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我拉到公交最后一排开车&闺房里的呻吟H

2022-03-23 15:48:52【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林建山暴怒的斥骂落下,林亦可轻轻地笑了。“你,你还笑得出来?!”林建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仿佛这个女儿是个怪物。林亦可说:“父亲说的话好奇怪。陆雨欣流产,之所以

林建山暴怒的斥骂落下,林亦可轻轻地笑了。

“你,你还笑得出来?!”

林建山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仿佛这个女儿是个怪物。

林亦可说:“父亲说的话好奇怪。陆雨欣流产,之所以可惜,竟然不是因为那是一条生命,而只是因为,那是左家的孩子?”

林建山猛地被噎住,恼羞成怒,胸中的怒火烧得更盛!

“好了好了,建山,你消消火气,雨欣流产,那是她福薄,我们跟那孩子无缘,现在亦可肯回来,总算是件好事。”陆慧心适时的开口,并笑着走到林亦可身边,拉住她的手,一脸的关切。

“小可,怎么一个人回来,孩子呢?虽说是私生,传出去不太好听。但总是你亲生的,你爸爸的亲外孙。雨欣的孩子没了,看着你的孩子,我们也能有个慰藉,还可以帮你照顾。”

笑里藏刀,这是陆慧心惯用的伎俩。

左一句提林亦可害陆雨欣流产,右一句提林亦可生了一个令林家蒙羞的私生子,每个字都踩在林建山的雷点上。

以前,林亦可年纪小不懂事,对于陆慧心的袒护一直心存感激。

后来才慢慢的发现,每次陆慧心‘袒护’她之后,林建山只会对她更加的恼火与不满。

果然,陆慧心说完后,林建山的脸色变得更难看。

林亦可甩开陆慧心的手,笑容甜美,只是笑意丝毫不达眼底,“谢谢阿姨,只是没想到你自己亲生女儿流产,你竟然丝毫不伤心,还能分出心来关心我。”

眼见林建山又要破口大骂,林亦可不疾不徐从包里取出手机,放到了林建山面前。

“这是那天姐姐摔跤的监控录像。”

监控视频里,林亦可正要下楼,陆雨欣忽然出现拦在林亦可面前,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明明相距一米开外的距离,陆雨欣竟自己摔在地上。

林建山看了视频,猪肝色的脸上眉毛拧到一起。

林亦可道:“我不知道我推的她这个说法是从何得来,如果要说是我的原因,那天我也因为姐姐的出现,早产了,要不是医生出现得快,现在估计是一尸两命了。”

这话让林建山心头一跳。

他是觉得这个女儿过分,但是也从不希望她出意外。

这个空隙,林亦可又摸出了一份报告。

“这是我住院的时候,从姐姐的主治医生那里拿到的报告,那位医生说,姐姐并没有流产。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怀孕。”

坐在一旁看好戏的陆雨欣噌地站起来,面容狰狞:“你瞎说什么!你害我流产,妈妈让我为了为了爸,为了这个家,不跟你追究,现在你反倒来污蔑我!”

几页报告已经递到林建山面前。

林建山唰唰唰地翻看两眼。

再转向陆雨欣时,眼里质问的怒火分明已经是向着她了。

“小可、建山,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是不是有居心叵测的人,想要离间我们一家的关系?”陆慧心连忙上,握住林建山的手,企图稳住局面,“建山,报告这种东西,随随便便就能捏造,小可是不是被人利用了林亦可淡笑:“阿姨,我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有人利用,反正我已经解释了姐姐不是我推的,至于她有没有真怀孕,是不是假流产,我都不关心……不过阿姨你倒是要好好照顾姐姐,那位医生还告诉我,姐姐去年打过胎,一定要好好保重身子,万一造成习惯性流产或者不孕,那可麻烦了。”

陆慧心脸上的表情几乎要被击碎,“亦可,没有真凭实据,可不要乱说话……”

“咦,您忘了吗?去年姐姐跟一个房地产大亨的独子交往,快要谈婚论嫁才知道对方有染毒史,还是爸爸逼着他们分手的。就是那个时候,姐姐去医院打的胎。那时候圈里流言盛行,我还以为是假的,直到看了医生给的病历记录,我才知道原来真有这回事。”

林亦可扮作一脸天真。

陆雨欣母女咬牙切齿,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神情。

“这究竟怎么回事!”林建山再次震怒。

而林亦可就在他的震怒声中,拖着行李箱,不急不缓的沿着楼梯上楼。

至于怎么向林建山解释,那时陆慧心母女的事。

“亦可,等一下。”林建山忽然叫住她。

林亦可驻足回头,眼里带着困惑。

林建山似乎难以启齿,咽了口唾沫,艰难道:“那份报告你留着也没用,要是被左家人看到,还会破坏我们两家的关系,你还是给我保管吧。”

林建山能说出这句话,说明他已经信了这份报告的真实性。

林亦可唇角上扬,乖巧地拿出报告,交到林建山手上,“爸爸说得是,左家要是知道姐姐假怀孕欺骗他们,估计会跟姐姐退婚吧。”

她手上可不止这一份把柄,就算交出去,也没什么。

林亦可交出报告,这才被放回房间。

她的房间在三楼的尽头,是整栋别墅中除了主卧以外最大最奢华的一间。

她推开房门,房间内的一切看似没变,但床头上摆放着的不再是她的洋娃娃,衣柜里塞满了陆雨欣的衣服,梳妆台上摆满了陆雨欣和左烨的婚纱照。

林亦可站在屋子中央,随手把行李箱放在一旁,喊来了吴惠。

“吴妈,辛苦您把屋子里不相干的东西都清理出去,哦,先清理一下浴室,我要洗澡。”

“好的,小姐。”

吴惠的手脚利落,等林亦可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屋子里所有陆雨欣的东西都被丢了出去,连窗帘和床品都换了新的。

林亦可坐在梳妆台前面擦头发,镜子里的女孩安静美好,像一幅画一样。

楼下“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宣响不时传来。

其间还夹杂着陆慧心母女的哭喊声。

但是这一些对林亦可产生不了一丝影响。

直到半夜,林家的闹剧才终于收场。

陆雨欣要回房间,却发现自己的东西全被扔了出来。

她对着一片狼藉,想要哭诉,却对上了林建山怒气未消的脸。

林建山摆明了并不想管,算是默许了林亦可的做法。

陆雨欣只能把委屈跟怨恨都憋回肚子里,去跟陆慧心哭诉了。

“我的小祖宗,你又怎么了。我刚安抚好你爸爸,你最近给我老实一点,让我省点心。”陆慧心小声警告。

“妈,都是你心慈手软,当初就应该把她们母女一起扫地出门!”

陆慧心慌慌张张的伸手捂住陆雨欣的嘴巴。

“不分轻重。一年后你就要嫁到左家,你现在应该把心思放在左烨身上,你们已经订婚了,抓紧时间催着他领结婚证,免得夜长梦多。”

“您少操心了,他早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乖得像条小狼狗一样。”陆雨欣一脸得意的说。

陆慧心却提点道,“这会儿得意起来了,当初是谁哭哭啼啼的害怕左烨不负责,如果不是雨桐给你出主意,让你假怀孕,再假流产赖在林亦可的身上,你能把左烨收的服服帖帖?”

陆雨欣和陆雨桐是一对双胞胎。

妹妹美貌,姐姐聪明,两个女儿一直是陆慧心的骄傲。

目前,陆雨桐正在国外拍戏,她可是近两年正当红的小花旦。

“是,在您眼中姐姐什么都比我好。”陆雨欣酸唧唧的说了一句后,从梳妆台上拿起一只首饰盒递给陆慧心。

“左烨今天刚送给我的,听说是左家的传家宝,只传给儿媳妇。”

盒子里是一对翡翠玉镯,翠绿翠绿的颜色,没有一丝杂质,看水头就知道是上品。

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对手镯可以说价值连城,难怪用来传家。

陆慧心拿着镯子,突然计上心头。“雨欣,其实你想出一口气也不难这些天,林亦可每天都早出晚归。

不为了什么,只为了打探公司高层的信息。

一天傍晚,她刚到家,一只水晶烟灰缸冲着她就砸了过来。

如果不是林亦可躲得快,她大概就直接破相了。

水晶烟灰缸砸在墙壁上,碎片溅的地板上到处都是。

“混账东西,你是不是动了你姐姐的东西!”

林建山的震怒,震的房顶都在发颤。

林亦可在他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脚步,没有丝毫被吓住的样子,“爸爸,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建山,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有话好好和孩子说。”陆慧心安抚了林建山后,来到林亦可的面前。

“小可,阿姨问你,你有没有看到你姐姐的翡翠手镯?”

“我没看见。阿姨,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上楼休息了。”林亦可说完,绕过她,想要向楼上走去。

“那就奇怪了,这镯子难道还能长腿自己飞了不成。小丽,吴妈,你们好好找过了吗?”陆慧心跺着脚说道。

“回太太的话,家里上上下下都找遍了,除了……亦可小姐的房间。”佣人小丽低着头回道。

林亦可的一只脚已经踩上了楼梯台阶,闻言回头,皱着眉问,“阿姨,您什么意思?”

“小可,阿姨知道,左烨和雨欣订婚了,你心里不痛快。但感情的事,谁又能说的清呢。雨欣也是情非得已。”

“情非得已?阿姨,我记得你当初就是和我妈妈这样说的吧。原来以爱情为名,就可以任意的伤害别人,破话别人的婚姻和家庭,第三者都喜欢用爱情掩盖她们的无耻,您不觉得玷污了‘爱情’这两个字吗!”

林亦可看着陆慧心的眼睛,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初秦菲知道丈夫的背叛后,是如何的伤心与绝望。

陆慧心的脸色扭曲了几分。

林建山更是一掌直接拍在了桌面上,“放肆,这就是你和长辈说话的态度?”

“爸,您别骂小可了。的确是我和左烨对不起她。可是,那对翡翠手镯是左家祖传的,如果在我手里弄丢了,我怎么向左伯父和左伯母交代,左烨肯定也会生我的气……”陆雨欣哭哭啼啼的抹着眼泪。

“小可,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你那晚清理东西的时候没有清理仔细,遗漏了。又或者,你看着好看,自己收起来了。还给姐姐好不好?如果你喜欢翡翠手镯,姐姐的梳妆盒里还有一对成色不错的,姐姐可以送给你。”

“小可,你别任性了好不好,快把镯子拿出来,你看你姐姐都急哭了。”陆慧心附和道。

这母女两人一唱一和,已经给林亦可定了罪。

林建山已经认定是林亦可嫉妒陆雨欣和左烨订婚,才偷了手镯泄愤。

“和她废话什么,给我搜,等从她房间里搜出来,我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林建山一声令下。

一群人都涌进了林亦可的房间,几个佣人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翻找着。

林亦可站在门口,看起来没有丝毫想要阻止的意思。

“找到了,找到了!”没多久,佣人小丽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了首饰盒,然而,盒子打开,里面装着的确是几块翡翠的残片,手镯被打碎了。

“我的镯子!”陆雨欣发出一声惊呼。

她脸上的惊惶无措丝毫不作假,她虽然吩咐小丽把镯子藏在林亦可的房间嫁祸给她,却并没有吩咐小丽毁坏它。

毕竟,这对手镯价值连城,还是左家送来的信物。

“你还有什么话说!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小小年纪就这么恶毒。”林建山怒火中烧,扬手就要打林亦可。

林亦可自然不会逆来顺受的等着他打,早已经闪到了一旁。

她目光淡然的瞥了一眼陆雨欣母女,唇角勾起一抹冷讽的笑。

“如果我真想偷东西,难道还会放在房间里等着你们来捉赃吗!”

林亦可觉得,林建山能从一个小小的公务员一直爬到副市长的位置上,应该不是一个蠢人。但她实在无法理解,一个如此精明的男人,却被陆慧心母女轻易的玩弄在股掌之间。

“难道还是别人嫁祸你?”林建山怒吼道。

“是不是嫁祸,看一看就知道了。”林亦可说。

动漫关键词:闺房里的呻吟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