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被淦了一晚上的小作文

2022-03-24 16:03:2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傅知音隐忍着泪水,倔强的样子,仿佛就是打死她,她也不服。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就这么把爷爷给谋害了。厉旭尧瞧着她拼命忍着泪水,明明柔弱无助,却偏偏要表现的彪悍勇猛一样,心底

傅知音隐忍着泪水,倔强的样子,仿佛就是打死她,她也不服。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就这么把爷爷给谋害了。

厉旭尧瞧着她拼命忍着泪水,明明柔弱无助,却偏偏要表现的彪悍勇猛一样,心底莫名被触动。

他深有感触,在最无助的时候是什么感觉,那种经历,他有。

他走近她,耐着性子解释:“你现在意气用事,只会打扰医生救治,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你要相信医生是专业的。”

男人说完,示意拉着她的人松手。

对方松手后,她并没有如先前一样冲向床边。

厉旭尧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转而跟傅妍溪叮嘱了两句,便离开了。

他实在不该在这耽误太多的时间。

漫长的等待。

她眼睁睁看着医生忙碌的身影,听着语气中紧迫的气势,感觉自己快要麻木了。

仪器上的曲线,最终还是变成了直线。

老爷子被缓缓盖上。

“很抱歉,我们尽力了。”医生摘下口罩,很是遗憾。

“不!”傅知音眼前一黑,险些晕倒。

老爷子被推走,她说什么也不让。

“凶手,你们都是凶手,是傅妍溪指使的是不是!”她双目猩红。

医生不得已,给她打了镇定针。

傅知音再次醒来,已经回了傅家。

老爷子的灵堂就设在楼下。

她木然地换上孝衣,跪在灵堂前,送爷爷最后一程。

厉旭尧从严江那得知老爷子过世时,微微有些震惊。

“你确定?”

“院长亲自打来的。”

“备车。”厉旭尧面色微凝,撩起外套就走。

男人神色一沉,眼前不由得浮现那双灵动的双眸,想着她这时候得多难过。

老爷子戎马一生,如今去了,来送的人也络绎不绝。

厉旭尧到的时候,傅家已经来了不少人。

他上前进香,鞠躬。

亲人还礼。

男人在经过傅妍溪的时候,稍作停顿:“节哀。”

傅妍溪心花怒放,可面上却极力挤出两滴清泪:“谢谢。”

明明见到了人,傅妍溪的状态也比他想象的要好的多,可为什么他见着人了,反倒觉着心头空落落的,那双眼睛,也不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厉旭尧未再在灵堂前多停留,他随大家一同在会客厅坐了下来。

傅家的佣人没一会就过来请他:“先生,我家小姐请你去后花园一见。”

男人蹙眉,觉着傅妍溪这时候喊他,不合礼数。

可转念一想,她刚失去亲人,正是需要安慰的时候。

厉旭尧虽然不满她的没规矩,可想到她当时把第一次给了自己,他的女人,这时候需要他,他没道理坐视不管。

男人在佣人的指引下,到了后院。

傅妍溪一身素衣,背对着他而站,听着动静,才缓缓换身,那单薄的身影,好似随时要倒下。

“我听院长说,那些医生都是你亲自挑选的,都是业内顶级的。”她微微抬起下巴,一双眼眸哭的红红的,“虽然爷爷还是去了,可我还是想亲自跟你说声谢谢。”

她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到最后,已经泣不成声。

“能借你肩膀靠一下吗?”她偷偷打量他的神情。

男人薄唇紧抿,刀削般的俊颜一片冷硬之色。

终究,他朝她伸出手,搂过她的肩膀。

傅妍溪嘴角不着痕迹的扬起一抹得逞的笑意。

稍纵即逝。

她一脸哀伤,在他怀里抽噎。

厉旭尧僵直着身子,心里莫名觉着不舒服,脑袋更是乱的厉害。

她的身上,为什么没有那晚那股清清的兰花香?

为什么搂着她的感觉也变了?

厉旭尧稳了稳心神,觉着自己不应该。

她这般伤心,他却在纠结这些。

“逝者已矣,还请节哀。”他不太会安慰人。

“嗯,我知道。”她在他怀里,无比乖巧,“姐姐得知爷爷去世,一样伤心难过,我好担心她会熬不过来。”

厉旭尧眉头轻拧,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不过,他的女人这般善良,不会被小三的女儿欺负?

“我怕姐姐睹物思人,自己傅知音收拾完爷爷的遗物,路过后院。

她不经意一瞥,便看见大树下相拥的两人,不由讥诮勾唇。

在爷爷的丧事期间,她都忍不住勾引人,可真是和她那个妈一样。

她看了眼,只是个侧颜,没认出来男人是谁便走了。

厉旭尧觉察到视线,抬眸也看到了她。

不知为何,他莫名的有种心虚,飞快的松开了一旁的傅妍溪。

“你出来也有一会了,赶紧回去吧,好好陪老人家走好最后一程。”他神色略有不自然。

厉旭尧丝毫没顾还沉浸在喜悦中的傅妍溪,便走了。

男人没再回会客厅,而是去灵堂祭拜了下,就离开了傅家。

至于散心的地点这些,他都让严江安排了,发给傅妍溪的。

……

老爷子出殡那天,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

来送老爷子最后一程的,都是跟老爷子至交之人。

傅知音一身黑色西装,戴着墨镜,打着伞站在人群中,眼睛又红又肿。

即便是厚重的妆容,也掩不住她的憔悴。

这一刻,她没有哭。

她不想爷爷连最后走的时候都不安宁。

送走了老爷子,她迟迟未动。

周边的人都走了,她却依旧维持着站在原地,直到管家来催。

“小姐,该回去了。”

傅知音这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她上车,拖着疲惫的身体,靠在后座闭目养神。

傅知音已经连着三十六个小时没睡了,太过疲惫让她迷迷糊糊打了会盹。

她醒来,才惊觉,这根本就不是回去的路。

“停车!”

“我让你停车!”

“傅小姐,现在车子上了高速,停不了。”司机目露不屑,面不改色的一口拒绝。

“这是去哪,谁指使你们的?”傅知音快速的判断了下目前的形势,冷静自持。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傅小姐您识趣的就别为难我们,到了地自然会把你放下。”

傅知音眯着眼眸,眼神充满戒备。

她伸手摸了摸,才发现她的包还有手机全都不见了。

眼下,她只能见机行事。

傅妍溪自然没有按照严江安排的,给她真的送去什么好地方,散散心。

而是将她载到了乡下的小村庄里。

“你就在这呆着,老老实实别给我耍滑头。”司机把她拽下来,顺带的把她的行李也丢给她。

傅知音看了眼四周,破旧的茅草屋,还有到处乱窜的鸡鸭牛羊,走的路窄小不说,还坑坑洼洼。

“傅妍溪让你们这么做的?”除了她,不会有第二个人。

“傅小姐既然知道,我也不瞒着,妍溪小姐说了,只要你老老实实在这呆上一个月,两个月的,她保准不为难你。”

司机丢下她,就回去复命了。

傅妍溪听闻后,满意的笑了。

一个月后,厉旭尧就会是她的。

傅知音,你再也没机会了。

第二天,厉氏。

严江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厉总,傅小姐来了,在前台被拦了下来。”

男人微楞,抬眸定定地看着他好一会,才出声:“你接待下。”

“我?”

“嗯,我没时间。”厉旭尧眉头轻蹙,总觉着她前后反差太大。

当初严江去接她,她情绪激动,可现在却又主动上门。

严江看着低头忙碌的人,欲哭无泪。

他只能认命的下去领人,好在傅妍溪懂的见好就收。

“既然他在忙,那我就不打扰了,这是我做的甜点。”傅妍溪将手中的小盒子递了过去。

严江接过:“我会转达给总裁的。”

他也的确转达了。

只是,厉旭尧看着那盒子,紧拧的眉头就未松开。

他总觉得哪不对,可又说不上来。

“你收拾下行李,半个小时后出发。”男人敛了敛心神,起身套上外套。

严江诧异:“今天行程没有外出啊?”

“临时起意。”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那块地我需要亲自去看下。”

严江眼前一亮,立马会意:“你是怀疑那些董事背后捣鬼,那地有问题?”

厉旭尧没明说,可摆明了就是,所以才会临时起意。

“那这个……”严江看了看桌上的小盒子。

“送你。”男人说着,已经套上外套出门了。

严江怕自己消化不良。

车子开在僻静的小路上。

“奇怪,导航明明指的是这条路,为什么没路了?”严江分神观察四周的情形,车子依旧缓慢的行驶。

蓦地,伴着一阵急刹,一道身影倒在车轮下。

“对不住厉少,我马上下去看看。”

严江匆忙下车,当看到晕倒在车前的人时,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喂,有没有事,醒醒……”

倏然,他的手停在半空中,震惊的看着发丝遮挡下的脸庞。

“厉少,是她。”严江抬眸,看向刚推开车门下车的男人“这个时间,她出现在这,该不会是跟踪我们?”严江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除此之外,他一时半会也想不到有什么其他理由。

厉旭尧眸光深邃,缓缓蹲下身子查看情况。

“只是暂时昏迷,先把人带回去。”

“可是,万一这是对方的苦肉计?”严江不同意,“她几次三番出现在你面前,竟是如此的巧合,我们却连她背后是谁都不知道,敌在暗我们在明。”

“严特助,我心里有数。”

既然如此,严江也不好多说。

傅知音醒来,是在阴暗又潮湿的地下室内。

角落里的男人幽幽开口:“醒了?”

她一动,带起的是一串铁链的响动声。

傅知音低头,才发现手腕脚腕上都被拷上了粗粗的铁链。

“谁?”她出声,才惊觉声音颤的厉害。

傅知音微眯着杏眸,想要努力看清隐匿在黑暗中的男人。

男人的脸,一点点从暗处移了过来,微弱的光线打在他侧脸上,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一股深邃的凛然。

厉旭尧漆黑的双眸落在她身上,淡然道:“说吧。”

说,说什么?

傅知音一脸莫名。

可她的神情落入男人的眸中,就变了味。

“装傻?”他冷冷勾唇,不知何时人已到了她面前。

厉旭尧抬手,指腹用力扣住她的下颔,目光凛冽:“傅小姐,我耐心有限,惹恼了我对你没什么好处。”

她吃痛地皱眉,用力拍向他手背,试图将他的手拍落。

可男人却快她一步地松手。

他手腕微动,轻轻一推,她整个人跌坐在地。

傅知音吃痛,咬牙着直起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更不知道厉少打得什么哑谜,有本事就明人不说暗话。”

厉旭尧浓眉微挑,眼底竟是一闪而逝的激赏。

“好,既然你想死的明白,那我就告诉你。”他轻笑着在她面前蹲下来,“你几次三番出现在我面前,企图引起我的注意,如今更是追着我到了这,傅小姐该如何解释这样的巧合?”

傅知音神色微变,黑白分明的眼眸瞪得大大的。

他不说,她还未曾发现。

可如今细细回味起来,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管你信不信,的确是巧合。”她俏脸一沉,用力地抬了抬下巴,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模样。

男人唇角微扬,似笑非笑:“很好,希望在之后我依旧能听到傅小姐这个答案。”

厉旭尧起身离开。

他越过她时,傅知音不禁瞥见他眼底的寒意,无端的让她升起一股不安感。

地下室的铁门被重重关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那一下,仿佛敲在傅知音的心头,不由得跟着一颤。

严江一直守在外边,自然里面的情况也听到清楚。

他瞧着厉旭尧出来,不禁担忧:“厉少,她嘴这么严实,怕是没那么容易说。”

男人冷哼:“那就看看是她的嘴巴严实,还是我的手段厉害。”

严江一愣。

“通知心理医生,我要半个小时后见到人。”

严江又是一愣。

跟随在厉旭尧身边的心理医生,最擅长的不是心理疏导,而是通过人性的本身,进行心理暗示,从而将一个正常人都能逼疯。

他没想到,厉旭尧会将这样的手段用在一个女人身上。

那简直,生不如死。

……

半个小时后,心理医生如约而至。

厉旭尧倨傲地站在铁门外,隔着门看了眼里面的女人。

他神色漠然:“去吧。”

身体垮掉。”她试探的开口,说的缓慢,怕说错,“所以,我想请你帮忙,能不能让姐姐去外面待一段日子,散散心。”

“好,我来安排。”男人不假思索的答应。

他还以为是什么难事。

“我替姐姐谢谢你。”她重新把脑袋靠回他肩上。

傅妍溪得逞的偷笑。

只要她把傅知音送出去,这样她就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培养感情。

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就算他发现自己骗他的,也来不及了。

动漫关键词: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