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软糯宝贝H 没有我的允许不能尿出来作文

2022-03-22 15:53:2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颜、正、伦,你这个白眼狼!”杜梦兰咬牙切齿,快气炸了,猛地走上去对着他就是两个巴掌甩过去。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女人扇巴掌,简直是奇耻大辱,颜正伦眼睛都赤红了起来

“颜、正、伦,你这个白眼狼!”杜梦兰咬牙切齿,快气炸了,猛地走上去对着他就是两个巴掌甩过去。

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的女人扇巴掌,简直是奇耻大辱,颜正伦眼睛都赤红了起来,恨不得上前把她撕了,奈何被保镖押着正动弹不得,只得狠狠盯着她。

好好的一个豪门婚宴,被搞成家庭闹剧。

“来的正好,狗夫妻,一起给慕慕道歉。”随着韶令的话,又几个黑衣保镖上前押住了杜梦兰。

颜正伦立马跳脚了,“我是她老子!我跟她道歉?”哪有这样的道理!

颜慕懒懒掀起眼皮,淡淡道:“第一,我们已经断绝了关系。”

“第二,就算是生物学父亲又如何,做错了事就不用道歉么?为老不尊,是你逼我嫁给凌智的,我可看不上那弱智。”

凌文歆坐不住了,腾地一下站起来,“大言不惭,你有什么资格肖想嫁进我凌家!”不管是维护哥哥,还是凌家的尊严,她都必须发言。

韶令冷嗤一声,上位者气势尽显,“凌家?不过是小小的分支,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别说是小小的南城,就是在北昱城,慕慕也是最璀璨的明珠,大把豪门俊杰趋之若鹜求娶。”

“你回去带话给凌清御,想娶慕慕,就得拿出诚意来。”他眼睛微眯,闪过一道暗光。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就连嚣张跋扈的凌文歆也呆愣住了,只因韶令喊出的那个名字,太过骇人,特别是在南城,凌清御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

颜慕心里咯噔了一下,凌清御,那不是凌五爷的名讳吗?

脑海中浮现那一日在凌家看到的屏风后模糊的身影,如今想起,依旧能给她带来内心的震撼,只因气场太过强大。

“还不快点跟颜慕小姐道歉!”杜老爷子压着声音对颜正伦杜梦兰吼道,若说刚才他还有些犹豫,此时却急了。

凌清御这个名字,就像是一颗炸弹一样,把全场炸懵了,也把颜正伦所有的挣扎炸没了。

他呆若木鸡地道歉,还带着一丝讨好:“慕慕,对不起,爸爸跟你道歉。”

就连杜梦兰虽不情不愿,却也不得不服从的开口:“对不起。”

“慕慕满意吗?”韶令低头温柔询问,仿佛只要她皱一下眉头,他还要继续开虐。

颜慕此时的心情复杂极了,面上只乖巧说道:“我们走吧。”她有一肚子的话想问,颜正伦这些人都显得无关紧要了。

“好,都听慕慕的。”韶令宠溺地摸摸她的头,随即带着她,韶令每说一句话,颜慕愈发震惊,原来最近让她毫无头绪的神奇力量竟是遗传自母亲那一族!难怪他可以准确说出命理线的事。

颜慕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说道:“我只能看到生命线、感情线和事业线。”

韶令慈爱的摸摸她的头,“已经很不错了,随着你神力越来越强,你迟早能看齐全命理五线。”

“我们韶家可是玄学大族,靠在这个天赋,就连内阁每每有大事需要抉择都会来找我们。”韶令脸上颇为自豪,如果不是因着这个,也不能跻身成为顶流世家。

颜慕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这简直是太非凡的家族了,超出了她的认知,也许这个世界仍有许多平凡人想象不到的层面吧。

可颜慕最关心的问题是:“母亲是失踪了,并没有死?有没有她的消息呢?”听他刚才说的,是这个意思没错吧?

韶令摇摇头,脸色凝重,“我们找了二十几年,都未曾找到她。”

“你们不是玄学大族吗?这也不能找到母亲的下落吗?”颜慕有些急了。

“傻丫头,你不知道,韶家人都带着天命,是不可能被人轻易感知到的。”如果是神,倒有可能,但这个层面不是慕慕现在能知道的,所以不说也罢。

“那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找到母亲?”颜慕快哭出来了,母女连心,从母亲给她留的嫁妆就知道母亲多爱自己,一直以为母亲不在了,如今知道母亲可能还活着,怎么能不急呢。

韶令讳莫如深看着她,“也许你成为韶家神力最强之人,或有可能。”神侍,连父亲都做不到传说中的地步,慕慕可以吗?不过能给她一丝希望也是好的。

“我一定会努力的。”颜慕眼睛一亮,握紧了拳头,重新燃起了斗志。

却听韶令叹了一口气,“如果可以,我们并不希望你觉醒神力,只做个快快乐乐的小公主过完一生该多好,可是这成为了奢望。”若是从小在韶家的女娃,都会被剪掉神根,如此就不会觉醒神力,可惜慕慕从小流落在外。

“这是什么意思?”她神力要足够强才有可能找到母亲不是吗?

“丫头,韶家虽是玄学大族,有着天命,也许正因为如此,遭人嫉妒,百年前被人对韶家下了一个诅咒,韶家女子如果觉醒神力,则命薄。”他说着,抬起她的右手,把手镯往上挪了挪。

只见颜慕白皙的手腕出现了一朵红色花,颜慕知道这个印记,似乎是开天眼之后慢慢浮现,到现在越来越明显了,倒是妖娆好看。

直到韶令的声音传来让她浑身发冷:“你还有两年的命,它变为黑色时,也就是你生命凋零时。”

颜慕脸色一白,这反转来的太突然了,她都还没把母亲找到,就只剩下两年的命?

韶令见她如此,有些不忍心,便安慰道:“我们猜测玥儿是为了寻找消除诅咒的方法才失踪那么久,也许她算到了你现在的命运,在二十几年前就开始寻找解决方法。”

“她玉牌还在,就是没有死,诅咒无法奈何她,你也就还有一线生机。”

颜慕脸色却不见好转,母亲若是真的安好,怎会不来找自己呢,她的情况定然不好。

韶令自然也懂,只是人若不抱着希望,那又能怎样?

“二十三年前,也就是你出生那一年,玥儿给家里送来一则信息,是帮你跟凌清御定下了婚约,但她却不曾透露你的所在,我们直到今天才找到你。”

“不知玥儿算到了什么,但她确实是韶家有史以来天赋最强的人。”韶令严肃说道。

颜慕闻言怔了怔,凌清御,凌五爷,那个可怕的男人。

她咬了咬牙,“既然是母亲的安排,那我嫁!”哪怕上刀山下油锅也要去闯一闯。“大舅,把凌五爷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与他说。”颜慕下定了决心,就开始行动。

她知道自己只有两年的命,还有母亲要救,时间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不愿意浪费生命!

韶令知道颜慕是个有主意的,便给她发了一串号码。

颜慕一看,愣了一下,1后面是十连号,倒是很容易记住,但这种罕见十连号都有保护设置的,不在他通讯录里的人可无法给他发信息和通话。

她勾了勾唇,先给赵霖打了个电话:“帮我的手机跟这个十连号连上,我要给他打电话。”赵霖身为顶尖黑客,让他开发系统倒是屈才了。

韶令眼里闪过欣赏,没有直接用他的手机跟凌清御联系,而是用这种方式,向凌清御证明她培植了不错的势力,与他有对话的资格。

十分钟后,赵霖就搞定了,直接在颜慕手机里连通了凌清御的电话,“嘟”了三声后对方才接通,却没有说话。

“五爷,我是颜慕。”颜慕压着快要跳出嗓子眼的心脏,鼓足了勇气。

此时她救母心切,更是无所畏惧,直接就说道:“你愿意娶我么?”

虽然有婚约,但他若是不愿意娶的话,她还有其他理由来说服他,让他满意为止。

手机那头沉静了一会儿,凌五爷就算没有亲临,可那股气场隔着手机依旧有着强大的压迫感,颜慕捏着手机的手指微微紧张泛白。

终于,凌五爷出声:“别后悔,如你所愿。”

清冽却好听的嗓音,醇厚迷人。

颜慕感觉那股熟悉感又出现了,似乎在哪里听过他的声音,但隔着手机,听不清晰,没有头绪。

颜慕犹豫着建议道:“明天见个面?”毕竟要结婚了,还是需要先见一面吧?他们还没有正式见过面。

“三天后,直接民政局见。”传来他不容置疑的声音。

饶是心急的颜慕也忍不住面色讪讪,三天后就领证,倒是很意外的快。

似是知道她的疑惑,他霸道至极的声音:“韶令不是要见我的诚意么?我得准备准备。”

这、准备了还三天,若是不准备,岂不是明天就要去领证?

颜慕总觉得凌五爷似乎有些猴急,比她还急。

还没等她说什么,那头已经挂断了。

留下她站在那儿心情复杂,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突然她变成了韶家外孙女,突然发现母亲可能还活着,突然她就只剩下两年命,突然要跟南城地下霸主凌五爷结婚。

颜慕按捺下凌乱的情绪,对韶令说道:“大舅,我还有私事要处理,之后我再联系你吧。”她生性淡薄,一直在混乱之地生存,期待过父爱被颜正伦伤过之后,她没那么容易再相信亲情,所以对韶令没有他对自己的那种激动。

韶令见了也不恼,更多的是心疼,走上前去慈爱地摸摸她的头,“慕慕,你要记住,现在你是韶家的掌上明珠,在全世界都可以横着走,没人可以伤害到你,需要什么就跟大舅说,知道吗?”他觉得这丫头还藏着很多心事,心疼她一个人扛着。

颜慕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会的。”是不是真心宠爱她,以后自会见分晓,不过她可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别人身上,只有自己才是真正靠得住。

颜慕跟韶令道别之后,就给江医生发了个消息:【现在可以见你吗】她要跟小狼狗告别了。

如今已是晚上九点,她跟江医生的时间是每周五,可她马上要嫁人了,这段炮友关系也该结束了,还是想跟他好好道别。

一分钟后,江医生给她回复【可以】

很快又发来一条【这么快又想要了?昨晚还没喂饱你】

颜慕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扯,只回道【公寓见】公寓的阳台上,颜慕还是穿着今晚惊艳全场的红背心和短裤,赤脚站着,手肘撑在阳台栏杆上,纤细精致的手指捏着杯烈酒,迷离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夜色。

每当她有烦心事的时候,就想来点烈酒,感受烈酒入喉,喉咙被灼烧的感觉,还有脑袋沉浮的迷幻感,一如此时。

想到要跟江医生永久别离,心里就堵得慌,若是借着酒劲,她也许能来场潇洒的道别。

突然,一阵熟悉的清香扑来,从身后伸来健实长臂抱住她的腰,男人的嘴巴轻轻咬住她耳垂,传来他低沉性感的嗓音:“穿这么清凉出去,我该在你身上多留点痕迹。”

颜慕被他咬的有些酥痒,转过身来,却被他抵在栏杆处,她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一身西装禁欲清冷,却有着令人目眩的神颜,深邃的瞳专注凝视你的时候,仿佛你是他的全世界,这种眼神让人情迷。

心中的不舍更加浓烈,玉手抚上他轮廓清晰的俊脸,笑了笑,“我的小狼狗,姐姐要嫁人了,缘分该断了。”

他的眼睛微微一眯,眼里闪过如揉碎了夜的光。

她轻挑起他的下巴,迷离的眼睛更显妩媚,“别难过,你也算尝过食物链的顶端了,被我养刁了胃口,记住日后不要那么挑,再也没有比姐姐更好的了。”

这是好好告别吗?分明是让他别忘记她。

“你也不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他一手抄裤兜里,一手捻起手指往她额头上轻轻一弹,自信轻狂的神色撩人的很。

颜慕在心底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是事实,就这个神级颜值,她就没见过谁比得上,还有这天生衣架子的身材,行走的荷尔蒙,那方面功夫更是一绝,哪怕她没跟过别的男人,却也是识货的。

“没良心的,你一点也不难过。”她恼怒地捏捏他的脸,手感真好,嫩嫩的。

他握住她白嫩小手,略带沙哑的声音:“来一场最后的疯狂?”

颜慕能感觉到他的大手炙热的温度,长长的眼睫毛如蝶翼般颤了颤,答非所问,却是她一直以来的感慨:“弟弟,真羡慕你以后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

他清澈的黑眸闪过一道暗芒,张着嘴,对着她葱白手指就是一咬。

咬的她又羞又怒瞪着他,美眸还闪着一丝委屈的水润,“你真的是狗,还咬人!”

“别走。”他只是抵着她的额头,一向清冷的声音软软的,竟有撒娇的意味,差点让她破防。

她忍住心中的旖旎推开了他,不敢去看他,“忘了我吧。”只留下一句,头也不回离开了。

她不想让自己继续沉沦,既然注定没结果,不如狠心斩断。

“呵。”传来清浅的笑声,他看着她决绝的背影消失不见,神色邪痞地摩挲着自己的唇,眼里闪着幽光,“真是无情,幸好我早就编织好密网等你。”

若是颜慕还在的话,会发现此时的他是她从未见过的神态,却是曾经让她心颤的那股熟悉气势。

……

一场婚宴之后,却令颜慕的名字在南城豪门圈如雷贯耳,除了北昱城韶家外孙女的身份,更是和凌五爷有关联。

韶令那句“凌清御若想求娶慕慕,得拿出诚意”一下子把颜慕的身份抬成了南城最耀眼的贵女。

凌清御是谁,越是豪门核心圈层越知道他所代表的地位,他是南城的地下霸主,还是最尊贵的单身汉,连他都要拿出诚意来求娶的女人,真的如韶令所说那样吗?颜慕到底是真凤还是乌鸡,整个南城都在观望。

可第二天,凌清御就给出了自己的态度,宣布将他的私人住宅——清月岛送给颜慕,划到她名下,作为聘礼。

清月岛是何方圣地?它是南城最大的贸易关口,还拥有自己的船队,掌握着多条海上贸易线,光税收就占南城三分之一!

如果说凌家大宅是海岸线的明珠,那清月岛就是宝藏岛,整座岛富得流油。

这份手笔,惊呆了所有人。

直接来到了酒店天台停放的私人飞机。

颜慕看着这阵仗,咂了咂舌,似乎,韶家真的是非凡,这个貌似是她大舅的人直接从北昱城飞过来,精准无误的在方思明婚宴上找到了她,还那样给她撑腰出气。

“我想知道关于母亲的一切。”一坐上飞机,颜慕就迫不及待开口问道,她从记事以来就没有任何关于母亲的印象,就连母亲的遗物都是颜正伦威胁她她才知道的。

韶令轻轻叹了一口气,刚才还是铁血冷酷的硬汉,此时悲伤地拧着眉,似是心里有无尽的疼痛,让他发苦。

他缓了一下,才缓缓道来:“你母亲叫韶玥,取名寓意神珠,乃是韶家最宠爱的掌上明珠,二十五年前离家出走后就失踪了,至今杳无音讯,前几天她的玉牌发光指引我们,调查一番才知道,你流落在南城。”

他说着,看向颜慕手腕的手镯和戒指,眼底透着一丝怀念,“想来是她的法器出世,引得她玉牌发光。”

“你的神力刚觉醒不久吧?我听说你前几天还斩杀过十几个鬼婴,有乃母风范。”他眼里闪着欣赏。

又问道:“你开了天眼,如今能看到几条命理线?”

动漫关键词:软糯宝贝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