视线,幽幽的目光落在傅妍溪身上:“都说我在欺负你。”

陡然,她眼神一凛,抬手就是一巴掌。

所有人甚至都没瞧清她是怎么出手的。

傅妍溪被打的倒在地上,嘴巴里满是血腥味,一丝血丝从嘴角渗出。

“既然都这么希望看你被我欺负,那你就满足一下大家。”傅知音的神色越发冰冷。傅妍溪被打懵了,她捂着脸望着她。

她怎么也没想到,傅知音竟会如此嚣张。

打了人,傅知音却像是没事人一样,还很是嫌弃的将手在傅妍溪的礼服上擦了擦。

傅夫人瞧准了时机,一脸心疼的过来,眼里噙着泪水,满腹委屈不敢言的样子将傅妍溪护在怀里:“让厉少见笑了,是我没教好,大小姐心性不坏的,只是从小没了母亲……是我没做好,让两个孩子都受委屈了。”

“妈,我不委屈,真的。”傅妍溪适当的掉几滴眼泪。

一声轻嗤在这时显得格外突兀。

傅知音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仿佛那声音压根不是她发出来的。

她提着裙摆就要走,可傅夫人又怎么会真让自己女儿白白受这委屈。

“女儿没教好是我这做母亲的不称职,大家别难为一个孩子,知音虽不是我亲生的,可我早把她当成自己女儿看待,好好的孩子……我心里难受。”

傅夫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更是给人无线的想象空间。

再加上她的有意引导,自然他们能想到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只怕现在她傅知音在这些人眼里,就是个十恶不赦,不知图报的人了。

傅知音眼里的厌恶陡然多了几分。

她仅有的耐心在这时候告罄。

只是,傅妍溪像是觉察了,快一步的拦在她面前:“姐姐,这么多人看着呢。”

她明明怕她,却还鼓着勇气上前,乖巧懂事的让人心疼。

如此鲜明的对比,更显得傅知音蛮横无理,不识大体。

“怎么,一巴掌不够,还想被打?”傅知音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反正不论她说什么做什么,这对母女都会给她冠上臭名昭著的恶名。

傅妍溪像是真的被吓到了,连忙往后缩了一下。

厉旭尧就站在她身后,她这一缩,还真是不动声色的来了个投怀送抱。

还是那么的不露痕迹。

傅知音瞧着,嘴角嘲弄的笑意更深了。

男人眉头微蹙,对于傅妍溪贴上来的身影,不动声色地抬手扶了一把,避免了身体更多的接触。

厉旭尧眉头轻拧,不知怎么的,瞧着傅知音眼底的神色,莫名的不爽。

以至于在她准备走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挪动了脚步。

在外人看来,他就是毫不客气的挡住了傅知音的去路。

当然,傅知音也是这么认为的。

她莞尔,目光淡淡的掠过男人身侧的傅妍溪,随后将视线落在他身上:“怎么,厉少是舍不得佳人被欺负了,一个大男人要在大庭广众下为难我一个小女子吗?”

男人俊脸暗沉,亏她也好意思自称自己小女子。

那气场一米八的架势,连他都自叹不如。

“厉少,姐姐就是在气头上,你别往心里去,我不想你为了我落人口舌。”傅妍溪可真是会把握机会。

傅知音嗤之以鼻,这次连一个眼神都不屑给她。

她俏脸紧绷,冷冷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这狗男人要是真找茬,她也不会让他好过。

“做错了事,小朋友都知道要道歉,难道没人教过你吗?”厉旭尧薄唇轻启,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傅妍溪心头一喜,她是真的没想到他会为自己出头。

“耳听为虚,眼见也不一定为实,难道也没人教过你吗?”傅知音有样学样,把话堵了回去。

男人深邃的黑眸一瞬间变得更加幽深。

“厉少想要英雄救美,可惜我就是看不惯你的女人,所以你最好看好了,别让她惹我。”傅知音眼波流转间,眼底的冷意更甚了几分,“让开,好狗不挡道。”

她今晚的心情被这些人彻底破坏了,这会实在没什么心思再陪他们在这耗下去。

只是,傅知音不经意一瞥,触及男人眼底的暗芒,没来由一紧,不好的预感袭来。

“傅知音你在这神气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可都看见了,是你欺负妍溪,怎么还倒打一耙,真是没教养。”傅妍溪的好姐妹,平日里就见不惯她,这会又怎么会轻易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傅大小姐没教养也是人之常情嘛,毕竟谁都不放在眼里,这亲妈又没的早,也难怪了。”

“哎呀,我这嘴,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厉少,你可得为我们妍溪做主啊,妍溪性子软受了欺负也不说,今天您在这呢,这傅知音都这么嚣张,平日里还不知道怎么欺负我们妍溪呢。”

傅知音瞧着一个个恨不得将她的罪行列成十宗罪,眼底的讥诮更甚。

男人眯着眼眸,原本不愿掺和,此刻却也是被她嚣张的气焰给气着,只想着灭灭她的气焰。

“你说眼见不一定为实?”他淡淡开口。

傅知音俏脸冷然,一时间不确定他准备做什么,索性不吭声。

“既然傅小姐不肯认错,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厉旭尧一抬手,一直守在不远处的严江便走了过来。

男人吩咐:“去调监控。”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傅知音脸上,丝毫没有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

“傅小姐,现在承认还来得及。”男人好心提醒。

可偏偏,她并不领情。

“我有说不是我做的吗?”

此话一出,倒是让人哑然。

厉旭尧即便见惯了各种场面,似乎也没料到有人做了坏事,还能这般脸不红气不喘的坦言就是自己做的。

他不由眯起了黑眸,深邃的目光在她脸上打量。

很快,严江便将监控调来了,也证实了的确是她动的手。

一时间,反倒让人不知该如何处理。

蓦地,有人开口:“人赃并获,厉少难道还要眼睁睁看着我们妍溪受委屈么,这不公平!”

“你不要命了,敢跟厉少叫板。”

“我只是替妍溪不平。”

男人眸色深沉,微垂着眼眸将身后的议论声入耳。

“厉少不就是想要护短,我成全你就是。”傅知音突然开口。

她当着众人的面,突然用力扯下自己身上的吊带,纤细的带子瞬间断裂,绸缎般的礼服丝滑地掉落在地。

“不知这样,厉少可还满意?”傅知音浑身上下,只有单薄的内衬,肌肤胜雪,玲珑有致的身段更是令人垂涎。

可她却浑然不在乎。

她轻扬着下巴,高傲的从他面前越过。

厉旭尧蹙眉,下意识的脚步动了动。

身旁,傅妍溪连忙握住他的手臂:“厉少,其实我受点委屈没什么的。”

男人回头,微垂着眼眸,幽幽地目光紧紧盯着她。

傅妍溪故作娇羞的垂下眼睑,内心却是慌乱不堪,深怕被他瞧出端倪。

好在,男人并未说什么。

他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从她手中抽了出来。

男人随意找了个借口出来。

卓绝的身影快步冲到门口,厉旭尧眉眼间竟是有几分急色。

他四下张望,蓦的,眯起的黑眸定格在不远处。

女人身上披着一件男士的西装外套,纤细的身影正钻入一辆黑色的豪车中。

随即,车辆淹没在黑夜。

厉旭尧轻嗤出声,觉着自己真是可笑。

“严江,查下傅知音上了谁的车。”

很快,严江便通过傅知音手上的芯片定位,以及路面监控查到了。

“厉少,是您叔伯的养子萧白。”严江说完,迟迟没有听到电话内的回音,便多嘴了一句,“难道傅小姐背后的人,真的是……”

厉旭尧都不等他说完,便掐断了电话。

紧接着,他又翻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

傅知音托着腮趴在车窗上,望着窗外掠过的风景。

搁在身侧的手机突兀的响起。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个没有存的陌生号码。

傅知音想也不想就掐断了。

可是,对方仿佛和她干上了一样,锲而不舍。

“喂?”

“爷爷很喜欢你,让我通知你一声,你的行李他已经命人打包搬进了别院。”

她一愣,将手机拿开些,确认了下手机号,才确定对方真的是上一秒还在为难自己的厉大公子。

她想也不想就要挂断。

男人像是会读心术一样,淡淡开口:“从今天起,爷爷会跟我们同住。”

“不去!”她咬牙。

他一脸的淡定从容,“怎么,你处心积虑接近我,如今这么好的机会,不该偷着乐?”

她翻了个白眼,可惜他看不到。

“难道不是厉少防着我,所以才利用跟爷爷将我放在你的眼皮底下?”

男人轻嗤:“不自量力。”

傅知音快速的理清形势。

她提议:“既然你需要我稳住老爷子,我需要这个婚约,不如合作,我可以配合你一切事宜,这怎么算厉少都不亏。”

“不怎么样。”

傅知音脸色微白,她没想到他会拒绝。

厉旭尧这会才觉着堵着的气顺了不少:“处于劣势的人没资格提要求。”

傅知音:“……”

她黑着脸,这次毫不犹豫地挂断。

萧白透着后视镜看她:“怎么了?”

“没事,你把我在前面放下。”她不愿多说。

他趁着红绿灯的间隙,深深看了她一眼。

萧白特意从国外赶回来就是为了给她过生日。

结果,他刚到她家,便瞧着她满是狼狈的从大门出来。

傅知音抬眸,迎上他的视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没事,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他笑笑,并不介意,“去哪,我送你。”

傅知音低头看了眼自己,有些无奈地笑了:“先送我去商场吧。”

她这样,老爷子见着了,也有失体统。

当他将车停在厉家老宅时,萧白神色微楞,很快便掩去了那抹异样。

“今晚谢谢你。”她说着将外套还给他。

傅知音进门,便瞧见等在门口的老爷子。

老爷子似乎真的很喜欢她,远远的就在门口等着,瞧着她走近,更是拉着她的手傻乐。

“我都以为我家那臭小子这辈子都要打光棍了,音音啊,幸亏有你肯收留他。”

傅知音一脸的黑线。

有这么编排自己孙儿的爷爷吗?

更何况,堂堂厉氏集团总裁,临城万千少女梦想中想要嫁的男人,会没人要?

老爷子拉着她,对于她的到来似乎很高兴,还不忘让管家将厉旭尧小时候的照片翻了出来。

“这是他刚出生的时候,脸就那么臭,一点都不可爱。”

“这个是他幼儿园,还尿床,被老师罚站。”

傅知音实在难以想象,厉大公子尿床是怎样的场景。

“音音啊,以后你跟臭小子生个孩子可不能像他,整天摆着一张臭脸,太讨厌了。”

她小脸一红,实在不知道老爷子怎么聊着聊着就扯到这上面了。

“我不可爱你还非要我搬回来住,我看你是给自己找堵?”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此刻的他换上宽松的居家服,浅灰色的色系衬得他整个都柔和了不少,和在傅家的样子判若两人。

厉旭尧单手插兜,慵懒地倚在楼梯扶手上,饶有兴味的看着楼下一老一小。

傅知音红晕未消的脸颊猛然抬起,转而撞入一双深邃的黑眸中。

她神色微楞,随即俏脸一沉,周身微不可见的凝上一层冷意。

她不知道他在那站了多久。

“爷爷,时间不早了,我先上去休息了。”

老爷子很快反应过来,眉开眼笑的应和:“好,让这小子带你去。”

她微窘,显然老爷子误会了。

傅知音撇撇嘴,终究没解释。

她抬步上楼,只是身体不由得僵硬。

男人灼灼的视线仿佛恨不得在她身上穿上几个孔。

她稳了稳心神,目不斜视的从他身旁经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男人磁性的嗓音幽幽传来:“傅小姐玩弄人心可真是一把好手。”

傅知音脚步一顿,猛地朝他望去。

她气急而笑:“我不明白厉少的意思。”

“既然傅小姐不明白,那我就说明白。”男人眸光凛冽,“送你回来的男人叫萧白,是厉明远的养子。”

傅知音拧眉:“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厉明远是董事会中最不希望我活着回来的人。”男人挑眉,依旧不疾不徐。

厉旭尧将她茫然的神情纳入眼底,心中忍不住腹诽,还真能装。

他上前两步,微微前倾的身子将她抵在墙上:“你苦心经营,走到这一步,厉明远父子许诺了你什么?”

“有病!”她重重将他推开。

动漫关键词:娇宠1v1小蓝莓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