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女同学日出水免费观看,快穿生猛H

2022-03-23 16:01:59【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去看一个很重要的人。”“重要到什么程度?”君时笙语气落在‘重要’两个字上,眼里浮现出一抹不悦。唐筱可看着君时笙,想到君时笙上次发火,再看

“去看一个很重要的人。”

“重要到什么程度?”君时笙语气落在‘重要’两个字上,眼里浮现出一抹不悦。

唐筱可看着君时笙,想到君时笙上次发火,再看他脸上依旧冷冽、无波无痕的神情。不知为何,她就是感觉到君时笙生气了。

“是一个救了我命的人。”

闻言,君时笙眼里暗暗集藏起来的怒意顷刻消失。

“我也去。”

“好。”唐筱可对着君时笙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

这一次,君时笙跟在她身后,脚步放慢。唐筱可一米六的身高只到君时笙胸膛前,一高一低站在一起并肩而行,画面看上去别样融洽而美好,恰似线条柔美勾勒出的铅笔画。

楚枫铂在墓碑前起身,正要道别,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十岁的时候肾衰竭,需要肾源做手术。正好当时医院有一位心脏病衰竭的病人,而她,在临死前将肾源移植到了我身上。”

唐筱可耐着性子跟君时笙解释,提到这位临死前将肾源移植到自己身上的病人时,语气带着明显的感激。

十年前,要不是因为那位心脏病衰竭的病人捐献出肾源给自己,她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可惜当时医学技术还没这么发达,要是换成现在,送她出国医治,说不定还能治好。”

君时笙走在她身边,静静听着唐筱可说话。

原来,在她十岁的时候,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而她十岁的时候,他正好在君老爷子的保护下住在君家大宅。当时的君老爷子,还没退休,是军政界的军长,他整日整夜在军营中打滚,与同龄的雷诺和封冥在泥泞中挣扎。

“她叫什么?”对于唐筱可有过恩情的人,他都想要知道。

“林娴。”

唐筱可一笑,小脑袋突然凑到君时笙面前,在阳光照耀下,显得莹莹生辉,灼灼艳华。

“这名字好听吧?”

“嗯。”难得,难得君时笙也会认同唐筱可的观点。

唐筱可看着君时笙点头,不由一愣。她觉得林娴这个名字好听的原因在于林娴救过她的命,所以觉得她就是圣母玛利亚的存在。可是君时笙这家伙,他为什么觉得好听呢?

唔,自闭症患者的世界,真复杂。

尤其,还是君时笙的世界,那就更加难以捉摸了。

她不知道,看似复杂的君时笙,实际上内心很纯粹,很单一。以前,君时笙的世界就只有他自己一人。可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所以就注定了从遇见她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世界里便只有她。

唐筱可满足的抱着被她蹂躏过的百合,看见熟悉的墓碑处,走了过去。而君时笙,却在她身后稍稍停顿,似乎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讯息。

“本来是打算带着枫铂过来的,没想到白白让这家伙捡了个便宜。”

她喃喃自语的话,让墓园里的两人一怔。

君时笙默默站在原地,看着唐筱可的身影,啡色唇瓣染上冷冽的气息。

而隐藏在角落处的楚枫铂,则是听到唐筱可的话一怔。刚才听到声音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唐筱可,所以便躲了起来。当看到君时笙跟在唐筱可身边时,他生出一股危机感,那个男人,他是谁?
唐筱可在林娴墓碑前蹲下身,将百合花放在前面,视线落在那一束白色玫瑰花面前。看来,这个墓碑应该有人来过。

“是你的亲人来过了吧。”

从唐筱可做完肾源移植手术开始,她每年都会固定去两个地方,一个是D市。而另外一个,就是这里。

“每年来的时候,您这位亲人都已经离开了,希望有机会的时候,能够见上一面。”

她看了眼白色玫瑰花,每年都是一模一样的。刚开始她觉得纳闷,可后来见每次都是白色玫瑰所以她也就改成了白色玫瑰花。这次,是因为正好凑巧。

“本来是准备过段日子抱着白玫瑰过来的,可是这次来得匆忙,暂时就用百合花代替了,还望女神不要见怪。”

说完,她还不忘对着墓碑上笑意盈盈的林娴跑了个媚眼,以示讨好。

墓碑上,林娴笑意盈盈,慈爱毕露。唐筱可也是活泼甜美,她慢慢起身,仔细端详了遍林娴的眉眼。以前没注意看过,现在才发现,这个恩人的容貌竟然和楚枫铂有三分相似。

正在她纳闷的时候,君时笙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

“走。”

唐筱可闻言回过神来,没做多想,应该只是巧合而已。不过交往这么久,楚枫铂似乎从来还没有跟她提过他的家里人。

抬步走近君时笙,两人的身影一大一小离开。

墓碑上,林娴的笑脸依旧。

隐身在暗处的楚枫铂走出,目视着唐筱可和君时笙走远,那个男人,总给他一股危机感。他私底下派林锦去仁安医院查过唐筱可最近几日的动向,只打听到唐筱可是去当家庭医生,可关于男人的身份,却是个谜。

他站立在林娴的墓碑前,看着摆放的几支受过蹂躏的百合,当即就可以想象到唐筱可拿它们撒气的模样。

再想到唐筱可保证‘不出轨’的话语,又是满眼宠溺摇了摇头。大手拿起一支百合,有些事情,他需要认证一下。

“你是说每年我走过之后都会有人来?”

“是的。”

“那你记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

“是个女孩,每年都会过来,到现在,该有十多年了。”

询问过墓园的管理人员,楚枫铂独自一人漫步在墓园周边的小道。簇簇茂盛的树叶下,高大的身形被笼罩,阳光星星点点洒落在楚枫铂剪裁得体的深灰色西装,照亮他晦明晦暗的侧脸。

原来,即便没有他来探望母亲,母亲也从不孤单。

口袋里,手机亮起,楚枫铂看了眼,是严思思。边框眼镜下,他眸光犹如枯井,大手滑动手机屏幕,点了接听。

“喂?”

“楚大哥。”

手机那端,严思思嘴角含笑。她站在学校门口,刻意穿着低胸及膝的黑色蕾丝裙,露出姣好的身材。

“思思?”

“楚大哥,我们学校午休,你可不可以来接我出去吃饭?”

楚枫铂眸底深处闪过某种坚定,他之前去唐家别墅,并没有跟唐德善提起与唐筱可的婚事,只是提了几句房地产案子的事他很清楚,唐德善现在孤立无援,唐氏集团早已是外强中干。现下,唐德善肯定是急得火烧眉毛,若此时提及婚事,便是最好的时机。

“好,你在门口等着我,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楚枫铂眼里浮现一抹恨意,随即绝然走出墓园。

小可,对不起。

这一次,我想出轨了。

唐筱可跟在君时笙身后,看着前面一言不发的男人,有些无趣。她上前两步,围着君时笙便将她活泼的性子展露出来。

“君时笙,你长得好帅哦!”

说完,她还特意将小脑袋蹭到君时笙面前,眨巴着乌黑大眼。

唐筱可以为君时笙不会理会自己,就换了个动作,正准备再找个话题逗逗君时笙。

谁知,君时笙却在此时眼神笃定看着她。

唇角轻扬,祸国殃民。

“有眼光!”

说完,君时笙高抬贵手,在唐筱可小脑袋上摸了摸。

唐筱可脸上瞬间龟裂,看着落在脑袋上的大手,像是拍自家宠物狗似的在摸着,额角滑下道道黑线。

这君时笙,是把她当宠物了吗?

“君时笙,手拿开!”

乌黑的眸子翻翻白眼,死死瞪着落在脑袋上的大手。

君时笙眸子染着笑意,流光潋滟。他顺着唐筱可的视线望过去,抽回了手,随即又继续高冷万分的向前走,不再理会唐筱可。

唐筱可顺了顺被君时笙抚摸弄乱的头发,继续跟在君时笙身边。

“回来了。”封冥看着远处两个身影走近,对着雷诺挑眉示意。

“我没瞎。”雷诺看也不看封冥,淡淡抛出了句。目光却也看了过去,注意到君时笙明显上扬的嘴角,一愣。

“唐医生真有本事!”封冥这次的语气是赞叹,惊愕。

“的确!”雷诺点点头,唐筱可的确很有本事,能够融进三少的世界,是三少给她的特例。

鄙了眼神情激动的封冥,他眼神清冷,放佛在说。

老兄,淡定!

雷诺上车,封冥恭敬为君时笙拉开车门。君时笙落座,唐筱可也钻进了车内。她冲着雷诺和封冥礼貌性微笑,随即脑袋就靠在座位上,有些昏昏欲睡。

车子开动,君时笙点头示意。

片刻,车内便响起一股安静的音乐声,曲调悠扬。

唐筱可脑袋迷迷糊糊的,有些不适应的抽了抽鼻子。昨晚上因为楚枫铂,她一晚上没有睡好,估计吹了点风,染了小感冒。

脑袋靠在后座上摇摇晃晃,君时笙冷淡的眸子稍稍薄怒。

前面开车的雷诺身子一怔,就连封冥也感觉到,三少怒了。

雷诺抬眸,看着后视镜里君时笙的脸色,心里七上八下壁咚个不停。

“毯子。”

惜字如金,向来是君时笙一贯的作风。

封冥闻言,手脚利落的就从车上找出一张顶级薄毯出来。看了眼已经睡着的唐筱可,封冥松了口气。还好,三少发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做错了什么,吓得他们一阵胆战心惊的。

伸手拿过毯子,君时笙动作生疏为唐筱可盖上

动漫关键词:快穿生猛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