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知道我在床上多厉害吗,娇软尤物高H

2022-03-23 15:30:06【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陈导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看起来是一个非常随和的小老头,他笑着问林一可,“小姑娘,你带着金色的尾巴,这条鱼的品种不会是金鱼吧?”陈导说完,旁边坐着的几个人又哄笑起来。房

陈导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看起来是一个非常随和的小老头,他笑着问林一可,“小姑娘,你带着金色的尾巴,这条鱼的品种不会是金鱼吧?”

陈导说完,旁边坐着的几个人又哄笑起来。

房间内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舞台,林一可跳到台子的中间,一本正经的回答陈导,“我是一条美人鱼。”

陈导笑眯眯的点了点头,拿起了手边关于她的相关资料。

“林一可?”

“是的。”林一可点了点头,对着台下的几尊大神微笑,笑容那叫一个干净甜美。

陈导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十九岁的小姑娘,天真澄澈。至少,年龄和形象都非常符合剧中人鱼公主易朵的人设。

“你可以开始了。”陈导摆手示意。

一般情况下,试镜的女演员都会选一段剧本中的情节表演。但林一可只是大致的翻看了一下剧本,她只清楚大致情节,半句台词都没记住。

实际上,林一可也没打算表演,她对演戏一窍不通,更不可能自曝其短。

她不慌不忙的站在台前,拿起话筒,轻轻的咳了一声清嗓子,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用爱斯基摩语唱了一首《北极星》。

林一可的嗓音不错,属于轻灵悦耳,并且,她学过几年的声乐,唱的可以说相当不错。

她唱完之后,在座的几位都笑着鼓了鼓掌。

“小姑娘歌唱得不错,可惜,我们今天选演员,不是选歌手。”制片人率先开口。

林一可的目光看向他,因为不知道对方身份,所以很恭敬的称呼对方为老师。“老师,我表演的是剧本中的第一场情节。”

“哦?第一场情节?”一旁的编剧开口了,剧本是她写的,她怎么不记得里面有唱歌的情节。

编剧低头翻开剧本,把第一页的内容重新认真的看了一遍后,无奈的笑了笑。

全剧的开篇,是茫茫的大海,凸起的岩石上,坐着一条恬静的小美人鱼,正悠闲的晃动着尾巴。

在古老的传说中,人鱼是出海人的诅咒,她们会用美妙的歌声诱惑船员,船员循声而去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葬身海底。

歌声停止后,小人鱼纵身一跃,跃入深海之中,很快不见了踪影。

林一可居然把这段当成情节来表演,的确有点儿投机取巧的成分。但也不得不说,小姑娘还是十分聪明的。

至少,懂得藏拙。

“林一可,我看过你的资料,A大广电系的在校生,从来没学过表演,连最基本的站位都不懂吧。”制片人又说道。

林一可总觉得这位制片一直在针对自己,她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依然恭敬,并且诚实的回答,“我的确不懂,不过,我可以学。”

陈导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就说过,可以接受新人演员出演《人鱼王妃》,所以,她不懂表演应该不是致命的缺点。

“剧组的拍摄任务很紧,不是拿来给你练手的……”制片人再次开口,话没说完,却被陈导打断了。

“小姑娘表现挺不错的,先回去等消息吧。”陈导说道。

既然陈导都这样说了,制片人没敢再说话。林一可恭恭敬敬的向台下鞠了一躬,拖着鱼尾巴,又跳了出去。

屋子里又是一番哄笑。

“今天面试就这些人了吧?”陈林一可走出面试的酒店,站在公交车站等车。

隔着一条宽阔的马路,远远的,她看到一辆保姆车停在了面试的酒店门前,车门打开,率先下来的是一个穿着黄裙子的女孩,林一可认得,她是陆雨桐的助理闫程程。

闫程程一只手撑着遮阳伞,另一只手搀扶着陆雨桐下车。

陆雨桐的身材纤细高挑,穿着优雅的条纹长裙,脸上带着大大的墨镜,气质十分的出众。

林建山的三个女儿,如果拼颜值,林一可是最漂亮的,精致的五官像芭比娃娃一样。

陆雨欣也并不逊色,可以说旗鼓相当。只是气质完全不同,一副娇娇柔柔,弱不禁风的样子,特别能博得男人的怜爱。至少,左烨很吃她这一套。

陆雨桐在颜值上比两个妹妹逊色不少,长相只算中上。但她是模特出身,身材气质都好的没话说,在娱乐圈有第一气质美女的称号。

远远的,林一可看到刚刚的那位制片人迎了出来,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陆雨桐摘下脸上的黑色大墨镜,神情有几分不悦。

此时,一辆车子进站,林一可跟随着人群上车。

216路的终点站就是林家所在的别墅区,林一可下车后,步行穿过一条小路到家。

这个时间,林建山不在家,陆慧心和几个富太太约去会所打麻将了。

林一可直接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有点儿累,躺在床上不愿意动。然而,房门却在此时,不合时宜的被人从外敲响。

“请进。”林一可声音懒懒的说。

门开了,有些出乎意料,走进来的人居然是陆雨欣。

她一身的家居服,手里拿着一只黑色的首饰盒。

“小可,你回来啦。我等了你一上午呢。”陆雨欣娇嗔的说。

男人对她这一套应该很受用,可惜林一可是女人,对此不太感冒。她从床上坐起来,冷淡的问,“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说话?小可,我们以前经常凑在一起说知心话,分享小秘密的。”陆雨欣柔柔的说道。

林一可低敛着眸子,淡漠的情绪变得清冷。她以前是太傻了,才会把陆雨欣的虚情假意当做姐妹情深。

她一直都记得,她高考的那一年,刚走出考场,就接到陆雨欣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的声音十分的急切。

她说:“小可,我在公司对面的酒吧被一群人纠缠,他们看起来好凶,我有点儿害怕,你可以过来接我吗?”

林一可挂断电话,匆匆的赶去酒吧。那时林一可第一次去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也不是不害怕,但她想到陆雨欣的处境,鼓着勇气走进去,然后,就见到一群小混混正在调戏陆雨欣。

陆雨欣一直都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被欺负都不敢吭声,眼泪汪汪的萎缩在角落里。

林一可冲上去,扯开几个小混混,把陆雨欣护在身后。“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姐姐!”

那几个小混混见到林一可,转而对她动手动脚起来。“哎呦,又来一个漂亮的小妹妹。瞧瞧这小脸嫩的……”

“别碰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林一可怯生生的问道,她一个小姑娘被一群男人围着,害怕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你姐姐得罪了我们,小妹妹,你说说今儿的事儿怎么解决?”其中一个小混混笑嘻嘻的说,色眯眯的眼睛一直在林一可身上打转,眼神都是猥亵的。

林一可转头看向陆雨欣,目光带着询问。

陆雨欣眼泪汪汪的说,“我只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果汁洒在他身上了而已,我已经道过谦了。”

“你一句道歉就能把哥哥打发了?我这身衣服可是很值钱的。”为首的小混混用手指着自己的衣服。

“我赔你钱,你们别乱来啊。”林一可慌乱的翻开手提包,把包里面的现金都递给了他。

小混混拿了钱,却依旧不肯放她们走。

整整一瓶白兰地摆在了林一可和陆雨欣的面前。

“小妹妹,你踩在我的地盘上,就要守我的规矩。喝了,我就放你们走。”小混混把酒递给她们。

林一可一脸的犹豫,正想着怎么讨价还价,陆雨欣却已经接过了酒瓶。

“我喝吧。我是姐姐,应该保护你。”她声音弱弱的说,马上就要哭了的样子,好似受了极大的委屈。

陆雨欣胃不好,平时是滴酒不沾的。一整瓶酒喝下去,搞不好就要胃病发作。

“我来喝。”林一可从她手中夺过酒杯,豪气的拧开瓶盖,深吸一口气,仰头开始灌酒。

一整瓶酒下肚,林一可脑袋晕晕沉沉的,双腿发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陆雨欣伸手扶住她,一脸担忧的问,“小可,你没事儿吧?”

“我,我没事。姐,我们回家。”林一可说完,直接晕了过去。

她以为陆雨欣会把自己安全的送回家,而事实上,她晕倒后,陆雨欣扯乱了她的衣服和裙子,然后,用她的手机给左烨打电话。

左烨原本在考场门前等着接她,因为没见到人,正急的团团转。结果,他赶到酒吧,看到的一幕,确是林一可烂醉如泥,衣衫不整。

陆雨欣在一旁颇为无奈的说,“我赶过来的时候,小可正和几个男的拼酒,还好我来的及时,不然她非被人占便宜不可。我一个人实在是抬不动他,这才麻烦你跑一趟。”

左烨冷着脸把醉的不省人事的林一可抱回家,又冷着脸离开。

陆雨欣一直把人送到门外,欲言又止的补了一句,“左烨,你别多心。其实,小可以前不是这样的。可能因为阿姨的病情恶化她心情不好,高考压力又大,她也需要方式释放情绪。”

不得不说,陆雨欣的戏演的让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林一可和左烨之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争执。

因此,直接导致她第二天的考试发挥失常,最后,还是林建山托了关系,她才能在A大就读。

左烨因此和她冷战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林一可天天跑去左家,撒娇耍赖赔笑脸,两个人才和好。

可左烨的心里,终究还是埋下了一颗芥蒂的种子。

后来,林一可质问陆雨欣,问她为什么没把她送回家。林一可虽然单纯,可她并不傻,陆雨欣的戏再好,也总有破绽。

比如,她的衣服是怎么被扯破的,再比如,左烨怎么会出现在酒吧里。

陆雨欣圆不了谎,只能承认。她哭着说自己只是嫉妒一可,嫉妒她有爸爸疼爱,有大姐呵护,连陆慧心关心她都比关心自己多。

陆雨欣哭的可怜,好像被欺骗,被欺负的那个是她一样。

林一可反过来还要劝她。

陆雨欣柔弱无害的外表,真是极好的伪装。

如果不是后来她出手抢左烨,手段果断狠毒,林一可直到现在还会把她当成好姐妹。

导问完,合起资料站起身,显然是要走的意思。

制片人立即凑了过来,陪着笑说,“陈导,您稍后,还有一位陆雨桐小姐,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国外拍戏,为了您的面试特意赶回国,可能是航班延误……”

“董制片,你知道我最不喜欢迟到,无论是什么理由。”陈导说完,拎着资料向外走,编剧叶萱跟在他身后,两个人边走边聊。

“这个叫林一可的小姑娘有点儿意思啊,除了没学过表演,其他方面都挺符合剧中易朵的人设,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会说话,特别是气质,干净清澈的气质,不染一丝人间烟火,活脱脱的小美人鱼易朵。”叶萱说。

她很少浪费这么多的口舌夸赞一个人。

“嗯。”陈导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动漫关键词:娇软尤物高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