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将军营帐里撕开肚兜 偏执的他1Ⅴ1H傅景城

2022-03-23 15:37:38【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冷静、冷静——孟静薇已经感受到黎家人对她杀心渐起,如果现在冲进去,只怕会与黎家人彻底撕破脸,到时候他们会更想将她除之后快。黎家虽不如擎家家大势大,但弄死她,并非

冷静、冷静——

孟静薇已经感受到黎家人对她杀心渐起,如果现在冲进去,只怕会与黎家人彻底撕破脸,到时候他们会更想将她除之后快。

黎家虽不如擎家家大势大,但弄死她,并非难事。

何况养父母尚在,她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该怎么办?

她们,好歹毒的心!!!

孟静薇双拳紧握,气的双眸泛红,但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隐忍着滔天怒火,转身下了楼。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赵若兰与黎允儿下了楼。

“孟静薇,要我们给你一千万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妈咪跟爹地商量之后决定给你这个数。不过,你要把外卖后台转给我,并带着你养父母,离开澜城。”

黎允儿趾高气扬的看着孟静薇,将手中的支票放在她面前。

孟静薇扫了一眼支票,整整一百万额度。

她徐徐抬眸,充斥着愤怒的凌厉目光盯着黎允儿,而后看向赵若兰,红唇扯出一抹冷意,“一百万就想换擎家少夫人的位置?不愧是生意人,算盘打的不错。”

“你别不知足。这一百万可是你跟你养父母两辈子都挣不来的钱。”黎允儿气急败坏。

“我爸妈挣不挣的来,与你无关。但有一点我知道,那就是,我能让你这辈子做不了擎家少夫人!”

孟静薇冷声道。

“你……真是贪得无厌!”赵若兰摇了摇头,一脸鄙夷,“我赵若兰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真是我的耻辱。”

“孟静薇,我妈咪最多给你两百万。”

“两百万也不是不行,但我只能把外卖APP后台更改成你的。”

“不行,你们必须离开澜城!”

“既然这么说,那就没得谈了。”

孟静薇话不多说,转身就要走。

黎允儿见她真的要走,便慌了,立马说道:“好,我答应你。”

计谋得逞,孟静薇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欣喜,“我不要支票,我要你们转账到我账户,并写一份说明书,说是我为黎子睿捐骨髓的补偿。”

孟静薇怎么会不知道她们的花花肠子?

钱转到她账户之后,黎允儿要走外卖APP的后台,并更改个人信息资料,等第二天她们再报警说转错了两百万。

警方会立马找她索要回两百万。

到时候,她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蹬鼻子上脸了你。”赵若兰有些看不过去。

孟静薇冷漠的脸漾起冷笑,“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算了吧,妈咪,先这样吧!”

为了终身幸福,黎允儿只能忍着。

随后孟静薇便坐在黎家静等他们转账,并签订了一份补偿协议书。

一切搞定之后,她才将外卖APP转给黎允儿,黎允儿自然是第一时间更改了后台个人资料信息。

那天的外卖订单没有送到顾客手里,所以后台信息是没有办法证明孟静薇一定救过擎牧野,最多只会让人擎家人怀疑。

毕竟那边医院留的名字是黎允儿的,监控录像又被删了,戒指也是经过黎允儿给擎牧野的。

但如果给了黎允儿,那便形成充分的‘救人证据’,足以证明是黎允儿‘救了’擎牧野。

“等你养父痊愈之后,你最好赶紧离开澜城。”

外卖APP后台信息刚刚更换完毕,黎允儿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里,不属于你。”

这话说得,仿佛澜城就是黎家的地盘似的。

孟静薇面露寒意,扫了两人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离开黎家,她没有第一时间去医院看望养父母,而是打车回了她的老家。

在当地的派出所,孟静薇询问了关于车祸的事,警方给的结果是没有抓到肇事司机。

孟静薇心中生疑,询问了一下那天的详细情况,及肇事车辆的车牌号,并暗中录了音。

当天,她又坐车回到澜城,在澜城联系到一家信得过的私家侦探所,给了2万的定金,提供了车祸司机的线索,让私家侦探调查养父母车祸一案。

黎家人做事卑鄙狠毒,她必须想办法调查出真相,让真凶伏法,给养父母一个交代。

同时,她得罪了擎牧野,而黎家对她心生歹念,以防万一,她必须要有钱傍身,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这也是孟静薇为什么同意黎家人给两百万,买她外卖APP后台的原因。

因为,孟静薇知道,若是要钱太多,把黎家人逼急了,只怕下场只剩下一条,那就是——死!

处理完一切之后,孟静薇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刚走到出租屋,迎面就遇到了擎牧野的属下,宋辞。

“孟小姐,擎少在等你。”
见到宋辞,孟静薇心弦一紧,不免有些害怕。

她可没有忘记,几个小时前她水淹了擎牧野的公寓。

“呵呵,宋特助,好巧啊。”

她讪讪一笑的看向宋辞,已经掏出手机,快速的翻找到擎老夫人的电话号码,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结果一条消息刚刚发出去,宋辞便一把抢走了她的手机。

“宋特助,你这是做什么?”

孟静薇佯装生气。

宋辞看也不看孟静薇的手机,直接递给了身后的保镖,目光淡淡的对她道:“请吧。”

于是,便带着孟静薇走到一旁。

轿车门打开,孟静薇弯腰上车便见到坐在车内好整以暇的男人,正闭目假寐。

她心里咯噔咯噔的跳动着。

不禁咽了咽口水,谄媚一笑,“擎少,你……找我?”

男人微微侧首,慵懒的睁开眼眸,犀利眼神落在她身上,“想好了怎么死吗?”

惜字如金的几个字。

语气平淡极了,仿若在说今天天气极好一般。

但却在裁决孟静薇的生死,带着一种王者的藐视。

“呵呵呵呵……当然是想……老死呀。”

孟静薇脸上堆积着笑容,心底暗戳戳的问候着擎牧野祖辈十八代。

男人十指交叉置于腹部,修长手指敲击着手背,朗声道:“宋辞,开车。”

“啊?你,你你,要去哪儿?”

孟静薇心慌了。

在她问问题的时间里,宋辞已经上了车,启动了轿车。

擎牧野再度阖上双眸,不说话。

她只好看向宋辞,“宋特助,咱们这是去哪儿呀?”

“医院。”

“医院?”

孟静薇小脸泛白,紧张的心砰砰直跳。

想着今天擎牧野说要割了她的子宫,便愈发的害怕。

她自认为这么多年没怕过谁,但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怕了擎牧野。

完了,完了……

孟静薇虚浮无力的倚靠在车座上,连垂死挣扎都没有。

她在等,在等擎老夫人的电话。

铃铃铃——

车厢内铃声乍响,孟静薇见到擎牧野拿起手机,又惊又喜。

偏着头凑了过去,扫了一眼屏幕,是擎老夫人的电话。

“奶奶救我,擎牧野他要割了我子……唔……”

孟静薇对着电话里的人大喊求救,结果话还没说完,便被男人一把搂住脖颈,捂住了她的嘴巴。

“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擎牧野凌厉目光射向她,眼神中带着肃杀的寒意。

孟静薇点头似拨浪鼓。

既然擎老夫人电话已经打了过来,她也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奶奶,什么事儿?”

电话竖在耳旁,擎牧野问道。

“你个死小子在哪儿呢,想把静薇那丫头带哪儿去呀?”

擎牧野:“……”

沉默。

“你别不说话。我老太婆的话给你撂在这儿,如果静薇那丫头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死给你看!”

“奶奶,她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人。”

“她自然无关紧要,可我在意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我一个老太婆还能有多少时日?不就是想抱个孙子,看你结婚吗。”

“你认为她有什么资格能嫁进擎家?”

“你可以不娶她,但她腹中孩子必须给我留下来。”

“有没有孩子,尚未可知。”

“那就给我等,等两个月后做检查。但在此期间你如果敢伤她一根毫发,我就一头撞死,去陪你爷爷。”

“……”

“把电话交给静薇丫头。”

擎老夫人对擎牧野吩咐着,只见着男人眉心微蹙,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几分。

这该死的女人给奶奶灌了什么迷魂汤?

迟疑了一瞬,松开了孟静薇,将手机递给她时顺便开了扩音。

“静薇丫头?”

擎老夫人喊了一声。

孟静薇拂袖擦了一下被男人捂过的嘴巴,愤怒的小脸染上些许笑容,“奶奶?”

“哎哟,丫头,你怎么样了?”

孟静薇得意的偏着头看向擎牧野,挑了挑眉,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而后,收敛笑容,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呜呜呜……奶奶,擎牧野他说要把我带去医院,割了我的子宫。呜呜……我害怕……”

看着孟静薇一瞬间变脸如此之快,堪比演员还要精湛的演技,擎牧野眼眸微眯,寒眸愈发深邃。

如若不是因为奶奶下了命令,他真会忍不住掐死这个作精一样的死女人。

“哎哟,不哭不哭,你放心,奶奶已经训斥过他了,他一定不会再欺负你的,放心吧。”

“嗯嗯……静薇相信奶奶。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擎牧野他抢走了我手机。”

“哼,那个混蛋小子,真是无法无天了。好了,静薇丫头别哭了,以后有什么事儿就跟奶奶说啊。”

虽然只是跟孟静薇短暂的相处三天的时间,但不得不说,孟静薇聪明伶俐,又勤快,是个十足的好女孩。

唯一的不足,便是她平平无奇,甚至有些不太好看的容貌。

并不是擎老夫人觉得她丑,而是她觉得孟静薇适合居家过日子,但这样的容貌无法俘虏擎牧野的心,便没法促成的婚姻。

“好的,谢谢奶奶。”

“把手机给牧野吧。”

“嗯~”

孟静薇应了一声,便把手机还给了擎牧野。

他取消了扩音,将手机放在耳旁,“奶奶?”

“你还知道我是你奶奶呀?翅膀硬了是吧,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奶奶?还敢带着人家丫头去医院割了子宫?你咋不上天呢。”

电话那头,擎老夫人气的火冒三丈,“把手机立马还给静薇丫头,以后我每天都会给她接视频。如果让我发现她有一丁点不好的样子,你就等着给我这个老太婆收尸吧。”

“奶……嘟嘟嘟……”

擎牧野一句话还没说完,擎老夫人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攥着手机,骨节处咔嚓咔嚓作响,脸上阴云密布,似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孟静薇看着擎牧野,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见他极为愤怒,就知道肯定是老夫人警告过他,让他不准再欺负她。

思及此,孟静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把手机还给她。”

“是,boss。”

宋辞一边开车,一边掏出手机递给孟静薇。

“谢谢。”

孟静薇立马道谢,刚接过手机时就来了一通电话,上面标记的名字是‘擎奶奶’。

她看着屏幕上的电话号码时,擎牧野也注意到了。接了电话,那头是擎奶奶的嘘寒问暖,让孟静薇有什么事及时联系她,孟静薇欣然答应,随后便挂了电话。

“停车。”

挂了电话之后,孟静薇立马喊停车。

擎牧野冷眸看向她,伸手捏着她的下颌,掰着她的脸颊看向自己,“怎么,觉得有奶奶为你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没有。”

孟静薇一把拂开他的手,没有再对他的谄媚,“擎牧野,你虽然很帅很有钱,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拜金的想要嫁给你,你完全不必自我感觉良好。”

“至于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个意外。我知道你并不想我能怀孕,而我,也不想怀了你的孩子。”

“两个月后,我去医院检查的时候你可以让宋辞跟着。如果结果出来,显示我已经怀了身孕,可以当时就做小产手术。从此,我们再无瓜葛。”

听着她一本正经的话,擎牧野唇角扯出一抹弧度,“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一个狡诈诡辩的女人,‘演技’丰富,他怎么怎么会信!

“信不信由你。但这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孟静薇自信一笑。

她那明媚的笑容令擎牧野有些厌恶,“停车!”

轿车停了下来,孟静薇非常礼貌的说道:“再见。”

言罢,她推开轿车门,摔门离去,轿车震得晃了晃。

车内,擎牧野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只觉得孟静薇十分棘手。“立马监听她的手机,安排人远远地给我盯着。”

“是,boss。”

宋辞应了下来。

他没有多问。

但多年来一直跟着boss,他非常清楚boss的心里想法。

无非是担心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孟静薇有可能找别的男人,或是用其它手段让她怀上孩子。

……

此后,一个半月的时间,孟静薇再没有见过擎牧野。

她的生活也恢复正轨,晚上在夜色会所做保安,白天空闲了就跑外卖,或是做饭给住在医院的养母送饭。

至于养父,仍旧昏迷不醒。

这天,正在送外卖的孟静薇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孟小姐,我已经找到了肇事车主。”对方说道。

因为养父母车祸的肇事司机逃逸,后来经过调查,车祸的那辆车是本该报废的车,所以根本找不到肇事司机。

私家侦探想办法找到了那辆车,提取了车上的血液做了DNA对比。

这才发现肇事司机是一位犯罪嫌疑人。

那之后,孟静薇便非常确定,黎家人一定是收买了处理本案的警员,否则私家侦探能查到的事情,他们为什么查不到?

“人在哪儿?”

“我两个小时后就能赶到澜城,到时候我联系你。”

“好的,辛苦你们了。”

挂断电话,孟静薇呢喃道:“爸,妈,马上要真相大白了。我一定会给你们讨一个公道的。”

与此同时,黎家。

赵若兰接到了一通电话,挂断电话后,她神色紧张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黎富安与黎允儿父女俩,惴惴不安的说道:“车祸司机已经被孟静薇安排的私家侦探找到了,你说,她会不会已经猜到是咱们做的?”

“什么?孟静薇怎么会抓到他的。你们不是说找了很靠谱的人吗?”黎允儿面露惊慌神色。

事关黎家清誉,她不能独善其身,更怕这事给她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黎富安阴沉着一张脸,“允儿最近才跟擎少走的越来越近,决不能让孟静薇查到这件事情跟咱们有半点关系。否则,事情败露,咱们黎家可没脸在澜城立足。”

赵若兰:“是啊,我也担心这件事。”

黎富安蹙眉深思,“人已经被孟静薇的人找到了,如果不想事情败露,那个人就必须死。”

赵若兰:“如果孟静薇已经知道了呢?”

黎允儿:“那她也必须要死!她不死,咱们黎家就不得安宁。”

她精致的脸颊布满寒意,甚至带着一丝丝的狰狞。

赵若兰与黎富安对视一眼,两人脸上满是无奈。

虽说黎允儿的法子过于狠辣,但若是让孟静薇知道此事,她必然会告诉擎老夫人,到时候他们一家子想要攀上擎家,绝无可能。

“行了,我来想办法。”

黎富安坐立难安,起身离开。

两个小时后,送外卖回来的路上,孟静薇再度接到私家侦探的电话。

“你们已经到了澜城了吗?我去哪儿找……”

她按捺不住心情,有些激动。

“孟小姐,你好。我是私家侦探的助理小竹。我老板让我告诉你,说这笔买卖,我们不做了。”

“什么?我前前后后给了你们七八万了,你现在说推掉就推掉?”

孟静薇有些愤怒。

“负责调查你的事情的侦探带着人回澜城的路上,被一伙人暴打了一顿,车祸司机被人带走了。我同事被打成重伤,人现在还在医院抢救。”

“怎么会这样?你们在哪儿,我去看……”

“不用了。再见。”

说完,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孟静薇脑子一片空白,她停了电瓶车,坐在路边的树荫下。

阴云密布的天,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而下。

豆大的雨点淅沥沥的打在她安全帽上,她就那样坐着一动不动。

黎家人,又是黎家人下得狠手!

孟静薇怒火中烧,但同时对黎家人也心生忌惮。

在路边一个人坐了许久,她猛地起身,正欲离开时,陡然觉得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医院。

昏迷的孟静薇被擎牧野安排监视的人送到了医院。

不多时,昏迷的她苏醒了过来。

睁开眼眸,入目的便是医院的设施,一旁还有一位正在给她换吊瓶的护士。

她抬手揉了揉晕乎乎的脑袋,问着护士,“我……怎么会在这儿?”

护士换了吊瓶,对她说道:“你怀孕了,疲劳过度,昏厥了。”

“啊?我怀……怀孕了?不可能的,我前两天大姨妈还来呢。”

孟静薇摇头似拨浪鼓。

她跟擎牧野只不过那天晚上就做了几次而已,就中标了?

这……

未免太容易了吧。

“什么呀,你那是先兆性流产,才会少量出血。这么大人了,自己怀孕了还不知道吗。”

“先……先兆性流产?”

孟静薇脑子翁地一声,彻底蒙圈。

这是,病房门忽然打开,与她一个多月未见的擎牧野出现在视野中

动漫关键词:将军营帐里撕开肚兜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