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朕就在这马上要了你- 《隔壁放荡人妻BD高清》

2022-03-24 16:01:2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傅知音从车祸现场溜了后,就赶回了公司。她一到,孙泠已经在那急得团团转了,看着她回来,连忙拉着她就进了茶水间:“你可算回来了,都火烧眉毛了,你居然还有闲情在外瞎逛,打你手机

傅知音从车祸现场溜了后,就赶回了公司。

她一到,孙泠已经在那急得团团转了,看着她回来,连忙拉着她就进了茶水间:“你可算回来了,都火烧眉毛了,你居然还有闲情在外瞎逛,打你手机也打不通。”

“哦,我手机没电了。”她拿出来一看,这才发现,手机什么时候没电的都不知道,“怎么了,这么急?”

“还能是什么,那老流氓摆明了就是公报私仇,昨晚占你便宜没占着,今天居然公布要你去拿下厉旭尧的专访,谁不知道,这厉大总裁从不接受任何专访。”

傅知音脸色不由得白了下来,这摆明了是强人所难。

很快,会议上,周宏盛直接点名下期的封面要用厉旭尧。

“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他的封面出现在我们的杂志上。”

“三天?”傅知音以为自己听错了。

“做不到?”周宏盛似乎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做不到就给我滚蛋!”

“周总,就算是正常访谈邀约,光流程也要……”

“傅知音,我没时间听你在这找借口,这工作你不做,有的是人挤破脑袋的想去。”

她冷着脸:“三天时间,我做不到,谁爱去谁去。”

“好,好的很。”周宏盛被气得不轻,脸都绿了,“那就给我滚!”

“你没权利无故开除我。”

“那你就给我扫厕所去,现在立马收拾你的东西给我滚去保洁部!”

周宏盛黑着脸,摔了杯子直接出了会议室。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出去了,谁也不想惹事。

孙泠担忧地看着身旁的傅知音,小心翼翼的靠近:“知音……”

“没事。”傅知音强装坚强地看了她一眼,抱着资料出去了。

孙泠灰溜溜地跟在她身后,突然开口:“要不,咱们辞职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辞职了我就得喝西北风,露宿街头了。”她倒是也想啊,可现实不允许。

傅知音无奈的苦笑,将自己手里抱着的资料往她怀里一塞。

“哎,你去哪啊?”

“厉氏。”她丢下两个字,消失在电梯口。

她需要混口饭吃,又不能真的去保洁部,只能硬着头皮上。

……

厉氏财团大楼。

傅知音抬眸,看着这象征权势和金钱的地方,深深的吸了口气。

恢弘的大厅,窗明几净,前台礼貌的接待了她。

“你好,我是明新杂志社的傅知音,我想约见下你们厉总。”

“请问有预约吗?”

“没有。”

“抱歉,傅小姐,没有预约的话,我们厉总不会见的。”

“那你帮我约下……”傅知音话还没说完,前台已经打断了她的话。

“很抱歉,我们厉总很忙,不是谁想约就能约的。”

“我真的有事找你们厉总。”傅知音深吸一口气,压着心头的火。

“保安,请这位小姐出去。”前台根本不听她解释。

“你……”傅知音连反驳的机会都没逮到,就这么被请了出去。

傅知音一个不留神,险些和开过的车子迎面撞上。

她这是出门没看黄历。

傅知音弹了弹裤腿上的灰尘,直起身,不料一个头晕,眼前一阵发黑,朝着前方便要倒下去。

顷刻间,一双有力的手臂揽过她的纤腰。

她顺势跌进一个温热的胸膛。

“没事吧?”厉旭尧刚下车,没想到会迎面撞上有人朝着他扑倒。

换做往日,他一定侧身躲开。

可那一刹那,他鬼使神差的没有退开,反而手比大脑快一步地伸了出去。

傅知音等这一阵晕眩过去,才开口:“谢谢,应该是低血糖。”

她这才发现,从早上醒来到现在,她一口水都没喝过。

她本身就有低血糖的毛病,再加上滴水未进,没晕在大马路上已经算万幸了。

“嗯。”男人应了声,随即用眼神示意她。

傅知音眨巴着眼眸,一头雾水:“嗯?”

男人继续用眼神示意。

她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往下,才发现自己竟然抓着人家的手臂不放。

因为太过用力,还被抓出了指痕。

“对不起,对不起。”她尴尬不已,连忙松开。

蓦的,傅知音神色一变,视线一顺不顺地盯着他手腕上的名表。

“这手表……”

“厉总,您还有会,快来不及了。”秘书在一旁,小声提醒。

男人会意,朝着她点点头,便快步离去。

以至于,他都没回答她的问题。

傅知音独自站在路边,思绪混乱。

那块手表,她不会认错的!傅知音不容分说的再次冲了进去。

可是,厉氏的大门没那么好进。

这次,她直接被保安拦在了门口。

“这位小姐,你再不走,我们就报警了。”

“不是,我找人。”她用力的往里挤。

保安自然没让她得逞。

她双手巴拉着保安的手臂,眼睁睁看着男人从自己眼前消失。

“刚刚进去那个,是谁啊?”

“去去去,赶紧走。”

“不是,我就问问,刚刚那个人,刚进去的那个……”

“这不是你该打听的。”保安连话都没让她说完。

傅知音只能远远地站着,看着那大门,却无计可施。

不行,她必须搞清楚,为什么那个男人手上,有和那晚的男人一样的手表。

她坐在便利店外的花坛上,就着便利店买来的三明治和矿泉水,吃了两口,当中饭。

傅知音琢磨着,给孙泠打了电话。

“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样,人见到了没有?”孙泠一直担心着,可又不敢给她打电话,总算是把电话盼来了。

“没见到。”她不由泄气,“孙泠,我必须要进厉氏,你得帮我。”

她现在,除了专访,还有更重要的理由。

“正好,我一会给你发一个消息,厉氏餐厅急招保洁员,我家那表哥是在餐厅做厨子的,我让他想办法把你弄进去,不然恐怕你连人家的面都见不到。”孙泠单纯的以为,她是为了专访的事。

傅知音感激的应下。

挂了电话,她的手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

她将最后一口三明治咽下,顾不得悲伤,重新朝着厉氏大楼出发。

孙泠的表哥也很靠谱,当天就给她办好了入职,第二天一早,她就顺利的进入厉氏的餐厅上班。

厉大公子秉着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第二天光荣的起晚了,临近中午才到公司。

严江有些着急地侯在门口,瞧着他进来,忙迎上去,将今日的行程做简单汇报。

“让你找的人找到没有?”

严江垂首:“还没有,恰巧当日监控坏了,所以还没查到。”

他偷偷看了眼自家BOSS的神色,大气不敢出:“另外,明新杂志那边再次发了邀约过来,希望您接受他们的专访。”

“回绝了。”男人惜字如金。

“是。”

厉旭尧蹙眉,指腹轻捏着眉心,一个不察,竟是和匆忙赶来的人事主管迎面撞上。

“厉总,对不起,对不起……”人事主管吓得不轻,一个劲的道歉,也无暇顾及手中的资料洒了一地。

男人却像是没听到一般,注意力全被地上的一份个人档案给吸引去了。

他弯腰捡起,看的极为认真。

男人将资料翻了翻,问道:“这是新来的?”

人事主管吓得直冒冷汗,瞧着自家总裁这莫名的举止,更是害怕:“是。”

“给人一个月工资,把人开了。”男人面无表情的将资料递还给人事主管。

人事主管一脸莫名。

严江看着大BOSS已经走远的身影,摆了摆手:“照做。”

他说完,快步跟上厉旭尧的步伐:“厉总,那照片上的人,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昨天我在公司门口碰到,鬼鬼祟祟的。”

“你怀疑她是那边的人?”

“嗯。”

傅知音还没来得及开心,却被告知自己被开除了。

“凭什么?”她不服。

“识趣的,就拿了钱赶紧走。”人事主管冷着脸赶她。

“厉氏这样的大公司,不能说开人就开人,给我个理由。”

“你自己得罪什么人了,不知道?”

她摇头:“我今天第一天报到,在这之前不认识任何人,更别说是得罪人。”

“呵……”人事主管冷笑,“你这些话,留着自己听吧,赶紧拿着钱走人。”

“理由。”

她好不容易进来的,不能就这么被撵出去。

不论是手表,还是专访的事,她都必须留下。

“你得罪了大老板,你自己不知道?”人事主管实在拗不过她,“我警告你,得罪了大老板,还愿意给你一个月工资,已经是对你的仁慈……”

傅知音一听,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她拿着装了一个月工资的信封,冲了出去。

“哎,你去哪?”

回答他的,是空气。

傅知音一口气冲到了顶楼,被秘书拦了下来。

“你们放开我,我就是想问问他,凭什么随随便便就开除员工?”

“就算是犯错了,好歹也要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更何况我没做错,凭什么说开除就开除,我要理由!”

“厉氏不能仗着自己是大公司,就欺负人。”

傅知音和秘书推搡间,总裁办公室的门赫然打开。

她愣愣地看着出现的男人,忘了反应。

居然是他。

她没有想到,他就是厉旭尧。

“放开!”她用力挣脱秘书的束缚,冲到他面前,“为什么开除我?”

“厉总……”秘书不安地上前。

他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管。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他难得的好性子,“你故意出现在公司门口,摔入我怀中,引起我注意,这会又出现在公司,却只做一个小小的餐厅保洁员,这么处心积虑,是为的什么?”

傅知音又是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厉旭尧冷冷勾唇:“我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人,故意接近我是为了什么目的,总之,这一次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必须离开。”“我不是。”一向能言善辩的傅知音,这会竟然被问的词穷,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驳。

“回去告诉你幕后的人,想用美人计,最起码对得起这计策。”他说着,上下打量,摆明了看不上。

傅知音气结,他这是拐着弯的骂她不专业吗?

她想也不想,一步跨到他面前:“厉总,我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多自恋的幻想,我只是明新的小娱记,这么费尽心思的进厉氏,也只是因为您多次拒绝我们的专访邀约,至于其他,还真是你想多了。”

她最后,不忘送给他一个鄙夷的眼神,仿佛在说,他是自恋狂。

厉旭尧审视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你是明新的?”

“是。”她高傲地抬了抬下巴:“既然现在你有空,那我们不妨谈下专访的事。”

“抱歉,我不接受专访。”他依旧拒绝。

男人一个眼神,站在不远处的秘书立马会意。

没一会,便有保安上来,再次把傅知音“请”了出去。

她纵使再不甘心,却无济于事。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渺小的她,眉头深锁。

为什么,刚才她靠近自己的时候,那抹熟悉感再次涌上心头。

明明,他不需要对她说那么多。

可他却在面对她时,鬼使神差的解释了那么多。

而这些,傅知音全然不知。

她正毫无头绪时,包里的手机响了。

“傅小姐,我这是中心医院,墨老爷子病情加重,请你过来一趟。”

“好,我马上来。”她看了眼面前的大楼,顾不上其他,拦了辆车,匆忙赶去医院。

傅知音赶到的时候,病房里围满了人。

她拨开人群进去,医生正在做紧急抢救。

而一旁,傅擎还有傅妍溪母女两都到场了。

“你们对外公做了什么?”她红着眼质问。

“知音,你这说的什么话,怎么一来就这么跟我们说话。”傅夫人掐着喉咙,永远是一副伪贵妇的姿态。

她装的多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富太太。

傅知音冷笑:“如果不是你们对外公做了什么,外公怎么好好的就病情加重了?”

她说着,目光环顾一圈,最终落在病床前的柜子上。

她拿起一看,竟然是一份遗嘱。

“傅擎,你还有人性吗!”她怒不可遏,用力的砸向他们。

“傅小姐,我们正在抢救,请不要打扰到医生。”护士在一旁提醒。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太过冲动,努力压制着怒火。

“对不起,请一定要救我外公,不论付出什么代价。”

所有人都被请到了病房外。

她双目猩红,阴鸷地瞪着他们:“傅先生这是准备出尔反尔了?”

“混账,现在越来越放肆了你,连爸也不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放了林少鸽子,既然你不准备嫁,那我也没必要供着那老不死的。”傅擎不以为意。

“傅擎,你简直丧心病狂!”

“你最好现在就去跟林少道歉,否则,坏了我的事,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他丑陋的嘴脸,丝毫不加掩饰。

“医生职责救死扶伤,现在你们眼睁睁看着病人死亡却见死不救,这就是你们身为医生该做的吗!”傅知音顾不上其他,只能拿医生质问。

“傅小姐不是我们不作为,是老爷子的医药费已经欠费超额了。”医生圆滑又世故,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傅知音垂着的手握紧了拳头,没办法,她只能去求院长。

可到了院长办公室,却被告知院长不在,去了病房。

不得已,她只能再次一路狂奔。

……

另一边,厉旭尧得知自己妈不小心摔了一跤,急急忙忙地赶来医院。

院长一听都惊动了厉大公子,当下不敢怠慢,直接领着主治医生去了病房。

“厉少……”院长小心翼翼地唤了声,细细打量着一旁的年轻男人。

眼前的男人,不过三十来岁,远比他小了大半,可偏偏那与生俱来的气势,不怒而威,平端让他一个长者在他面前都要露怯。

院长大气不敢出。

厉旭尧担心打扰他母亲休息,便把人都带到了外面。

蓦地,一道身影冲过来,傅知音对着院长就扑了过去:“院长,我……”

“你怎么在这?”一道冷冽的声音,打断了她。

傅知音抬眼望去,不由得也愣住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在这也会遇见,想到自己的难堪,眼神莫名有些闪躲。

而这样的举动,落入厉旭尧眼中,就变成了她心虚。

男人目光一沉,低沉的嗓音透着危险:“你跟踪我?”

傅知音顿住,竟是被他这抢白问的忘了反驳。

她的沉默,在他眼里,更是变成了默认。

“都愣着做什么,不相关的人,赶紧清理出去。”厉旭尧怒不可遏,眼底撺掇着火苗。

“厉旭尧,你凭什么赶我走!”傅知音总算反应过来了。

那手表,和她放在家里床头柜上的,一模一样

动漫关键词:朕就在这马上要了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