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云泥by青灯po全文 娇喘顶撞深处H

2022-03-24 15:26:1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董事长办公室内。沈清溪漂亮的高跟鞋踩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没有半点声音。彼端,沈震明坐在大班桌后面,正在摆弄着桌上的功夫茶,见她进来,笑着招手,“过来了,坐吧。”沈清

董事长办公室内。

沈清溪漂亮的高跟鞋踩在柔软的羊绒地毯上,没有半点声音。

彼端,沈震明坐在大班桌后面,正在摆弄着桌上的功夫茶,见她进来,笑着招手,“过来了,坐吧。”

沈清溪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沈震明拿着紫砂茶壶,倒了杯功夫茶给她。

“尝尝,福建刚采摘的乌龙茶,口感和色泽都不错。”沈震明温笑着说。

沈清溪姿态慵懒的坐在沙发里,摇头拒绝,“我喝不惯,也不太感兴趣。”

沈震明放下手中的茶盏,说教道:“茶道是我国的传统,可惜你们年轻人不懂欣赏,只喜欢那些洋咖啡。”

沈清溪勾了勾唇角,语气不温不火的回道:“和年龄无关,只是人的品味不同而已。你喜欢茶的回甘,我却觉得味道生涩。我喜欢咖啡的醇香,您却觉得苦涩难以入口。我觉得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温柔的女人,您却觉得家里的保姆更蕙质兰心。”

沈清溪的话,让沈震明老脸涨红,尴尬不已。

父女之间陷入短暂的僵持,最后,还是沈清溪出声打破了沉默。

“您找我,应该不是为了和我讨论茶道吧?”

此时,沈震明脸上的神色也恢复如常。他从大班桌下面的抽屉里翻出一份文件,递给沈清溪。

沈清溪疑惑的接过,随手翻了几眼,竟然是一份房产合同。

位于市中心的一栋办公大楼,价值上亿。

“这块地皮是你妈妈怀着你的时候,我们一起购置的,留着将来给你做嫁妆。你十八岁成年的时候,我本想给你,却被你妈妈拒绝了。现在,你长大了,也到了嫁人的年纪,嫁妆也该自己保管了。”

沈震明语重心长的说道。

沈清溪听完,再看向手中的房产合同,就觉得有些烫手了。

原来,沈震明打得竟然是把她嫁出去的主意。

沈清溪已经隐约意识到什么,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的紧握成拳。

“我又没有交往对象,谈婚论嫁似乎太早了。”沈清溪的声音冷了几分。

“你是正月的生日,过年就二十一岁了。女孩子的青春有限,早点嫁人生子没什么不好的。你阿姨说,张家的公子和你年纪相当,两家又门当户对。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让你阿姨安排一下,两家人先见一见。”沈震明一锤定音的说道。

“张家?”沈清溪漂亮的眉眼间充满了冰冷和讽刺,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着。“张家的儿子是傻子,您觉得一个傻子和我合适?”

“那些以讹传讹的话,你不用当真。张家的儿子只是老实木讷一些而已。”沈震明卖力的说着:“你阿姨说的没错,男人老实一些,才不会在外面沾花惹草。张家是名门,家底丰厚,你嫁过去绝对不会委屈。”

“既然这么好的对象,阿姨怎么不留给自己的女儿,沈艺馨只比我小不到半岁。阿姨这么大公无私,不得不让我怀疑,其中有什么阴谋了。”

“清溪,不要恶意的揣摩你阿姨,她毕竟是长辈。”沈震明微沉下脸。

沈清溪勾唇一笑,笑的颇为讽刺。“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

沈震明知道沈清溪对张玉燕有敌意,只能无奈的轻叹了声,继续说道:“先见一见张家的公子,如果不喜欢,爸爸也不会强迫你。”

沈清溪听完,心里忍不住冷笑。蔚蓝嫁过去后,张家夫妻不允许她出去工作,把她困在家里,每天在她的饭菜里下药,让她和张家的傻儿子圆房。

蔚蓝每晚被折磨的不轻,甚至不敢吃饭喝水,最终对食物都产生了抵触,吃什么吐什么,只能依靠输液维持生命。

而张家夫妻丧心病狂,让医生给蔚蓝打促排卵针,想让蔚蓝尽快给张家生儿育女。

但张家的傻儿子基因有问题,每次怀孕,胎儿不到三个月就停止生长。

蔚蓝反复流产,最后,人也疯了,被张家锁在地下室里。

沈清溪沉浸在回忆中,手用力的紧握着,指甲深陷入掌心的嫩肉,竟丝毫都不觉得疼痛。

沈震明见她不说话,便继续说道:“清溪,爸爸都是为了你好。女孩子嫁人生子才是最终的归宿,娱乐圈太复杂了,不适合你。《神妖传》那个角色,我会帮你拒绝。”

沈清溪听完,抬眸看向沈震明,目光冷漠至极。

沈震明和沈艺馨竟然还惦记着《神妖传》的角色。

为了一个角色,不仅要把她嫁给一个傻子,还想雪藏她。

“嫁人生子就是归属么?”沈清溪冷笑着说道:“当初我妈就是这么想的,所以牺牲了自己的事业,一心相夫教子。事实却证明,男人未必靠得住。您觉得,我会蠢到重蹈覆辙么。”

沈清溪说完,把房产合同丢到沈震明面前,“既然当初我妈没有收,我自然也不会要。我也绝不会为了嫁人而退出娱乐圈。”

房产合同被丢回来,沈震明只觉得被打了脸,微有些动怒,语气也冷下来,“你不愿意嫁人,难道还想一直和那些有钱男人厮混么!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沈清溪听完,只觉得可笑。

“妻子怀孕,和家里的保姆乱搞。沈家的脸早就被您丢干净了,哪儿还有剩余让我丢的。”沈清溪说完,直接站起身,摔门离开。

既然话不投机,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

沈清溪走出董事长办公室,迎面遇见蔚蓝走过来。

“你,还好吧?”蔚蓝见她脸色不太好,略担忧的询问。

沈清溪深深的看着蔚蓝,眼睛不受控制的发酸,强忍着才没有让泪水夺眶而出。

“没什么不好的。”沈清溪摇了摇头,有些牵强的勾起唇角,“你开完会了?”

“嗯。”蔚蓝点头,抬起手,看了眼腕间的手表,“我和饮料公司的负责人约在下午一点钟,我们先去吃饭。”

两个人在公司附近的餐厅用餐,沈清溪没什么胃口,见饮料公司负责人的时候,她也有些不在状态。

好在,一个公司选广告代言人,看的是形象和气质。沈清溪的形象和气质都无可挑剔,还有蔚蓝从中周旋,事情最终并没有搞砸。

结束后,蔚蓝本想送沈清溪回家,沈清溪却说,“我想一个人走走。”

蔚蓝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头叹息。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害到你的人,一定是你在乎的人。

沈清溪之所以难过,是因为她仍把沈震明当父亲。

午后开始,天空就阴沉沉的,阴郁的天气,压抑的让人想哭。

沈清溪一个人,茫然的走在街头,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行色匆匆的行人,有些找不到方向。

不知不觉间,她竟然来到了唐韵名邸。唐韵名邸小区内都是沿江而建的江景房。

住在这里的,都是S市极有身份地位的人。

陆景行在这里有一栋复式公寓,前世,他们婚后一直住在这里。

沈清溪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下意识的来到这儿。

也许是前世的时候,母亲去世后,她一直把这里当成家。所以,潜意识中,这个地方让她有了归属感。

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雨来。

沈清溪没有带伞,被淋得有些狼狈。

雨水又湿又冷,她双臂环胸,被冻得瑟瑟发抖,最茫然而无助的时候,头顶突然多了一把大伞。

沈清溪迟疑的仰起头,看着头顶湛蓝色的大伞,似乎为她撑起了一片湛蓝的天空。而撑着伞的那只手,干净而修长,指骨有力,给人十足的安全感。

她的天空,就这样晴朗了。沈清溪茫然的转头,然后,毫无预兆的撞进陆景行漆黑深邃的眼眸里,半响移不开视线。

“怎么在这里?”陆景行凝视着她,淡漠的询问。

“路过。”沈清溪回过神,语气随意的回道。

她弯了弯唇角,笑容带着些许的牵强。

陆景行敛眸,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彼此间,陷入短暂的沉默。只有雨水打落在伞面上的噼啪声变得格外的清晰。雨声越来越急,竟有了些倾盆之势。

“陆二少方便请我上去坐坐么?”短暂的僵持后,沈清溪率先打破沉默,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干净澄澈。

陆景行没说话,手臂轻扶住她肩膀,揽着她向台阶上走去。

沈清溪跟随着他的脚步,谁也没有说话,空气中浮动着清冽的古龙水味道,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烟草香。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复式公寓。

公寓的装修是现代简约风,色调偏深沉,和它的主人气质如初一则。

沈清溪站在一楼的客厅中央,突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曾经,她在这里生活了一年多的时间,客厅暗色调的实木沙发被她换成了优雅的布艺沙发,窗帘也换成了明媚的颜色,添了许多小装饰品,让属于自己的东西融入这个家。

现在想来,还真是有些不伦不类。

也难为陆二少能忍下去。

“洗手间在二楼。”陆景行淡声说道,径直走进厨房。

沈清溪点了点头,踏过实木楼梯,走进大浴室。

她浑身湿透,又不能在这里洗澡。

毕竟,他们现在已经不是夫妻,仅仅是熟识的人而已。她在一个单身男人家洗澡,实在是不合适。

沈清溪从浴室的架子上取下浴巾,简单的擦了擦头上和身上的水迹。

便披着浴巾下楼了。

客厅的落地窗前,男人负手而立,左手的两指间夹着一根烟,但并未点燃。

沈清溪下意识的驻足脚步,默默的看着他。

他高大的身影倒映在巨大的窗玻璃上,英俊,高傲的如此浑然天成,甚至连窗外的一江烟火,都成了他的背景和陪衬。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存在,陆景行回头,淡凝了她一眼,随意的指了下茶几上还冒着热气的姜糖水,“喝了。”

简短的两个字,陆二少还真是惜字如金。

一杯姜糖水入腹,驱散了许多的寒意。

沈清溪把空杯子放回茶几上,然后,踱步走到落地窗前。

陆景行的公寓位于二十楼,视野还不错。窗外仍在下雨,江面掀起淡淡的波澜。

曾经,她最喜欢站在这里看江景,渔舟唱晚,仿佛能让人心找到归属。

但无论前世今生,她都没有找到最终的归属,想想还真是挺失败的。

沈清溪轻声的叹息。

“心情不好?”陆景行淡漠的询问,他手里拿着一只精致的打火机,漫不经心的点燃了一根烟。一缕白色的烟雾顺着修长的指尖缓缓的散在空气里,给人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沈清溪拢了拢湿漉的长发,略带自嘲的回道:“是不太好。大概总是犯傻的去奢望不属于我的东西,庸人自扰而已。”

前世,她就是奢望的太多,父爱,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有……爱情。

大概就是因为贪心不足,最终才不得善终。

陆景行吸了口烟,空气中弥散着淡淡的烟雾,模糊了人的视线。

沈清溪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自己,她想,陆景行应该是无法理解的。

高高在上的陆二少,人生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奢望’二字。

他认为不值得的,会果断的舍弃,他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所以,他们从始至终,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抱歉,今天打扰你了。我该走了。”沈清溪说道。

陆景行轻弹了一下指尖的烟,目光淡然的看着她,没说话,也没挽留。

沈清溪微抿着红唇,转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然后,伸手拉开了门。

公寓的门打开,门外却站着一个男人,正抬着手臂准备按门铃。

苏明珏看到突然出现的沈清溪,一脸见鬼的模样,“我这是走错门了?”

他说完,探着脑袋向里看,恰好看到里面的陆景行。

然后,苏明珏重新落在沈清溪身上的目光,明显多了几分探寻和打量

前世,沈震明也是这么对她说的。

她天真的相信了父亲的话,结果,一场相亲宴后,张家就赖上了她,像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张家在S市根深蒂固,对沈家各种施压,最终已经不是她想拒绝这个亲事就能拒绝的了。蔚蓝为了保全她,替她嫁到了沈

动漫关键词:娇喘顶撞深处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