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翁熄浪公夜夜欢-三个人C你一个

2022-03-24 16:07:0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门铃声响起。傅知音微微有些诧异,她刚搬到这来,没人知道。再加上又大晚上的,会是谁来找自己?她迟疑了下,站在门口问道:“谁啊?”对方没有应答,只是又按了下门铃。她轻咬着

门铃声响起。

傅知音微微有些诧异,她刚搬到这来,没人知道。

再加上又大晚上的,会是谁来找自己?

她迟疑了下,站在门口问道:“谁啊?”

对方没有应答,只是又按了下门铃。

她轻咬着唇瓣,将门打开一条缝隙。

男人风姿卓绝的身影赫然站立门外。

“是你?”她想也不想的要关门。

厉旭尧快步伸脚,恰好卡住门口。

男人顺势轻轻一推,强行把门打开。

傅知音一脸不善:“你来做什么?”

而且,他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过来了。

她想着她偷的他的身份证,这会还在自己身上,莫名的心虚。

男人却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大摇大摆的,眼光四处张望。

客厅小是小了些,可好歹东西齐全,餐厅也小,这厨房更小……

厉旭尧视线淡淡掠过,总结成一个字就是小。

“恰好路过,所以来看看。”他随性的往沙发一坐,一副大老爷们的架势。

傅知音:“……”

她信他才怪。

“你跟踪我?”她面露警觉。

“怎么是跟踪呢,是监视。”

傅知音满脸黑线。

他要是狡辩还好说,可他坦诚的竟让她无言以对。

“傅小姐半夜三更偷偷进我房间,偷走了我的身份证,我总得问问,是我长得帅,傅小姐要这般觊觎我的颜值?”

臭不要脸。

傅知音心里腹诽,眼底一闪而逝的心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视线落向别处。

“如果傅小姐如此痴迷我这张脸,我不介意当场自拍一张美照送给你,让你无时无刻不盯着我,可犯不着偷拿我身份证。”他眸中促狭。

她明知他就是故意的,若是自己再狡辩也没什么意思。

傅知音微抿着红唇,心一横也就承认了:“是,你身份证是在我这,厉少这次又想给我安个什么罪名?”

男人眉头微挑,眸光微闪,有几分惊讶。

他以为她会抵死不认。

他默不作声,她自然也不好再凑上去。

安静的客厅,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蓦的,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显得格外突兀。

厉旭尧看了眼,是厉老爷子打来的。

他按下接听,不出所料电话里一阵咆哮:“让你回来吃个饭都费劲,我要是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以为我这老头都死了?”

男人一双剑眉上扬,指腹轻捏着眉心,颇为无奈。

“我不管,你不回来就不回来,但给你物色的媳妇你必须给我去见人家,那可是你爷爷老战友的宝贝孙女,长得好看脾气又好,还贤惠,总之哪哪都好,配你那是委屈了人家,一会我就把她的照片和信息发你手机上,你要敢不去见人家你就别给我回来了,听到没有!”

老爷子八十多岁,说话就跟个老小孩似得,嘀嘀咕咕一口气说一堆,可还是中气十足。

“爷爷,我有要娶的人了。”他想到傅妍溪,到嘴的喜欢的人,变成了要娶的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意这几个字的差别。

老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能把人耳朵炸了:“我不管,你要是敢让我失信于人,你自己看着办。”

老爷子气呼呼的把电话给挂了。

没一秒厉旭尧就收到了信息。

他点开一看,神色陡然大变。

手机里照片上的人,竟然是眼前的女人。

他俊脸一沉,以为自己看错了,只是长得相似,可当他点开个人资料时,便确定没有错。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往傅知音这边看过来。

她一脸莫名,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她不清楚,可从他的回答不难推断应该是被家里长辈逼婚了。

贤惠?

厉旭尧想着老爷子对她的评价,不屑地轻嗤。

他实在没看出来,她怎么跟贤惠搭边的。

“傅知音,我还真是低估了你。”他突然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话。

傅知音更觉着古怪。

厉旭尧怎么都没想到,她竟然能搭上老爷子这条线,看来他那些叔伯为了让他不能顺利回到厉家,还真是煞费苦心。

她拧眉,对他投来的眼神很是不自在。

她从包中掏出他的身份证递还给他:“身份证还你,现在你可以走了。”

男人接过,低垂的黑眸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厉旭尧没有多做逗留,只是离开前,讥诮道:“傅小姐还真是敬业,为了对付我都不惜要搭上自己的婚姻。”

“你说什么?”她猛地抬眸,“你把话说清楚。”

可回应她的,只有无情的关门声。

傅知音追出去,可男人已经进了电梯。

她秀眉微拧,关上房门。

蓦的,她的视线不由被刚掏身份证一并被带出的补充条款吸引。

在傅家她没细看,这会仔细一翻,不由脸色大变。

爷爷给她挑的结婚对象,竟然是厉旭尧。

怎么会是他?

……

严江偷偷看了眼后座上的男人,从傅知音那出来后,这周身的气场就透着一丝诡异。

“严江,你说什么女人为了任务竟然不惜要搭上自己后半辈子?”

厉大公子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严江不知怎么回答。

他大胆猜测:“厉少,是傅小姐说了什么?”

“他背后的人心思动到老爷子头上,一转身竟然给她安排了个新身份。”男人说这话时,眼眸中的神色有些复杂,“我未婚妻。”

男人单手环胸,指腹轻抵着下颚。

厉旭尧自己都没发现,他对傅知音的关注度有些过高了。

严江自然更是不敢明说。

“那厉少准备怎么处理?”

“将计就计。”他嘴角冷冷一扯,目光凛冽。

他倒要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招数没使出来。

严江了然,突然想到之前他让自己调查傅知音回去的这段时间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赶紧汇报。

“你让我查的,傅小姐回去后只见了傅家的人,还有墨老爷子生前委托的律师秦淮,并未接触过其他人。”

“嗯。”男人淡淡应了声。

“这是秦律师让我转交给你的。”他将一份密封的文件袋递给后座的男人。

厉旭尧打开,上面的内容跟秦淮在傅家宣读一早,傅知音就穿戴整齐,准备回杂志社一趟。

厉旭尧的专访只怕是拿不到了,她总得想别的办法,否则周宏盛肯定不会放过她。

如今,爷爷不在了,傅擎只怕更加会变本加厉,她必须靠自己赚生活费。

只是,她刚下楼,路边一辆加长版宾利的车门便打开,严江出现在她面前:“傅小姐。”

她下意识的往那尊贵的宾利看了眼,沉闷的黑色在阳光下泛着冷冽的色泽,一如车的主人。

果然,车窗被缓缓摇下,露出男人冷硬的侧脸。

“上车。”男人淡淡开口。

傅知音微抿着红唇,俏脸神情倔强。

她看也不看他,转身就走。

严江及时地拦住她的去路:“傅小姐,请别为难我。”

她轻咬着唇瓣,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身走到车旁。

傅知音微微弯着腰,往里探了探脑袋:“做什么?”

“爷爷想见你。”

“我又不认识你爷爷。”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厉旭尧冷冷勾唇,还挺能装。

“不是你的人处心积虑的说服老爷子,让我娶你,怎么,现在又变不认识了?”他说着,将秦律师给他的资料丢过去,“我不管老爷子跟你爷爷是什么关系,但既然你答应了,就麻烦你敬业点。”

傅知音柳眉微拧,低头自然看到了那份资料上的内容。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上车。”

傅知音迟疑了下,还是拉开车门弯腰坐了进去。

一路上,她不免偷偷打量身旁的男人。

她实在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给她挑这么个人。

厉旭尧自然觉察到她时不时投来的探究目光。

只不过,他并不在意。

车子很快就进了一座庄园。

厚重的雕花铁门缓缓往两侧打开,道路两侧种植着名贵的树种,一眼望去竟有方圆百里的错觉。

傅知音不禁感叹,好一座私家庄园,恢宏气派,就连随便一座装饰的雕塑都透着一份贵气和庄重。

车子缓缓往前,绕过前院,又绕着喷泉一圈后,总算到了正门。

严江快步下车,绕到后侧给厉旭尧开门。

她也不在意,打开车门刚准备自己下车。

男人却已然绕过车身,颀长的身形挺拔的立于车外,朝着她伸手。

她下意识的看了眼他伸过来的手掌,欲绕开他下车。

厉旭尧可没让她如愿,不动声色的强行牵过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牵着她下车。

“一会见了爷爷记得好好表现。”

她瞪了他一眼,俏脸沉的厉害。

“表现好,专访的事我可以考虑。”

傅知音不禁有些心动。

男人似乎料到了如此,嘴角微不可见的勾了勾。

老爷子早早就等着了,瞧着两人手牵着手进来,嘴角瞬间乐呵上了。

他就说嘛,他跟墨老头子那么合得来,他们的孙辈一定也合得来。

“你瞧瞧,多登对?”老爷子高兴的不忘跟身后的管家炫耀,真是越看越欢喜。

“是,老爷子您的眼光怎么会差。”管家恭维着。

厉旭尧跟傅知音走近,自然是听到了。

他神色微动,眉宇间轻蹙了下。

“爷爷。”他唤了声。

傅知音在一旁,也乖巧地跟着轻唤:“爷爷。”

“好,好,好。”老爷子高兴,连应了三声。

他应着,让管家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拿出来。

“傅小姐,初次见面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也没备,这是老爷子的一点心意。”

傅知音有些无措,她习惯了傅家的人对她冷言冷语,突然有人上来对她这般热情,有些无所适从。

厉旭尧自然也感觉到了,淡淡道:“既然是爷爷给的,那就收着。”

她这才没推脱:“谢谢爷爷。”

“人到齐了,那就开饭吧。”

管家搀扶着老爷子先过去。

傅知音挣开他的手,跟了过去。

厉旭尧黑眸微眯,看着前面的身影,这才不疾不徐的跟上。

餐桌上,老爷子提到墨老爷子,忍不住惋惜:“想当年,我们一起出生入死,没想到到头来他就这么去了。”

傅知音瞧着老爷子的神情,是真心关心爷爷的,难怪爷爷非要把自己许给他孙子。

“丫头,以后啊,这就是你家,我就是你爷爷,这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做主。”老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改刚才的伤感,“对了,按照我跟你爷爷生前商量的,婚期在一个月后,你要是没什么意见,这些天我让管家筹备起来,这结婚可马虎不得,你想要怎么样的婚礼,跟这小子说,让他操办。”

“爷爷,我……”

“爷爷,我会处理。”厉旭尧打断了她的话。

“知道就好。”

接下去,在餐桌上老爷子也只是闲话家常,大概是关心她现在住哪,对今后有什么安排等等。

傅知音也都如实相告,问什么答什么。

原本以为,吃过午餐坐一会差不多就可以走了。

岂料,老爷子根本就不放人。

“困了吧,让旭尧领着你上楼,去他房间躺一会。”老爷子眼睛里都是光,贼精贼精的。

傅知音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倒是大大方方的起身:“走吧。”

不得已,她只能跟上。

老爷子忙给管家使了个眼色。

以至于,两人刚进房门,门外便传来一阵落锁的声音。

傅知音心头一紧,连忙走过去拉门把,可用力往下按了好几下,门都纹丝不动。

她回头,瞧着男人气定神闲地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更是不安。

“别白费力气了,你没瞧出来老爷子蓄谋已久?”厉旭尧神色淡然,飘飘然投来的目光仿佛在嘲笑她的傻。

门外,老爷子满意的看着管家将门锁好,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他还不忘将一侧脸颊都贴在门上,恨不得有个顺风耳。

屋内,厉大公子漫不经心:“说不定这会他还趴在门上正偷听。”

老爷子还真是,听到后觉着有些无趣,不禁撇撇嘴拉着管家:“走了,走了。”

“那现在怎么办?”傅知音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一时有些无措。

“睡觉。”

男人还真是说睡就睡。傅知音站在门口,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眸。

她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闲适地躺在床上。

一时间,她有些无措,进也不是,出也出不了。

好在,她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她连忙按下接听键,看了眼是孙泠打来的。

“孙泠,你稍等我下。”她说了一句后,便拿着手机走向浴室。

她把门带上后,才再次开口:“喂。”

自从上次她拿到手机给孙泠报过平安后,便忙的忘了联系她了。

“知音,听说你拿下厉少的专访了?”她今天听到杂志社里的人都在说。

她想起这会躺在房间里的男人,不禁撇撇嘴,有些泄气:“没有。”

“什么?”孙泠不由拔高了音量,“杂志社里都传开了,那你怎么办,回头交不了差,周宏盛那老狐狸肯定不会放过你。”

傅知音轻咬着唇瓣,也有些为难。

“我跟你说,如果实在没办法拿到专访,那你也不能离职,白白让恶人得逞。”

她有些心不在焉,眼下有比专访更重要的事情。

她跟孙泠简单聊了几步便挂了。

傅知音抬头,看着镜子中愁容不展的自己,不由伸手拍了拍脸颊。

傅知音,你必须振作起来,这么点问题就把你难倒了?

她开门出去,走到床边伸手推了推男人:“喂……”

男人像是真的睡着了。

“喂,厉旭尧……”她不甘心的又唤了声。

这次,她还不忘蹲下点,身子微微前倾。

只是,她刚伸手搓了搓他的手臂,男人便顺势拽着她轻轻一扯。

傅知音惊呼出声,回过神来时,人已经倒在床上。

这一幕,像极了她偷他身份证时的场景。

蓦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震惊的看着将自己圈在他怀里的男人。

傅知音只觉着后背发凉。

如果说,他那晚明知道自己会去他房间,还拿了他身份证,却没有阻止……

她小脸不禁一白,不敢往深了去想。

她伸手,在男人面前晃了晃,仿佛要确定他是不是真睡着了,更像是要确定那晚他到底有没有睡着。

可是,不论她在他眼前怎么晃,男人都没什么反应。

她这才放下手,可心头还是不安。

傅知音就在如此紧绷的神经下,竟然睡着了。

她醒来,已经东方露白,整个房间都笼罩在一缕缕细腻的晨光中。

她双手撑起,环顾了圈,身旁的床单带着褶皱,可已然没了男人的身影。

傅知音赶紧起身,她来到门前,轻轻一拧竟然就开了。

她顾不得多想,一下楼老爷子便在大厅里坐着,瞧着她下来,眉眼全都是笑意。

“音音起来了,昨晚睡的好吗?”老爷子一双眼都染了喜色。

傅知音窘迫不已,哪里不知道老爷子的心思,红着脸唤了声:“爷爷,早上好。”

“好,赶紧去吃早餐吧,我特意让厨房炖了些滋补的,你多吃点。”

傅知音接过佣人端上来的燕窝羹,小脸绯红恨不得都埋进碗里。

老爷子瞧着她害羞的厉害,才有所收敛:“那臭小子一早就去公司了,一会你用过早餐爷爷派车子送你回去。”

“不用了爷爷,我一会直接出发去上班。”

老爷子一听,虽然很想说厉家不差钱,养她不成问题,可想到如今的年轻人都有主见,她喜欢上班那就上班,也就不反对。

“行,那让司机送你去。”老爷子很是开明,“有空就跟那臭小子多回来陪陪我这老头。”

傅知音大窘,她可不敢多来,这头一次就被反锁在屋里了,指不定下次老爷子再想出什么招来。

她吓得赶紧吃了几口,就借口上班要迟到了,匆匆走了。

老爷子看着她飞奔而逃的身影,忍不住叹息,回头问身后的管家:“我有这么可怕吗?”

“老爷,您太心急抱孙了,把孙夫人给吓着了。”

“我又不吃人。”老爷子哼哼着,一副老小孩的样子。

……

傅知音回到杂志社,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报到了,竟是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只是,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不由得蹙眉,掏出手机给孙泠发消息:办公室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孙泠立马给她回了过来:你来上班了?

嗯。

孙泠:赶紧来会议室,周老虎正在发飙。

傅知音收起手机,心里大概猜到了。

她抱着笔记本出现在会议室门口,深吸了口气,才重重推门而入。

周宏盛正骂在兴头上,看着会议室的门打开,站着的又是她,不由冷笑。

傅知音知道自己是撞枪口上了,可该来的躲不掉。

她神色平静的找到空位,坐了下来。

她刚坐下,周宏盛便开始发难:“谁让你坐下的!”

他话音未落,一双双眼眸齐刷刷地朝着她看了过来。

“陈经理,无故旷工该怎么处理?”他将问题抛给了人事部经理。

人事经理同情地看了傅知音一眼,才开口;“无故旷工三天,视为自动离职。”

“很好。”周宏盛冰冷的开口,“傅知音,你无故旷工……”

“周总,知音去谈专访的事了,这可是您当初亲自点头的。”孙泠一着急,也顾不上职场规矩了。

“专访?”周宏盛冷笑,“少拿专访框我,我今天特意打电话去厉氏问过,人家公关部明确回复,厉少根本不接受任何访谈。”

周宏盛阴沉着脸,原本他还真以为她本事大拿下了厉旭尧的专访,结果是光耍嘴皮子了。

其他人忍不住窃窃私语,都是嘲讽的话。

孙泠瞧着,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她扯了扯傅知音,偷偷开口:“到底成没成?”

“没成。”她红唇微启。

孙泠只觉着眼前一黑,没成她还这么淡定,到底知不知道接下去会面临什么。

傅知音面色如常,真无奈间,她的手机响了。

她看着来电显示,接了起来。

“听说一早爷爷吩咐厨房炖了不少滋补的给你补身子?”电话里的男人声音低哑,很是有磁性,可打这通电话分明是幸灾乐祸。

“傅知音,你还有没有点规矩,开会打什么私人电话!”

男人隔着手机也听到了,不由开口:“你在开会?”

的内容一致。

男人眉梢微挑,有些意外。

动漫关键词:三个人C你一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