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上体育课课用跳d的感觉;勾搭已婚男H高辣

2022-03-24 14:50:2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师父!快刺百会穴!”穆澜风盯着霍老爷子的状态,发现他唇角抽搐,赶紧提醒顾意迟。解了此时空气里莫名的紧张气氛。顾意迟默默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小心翼翼地施针,刚停手就

“师父!快刺百会穴!”

穆澜风盯着霍老爷子的状态,发现他唇角抽搐,赶紧提醒顾意迟。

解了此时空气里莫名的紧张气氛。

顾意迟默默擦了擦额角的汗珠,小心翼翼地施针,刚停手就见老爷子睁了眼。

“阿起……”

“我在。”

薄司擎声音是罕有的温和,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些许。

“这位是?”

“这是家师,老夫穆澜风。”

穆澜风客气地朝霍老爷子拱手,礼数周全。

“这是……你师父?”

霍老爷子惊讶不已,神秘清高的穆氏传人,什么时候有了师父?!

况且这么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上下的模样!

“正是,您血逆气滞,身子虚空得厉害,老夫施针刚到一半便吐血昏迷,幸亏师父出手相救,否则就危险咯!”

“如此,霍某多谢了。”

“分内之事,霍老爷子不必客气。”

顾意迟木着脸,冷漠疏离地摆摆手。

穆澜风见霍老爷子已经无大碍,麻溜拉着她上一边讨教针法了。

霍老爷子刚从鬼门关回来,感慨万千。

话题歪着歪着就扯到未来孙媳身上去了。

并且毫不掩饰地对薄司擎的取向表达了怀疑。

薄司擎额角青筋隐隐跳动,在霍老爷子看来他这就是恼羞成怒了。

于是越发忧愁,看着丑得跟癞蛤蟆一样的顾意迟都觉得眉清目秀。

“丫头,你过来!你看我这孙子怎么样?”

霍老爷子中气十足,让俩人排排站好,越看越觉得登对。

男貌女才,堂堂穆氏针法传人的师父,配他大孙子那叫一个绰绰有余!

顾意迟费了吃奶的劲儿,才让自己强忍着没笑出来。

一转眼就被男人摁在车里,掐着下巴逼她直视自己。

后背是冰冷坚硬的车门,身前是气息冷冽,眼神探究玩味的男人。

顾意迟心跳失速,差点儿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不打算自我介绍一下?嗯?”

他猛地凑近,鼻尖碰上她,浅褐色的瞳孔深邃幽暗,像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让人捉摸不透。

顾意迟一时吃不准他的态度,眼神死气沉沉,透着锐利和厌恶。

皱了皱鼻子,鼻子周围密密麻麻的雀斑看得人更难受了。

声音瓮里瓮气,“连我都不认识,霍总真是白瞎了这钛合金狗眼。”

余年为她捏把汗,支愣着耳朵时刻注意后座的动静。

男人不怒反笑,大手在她颊边摩挲,视线探究。

顾意迟大大方方任他看,反正这张脸皮他无论如何都撕不下来。

根本不怕露马脚。

“穆澜风的师父,告诉我,怎么做到的?”

他尊重她的秘密,可是今夜的事已经出乎他意料之外。

他不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好像他从未了解过她一般。

“佛曰,不可说。”

面目丑陋的女人呲了呲黄里透黑的牙,笑得比哭得还难看。

薄司擎审视她,猝不及防地一伸手,就往她脸上招呼过去。

顾意迟安稳如山,一动不动。

“霍总好狠的心,居然想让人家毁容!”她故意躲开,两手遮脸,奈何大饼脸又胖又圆,两只爪子摊平了也愣是没捂住。

薄司擎眯了眯眼,放弃了。

是狐狸总会露出马脚的,他有的是耐心陪她慢慢玩。

中间顾意迟下去上厕所,在小树林里利索地跟只猴子一样。

呲溜一下就没影儿了。

男人眸光锁定她离开的方向,冷冷地勾了勾唇。

皮卡正端着手机换角度直播,顺手黑了某头部主播的账号,刚开播就吸引了数以千万的观众。

那八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手臂粗细的麻绳挣开了,此时搂抱成一团,行为不堪入目。

真人3D动态版,全程直播,皮卡激动得端手机的手都在晃。

此时正是此平台用户广泛活跃的时间段,立马被顶上热搜,吸引了一众吃瓜群众。

“有内味儿了,老刺激了!”

“不行了我,卫生纸救我!”

在极短的时间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S城网警连夜锁定账号,解析发布位置,马不停蹄朝这边赶来。

服务器瘫痪……

这一夜那个一向以尺度激情为看点的博主再次火出圈,随之而来的就是永久封号处理。

实惨。

顾珊珊等消息等到半夜,手机“叮”的一声响,她激动地点开,然后面如死灰。

居然是她派出去那几个男人的视频!

场面混乱情色,根本不堪入目!

“啊!”

顾珊珊抱着头崩溃大喊,眼底的恨意有增无减。

她明明安排好了的!

顾意迟那个贱人,敢害她当众失身,让她沦为整个S城的笑柄!

她就以牙还牙,让那小贱人也尝尝千人枕万人骑的滋味!

“顾小姐,还满意吗?”

屏幕摔得稀碎的手机又叮了一声,这次进来的是一条彩信。

是李繁欣跟她爸,顾启荣!

是了!她出了事之后爸爸迁怒收购李氏,李繁欣就成了丧家之犬,背地里勾搭了她爸爸也不一定!

顾珊珊目呲欲裂,下意识地打算出门找白若萱,却发现怎么都打不开房门。

怎么回事?!

她记得她根本就没锁门!

“嘭”的一声轻响,室内的灯全灭了。

顿时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顾珊珊心底的不安和阴暗被无限放大,变成魔鬼纠缠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她居然听见房间里有视频的声响!

天花板上投影出两道纠缠暧昧的人影。

是她跟刘尚志!

刘尚志纵情驰骋,她拼命求饶,后来深陷其中,主动与之交欢……

那不是她!

都是顾意迟!

都是她想害死她!

视频回环往复,被人设置了无限重播,顾珊珊捂着脑袋尖叫,可是还是逃脱不了被支配的惊恐和绝望。

门外李繁欣诡异得笑了笑,一身白裙,披头散发,像极了索命的女鬼。

这就怕了?

顾珊珊,你欠我的,我会让你千倍万倍还回来!

还有该死的顾意迟,都是她的错,她当时要是乖乖喝了那杯加料的酒,多好。

顾家每个人,都该死。

她阴森地笑了笑,外面有雷光闪烁,照亮了她领口青紫斑驳的痕迹顾意迟今晚睡得很不安稳。

林湃头上的伤好多了,为了避免刺激薄司擎,她特意安置了一套公寓给他住。

此时外面雷声阵阵,她把脑袋埋进被子里,眼睛紧紧闭着,有眼泪悄悄渗出来。

“妈妈……”

女孩呢喃一声,死死攥着半人高的玩具熊,声音软弱又委屈。

终于露出了几分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懦弱和胆怯。

戴着面具的男人站在床边,无声叹了口气,把熊从她手里夺出来。

趁她没反应过来,把自己送了上去,一条强劲有力的手臂环在她腰上,一下一下轻轻拍哄着。

外面一道闪电劈了过来,薄司擎看着女孩的侧颜,轻声哼唱起一段小调。

男人声音低哑,故意放缓放柔的时候就像大提琴独奏一般流淌入心弦。

那是他很小很小的时候,他妈妈为了哄他安心入睡时唱的。

也是他童年短暂的光亮,后来所有人逼着他立刻长大,再也没人给他唱过了。

不知道是他轻柔的拍哄起了作用,还是他的怀抱温暖且安全,顾意迟很快呼吸平稳悠长。

蝶翼一样的睫毛轻轻忽闪着,像有蝴蝶飞舞而来,温柔地落下一吻,蹁跹飞走了。

“小丫头,胆小鬼。”

黑暗里,男人哼笑,胸腔隐隐震荡出来嗡嗡的响。

顾意迟不安地蹭了蹭他,突然大大剌剌地一伸腿,跨在了薄司擎腰际。

男人像一条坚硬死板的鱼,屏气凝神,挺直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

等过了一会儿感觉怀里的小人儿重新安静下来,他才深吸一口气。

到底气不过,一扬手,不轻不重地落在她臀上一下。

皮卡进了局子一趟,顾意迟仗义疏财,大摇大摆把他保释了出来。

然后薄家俏寡妇的名声更烂了。

自己风流浪荡也就算了,居然还好男风,尤其……重口!

连一坨移动的肥肉都能下得去嘴!

皮卡叫上兄弟们一起小聚,顾意迟刚到,屁股还没坐热,就被穆澜风火急火燎地叫走了。

她就说不能让那个糟老头子联系上她,要不准跟见了血的蚊子一样,总想跟她切磋切磋,精进一下技艺。

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偷师。

“艹!怎么又是那个老不死的!”

皮卡不乐意了,“咣当”一下把酒杯拍桌上。

其他的弟兄也叫苦不迭。

“迟哥你这个始乱终弃,朝秦暮楚的女人!有了新欢转头就忘了旧爱了!”

顾意迟一拍脑袋瓜子,尿循了。

穆澜风找她有事,正好她也有事拜托他出手。

一拍即合。

“师父,来,上好的西湖龙井,尝尝?”

穆澜风殷勤地给顾意迟倒了茶,乐得山羊胡都跟着抖了抖。

“有话快说。”

顾意迟一饮而尽,掸了掸裤子上的褶皱,神色清淡。

“这个……咱们不得先叙叙旧吗……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师父?”

有求于人在先,穆澜风老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抹不自在。

“想要我那套针法?”

“师父果然冰雪聪明。”

“可以是可以,拿条件来换。”

“愿闻其详。”

动漫关键词:勾搭已婚男H高辣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