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啊宝贝你的又变大了 黄得让人湿的高潮口述

2022-03-24 15:23:3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瑾大概是心虚,握着酒杯的手剧烈的颤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她放下酒杯后,白着脸对沈清溪说,“我去趟洗手间。”沈清溪看着林瑾匆忙离去的方向,微

林瑾大概是心虚,握着酒杯的手剧烈的颤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她放下酒杯后,白着脸对沈清溪说,“我去趟洗手间。”

沈清溪看着林瑾匆忙离去的方向,微眯起美眸,眸中的神色意味不明。

不久后,她也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沈清溪离开包房,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

她刚走出电梯,就看到不远处长身玉立的男人。

然后,她的双腿就好像有自己的意识一样,突然不受控制的停了下来。

沈清溪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到陆景行——她前世的老公,S市首富陆家的二公子。

而此时,陆景行的面前正站着一个打扮时髦靓丽,却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

正巧,这个女人沈清溪也认识。

她从小到大的死对头,陶家的大小姐陶馨甜。

沈家的家世远不如陶家,但沈清溪无论是颜值,才华,还是在娱乐圈的名气都压陶馨甜一头,陶馨甜气不过,从小到大都和她作对。

而陶大小姐痴恋陆二少,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此时,陶馨甜正一脸哀怨的对着陆景行哭。

“我脱光了躺在你床上,你都不肯看我一眼,陆景行,我就这么让你提不起兴趣么!和我结婚有什么不好,你娶了我,陶家持有的飞扬集团股份就都是你的。

婚后我也不会管着你,只要不影响我陆太太的地位,不弄出野种,你想睡哪个女人就去睡,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说完了么?”低沉的声线极具磁性,却明显透着不耐烦。

看陆二少的冷漠程度,沈清溪本以为这场戏很快就会结束,没想到淘大小姐竟然越挫越勇,直接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了陆景行的腰。

而下一刻,陆景行抓住陶馨甜的手腕,像丢垃圾一样,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丢了出去。

陶大小姐跌坐在地上,惊叫声几乎能震破人耳膜。

沈清溪忍不住连连摇头。

看来,陶馨甜并不知道,陆景行这男人有洁癖,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碰他。

沈清溪所在的地方恰好有一根柱子遮挡,所以陆景行和陶馨甜看不到柱子后有人。

沈清溪赶时间,没闲工夫耗在这里看热闹。她绕道柱子的另一边,本打算不声不响的离开,却因为走得太急,不小心撞到了一辆车子的后视镜,触动了防盗器。

刺耳的报警声响起,陆景行和陶馨甜闻声看过来。

沈清溪:“……”

气氛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尴尬。

沈清溪僵硬的扯了扯嘴角,说道:“抱歉啊,打扰到两位了。你们不用理我,继续,继续……”

陶馨甜一张妆容精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气的狰狞扭曲。

她没脸没皮的倒贴陆二少,被嫌弃不说,还被死对头撞上,里子面子都丢干净了。

陶馨甜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瞪了沈清溪一眼,然后,快步离开。

陶馨甜走后,只剩下沈清溪和陆景行两人。女一号人族公主,是一个傻白甜的角色,角色定位是单纯天真。

陶馨甜演的是什么鬼?硬生生把单纯天真的小公主,演成了任性的刁蛮公主,还真是本色出演!

李导皱着眉看向苏制片。

苏制片当然也知道陶馨甜的演技不行,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股东的妹妹,后台硬啊。

“李导,馨甜还是新人,演技还有待提高,您以后慢慢调教就好了。”苏制片陪着笑说道。

李导深吸了口气,勉强压住火气。

“馨甜,今天表现的不错,回去休息吧。”苏制片笑呵呵的对陶馨甜说。

“你也回去等消息吧。”李导同样对沈清溪摆了摆手。

沈清溪和陶馨甜先后走出试镜室。

“沈清溪,你少得意,别以为勾引了景行,就能当陆家的二少奶奶。陆家的门第,可不是你这种小门小户能高攀的上。”

陶馨甜拦住了沈清溪的去路,冷嘲热讽的说道。

沈清溪下意识的看了眼陶馨甜身后的林瑾,这些想必都是林瑾告诉陶馨甜的。

“那也总比某些人强,想勾引都勾引不到。”沈清溪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你闭嘴!”陶馨甜气的脸色涨红,指着沈清溪的鼻子警告道:“我警告你,你如果敢把那天的事说出去……”

“你凭什么警告我?”沈清溪哼笑着,挥开陶馨甜的手,“陶馨甜,我劝你还是夹起尾巴做人,否则,如果哪天在八卦杂志上看到陶家大小姐倒贴陆二少被拒的新闻,千万别觉得惊讶。”

沈清溪说完,懒得再搭理她,而是看向她身后的林瑾,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林瑾现在是你的助理啊,真佩服你的胆量,竟然敢用她。她给我当助理的时候,不仅照顾我的生活起居,连我男朋友也一起照顾了,还特别细心的照顾到床上。友情提示,防火防盗防助理。”

沈清溪说完,转身潇洒的离开。

林瑾面对陶馨甜,吓得脸都白了,一副可怜兮兮,快哭了的样子,急巴巴的解释,“馨甜,我……”

“行了,懒得听你解释。我将来是要嫁进陆家当少奶奶的。你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难道还敢觊觎陆二少!”陶馨甜不耐烦的说道。

林瑾垂着头,以至于陶馨甜并没有看到她几近扭曲的脸。

……

沈清溪近期的通告并不多,有一本期刊找她拍摄封面。

室内摄影棚内。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沈清溪在摄影师的要求下,进行各种各样的摆拍,动作和姿态自然而优美。

“回头,微笑。”摄影师拿着相机,引导道。

沈清溪撩了一下长发,回眸一笑。

一笑倾人城,也不过如此了。

沈清溪的颜值抗打,即便在美女如云的娱乐圈,也是数一数二,否则,也不会有娱乐圈第一美女的称号。

“perfect!”摄影师十分满意的比了一个OK的手势,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可以收工了,沈老师,辛苦了。”

“各位辛苦了。”沈清溪礼貌的向现场的工作人员道谢,连笑容都完美的无懈可击。

蔚蓝随后走过来,把外套搭在她的肩膀上,说道:“沈家正在给沈艺馨办生日宴,你真的要去凑热闹?”

“好戏马上开锣了,当然要去。”沈清溪穿上外套,踩着高跟鞋向外走去

沈家位于东三环的富人区。

白色路虎极光缓缓驶入院落,停在了一栋三层别墅小楼前。

听说,这栋别墅是她父母结婚时购置的房产。

后来,父母离异,母亲许慧芸抱着不到一岁的她从这里搬走。

现在,住在这里的,是她的父亲沈震明和张玉燕母女。

沈清溪听家里的老佣人说,当年的张玉燕,只是一个没有文化,没有见识的乡下女人,被丈夫家暴,逃到了城里。

许慧芸看她可怜,把她留在了家里做事。

后来,就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

张玉燕不仅没有对许慧芸感恩戴德,反而凭着几分姿色,趁着许慧芸怀孕的时候,勾引了她的丈夫。

许慧芸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去医院产检,沈震明和张玉燕在家里偷情,被突然回来的许慧芸捉奸在床。

许慧芸受到刺激,胎儿早产。

此后,身体一直都不好。

沈清溪不满周岁,许慧茹和沈震明就办理了离婚手续,她没有争夺到儿子的抚养权,只能一个人带着女儿从家里搬出去。

沈清溪的记忆里,妈妈一直是美丽而温柔的,只是,妈妈的脸上很少见到笑容。

甚至,她不止一次,在夜晚醒来的时候,看到妈妈躲在洗手间里偷偷的哭。

有一次,许慧芸病重,烧的人都糊涂了,不停的喊沈震明的名字。

沈清溪一个人偷偷跑出家门,冒着雨找爸爸,希望他能见妈妈一面。

结果,沈艺馨感冒了,沈震明急着带心爱的小女儿去医院,只丢给沈清溪一句,“别胡闹。”

沈清溪一个人站在雨里,看着消失的车尾。

她对爸爸所有的期许,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此刻,同样是阴雨天。

三层的别墅楼上空,乌云压顶,白昼恍若黑夜。

然而,别墅内却灯光璀璨,名流云集。

沈震明为心爱的小女沈艺馨大办生日宴,想必是砸了不少钱。

而他只怕连长女沈清溪的生日是哪一天都不记得。

沈清溪弯起唇角,冷嘲的一笑,然后,像个局外人一样,踩着高跟鞋走进别墅。

沈清溪一出现,几乎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不仅因为沈清溪的高颜值自带光环,还因为,她和这个家实在是格格不入。

一楼的厅堂内,沈震明和张玉燕并不在。

只有一些受邀的宾客,以及正在招待宾客的沈艺馨。

沈艺馨只比沈清溪小半岁,容貌娇俏可人。此时,穿着一条白色的公主裙,发饰是一只有些夸张的镶满钻石的皇冠,正被一些人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

围着她的那些人,除了几个平时交好的名媛千金,还有一个林瑾。

林瑾是许慧芸的外甥女,沈清溪的亲表姐,按理说和沈艺馨母女应该是敌对的关系。

然而,林瑾和沈艺馨的关系却十分要好,为此,沈清溪曾经恼过。

而林瑾的解释是:艺馨天真单纯,和她妈张玉燕并不一样。上辈子的恩怨何必牵扯到下一代,艺馨也是无辜的。

当时,沈清溪竟然信了林瑾的说辞。

现在想想,林瑾和张玉燕与沈艺馨母女,只怕早就是狼狈为奸了。

沈清溪慢悠悠的走到沈艺馨和林瑾等人身后,竟意外地听到几个人正在唧唧咋咋的说八卦,还是关于她的。

“艺馨,我听说你姐沈清溪被大金主包养,是不是真的啊?”一个女孩问道。

面面相觑,气氛依旧持续尴尬中。

“如果我说,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信么?”沈清溪低声说道。

她抬眸看他,措不及防的撞上男人深不可测的眸子
沈家位于东三环的富人区。

白色路虎极光缓缓驶入院落,停在了一栋三层别墅小楼前。

听说,这栋别墅是她父母结婚时购置的房产。

后来,父母离异,母亲许慧芸抱着不到一岁的她从这里搬走。

现在,住在这里的,是她的父亲沈震明和张玉燕母女。

沈清溪听家里的老佣人说,当年的张玉燕,只是一个没有文化,没有见识的乡下女人,被丈夫家暴,逃到了城里。

许慧芸看她可怜,把她留在了家里做事。

后来,就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

张玉燕不仅没有对许慧芸感恩戴德,反而凭着几分姿色,趁着许慧芸怀孕的时候,勾引了她的丈夫。

许慧芸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去医院产检,沈震明和张玉燕在家里偷情,被突然回来的许慧芸捉奸在床。

许慧芸受到刺激,胎儿早产。

此后,身体一直都不好。

沈清溪不满周岁,许慧茹和沈震明就办理了离婚手续,她没有争夺到儿子的抚养权,只能一个人带着女儿从家里搬出去。

沈清溪的记忆里,妈妈一直是美丽而温柔的,只是,妈妈的脸上很少见到笑容。

甚至,她不止一次,在夜晚醒来的时候,看到妈妈躲在洗手间里偷偷的哭。

有一次,许慧芸病重,烧的人都糊涂了,不停的喊沈震明的名字。

沈清溪一个人偷偷跑出家门,冒着雨找爸爸,希望他能见妈妈一面。

结果,沈艺馨感冒了,沈震明急着带心爱的小女儿去医院,只丢给沈清溪一句,“别胡闹。”

沈清溪一个人站在雨里,看着消失的车尾。

她对爸爸所有的期许,都在那一刻消失了……

此刻,同样是阴雨天。

三层的别墅楼上空,乌云压顶,白昼恍若黑夜。

然而,别墅内却灯光璀璨,名流云集。

沈震明为心爱的小女沈艺馨大办生日宴,想必是砸了不少钱。

而他只怕连长女沈清溪的生日是哪一天都不记得。

沈清溪弯起唇角,冷嘲的一笑,然后,像个局外人一样,踩着高跟鞋走进别墅。

沈清溪一出现,几乎就成了全场的焦点。不仅因为沈清溪的高颜值自带光环,还因为,她和这个家实在是格格不入。

一楼的厅堂内,沈震明和张玉燕并不在。

只有一些受邀的宾客,以及正在招待宾客的沈艺馨。

沈艺馨只比沈清溪小半岁,容貌娇俏可人。此时,穿着一条白色的公主裙,发饰是一只有些夸张的镶满钻石的皇冠,正被一些人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

围着她的那些人,除了几个平时交好的名媛千金,还有一个林瑾。

林瑾是许慧芸的外甥女,沈清溪的亲表姐,按理说和沈艺馨母女应该是敌对的关系。

然而,林瑾和沈艺馨的关系却十分要好,为此,沈清溪曾经恼过。

而林瑾的解释是:艺馨天真单纯,和她妈张玉燕并不一样。上辈子的恩怨何必牵扯到下一代,艺馨也是无辜的。

当时,沈清溪竟然信了林瑾的说辞。

现在想想,林瑾和张玉燕与沈艺馨母女,只怕早就是狼狈为奸了。

沈清溪慢悠悠的走到沈艺馨和林瑾等人身后,竟意外地听到几个人正在唧唧咋咋的说八卦,还是关于她的。

“艺馨,我听说你姐沈清溪被大金主包养,是不是真的啊?”一个女孩问道。

动漫关键词:黄得让人湿的高潮口述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