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周小云的幸福生活/细腻高质量的车

2022-03-24 15:49:3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你手段不错,就是脑子蠢了点。”苏昭月说完,就打开了手机的一款软件。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再加上原主的记忆,苏昭月能够很大程度的适应了现代社会的高科技,虽然打字速

“你手段不错,就是脑子蠢了点。”

苏昭月说完,就打开了手机的一款软件。

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再加上原主的记忆,苏昭月能够很大程度的适应了现代社会的高科技,虽然打字速度慢了点,但是她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功能,就是语音。

聊天记录中明显显示,是苏昭馨不停的在调查这宋涵可能出现的地点,她事先得知后,就会来到原主身边劝说原主去找宋涵,更加导致了宋涵对原主的厌恶。

“怎么会?你怎么找到的?”

苏昭馨颤抖着双手,一条一条的翻看着那聊天记录,一脸的不可置信,苏昭月见状,一把的夺回了苏昭馨手中的手机,扔给了一旁的宋涵开口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况且在这世界上,有钱还怕办不到事情吗?”

苏昭月冰冷的声音在空间内缓缓响起,苏昭馨的脸色青白青白的,似乎还没有在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

苏斌闻言,脸上则也是浮现出了几分怒气,他目光颇具责怪的看着面前的苏昭馨,其实她调查不调查宋涵是无所谓,可是要因为这种事,宋涵撤了对苏氏的投资,岂不是得不偿失?

苏昭月说完之后,看着父女二人脸上的表情,只觉得精彩极了,她眯了眯眼睛,仔细想着。

其实这事还真应该感谢年小念,如果不是年小念在微信上提了个醒,她光有那两千万,还真不一定能查出这些。

记得前几天跟年小念碰见之后,苏昭月越发觉得这个朋友原主要是丢弃的话太不值了,于是她就主动联系年小念,并且跟她说了苏氏的事情。

年小念的回复也是极快的,她一直以来就觉得苏昭馨两面三刀,如今看到苏昭月悔悟,也就把之前看到的事情跟她说了,说苏昭馨经常出现在涵光集团的门口,并且拿着手机不停的低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最后,她还开玩笑的说着:“这苏昭馨不会是请了什么私人侦探吧。”

苏昭月看着年小念的信息,心头也有些狐疑,又从原主的脑海中想起一些之前的事情,深深的皱了皱眉头,发现她总是那么凑巧的知道那些别人不知道的位置。

怀着事出无常必有妖的想法,苏昭月开始利用自己强烈的反侦察能力筛选出那个结果,又花了从宋涵手中拿到的离婚费,成功得知了这么个人物。

“苏昭馨,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昭月的声音格外清冷,铁铮铮的事实不停的打着面前父女两人的脸。

宋涵则看向苏昭月的眸子中多了几分赞许之色。

他一直以为苏昭月是一个花痴女,恋爱脑,却没有想到遇事对于苏斌这种利益至上,却没有什么能力的人来说,涵光集团的合作是必不可少的,而区区一个宠爱的女儿在他眼中却显得没那么重要。

“道歉!”苏斌的声音十分冷硬。

苏昭馨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的苏斌:“爸!”

“给小月道歉。”苏斌一脸的严肃:“小月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坑害你的姐姐!平时我还觉得你是一个好孩子,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来这样的事。”

“爸,我没有。”苏昭馨的眼泪一下落了下来,看着苏斌的眼中满是震惊。

自从她跟着文莉进了苏家之后,苏斌对她是样样宠溺,从来都没有违背过她的心思,这回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顺着苏昭月。

苏昭月眯着眸子,看着眼前的父女两人,只是觉得一阵薄凉。

她还以为,苏斌只是不喜欢苏昭月这个女儿,对苏昭馨却依旧有父爱,却没有想到,他的父爱在金钱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证据你姐姐都找到了,你还在这里犟嘴!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孩子!”

苏斌说着,抬起手又要打。

苏昭馨眼中的泪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平日里她为了装白莲花,倒是没少练演技,如今真的哭起来也还算是楚楚可怜。

可惜她平时装的太多了,如今看起来只让人觉得假惺惺的。

“你设计你姐姐,你还有脸哭?”苏斌冷喝了一声,抬手就要落下来。

“行了,你们不用在我面前演戏。”苏昭月冷冷的说了一声。

苏斌停下了手,脸上满是歉意的笑容:“月儿,你别放在心上,你妹妹还小,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这个做姐姐的也包容一下,别跟她计较。”

苏昭月看了苏昭馨一眼,唇角微微勾起,她到是不愿意跟苏昭馨计较,如今也不过是替以前的苏昭月讨个帐而已。

“爹,如今苏氏集团,没有这五百万是真的不行了?”苏昭月慢悠悠的说道。

“是啊,月儿,不管怎么说,苏氏也是你的娘家,你不能见死不救啊。”苏斌一脸的殷切。

苏昭馨站在旁边,整个人已经木了,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苏斌会当着外人的面打她,更没有想过,她会当着苏昭月的面这么丢人。

宋涵冷冷的看着这一家的闹剧,同时在暗暗打量着苏昭月。

苏昭月是他的女人,若是一定要给这五百万,他不会阻拦。

放在以前只苏昭月一定会求他,可如今……

宋涵唇角微勾,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变了多少。

苏昭月似乎在思考苏斌的话,而后慢慢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对,虽然我已经跟你断绝了父女关系,但是苏氏集团,应该有我的一份。”

“对,对月儿你……什么!”苏斌眼睛一下立了起来。

苏昭月歪了歪头,看着苏斌:“怎么?我说的哪里不对吗?爷爷临死之前,曾经立过遗嘱,苏氏集团有我的一份股权。”

这会儿苏昭馨也顾不上自己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了,他们可是来拿钱的,结果钱没拿到,还有把苏氏集团分一半给苏昭月?

那根本就不可能!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个少女。

林明弈盯着那个背影,目光有些嫌弃地顺着她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裤和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鞋落到放在脚边的那个简洁到称得上朴素的白布包上:“……妈,这个不会就是我那个妹妹吧?”

“嗯,”林母意味不明地应了声,目光落在少女身上和林明弈如出一辙,“她今天才从乡下接回来,礼仪教养可能不是很好,你……”

“妈,是不是搞错了,这个土包子怎么可能是妹妹!”林明弈不客气地打断她,满怀怨兌,“你把她送回去吧,我不承认。”

他可是圈子里众人趋之若鹜的大少爷,受人追捧,要是让他那些朋友们知道他走丢多年的妹妹竟然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肯定会被笑死的。

林母恨铁不成钢瞪了他一眼:“她可是你爷爷亲自找人接回来的,你以为我愿意让她回来……我心里只承认婉婉一个女儿,忍忍吧,等今晚认祖归宗,就随便送她去国外的一所大学。”

“还国外……她英语都不会念吧。”林明弈嘟囔。

客厅里,少女安静非常,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异样的动静。

只是那双垂着的眸子里,带了点淡淡讥诮,垂放在膝头的手勾了勾。

看来,她的家人,好像不是很喜欢她。

抬头,目光依次从墙壁上的那些名画以及放在柜子里小心翼翼用玻璃隔开的名器上一一扫过——晚清的清粉彩参汤碗,五彩开窗花卉纹赏瓶,宋官窑月白釉花瓶……之前查到的资料好像就是说她这位便宜老爹挺喜欢玩古藏,堂而皇之地摆在家里最显眼的地方。

就是眼光不太好,收了好几件A品,当做真物摆放在那。

这幅模样,倒是让走来的林明弈认为她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这么没礼貌的打量,或许以前在乡下,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的东西吧。

样样精品,随随便便一个东西,都可以买下好几个她了。

林母堆起一个客套的笑走过来介绍:“姣姣啊,这就是你的哥哥,林明弈。”

林明弈双手插兜,一副大少爷作态居高临下有些不屑地看她,穿的这么破破烂烂,谁稀罕当她哥……

少女转过头,露出一个清丽淡雅的笑,犹如昙花初现,稍纵即逝,令人耳目一新,就算穿着最普通的白衬衫,梳着单马尾,也掩盖不了她夺人的美貌。

程姣并没有开口叫他哥哥,虽然嘴角噙着笑,但笑意未达眼底,冰冰冷冷,像一朵寒冬腊月迎着新雪盛开的芙蕖,带着独属于她的倨傲,微微颔首。

林明弈的话突然就卡了。

这这这这……这真是他妹妹?

长的竟然这么好看?

但很快又转念一想,长的这么好看有什么用,不还是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女。

这样一想,刚才那一眼的惊艳被冲淡了少许,只是还有些不自在,拳头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算作打了招呼。

程姣也不在意,又冲林母点了点头:“阿姨好。”

林母:“……”一般这种从小生活在环境并不好的贫苦家庭,突然回到原有的富裕家庭里,应该是喜不自胜巴巴地贴上来了吧,怎么这女孩……搞得好像是他们倒贴的一样。

或许是腼腆害羞不熟悉,林母咬牙,毕竟是从一出生都没见过的孩子,要是程姣突然叫她妈妈,她也是真的不适应,但虽说有亲属关系在先,但林母真的无法将她是自己的女儿联系在一起。

一个粗俗,据说只上到了高中,没有受到良好教育和礼仪调教,甚至在找回来之前的风评还不太好的女孩,怎么配做她周妍之的女儿。

她的女儿,应该是林婉婉那种大方得体,进退有度,知识渊博,才识过人,聪慧温婉的大家闺秀。

林母很快收回思绪,面前的少女表情冷淡,并没有因为回到父母身旁而多添欢喜,林母召来了在林家伺候了十几年的张妈,吩咐她带程姣去二楼收拾好的房间。

二楼最偏僻的角落里,门把边上还有未擦拭干净的灰,程姣目光在上面略过,伸手按下,走进。

不大的房间,明显是匆忙收拾的,表面看的过去,但是细节处不是灰尘就是遗落的细小的垃圾,程姣将随身携带的那个白布包丢到了床上,顺手按上去,眉头一皱。

这被子竟然还是潮的。

明显就是很久未见过太阳,凑近还可以闻到淡淡的霉味。

好在床垫还是整洁的,程姣把被子掀开,坐在上面,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解锁,点开一个不明软件,幽蓝色屏幕倒映出的冷光照的她瞳孔宛若无边的大海一样深不可测,连续输入三个完全不同的密码以及两分钟之内算出的系统随机发给的未知题目,终于跳动进去。

屏幕上,一个蓝白小人的对话框显示刚刚一分钟前发来了消息。

“新家怎么样?”

程姣“啧”了一声,有些不耐烦地舔了舔后槽牙,松了松手指,很快打出了一行字发送:“有事,勿扰,等联系。”

蓝白小人很快跳动着,表情贱兮兮的变成了一个大哭表情:“51,你也太绝情了。”

“人家明明是在关心你哎。”

“你竟然说出这么冷冰冰的话刺伤人家脆弱的心灵,再也不跟你玩了!”

“我现在就去把你之前买的那些股通通低价卖掉,让你血本无归,只能去非洲挖煤躲避仇家!”

程姣嘴角微弯:“随便。”

“弟弟,投股需谨慎,小心到时候还要我去非洲捞你。”

发送成功之后,程姣直接退出了账号,收了手机。

看来大概率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了,她正想收拾一下东西,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打开一看,正是之前领她上来的那个张妈。

“程小姐,车子已经准备好了,太太让你下楼准备回老宅。”张妈已经五十几了,皱纹很深,耷拉着嘴角看起来有些刻薄,并无太多恭敬地说。

程姣也不在意,毕竟刚才上来之前,当着林母两人的面,这位张妈还做做面子,后来看不见他们了,直接随意指了个位置,让她自己上楼来寻。

程姣待人处事准则之一就是对方给一分,她会还十分。

同理,竟然张妈不尊重她在前,那么她也不配得到自己的尊重。

如此沉着冷静,并且意识强烈,能够迅速的查找出那个影子,的确是让人有所佩服。

苏斌现在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这件事情不管是真相如何,苏昭馨调查宋涵的出差地址,这就是有所图谋,他顿了一下,沉下眸子,回头,快速的打在了苏昭馨的脸上。

动漫关键词:细腻高质量的车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