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错几道题往下面插一支笔作文;校园车文越详细越好推荐

2022-03-23 16:17:0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我的意思不是分房,是分床,也就是说我睡床,你睡沙发或地上……”“为什么?”叶北城眉头一挑。静雅堪堪一笑,诺诺的问:“难道你忍心让我睡

“我的意思不是分房,是分床,也就是说我睡床,你睡沙发或地上……”

“为什么?”叶北城眉头一挑。

静雅堪堪一笑,诺诺的问:“难道你忍心让我睡沙发或地上?”

可怜又无助的眼神仿佛在告诉他,这是你欠我的……

“好吧。”他妥协了,但随即要求:“除了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你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我们只是朋友,而不是夫妻。”

“好的。”她也妥协了,心里忍不住的失落,一桩婚姻被她和叶北城洽谈的越来越像商业交易。

坚硬的城市里没有柔软的,生活不是林黛玉,不会因为忧伤而风情万种。

这是俞静雅最喜欢的一句话,她不是林黛玉,她的生活同样不是。

“怀孕的事怎么办?”焦虑的提醒,这件事搁在她心头,始终是心事。

“上次不是说过了。”叶北城玩味一笑,没个正经样。

造个人出来?

静雅横眉竖眼的拿抱枕砸他:“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我都急死了!”

他用手臂挡住她的攻击,继续逗她:“你急什么?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让你胡说,让你胡说……”软绵绵的抱枕雨点似的砸在他头上,两人笑作一团。

叶北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稍微用点力就把她摔倒在沙发上,他居高临下的调侃:“不让我胡说,那我就胡作……”

静雅抬脚用力一踢,结果不偏不倚的踢到了不该踢的地方,北城痛的“嗷”一声,毫无知觉的压在了她身上。

气氛瞬间凝结了一般,两人的面孔近距离挨在一起,鼻尖贴着鼻尖,姿势暧昧无比,尴尬的僵局持续了数秒后,他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别乱踢,我们家四代单传。”

静雅两个脸颊红的像熟透的番茄,她呼呼出气,连抬眼的勇气都没了。

“你怎么脸这么红?”叶北城看出了她的不正常,凑近脸颊促狭的问。

刚才那一瞬间,她突然心跳的厉害,或许是想起了被他占有的那个夜晚,又或许是踢到了让她羞怯的地方,具体不能明确是什么原因,总是,是一种莫名的慌乱。

“哪有?你老眼昏花!”她尴尬的扭转头。

“没脸红你干吗不敢看我?”他噗嗤一笑:“该不会被我迷惑了吧?”

“切……你有什么好迷惑我的?”她没好气的迎上他的视线,及时反驳。

“这里。”叶北城指了指眼睛:“没发现很迷人吗?通常哪个女人只要盯着我看,不到一分钟,绝对沦陷。”

静雅迅速作呕吐状:“别说了,我晚上吃的多。”

“你不信?”他一把扳过她的肩膀:“来试试。”

“少臭美,我才不试。”

“别害怕,相信我,你绝对不是第一个被迷惑的人。”

她越是不愿试,他就故意抓住她的肩膀与她对视,闹了一小会,静雅实在忍无可忍:“叶北城,你干吗非要作弄我?”

他促狭的笑了笑,然后放开她,倚在沙发旁,随意的说:“逗你玩玩而已。”
磅礴大雨中,一辆摩托车直直冲过斑马线,“嘭”地一声,和一辆宝马车撞在一起。

刺耳的刹车声,轮胎的摩擦声,摩托车轰然倒地,车上的人飞撞到了栏杆上,鲜血横流,惨不忍睹。

霍瑾尘甩了甩眩晕的头,在路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下,捂着鲜血横流的头,咬牙站了起来,走向了不远处的希尔顿酒店。

以此同时,一男一女从希尔顿酒店走了出来。

女人他很熟悉,今早还笑着亲吻他,说要给他过生日,要送他一份大礼。

可此刻,却亲昵的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

霍瑾尘直坠冰窟,全身冰冷。

他们贴在一起,边走边耳语几句,女人娇笑的声音就像尖刀一眼扎进霍瑾尘的心。

他猛地上前,直接拽住沈清的手,在宋澜清错愕的目光下,面无表情地把她拉到一旁无人的角落。

“沈清,告诉我,我看到的不是真的,你没有背叛我!”

他暗哑的声音,听起来平淡无波,可是沈清知道,他越是平静,越是风暴来临的前奏!

她抬头,当看到他满脸的血时,脸上闪过惊愕,下一秒面色平静看着他,一字一句道:“霍瑾尘,你身上这件衣服穿了有四年了吧,一百块都不到,洗得都发白了!”

她说着,爱不释手地摸着自己身上高级私定的连衣裙,“我身上这件衣服上百万,是你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的!你连出国当交换生的生活费都付不起,只能把名额白白拱手让人,别以为在学校搞得跟个风云人物似的,等出了社会,不过是个一文不值的穷鬼!唔——”

她冰冷的话语刚落,红唇被他冰冷的薄唇给封住。

他犹如一头发狂的猛兽,一把将她狠狠压在墙上,疯狂的攻城略池。

“唔唔……”沈清猛地推开他,一巴掌狠狠甩在他脸上,“霍瑾尘,你够了!”

霍瑾尘脸上立马出现了红印,额头上的鲜血不断滴落,狼狈至极。

但他依然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眼底燃烧着愤怒的火焰。“你当初费尽心机缠上我,游戏开始了,不是你喊停就能停的!”

说着,他暴怒的眼神紧紧盯着她,配上他满脸的鲜血,就像索命的厉鬼。

沈清对此无动于衷,抓住他的手,眼里一片冷漠,“霍瑾尘,你想睡我可以,一百万!只要你拿得出一百万,今晚,我就是你的!”

霍瑾尘的手蓦然顿住,半晌,把僵硬的手从她的衣服抽出来,声音沙哑冰冷,“沈清,我们彻底结束了!”

说完,他厌恶得推开她,转身,漠然离开。

留下一路鲜血,却再也没有回过头!

沈清看着他决然的身影,脸色惨白,蹲在地上,紧紧捂着自己泛疼的肚子。

下腹,有鲜血涌出。

四年后,星巴克内。

赵家全猛地站起来,面色铁青,指着沈清大骂:“我跟唐倩的艳照果然是你发到我公司群上的!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啊?表面装得多清高,私底下不知道怎么放荡,又当又立的婊子,谁娶了你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沈清豁然起身,将咖啡泼在相亲相来的前男友赵家全身上,“我在这里谢谢你的不娶之恩,祝你渣男找贱女,婊子配狗,天长地久,烂都要烂在一起。”

沈清放下咖啡杯,抓着包包往外走,她感觉自己很不对劲,明明屋内开着空调,为什么越来越热?

她的目光倏然落在桌子上的咖啡,赵家全不会丧心病狂到在咖啡里加了不该加的东西吧?

沈清脸色一沉,眼见着赵家全要来扶她,沈清踉跄着往外跑。

她慌不择路跑到外面,看到路边停着一辆黑色豪车,豪车的后门在这时突然打开,一只脚还没有踏出来。

脚的主人就被沈清扑倒在车后座上。沈清狼狈地坐在一个硬邦邦的身体上,下巴猛地被掐住,冰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你是什么人?”

沈清被迫抬起头来,对上一张俊美矜贵的脸,脸上那双深邃的眼眸阴寒至极地盯着她。

沈清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

但此时情况紧急,加上她大脑混沌,根本没空想其他的。

但这并不妨碍她向他求救。

她就像抱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抱住他,吐出的声音带着热气,“救我,后面追上来的男人给我下药了……”

“滚下去!”

男人低沉冷漠的声音打断了她,话语中不带一丝温度。

沈清吓得嘴唇一抖,眼角的余光瞄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身影。

她深吸口气,猛地倾身上前,嘴唇精准地压在他的薄唇上。

驾驶座上的助理倒吸了口凉气,完全没有料到boss刚回国,就被人强吻了!

霍瑾尘身体一僵,呼吸发紧。

当视线落在沈清那张绝美的脸蛋上,他瞳孔微缩。

沈清微微撤离他的唇,说:“先生,江湖救急,拜托你行行好,帮个忙。”

霍瑾尘眯眼,冷沉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沈清冲他娇媚眨眼,“我已经上了你的车,你要是不帮我,我报警说你耍流氓。”

这个女人四年前把他当狗一样抛弃,现在反倒不认识他了,他冷冷笑了一下。

他的手掌握住了她的腰肢,猛地将她搂紧,薄唇往上勾了勾,“你想要我在这里震你?”

外面,赵家全已经追了上来,他阴着脸说:“先生,她是我女朋友,请你放开她。”

沈清闻言,将男人抱得更紧了,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

她娇美的脸上带着几分绯红,贴着男人的唇,娇声说:“我为你盖的章为证,今晚你是我的男人。”

霍瑾尘深邃的眸里泛起幽光,沙哑道:“我是你的男人,我怎么不知道?”

沈清对着他的耳蜗吐气如兰,“把车开走,我就让你知道怎样成为我的男人!”

霍瑾尘平淡无波的眸子里迅速蹿起火光,他猛地将沈清抱在腿上。

车子开走时,霍瑾尘冷冷看了赵家全一眼。

赵家全浑身一震,他无意中在财经日报上看过这个男人。

他叫霍瑾尘,富豪榜上赫赫有名,是闻名全球的商界巨子。

赵家全吓得转身就跑了,深怕得罪这个手段滔天的男人。

车子一开走,沈清迅速从霍瑾尘的身上撕开。

她扯着衣领,那股子热气久久不散,好在只喝了一口咖啡,缓一缓应该没事吧?

沈清眼角的余光在男人的下面停顿了一下,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霍瑾尘捕捉她不屑的眼神,眯眼,“你那是什么眼神?我救了你,可没有怎么着你。”

沈清冷笑,意味深长道:“你是没有怎么着我,但你想怎么着我。”

霍瑾尘冷冽的眸子迸出幽暗的火光,紧紧盯住她。

换做平常人,多少会有些羞愧,眼前这个男人人却坦然地看着她,这让沈清多少有些后悔。

对峙的寥寥几语就可以看出这是个危险的男人,她不该开始这个危险的话题,去刺激他。

沈清微恼,“这么看着我干嘛?”

“4年时间,就把我忘了?”

沈清一愣,随即嗤笑,“先生,你这种搭讪方式早就落后了。”

霍瑾尘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他。

沈清没想到他还真动手动脚,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我身上这件衣服上百万,是你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的!你连出国当交换生的生活费都付不起,只能把名额白白拱手让人,别以为在学校搞得跟个风云人物似的,等出了社会,不过是个一文不值的穷鬼!”

他挽起的薄唇,吐出冰冷讽刺的话。

沈清猛然抬头,紧紧盯着他那张熟悉的脸,心口瞬间滞停,她脸色一点点变白。

动漫关键词:校园车文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