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男男各种姿势PLAY的纯肉 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2022-03-23 16:08:5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一句违心的话说出来,她难过的安慰自己:“你的人生已经不完美,又何必在乎现在的残缺。”“喂,喂,你们干什么的?”粗重的咆哮声让原本哄闹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

一句违心的话说出来,她难过的安慰自己:“你的人生已经不完美,又何必在乎现在的残缺。”

“喂,喂,你们干什么的?”

粗重的咆哮声让原本哄闹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记者们回过头,盯着一名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上下打量。

俞三顺疑惑的蹩起眉头,大踏步向屋里走进,走到宋秋莲面前,刚才还威武的气势瞬间变得温顺:“秋莲,这,这怎么回事?”

“问你女儿啊,老娘咋知道!”宋秋莲砰一声关了房门,把那些记者全都拒之于门外。

“小雅咋回事?”吃了闭门羹的俞三顺,赶紧把视线移向了女儿。

“没什么,我要结婚了,记者采访一下而已。”

俞静雅回答的云淡风轻,听在她父母耳中,却如同大海掀起了狂风暴雨。

“你真的要嫁到豪门当少奶奶了?”

宋秋莲还是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她疑惑的眼神里有太多对俞静雅的不自信,仿佛静雅就该找个不堪的男人她才会觉得正常无比……

自嘲的笑笑,静雅迎上母亲探究的目光,揶揄的质问:“妈,你到底是对我没信心,还是对你自己没信心?”

没等母亲回答,她拧起眉头想了想,作恍然大悟状:“我想你应该是对自己没信心。”

“为什么?”宋秋莲铁青着脸问。

“我是你生的,你肯定是对自己没信心了,因为你觉得依你的基因你根本生不出一个能嫁入豪门的女儿不是吗?”

她紧盯着母亲的脸由青变紫,嘴角隐隐绽开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弧度……

呆愣在一旁的俞三顺终于被紧张的气氛引回了神,他语结的问道:“小雅,你,你真要结婚了?还是豪……豪门?”

秀气的双手重重拍在父亲的肩头,静雅用肯定的眼神告诉他,同时也说给身旁不待见她的母亲一起听……

“是的,我要结婚了,嫁给一个什么都有的男人,你们有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和一件遗憾的事,庆幸的是以后碍眼的我将会离开你们的视线,遗憾的是我将不再是你们的ATM机,即使,我嫁入了豪门。”

俞静雅从来不无情,只是没人对她有情,‘情’这个字在她过去的二十几年人生中,是一个即冰冷又生硬的字眼。

“姐,你真是我们俞家的骄傲……”俞晚成突兀的推开卧室的房门冲了出来,敢情他已经听到了外面的说话声,他的出现虽然打破了原本僵硬的局面,但却同时又陷入了另一种僵局。

“姐,能嫁给有钱人多好哇,可是……”他犹豫了一下,诺诺的抬眸撇了眼俞静雅,附“好。”静雅干脆的答应,想到他擅作主张毁她名节,她就觉得这个面是必须要见的!

二十分钟后,她赶到了西御咖啡厅,第一次和叶北城面对面沟通的地方。

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来,一边等着叶北城的到来,一边思忖着他为什么要对外宣称她怀孕了,这种话,说出来能听吗?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了。”

正垂首纠结着答案,低沉而带有磁性的嗓音蓦然间传入耳中,她突兀的抬头,瞥到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为什么说我怀孕了?”

开门见山的质问,代替了原本该有的问候。叶北城盯着俞静雅一脸的不悦,很真诚的解释:“如果不那么说,结婚就不会容易。”

“不容易就不要结了。”她郁闷的打断。

叶北城蹩眉,提醒她:“我有问过你想清楚没有,是你自己点的头。”

“……”她是点了头,可是……

“那也不代表你就可以不经我同意说我怀孕了啊?这可是关乎到我的名节问题!”

狭长的眸瞳慵懒的移向窗外的流光溢彩,叶北城再次提醒:“我也说过让你做好心理准备,并且提醒你有得必有失。”

“……”真是无语了。

“提醒,提醒,你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啊?我怎么知道你提醒的是什么意思?”

叶北城双眸透着玩味,促狭的笑道:“原来你这么传统,接受不了未婚先孕吗?”

“不是接受不了。”她眉头紧锁,一副抓狂的表情:“我的名节毁了就毁了,这不是最严重的问题……”

“那最严重的问题是什么?”对面的男人紧接着问。

“最严重的问题是……”俞静雅切齿:“你现在大肆宣扬的说我怀孕了,到时候你怎么收场?”

郁闷的抓起桌上的咖啡猛灌了一口,叶北城盯着她焦虑的表情,坦然道:“造个人出来不就行了。”

噗……

还没来得及咽下的咖啡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不偏不歪的全喷在了叶北城纯白的西装上。

“为什么喷我?”叶北城身体僵硬,一张俊美的脸庞滴水成冰。

俞静雅慌忙站起身,尴尬的抽出纸巾替他擦拭:“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两人近距离的对视,他伸出手掌挡住脸庞,蹩眉道:“别再把口水喷我脸上。”

“……”

正愁着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打破尴尬,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随即响起,叶北城看了看号码,没来由的按下了拒绝。

俯首用纸巾擦拭身上的污渍,被拒绝的号码再次打过来,他仍然没有接听,于是勾起了某人的好奇……

“谁啊?”俞静雅诺诺的问。

“家里的电话。”叶北城坦言。

有一瞬间的呆愣,但很快她就顿悟:“你家人要对你兴师问罪了吗?”

“应该是吧。”

“哇……”双手重叠捂住嘴巴,她同情的望着他:“你完蛋了。”

虽然眼神是同情的,但语气却充满了幸灾乐祸,叶北城停止手上的动作,眯眼瞪向她,谴责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见她利索的站起身…“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紧回家!”那厮知道说错了话,很时务的逃之夭夭。

凝视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叶北城苦笑了笑,看着长得温顺可人,想必将来也不是盏省油的灯。

他脱下已经被玷污的西装外套,步伐沉稳的离开了咖啡馆,接下来该是面对暴风雨的时候了……

地处本市最黄金的地段,无论是风景还是环境都属上乘,叶家的大宅气势磅礴中透着不容人接近的威严,门前两头石狮活灵活现,结合现代与古代的构建理念,在亦古亦今中体现着他们的与众不同。

有钱有势的人有很多,叶氏家族在几辈人的眼里,无论是论权势或是论财富,永远都可望而不可及。

叶北城停了车,看了看腕上的劳力士,九点三十八分,二小时内他别想走出这扇门。

进去容易出来难,这也是他一直独居的直接原因。

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何柔的父亲施定海,他多年如一日沉稳内敛的声音:“少爷,回来了。”

叶北城点头,轻声问:“海叔,最近身体可好?”

“我很好,快进去吧,老爷和太太等着你呢。”施定海提醒他。

穿过长长的走廊,耳边萦绕着行云流水的声音,四周一片寂静,祥和的仿佛可以净化人的心灵,但他知道,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而已。

宽敞明亮的大厅里,一张欧式沙发上坐着两个面容阴晦的人,一个是叶北城脾气火爆的父亲叶国贤,另一个则是高高在上唯我独尊的母亲窦华月。

“爸,妈。”叶北城走近,面容镇定的看不出一丝紧张。

啪……

窦华月狠狠的手里紧握的一张报纸拍在水晶茶几上,愤怒的质问:“不经任何人允许,执意要娶的女人,就是她吗?”

叶北城深邃的双眸不经意的一撇,就看到了俞静雅被人采访的画面,头发显得有些凌乱,脸上是震惊加困惑的表情,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放大的标题上,赫然写着:“灰姑娘与王子的童话,在叶氏第四代身上传奇演绎。”

“是。”他铿锵有力的回答,目光微垂。

窦华月抓起报纸走到他面前,手指颤抖的指着俞静雅的照片,“像话吗?恩?这像话吗?连最基本的形象都没有,你是存心想让叶家难堪吗?”

叶北城接过报纸,仔细研究了数秒,玩味的说:“这记者真不会拍照,她本人比报纸上漂亮多了。”

啪……

话音刚落,叶国贤一记重重的耳光甩了过来,他虽然脾气火爆,却是头一回打儿子,以前不管北城如何为所欲为,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放任他按自己的思路过自己的人生,可是今天他实在是恼透了,知子莫如父,儿子为什么会突然宣布结婚,这其中的缘由他心知肚明……

“因为杨芊雪是吗?”叶国贤冷冽训斥:“你到底还要为了她荒唐到什么程度?”

左边的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痛,但也不及心里的十分之一

耳提醒:“腾宇哥回来怎么办?”

或许有那么一个人和你一起长大,你们并肩走过懵懂的岁月,一起笑过,一起哭过,但也只是青梅竹马,仅此而已……

俞静雅把自己关进了房间,敲门声此起彼伏,她却充耳不闻。

华灯初上,夜幕渐渐降临,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寂静,却并没有划破凝结的思绪。

一首王菲的《执迷不悔》不知唱到了第几遍,她才漠然的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漠然的程度,连打这通电话的人是谁都没有看清。

“喂”有气无力的声音,透着让人担忧的疲惫。

“我们见个面吧。”叶北城沉稳而清淡的提议,语气听不出对她有任何的愧疚。

动漫关键词:男男各种姿势PLAY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