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舅舅的怎么那么大;我就是要在这里要你

2022-03-23 15:43:1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那一刹,擎牧野心揪了一下。莫名的滋味儿,是他从未感受到的。他一把挪开沙发前的茶几,走到孟静薇的面前,俯身要将她抱起来。谁知手刚碰到她,孟静薇却伸手推他,“别…&he

那一刹,擎牧野心揪了一下。

莫名的滋味儿,是他从未感受到的。

他一把挪开沙发前的茶几,走到孟静薇的面前,俯身要将她抱起来。

谁知手刚碰到她,孟静薇却伸手推他,“别……碰……我……”

哪怕在推他,却也是软绵绵的无力,甚至连说话都低弱蚊蝇,带着颤抖。

擎牧野从孟静薇眼中看见了她对他的厌恶,似是触碰了他的底限,激怒了他。

“好,我不碰你,有能耐,你自己站起来!”

他起身走到一旁,‘冷眼旁观’。

孟静薇手扶着茶几,艰难的翻了个身,双腿跪在地上,额头抵在地板上,使劲了浑身最后一点力道,硬是咬着牙,站了起来。

她唇瓣惨白如纸,看向擎牧野,虽是痛苦的眼眶都充斥着血丝,可她还是唇角扯出一抹刺眼的笑,“我说过,宁死……我也……不会生……你擎家的孩子……我……做到……了……”

她笑了。

艰难站立的她双腿一个劲的打颤,浑身是汗的脸上耷拉着发丝,凄楚而狼狈。

说完,她迈着步子,像脚下灌了铅似的,迈着沉重的步伐,每一步都艰难的似在趟没过膝盖的泥坑那样艰难。

而干净的地板上,已然染了一片殷红血迹,甚至她走过的地板,都滴下了血渍。

那一刻,擎牧野心头的愤怒一点点消失殆尽,替而代之的是诧异,与对孟静薇‘宁死不屈’的……欣赏。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生,固执而又倔强,无形中像是镀上了一层光环,让他刮目相看。

走了没几步的孟静薇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

站在一旁的擎牧野眼疾手快的走上前,扶住了她。

“boss,她一身是血,还是我来吧。”

宋辞说道。

擎牧野没有搭理宋辞,而是很抱着孟静薇走出了客厅。

走廊上,同楼层的邻居被声音吵醒,纷纷探着脑袋观望着。

“怎么回事啊?”

“哟,我的天哪,这女人怎么一身是血。”

“谁知道呢。”

“吓死了,吓死了。”

……

同层的邻居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擎牧野走到电梯口,电梯打开,里面正是几个医护人员,“是你们打的120吗?”

“是,她怀了两个多月的身孕,服了大量的益母草。”

“怎么回事?赶紧的,她出血很严重。”

医护人员道了一句。

随后孟静薇被送至附近的一家医院,擎牧野随车而去,宋辞则开车跟了过去。

进入医院后,人送进了抢救室,先做了止血,然后洗胃……

染了一身血的擎牧野则站在走廊上,夹着一支香烟,默默地抽着。

宋辞站在一旁,察觉自家boss脸上愁云密布,他劝导着,“boss别担心,她会没事的。不过都是她咎由自取,吃了那么多药,自己找死。”

他的话并不好听。

擎牧野只是冷眸扫了他一眼,却没说话。

孟静薇人在抢救室呆了三个小时才被推出来。

医生走到擎牧野跟前,说道:“病人血已经止住了,也洗了胃,只不过孩子……没保住。”

“她呢?”

擎牧野冷声问道。

“病人送来的还算及时,再晚一点,便是药毒不死她,怕也会流血过多而死。”医生心有余悸的感慨着。

“辛苦了。”

擎牧野什么也没说,转身跟着推车去了病房。

病房里,孟静薇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挂着吊水。

许是过于痛苦,她就连睡在梦中都是颦蹙着眉心的。

而那张平庸到甚至有些丑的脸,也让擎牧野出奇的觉得顺眼。

翌日。

孟静薇苏醒。

睁开眼睛打量着房间,看着上面挂着的吊水,她暗自庆幸,还好,还活着。

她叹了一声,偏着头看向窗外,有些心疼失去的孩子。

那是她的亲生骨肉,还没来得及出生看看这五彩缤纷的世界,就没了……

“醒了?”

蓦然,她听见有人说话,微微抬起头,这才发现擎牧野坐在那边的沙发上。

她苍白的唇挽起一抹笑意,“孩子都没了,擎爷还在这儿干什么?惺惺作态的假装关心?那可不像你风格。”

鬼门关走了一趟,孟静薇到此刻仍心有余悸。

未来,她一定好好好活着。

但却不后悔昨天晚上的冲动。

一点也不后悔。

“一连说了这么多话都不喘气儿,看来死不了。”

擎牧野起身走了过来,将一份文件撂在床上。

孟静薇撑着虚弱的身体坐了起来,“这是什么?”

她一边问着,一边伸手拆开牛皮纸袋,掏出里面的文件。

是她让擎牧野调查养父母车祸的案件资料。

“在你请私家侦探把肇事司机带回澜城的路上,司机就被他仇家带走,然后杀了。司机叫陈栋,国内红色通缉犯,得罪过的人很多。这件事上,你父母确实很无辜,但陈栋是孤儿,你们得不到任何赔偿。”

擎牧野将情况简单的跟孟静薇说了一遍。

昔日的他,可从不会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或许,因为孟静薇昨夜的一遭,让骄傲的男人心底有了些许内疚。

正翻看资料的孟静薇动作一顿,抬眸看向他,“没了?”

“你还想要什么?”

“呵呵……”

孟静薇嗤声一笑,将没看完的资料塞进了牛皮文件袋,抬手把文件袋递给他,“没,没什么。我突然想起,孩子没了,我没有理由再要你调查的东西。拿走吧。”

纵然这事被黎家处理的极好,但以擎牧野的能力,不可能调查不出来真相。

唯一的理由便是……

擎牧野与黎允儿订了婚,刻意在替黎家隐瞒。

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这,还叫‘不恨我’?”

听着她的话,像什么东西早已在心底生根发芽,却陡然被抽离一般,令擎牧野喉咙一紧,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袭上心头。

孟静薇倚靠在床头,脸上尚未恢复血色,身体依旧虚弱。

她回头看向擎牧野,心如止水,“你是澜城首富,每一天都享受着生活;而我,拼命挣钱,只为了生存。本就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不该有任何交集。”

孟静薇缓缓垂首,指尖无措的在被褥上刮着,“等我恢复后,我会去圣德医院给我爸妈办理出院。”

他说完,擎牧野斜飞入鬓的眉微蹙,沉默不言。

她接着又道:“我就像一只蝼蚁,是茫茫人海中最微不足道的存在,希望擎爷能给我留一条活路。因为,我不止要养活我自己,还要养活我爸妈。”

“仅此而已?难道不是费尽心思想让我成全你跟萧承?”

认识孟静薇以来,这是她唯一一次如此严肃而又沉重的与他对话。

有那么一瞬,擎牧野甚至信以为真。

“擎爷,我说过,我与你之间唯一的衔接就是那个尚未成型的孩子,现在孩子没了,我们再无牵连。明白吗?”

最后三个字,孟静薇拔高分贝,眼睑微抬,怒瞪着擎牧野,最后苍白的唇扯了扯,“难道擎爷是想逼死我?既然如此,昨天又为什么要救我,呵……”

最终,擎牧野只是深邃冷眸凝视着她,想要透过她那双澄澈的眸洞穿她的心思。

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没再说话,转身离开。

……

与此同时,昨夜酗酒的萧承醒了过来,揉了揉泛着疼的脑袋,“又喝多了。”

他躺在床上缓了一会儿,蓦然想起昨天孟静薇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便将电话拨了回去。

结果一直无人接听。

萧承翻看了一眼孟静薇给他打电话的时间,最晚的一通电话已经到了十一点。

这么晚,莫不是真的有事?

他不免有些忧心,立马起床,洗漱一番后便开车直奔锦绣苑。

急匆匆的上了8楼,当他走到孟静薇公寓门口,看着客厅门半掩着,而门锁已经坏了。

他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赫然发现地上一探殷红血迹。

萧承的心咯噔一下子悬了起来,“小薇薇?孟静薇?孟静薇?”

他从客厅走到卧室,又去了卫生间,根本没有人影。

又打了个电话,听见铃声在客厅响起,走出来一看,才见到手机在沙发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承慌了,整个人急躁了。

这种感觉自母亲去世之后便再也没有感受到过。

他看着桌子上的药,药袋子里有购买的发票,时间是昨夜十一点半。而那一盒药有四板,有两板的药丸已经被掰了出来。

“她……她吃这么多药干什么?”

自杀?!

萧承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念头,吓得他整个人背脊一凉。

当即冲出了公寓,一边下楼,一边打电话让人调查昨天哪家医院收留了孟静薇。

十分钟后,得到结果,才知道人在市第二人民医院。

萧承一路驱车狂奔,去了第二人民医院,等他进了孟静薇病房便发现她人已经躺在病床上睡着了。

见孟静薇还活着,他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手撑在床头桌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惊恐的心才逐渐平复,但仍被孟静薇这一举动给吓得不轻。

他没有打扰孟静薇睡觉,而是找了孟静薇的主治医生,询问了情况。

这才知道,孟静薇怀了身孕,昨天过量服用益母草,导致小产并大出血!

人送过来时,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

“谁送她过来的?”

萧承问着医生。

“你又是谁啊?问这么多干什么?”医生有些不悦的问着。

“我是……她男朋友。”

“男朋友?那昨天那个男人是谁?”医生一边说着,一边翻出昨天手术室签的风险通知书。

“这个。”

龙飞凤舞的字,医生看了半晌也没有认出来是谁的名字,便直接递给了萧承。

萧承看了一眼风险通知书上签的名字,不由得眉心一蹙,“是他?”

擎牧野!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承不得而知。

他回到病房,坐在陪护椅上,看着睡着的她,陷入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孟静薇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便见到萧承一筹莫展的坐在病床边。

“你怎么来了?”

孟静薇有些意外。

萧承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昨天……抱歉,我喝多了。”

好在孟静薇没事儿,否则萧承一定没法原谅自己。

“昨天是不是因为我,你回去被你爸骂了,才心情不好的?”

在希尔顿酒店发生的事情,孟静薇作为当事人,自然很清楚。

虽说从她认识萧承,他三天两头就在会所喝酒,但一般都不会喝的大醉酩酊。

“我……”

萧承耸了耸肩,无奈道:“不关你事,就是突然想喝酒。我倒是想问问你,怎么一个晚上没见面,怎么就弄得被送到抢救室了?”

他一边问着,一边从一旁果篮里拿了个苹果,帮她削苹果。

水果是他刚才见孟静薇还在睡觉,特意下去给她买的。

像替别人削水果这种事,萧承算是第一次做。

“你都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问……”

孟静薇十分聪慧,知道萧承既然会安静的坐在床边,必然是了解过昨天发生的事情,否则早就揪着她追问个不停了。

萧承动作一滞,眼底神色复杂,却只道:“你怎么认识他的?”

关于擎牧野,孟静薇不想提有关于他的任何事情。

从那一天救过擎牧野之后,接二连三发生了太多事情,给孟静薇带来很大的生活影响和负担。

“对了,我有点事可能要麻烦你了。”

孟静薇刻意岔开话题,“医生说我需要住院几天。我这两天没办法去圣德医院看我爸妈,你能不能帮我过去一趟,就说……就说我去外地培训,过两天就回来了。”

她没有去圣德医院打招呼,如果萧承再不去跟养母交代一下,只怕她老人家会担心。

萧承削水果的动作微微一滞,眼睑微抬,冷隽的眸看向孟静薇。

片刻的沉默,他点头,“没问题。”很明显孟静薇在逃避有关擎牧野的问题。

既如此,他也没有必要去追问。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萧承削了水果递给孟静薇,“喏,吃吧。”

“啊?给我的?”

他的举动让孟静薇颇感诧异,刚才见他削水果还以为给他自己的。

萧承是什么人?

澜城的纨绔子弟,出了名的风流公子,一个对女人从来不懂的怜香惜玉的人。

今天居然会给她削水果。

这……

“呵呵呵,不不不,不用,我不想吃。”

孟静薇连忙挥手拒绝。

“小爷第一次给女人削水果,你敢拒绝?”

萧承面色一沉,毋庸置喙的姿态。

那样子,好似再说:小爷给你的东西,你要敢拒绝,后果自负!

孟静薇内心有些小感动,接过水果,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说道:“谢了。”

在澜城,人生地不熟。

她真正的亲人却是‘仇人’,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却愿意守在她床边。

对此,孟静薇很难不感动。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孟静薇开始下逐客令,“你没事儿就先去忙吧,我一个人在这儿挺好的。”

萧承倚靠在陪护椅上,翘着二郎腿,唇角扯出一抹邪魅笑意,“小薇薇,你多少有点不识好歹。小爷可是日理万机的人,在这儿陪着你,你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噗……”

被他一句话逗笑的孟静薇禁不住笑出了声,“是,是,是。萧少可不是日理万机吗,所以你还是赶紧去处理你的事吧,耽误你正事我可负不起责任。”

“付不起责任,可以考虑以身相许。”

“嘁,你身边美女如云,就我这样,你也下得了嘴?不怕隔夜饭都吐出来吗。”

孟静薇并没有把萧承的话放在心上,还心情不错的跟他开玩笑。

他给自己化了妆,所以肤色偏黑,脸上满是雀斑,尤其是画的黑浓直的眉毛,跟蜡笔小新似的。

倒是没想到萧承居然还把她当朋友。

她一番自嘲的话惹得萧承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时间,病房里充斥着欢声笑语,气氛极好。

中午,萧承又让澜城一品居特意送了外卖过来,是清淡的养生餐。

当外卖员把一品居的外卖拎过来时,孟静薇看着外卖打包盒,当时就慌了。

“萧少,你也太破费了。一品居一餐难求的,你居然点了外卖,我可没钱给你。”

她知道萧承把她当朋友,但孟静薇时时刻刻记住自己只是穷乡僻壤里走出来的贫苦家孩子。

纵然萧承对她大方,她也不能肆无忌惮的索取和享受。

因为,一点欠下了人情债,她还不起。

“一品居我们萧家有股份,你放心吃。喜欢的话,我让人天天给你送。“

“我……”

孟静薇汗颜。

果然,有钱任性。

“交你这个朋友,倒是我的福气。不过一品居的饭菜虽然还不错,但我吃不习惯。”

她随意的扯了个理由。

只希望萧承不在给她送饭菜,否则人情债钱多了,她真的没法还。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

萧承陪着孟静薇一直到下午,他才离开。

然后驱车去了一趟圣德医院,并给孟静薇养母带了饭菜,编了个借口,说孟静薇公司组织她去外地培训了,过几天就会回来。

杜鹃对萧承的话深信不疑,加之她了解自家女儿是个孝顺乖巧的孩子。

便没做他想。

而此时,黎家别墅。

孟静薇小产的消息被黎富安第一时间通知给了黎允儿和赵若兰。

一家三口得知此事欣喜若狂。

最为高兴的便是黎允儿,她兴奋的一把拥抱着赵若兰,“妈咪,太谢谢你了,还是你的主意好呢。”

那天在酒店结婚,是赵若兰提前跟外卖APP商家联系,花了大价钱买通内部程序员,在后台稍动手脚,便让孟静薇直接把外卖送达订婚的酒店。

接着,她又买通了酒店内部员工。

便有了孟静薇提着外卖进入酒店,撞见擎牧野与黎允儿结婚的一幕。

赵若兰本以为孟静薇会在现场大闹一场,激怒擎家人,会处理了孟静薇。

谁知道她竟那么能沉得住气。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孟静薇比我们想象中更沉得住气,你以后可得防着点。”

赵若兰提醒着黎允儿。

尤其是黎允儿与擎牧野订了婚,却没有同居,仍旧让黎家人感到不安。

但黎允儿却一副上位者的高姿态,冷哼一声,“妈咪,你太小心翼翼了。就孟静薇昨天晚上都敢吃药‘自杀’,又哪里能看的出来她沉得住气?”

不知为何,黎允儿就是听不得赵若兰夸赞孟静薇。

听一次恼火一次。

“唉,希望如此吧。”

赵若兰叹了一声,然后她拉着黎允儿的手坐在沙发上,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跟擎牧野刚刚订婚,但只要一天没结婚就不能太大意。没事的时候多去擎家老宅看看擎老夫人,她,才是擎家说话最有权威的人。”

她提点着黎允儿。

毕竟黎允儿年纪尚小,有些事情‘看的’还不透彻。

“是啊,你妈说的有道理。擎牧野最听擎老夫人的话,你一定要讨擎老夫人喜欢才行。”

黎富安连连附和。

“嗯,我知道的。”

沉浸在她与擎牧野订婚,以及孟静薇小产的欣喜当中,黎允儿亢奋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收拾一下,去老宅看看擎老夫人。”

赵若兰拍了拍黎允儿,耐心的叮嘱着。

“好的,妈咪。”

黎允儿立马上楼换了一身衣服,拎着黎富安夫妇早已给她准备好的礼品上了车,开车离开。

路上,她给擎牧野拨打了一通电话,“牧野哥,你在哪儿呢?我能不能去找你呀。”

电话中,她说话温柔似水。

“公司工作。”

冷漠至极的四个字,便再无其他话。

惜字如金。

“牧野哥,我今天正好得空,想去看看奶奶。你如果没空的话,我就自己一个人去好了。”

隔着电话,她几乎都能感受到擎牧野那张冷若玄冰的冷酷表情。

黎允儿对擎牧野与生俱来的薄凉性子有些不适应。

“嗯,去吧。”

“那你忙完了就过来接我,好不好?”

“嗯。”

对方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等黎允儿赶到擎家老宅,却被告知擎老夫人出去了。

而此时,擎老夫人与管家已然出现在孟静薇的病房里。

擎牧野俊颜一沉,“孟静薇,最好别得寸进尺。”

“擎爷说笑了。”

孟静薇挑了挑眉,脸色极为平静,叹了一声,偏着头看向窗外,道:“在此之前,我们阴差阳错的遇见,一切仅仅因为……”

因为那天偶遇他车祸,贪财的救了他。

但那已经是过去式,孟静薇不想再提,便又道:“我不恨你,只恨我自己不够强大。现在孩子没了,我与你再无任何瓜葛。从今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不会在出现在你的视野,也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世界。”

动漫关键词:我就是要在这里要你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