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梁医生 再往下一点遥遥*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

2022-03-24 16:05:34【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没事吧?”男人绅士地扯了纸巾,递了过去。“谢谢。”她牵强地挤出一抹笑容,胡乱擦了几下。傅妍溪强装镇定,一双水灵灵的眼眸望着他:“厉少好像对姐姐

“没事吧?”男人绅士地扯了纸巾,递了过去。

“谢谢。”她牵强地挤出一抹笑容,胡乱擦了几下。

傅妍溪强装镇定,一双水灵灵的眼眸望着他:“厉少好像对姐姐格外关注?”

厉旭尧薄唇微抿,对于她的话不置可否。

傅妍溪手中的纸巾都快被捏碎了,可小脸却扬起了笑:“姐姐跟林少有了婚约,要是她房间里有男款的手表也不足为奇,只不过如此昂贵的手表,只怕是林少也没有的。”

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却是十足。

她细细观察着他的神色。

厉旭尧目光微凛,心底诧异,她有婚约了?

他胸口没来由得有些发堵。

“天气凉,还是要将衣服早点换下来免得着凉。”男人说着起身,“我送你回去。”

傅妍溪虽不甘心好不容易和他一起的机会,就因为一杯果汁没了,可也知道急不来。

她只能悻悻地跟着起身:“那麻烦厉少了。”

傅夫人听到发动机声,寻着声出来,便看见女儿站在门口,只来得及看到对方的车尾。

她拉过傅妍溪的手,嗔怪:“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这么好的机会你也不知道把握。”

“妈,厉旭尧好像有所怀疑了。”她欲哭无泪,“他今天一来就问我跟傅知音的关系好不好,又问那小贱人有没有一样的手表,你说他不会是查到点什么了吧?”

傅妍溪有些慌,一想到如此绝色的男人要是属于傅知音那小蹄子,她就受不了。

“慌什么,既然他没挑明,就算是查到什么也不足以证明你手里的不是你的,只要没法证明,那你就趁这段时间好好把握机会。”傅夫人一脸的志在必得。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这点本事都没有,她又怎么能搞定傅擎。

……

厉旭尧面容冷峻,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的路况,油门不断的踩下。

性能良好的跑车呼啸而过。

他按下方向盘上的通话键:“一个小时后,我要傅知音的全部资料。”

他都没给电话那头严江说话的机会,就挂了。

男人俊逸的脸上讳莫如深。

吱呀一声,车轮摩擦过地面,稳稳地停在别墅前。

厉旭尧刚进屋,正低头换鞋。

傅知音恰好从楼上下来。

他把她带回了临城,这别墅四周都是他的人,她根本逃不出去。

因此,在这厉旭尧也没再关着她,而是让她能在屋里自由活动。

她脚步微顿,随即迎了上去:“我们谈谈。”

她不可能一直被关在这。

男人嗤笑:“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吗?”

傅知音俏脸一沉,刚要发作,男人已经越过他上了楼。

严江已经等在书房,瞧着他进来,将资料递上去。

“表面查到的没什么异常,也没瞧见她跟厉家那些叔伯的有来往,会不会真的只是巧合?”严江都不禁开始自我怀疑了。

毕竟,能在苏青那样强压下,精神折磨近崩溃都没有改口,实在不像是说谎。

厉旭尧薄唇微抿,一言不发的翻着资料。

只是,翻着翻着,他突然俊脸一沉,视线落在她的家庭关系上。

傅知音是傅擎跟前妻生的,而傅妍溪才是她母亲在傅擎婚内勾搭后所怀上的,在傅知音母亲去世后,登堂入室。

难怪当初她声嘶力竭的控诉他,弱者就活该被欺负。

因为,她一直忍受着傅夫人母女的欺负吗?

厉旭尧眉头轻蹙,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关心似乎有些过度了。

他面无表情的将资料往桌上一扔。

“她后来做什么了?”厉旭尧阴晴不定地开口。

“没有,一直呆在房间里,直到你回来她才下楼。”

男人双手交叉,若有所思地开口:“盯紧了,看看她要找什么。”

“是。”严江领命后便出去了。

他下楼,一眼便瞧见安安静静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傅知音。

严江本想目不斜视的走开。

不料,傅知音却起身唤住了他:“等下。”

严江不得不转身,看向她。

“我的手机之前在路上掉了,能不能麻烦帮我重新配一部?”就算她出不去,可总要工作。

这都多少天过去了,孙泠联系不上自己一定着急了。

周宏盛那三天之约,她也没完成,恐怕还会让他误以为是自己怕了他,落荒而逃了。

“抱歉,这事恐怕还得厉少同意,傅小姐还是直接跟厉少要比较好。”

傅知音看着他冷漠的背影,呵了口气,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男人恨不得把自己宰了,她可不会再自讨没趣。

不过,严江还是将这事向厉旭尧汇报了。

男人听着,不禁挑眉,嘴角的笑意变得耐人寻味:“既然她要,那就给她。”

他倒要看看,她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给她之前,知道该怎么做?”

严江愣了一秒,随即会意。

他将安装了窃听软件的手机交给傅知音:“傅小姐,这是按照你之前的手机号配的。”

“谢谢。”傅知音很是意外,但工作要紧,她也就没多想。

她打开手机,便看到有无数的未接来电,还有微信消息。

傅知音先打开孙泠发来的语音消息。

“知音,你怎么了,怎么打你电话不接?”

“我听说,你被厉氏开除了,怎么回事啊?”

“你现在人在哪,你好歹回我一声啊,我也好去找你。”

“傅知音,你别给我玩失踪啊,不就是一个工作嘛,大不了我们就辞职,凭你的本事还怕找不到工作不成。”

她一条条的往下点,一条条的听着,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如今,真正关心自己的,只怕只有孙泠了。

“我跟你说,周宏盛今天在会上大发雷霆,说你要是再不出现,他就以无故旷工将你辞退。”

傅知音听后,刚准备给她回消息,手机却又来电进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专栏是在本月中才推出,今天才8号,根本就还没发出,又哪来开天窗一说?”她将手机从耳边移开些。

相比电话里周宏盛的暴跳如雷,她四两拨千斤。

“你以为你拖延时间,就能不离职了?”周宏盛很是不屑,“简直就是笑话!”

“厉氏集团厉旭尧已经同意了。”她说的云淡风轻。

周宏盛一愣,随即在电话里反驳:“你少诓我,厉少秘书对明新的回复可是明确拒绝的。”

“周总急什么,我有没有诓你,到时候不就知道了。”

她说完,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傅知音握着手机的手有些黏糊糊,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的说了那样的话。

而楼上,男人将耳机摘下,露出耐人寻味的笑意。

他的眼底,隐隐有几分期待。

他倒是想知道,她会怎么去圆谎。

没过多久,书房的门被敲响。

“进来。”

傅知音手里端着刚洗好的水果,还有一杯刚泡好的咖啡进来。

她将这些往他书桌前一放。

厉旭尧这才不慌不忙地抬眸,瞥了她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她站在一旁,一时间有些捉摸不定。

男人心底发笑,面上却不动声色。

“没什么事就出去。”

傅知音抿了抿红唇,突然双手往桌上一撑,她身子微微前倾:“我将手表的消息告诉了你,作为交换,厉少是不是也该答应跟明新的专访?”

厉旭尧眸光一闪,眼底有些趣意。

他倒是诧异,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

男人身子微微往后,双手环胸:“你人都在我手里,你觉得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

傅知音俏脸一沉,她现在最听不惯他这般高高在上的口吻,狂妄的不可一世。

“如果我将厉少趁着爷爷过世都不忘跟傅妍溪浓情蜜意的消息卖给媒体,你说外界会怎么想?”

“你威胁我?”男人黑眸倏地眯起,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傅知音瞧着他这模样,突然就不急了。

她悠闲自在地拉开椅子,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算是吧。”

厉旭尧怒极反笑,敢威胁他的,她还是头一个。

四目相对,暗流涌动,没有硝烟的较量。

蓦然,男人眼前有一瞬的恍惚,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竟是和那晚的记忆渐渐重叠。

厉旭尧神色一变,快速地错开视线。

“该死。”他低咒了声,直接起身离开。

傅知音一脸莫名,回头便看着他摔门而去。

这是,她赢了?

傅知音满是狐疑的出去,却看到严江站在那。

那架势,俨然是刻意在等自己。

“傅小姐,明新的专访厉少同意了。”

傅知音不由瞪大了杏眸,错愕地张大了嘴都忘了合拢。

所以,有钱人都是这么莫名其妙的?

她回过神来,忙道:“你等下。”

傅知音赶紧跑回书房,借用他的电脑书写了一份合同打印出来。

她将打好的合同一式三份的在甲方处签好自己的名字,才交给他:“麻烦帮我转交给厉少,口说无凭,立字为据。”

严江:“……”

“看来真是随口一说,怎么,玩不起?”

严江狠狠瞪了她一眼,抽走了她手里的合同,转身就走。

傅知音轻笑,不忘在他身后大声说道:“一式三份,别忘了其中一份是给你作证的。”

严江的脸更黑了。

他明知道傅知音是故意激他,可还是忍不住中了计。

……

厉旭尧沉着一张脸回了公司。

他觉着自己再和那女人待下去,非被她那双勾魂的眼睛勾去了神不可。

他竟然会觉得她那双眼睛格外的熟悉。

见鬼!

男人烦躁的一把扯开领口的领带,又将衬衣的扣子解开几颗,才觉着呼吸没那么憋得慌。

明明,他的手表在傅妍溪的手里。

傅妍溪才是那晚的人。

哪怕他当时受着伤,可他清楚记得自己对她允诺过,会对她负责的。

厉旭尧深吸了口气,一再告诫自己,即便,她是小三的女儿,但他既然欺负了人家,就要负责。

更何况,上一代的恩怨,她被生下来不是她的错。

严江将傅知音给他的合同带了过来,瞧着他的背影以及周身冷冽的气场,下意识的想要藏起来。

可男人已经瞧见:“你手里是什么?”

不得,他只能递了过去。

严江迟疑着,将傅知音的原话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遍。

厉旭尧怒极反笑:“她不是要字据吗,那就让她签个够。”

严江一时没领会他的深意。

“去,让法务重新拟一份,她什么时候说出幕后主谋,什么时候我就同意她的专访。”

严江不由得佩服,厉大总裁这招,实在是高。

当严江将重新拟好的合同带回去要傅知音签字时。

她看着上面的内容,气得直接将合同撕成了碎片。

严江也没阻止,只是在她都撕了后,淡淡道:“傅小姐若是没撕够,我这还有。”

说着,他抬手,便有人将一叠叠厚厚的纸张搬了进来,堆在她脚下。

她杏眸圆睁,看着足足十大捆,不禁腹诽:厉旭尧是疯了不成,这是印了多少?

“如果傅小姐还是不够撕的话,我会吩咐秘书办再加印。”

她直接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他。

老板疯了,手下也疯了。

严江神色平静:“傅小姐迟迟不肯说出幕后主谋,难不成是另有所图?”

“你什么意思?”她倏地眯起眼眸,脸上神色有些激动。

“这问题,傅小姐不该问你自己吗?”

“你少给我在这打哑谜,该说的我都说了,我只知道那人有一块跟你家老板一样的手表,至于是谁我也不知道。”她俏脸沉的厉害,一步步走到他面前,微微仰着脑袋,“看来是你家老板没本事,查个人都查不到,可别把这脏水往我身上泼,要想知道是谁,有本事就自己查去。”

“傅小姐放心,我们会查清楚的。”严江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傅知音气不过,拿起地上的合同就砸了过去。

她另有所图?

她要图也是图……

傅知音渐渐冷静下来,脑子不由变得清明了起来。

厉旭尧和严江一直没告诉她查到的结果。

是真没查到,还是他就是拥有那块手表的人厉旭尧当晚睡在公司,没回来。

他直到第二天傍晚才回来。

男人站在玄关口,换鞋的间隙下意识的环顾了圈,往常她总会在客厅沙发上,或者从楼上下来,可这会偌大的客厅安静的像是她根本就不在。

“她呢?”要不是直到她根本跑不出这里,他都要怀疑人已经跑了。

佣人赶紧回答:“傅小姐似乎病了。”

“病了?”男人浓眉微拧。

“是,从昨晚开始就有些发烧,一个劲的说胡话,今天一天也没下楼。”

厉旭尧眉头拧得更紧了,不由得快步上楼。

他推开她房门,一眼便瞧见床上那抹凸起的身影,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男人走近,抬脚踢了踢床:“别装了。”

他等了会,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

厉旭尧嗤笑了声,眸光微挑:“你以为这样我就能放了你?起来!”

男人伸手去拉,掌心碰到她手腕的肌肤,滚烫的厉害。

厉旭尧瞬间意识到不对劲,手背贴上她的额头,瞬间缩回了。

他赶紧打电话给苏青:“你过来趟,傅知音好像不太对劲。”

苏青不敢耽误,连忙从医院赶了过来。

她一个心理医生,都快成了全能型医生了。

一番检查后,她才开口:“应该是植入在身体的芯片出现排斥,引起发炎所导致的高烧不退,我先给她挂点消炎药,如果高烧一直退不下去的话,恐怕还是得取出。”

男人若有所思地盯着陷入昏迷状态的傅知音,未做表态。

“其实,如果傅小姐能主动说出幕后的人,这芯片存不存在也就没多大意义了。”苏青忍不住多嘴了句。

实在是这些天下来,也许是女人之间的相惜,让她觉得傅知音不是冥顽不灵的人。

“你留在这。”厉旭尧不置可否,将她留下照顾,自己则离开了。

厉旭尧站在那些被佣人收进书房的合同面前,神色复杂。

上面,自然没有傅知音的签字。

男人不由得眉头紧锁,通过那通电话不难判断出这个专访对她来说有多重要,可她竟然依旧选择保持沉默也不愿供出幕后主谋。

难道他们判断出错,她没有撒谎,进厉氏只是为了见到他争取专访的机会,在郊外路边纯粹只是巧合?

厉旭尧烦躁不已。

傅知音是在第二天清晨退了烧,人也跟着清醒了过来。

再次见到苏青,她下意识地露出警觉的神色。

苏青表示无奈:“你发炎引起高烧不退,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厉旭尧又准备对我做什么?”

“傅小姐,我明白各为其主的道理,你一天不说出幕后的人是谁,你的处境只会更危险。”苏青收拾着医用工具,看似说的随意。

傅知音凉凉地扯了扯唇角,对她这番话是极为不屑的。

苏青毫不在意,轻笑着:“对于一枚弃子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让她永远开不了口,所以不论你说不说,只要你多在这呆一天,只会让对方以为你已经被收买,傅小姐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这话。”

苏青走了。

她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傅知音面无表情地拔下手背上的针头,眸光清冷。

她必须尽快确定厉旭尧到底是不是那晚那人,然后离开。

可当时,除了那块手表,根本就没有别的证据可以证明……

蓦的,她灵光一闪,眼睛都亮了起来。

开房记录,消费记录。

她只要拿到厉旭尧的身份证,再想办法出去,就能去酒店查询了。

傅知音从未觉着自己的脑子这么好使过。

可渐渐的,笑容便凝固了。

身份证如此重要的证件,要想拿到谈何容易。

她轻咬着唇瓣,只能孤注一掷了。

傅知音看了眼时间,还早,这个点按照平常厉旭尧的习惯,应该在晨跑。

她趁机溜进男人的房间,背对着关上房门。

她心跳如雷,紧张的感觉一颗心随时要跳出来。

傅知音后知后觉浴室里竟然有水声。

他竟然在洗澡?

这样的认知,让她定格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她心一横,索性猫着身子冲向床头。

身份证一般会放在哪里?

夹在钱包里,放在床头柜,或者抽屉里,西装裤的口袋里?

床头柜上没有,抽屉里也没有。

傅知音四下张望,飞快的冲进衣帽间里。

可是,她根本不知道男人今天会穿哪套,钱包是否已经放在里面了?

傅知音毫无章法的翻找着,蓦然,视线不由落在衣帽间中央的一排手表上。

她定定地盯着其中一款,正是当时和她拿到的一模一样的。

傅知音鬼使神差地把它取了出来。

“你在那做什么?”

她惊悚地跳起,手里的手表也顺势滑落,重重地摔在地毯上。

傅知音转身要跑,却跌入一个充满男性气息的怀抱。

男人刚洗完澡,睡袍睡衣的挂在身上,露出小麦色的肌肤,浑身散发着男性的气息。

她慌忙往后缩了缩,连退了好几步,小脸肉眼可见的红了。

傅知音眼神乱瞟,就是不敢看他。

厉旭尧刚晨跑回来,洗了澡本就神清气爽,此刻瞧着她露出窘态,心情很是不错。

他将擦头发的毛巾随手一丢,饶有兴味地开口:“傅小姐一直都这么随意的吗,男人的房间随便进的?”

“你……”她自知理亏,又不能说真实目的,只能吃下这哑巴亏。

男人勾唇,自然地捡起她因惊吓掉落在地上的手表,放在手中把玩。

“傅小姐似乎对我这块手表,格外的感兴趣?”厉旭尧目光如炬,仿佛要将她一眼看穿。

她撇了撇小嘴,憋出一句:“谁感兴趣了!”

傅知音一把将他推开,羞恼着跑了出去。

他没料到她出手那么用力,竟被推的往后退了一步才站稳。

厉旭尧回眸,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

男人意识到自己不受控制的笑了,嘴角瞬间一沉。

他低头,若有所思地盯着手中的手表。

倏然,他手指一收,将手表收入掌中。

她看了眼备注,不由得眉头紧锁。

她刚按下接听,手机里就是一阵咆哮:“傅知音,你以为你玩失踪这事就可以过去了,我告诉你,你让杂志开天窗,损害公司利益,桩桩件件我都可以让你滚出杂志社。”

动漫关键词:梁医生 再往下一点遥遥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