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数学课代表的那真紧的作文 春闺帐暖

2022-03-23 16:15:40【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叶北城,你又想干什么?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俞静雅拼命的挣扎,却怎么也逃脱不出他的牵制,反而,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搂的紧。“不要走……让我抱一下就

“叶北城,你又想干什么?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俞静雅拼命的挣扎,却怎么也逃脱不出他的牵制,反而,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搂的紧。

“不要走……让我抱一下就好。”

蓦然间,她愣住了,因为她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哽咽。

俞静雅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他爱的那个人,因为从小生长在一个缺少爱的家庭,所以她特别的多愁善感,她常常会因为书中的一句话,或电视剧里的一个眼神,或偶尔听到别人的故事,而感到忧伤和难过。

就像现在,明明叶北城爱着谁不关她的事,可她却心里酸酸的,不是因为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她同情所有不美好的结局。

她很好奇,到底是一段怎样的恋情,要让他思念至此,思念到在一个并不十分熟悉的女人面前,低声下气的恳请,只要一个拥抱就好。

“芊雪,等待不苦,苦的是没有希望的等待……”

心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有一丝微微的痛,俞静雅真的同情他了,要绝望到何种程度,才会说出‘等待不苦,苦的是没有希望的等待’这种让局外人听了都会心痛的话?

她抬起手腕,回抱住了叶北城,他说她是一个讲义气的朋友,这种情况下,即使不是朋友,也该伸出援手。

“芊雪,原来你爱的女人叫芊雪……”

喃喃自语,叶北城已经昏睡,他不会再听到俞静雅说的任何话。

清晨,东方刚刚露出鱼肚白,俞静雅踏出了叶北城的别墅。

她沿着海岸走了很长时间,直到遥远的天际冉冉升起一轮红日,才满足的转身,没有回家,直接去了公司。

今天她发现同事们看她的眼神都变得异样,以为是自己要嫁入豪门的事已经传开,却忽略了另一个重点。

“小俞……”刚坐到位子上,同一办公室的赵美丽冲过来抱住了她。

“怎么了?”她疑惑的抬眸。

“我才进公司半年不到,我们又要分开了。”

“啊?”静雅征了征,不确定的问:“你要离职了?”

赵美丽摇头:“当然不是,我指的是你。”

“我怎么了?”她还没反应过来。

“咦,你不是怀孕了吗?难道还要工作?”

俞静雅僵硬了,她压根就忘了那天当着记者的面承认怀有身孕之事……

“你不是要嫁给本市的钻石王老五了吗?你的婆家不会同意你继续工作的吧?”

傻子都知道,嫁给有钱人就等于是脱离工薪阶层,更俞况还有那么大一张‘王牌’。

“其实我没有……”她想说她没有怀孕,可话到嘴边,又不甘心的吞了回去。

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解释的越多只会越乱,况且还是她亲口承认了“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叶北城开门见山。

“对啊,怎么了?”

“恩,没什么,那昨晚我醉的厉害吗?”

“你说呢?”静雅眉头拢了拢,感觉他想问的似乎不是这么无关痛痒的话题。

“应该是醉的厉害,因为我完全想不起昨晚发生的事……”

“明知故问。”她没好气的嘟嚷。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小会,在静雅耐心尽失的关键时刻,传来了对方想问的重点:“昨晚,没什么事吧?”

叶北城问的小心翼翼,可见他真的记不清昨晚自己做了什么,又说了什么。

“你指的是什么事?”她装糊涂。

“就是……我……没有对你做什么吧?”即使欲言又止,还是完整的说了出来。

俞静雅邪恶的笑笑,压低嗓音哀怨的训斥:“你还好意思说,当然做了!”

“……”无语的沉默,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消化‘做了’这两个字。

“做什么了?”叶北城的声音有一丝紧张。

“做了你不该做的事!”她继续逗他,极力压抑着想笑的冲动。

紧急的刹车,叶北城俊眉紧紧拧在了一起,不得不承认,俞静雅的话着实让他吃了一惊。

早上醒的时候,看到隔壁客房已经没了人影,他也没往多处想,刚才出门前洗了个澡,依稀的勾起了昨晚零碎的记忆,他好像把谁搂在了怀里?

为了证明那只是他自己的幻觉,所以特地打了个电话向俞静雅确认,此刻,听了她的回答,无疑是让他陷入了无形的尴尬……

“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他对着耳机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我知道,要不是因为芊雪,你也不会喝那么多酒。”

“什么?”叶北城震惊了,“我还提到她了?”

“是啊,你还把我当成了她,抱着让我不要走呢。”

叶北城懊恼的揉了揉额头,很自责的问:“然后呢?”

“然后……没了呀。”

“没了?”他似乎听不明白她的意思,提醒道:“你刚才不是说我还做了不该做的事吗?”

“难道你把我误会成别的女人抱着不放,不是不该做的事吗?”

“……”这也叫不该做的事?

“今晚到我那里去。”叶北城虚惊一场后,仍然没有挂电话的意思。

静雅愣了愣,不解的问:“去干什么?”

“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不该做的事。”

“……”终于轮到她无语了。

一个恍惚的时间,叶北城淡淡说了句:“好了,我到公司了,拜拜。”

“等一下。”静雅回过神,连忙喊道:“关于你假传我怀孕的事到底要怎么办?我同事已经好奇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工作了!”

“此事再议。”他急着挂电话,已经没了什么耐心。

“那我们结婚的日子确定了吗?”总不能别人好奇的问题,她都一问三不知。

“晚上去我家再说。”

叶北城果断挂了电话,俞静雅对着手机郁闷的咆哮:“我都没答应晚上去你家,你自作主张个什么劲?”

的。

“你没什么?”赵美丽眉头一挑。

“没什么,我去下洗手间。”静雅站起身,仓皇逃出了办公室,现在她觉得,怀孕这件事相当地严重,必须得跟叶北城商量个对策才行。

思虑间,手机突兀的响了,看了看号码,她迅速按下接听…果然物以类聚,个个都是自以为是的象征。

下午三点,她收到了叶北城的一条短信:“晚上去我家等着,结婚的日子已经确定,见面详谈。”

她承认自己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他让她去等着,她就真的去等着了,尽管上午那会还对他强势的命令火冒三丈。

到了叶北城的别墅,看他的车不在门口,就以为他还没回来,谁知半小时后,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

“喂,你怎么还没来?”他莫名其妙的问。

静雅秀眉一皱:“谁没来呢?我等你半天了!”

“什么,你在哪里?”

“你又在哪里?”她没好气的把视线睨向大门的方向。

“我在家啊。”

叶北城已经开了门走出来,他拿着手机举目四望,“你是不是真来了?我怎么没看到你?”

“叶北城,我在这里呢。”俞静雅挂了电话,用力的摇了摇手臂。

视线相交的一刹那,用叶北城后来的话说,他真的很无语,因为何静雅竟然坐在他别墅左侧的梯子上,长度约有5.4m,她坐的位置差不多3m,等于整个人都是悬在半空中。

“你……你怎么坐那上面?”他震惊的瞪着她。

“切……”静雅一边往下爬,一边埋怨:“还不是等你啊,坐的高看的远,看看你这个大忙人什么时候才能赶回来!”

“我早回来了,你不会按门铃吗?”他上前一把扶住梯子。

俞静雅利索的跳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郁闷的说:“我怎么知道你在家呀?我看你车不在门口。”

“车子送去美容了。”他解释一句,指了指门的方向:“进去吧。”

进了客厅,他替她倒了杯果汁,静雅握着杯中黄黄的液体,一本正经的问:“我们是先谈婚期的事,还是先谈怀孕的事?”

“婚期定在本月十九号。”

十九号?

“这也太快了吧,只剩两周了。”

叶北城慵懒的笑笑:“比起之前说好的七天结婚,已经晚了许多。”

他见她没有回话,便探究的问:“你后悔了吗?”

“不是。”静雅摇头:“我只是在想,结婚该做些什么。”

“拜天地,入洞房,不就这些事……”他故意调侃。

静雅翻了翻白眼,知道他是作弄她。

“我们结婚后各过各的吧。”她提议。

“啊?怎么各过各?”

“就是……”她有些难为情。

“没关系,直说好了,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叶北城怂恿她直言。

“就是别睡一张床可以吗?”

“……”那叫夫妻吗?

“为什么?”

吞了吞口水,她忐忑的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我们虽然结婚了,可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叶北城愣了愣,随即点头:“是,然后呢?”

“既然我们是朋友,彼此间又没感情,睡一张床上你不会觉得尴尬吗?”

“如果分房睡,谁相信我们是夫妻?你难道忘了,结婚后是要和我父母住一起。”

他提到了现实的问题,对于睡不睡一张床上,他根本就无所谓。

动漫关键词:春闺帐暖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