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狠狠的往里顶撞H-揉捏蜜核 (H)

2022-03-22 15:39:17【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不,不要。”角落里的郝好流着泪摇头,不过这一次她的声音小了很多:“沈静,不要啊。”沈静慢慢脱着自己的外套,动作虽然慢,但没有停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选

“不,不要。”

角落里的郝好流着泪摇头,不过这一次她的声音小了很多:“沈静,不要啊。”

沈静慢慢脱着自己的外套,动作虽然慢,但没有停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无论她遭遇什么,都不能让郝好因为她受到伤害。

沈静脱下了外套,露出了内衣。

她上身只剩内衣,露出光滑的锁骨和香肩。

赵风行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苏怀天的女人果然是个尤物!

他催促着:“我耐心有限,快点脱!”

沈静的手抓住内衣,认命地闭上眼,眼泪顺着眼角流下。

怀天,对不起。

她绝望了。

就在沈静的手要脱自己内衣的时候,一道身影来到了她的背后,一件外套盖住了她的香肩。

沈静感受到外套的温暖,一点点在自己身上蔓延,她回头,一张面具和一双湛蓝色的双瞳出现在自己眼前。

二爷......

“等我。”

沈静听到一道低沉充满怒气的声音,随后便看到那道身影从自己身边快速跑出去。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那五名身强体壮的大汉便倒在地上。

解决掉五个人后,他抬着头,望着二楼一脸震惊的赵风行。

赵风行猜到这个男人可能会出现,所以他特意带了五个人过来,那五个人可不是一般的傻大个,而是他精心挑选的五个保镖。

他当时想,如果这个男人来了,就一块收拾了,省得再去找。

不过赵风行从心底没有认为这个男人会再出现,他认为对方听到他的名号后,肯定夹着尾巴离开A市了。

赵风行没想到,这个男人来了,而且仅仅用一分钟的时间,就把自己精心挑选的五个保镖收拾了。

苏怀天自然是不会放过赵风行,他一步一步向楼上走去,很快就走到赵风行面前。

赵风行一直是个花花公子,背着赵家的名声横行霸道,根本没有碰上过硬茬子,现在这种情况早就吓住了,连跑都忘了。

“你想死是吧,我成全你。”

苏怀天冰冷的声音冰冷刺骨,每一个说出来的字都好似带着锋利的刀刃,一下一下割在赵风行的皮肤上。

强大的压迫感令赵风行喘不上气来,他本能的向后退,结果刚抬起脚,一只有力的大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

下一秒,赵风行双脚离地,身子被死死抵在身后的墙上,而苏怀天的手紧紧掐在他的咽喉上。

很快,赵风行脸颊通红,双目充血,表情痛苦至极。

一开始,他还奋力的挣扎,可是苏怀天的手犹如鉄钳一般将他狠狠掐在墙上,令他动弹不得。

到最后赵风行已经绝望了,他的手掌下意识按住苏怀天的手,双脚无意识的乱蹬着,他的大脑逐渐空白,死亡的感觉逐渐蔓延他的大脑。

“二爷!”

就在赵风行马上要失去意识的时候,董秋生跑了进来,在楼下看到楼上这一幕大声喊道:“冷静啊!”

董秋生的喊声令盛怒状态下的苏怀天清醒了许多,他回来有很多事情要做,他不能背上人命,即使背,也不能背上赵风行这种人的命。

“二爷!”

董秋生又喊了一声。

赵风行已经翻白眼了,如果再不松手,赵风行就死了!

赵风行的命在董秋生眼里跟一条臭虫差不多,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和苏怀天的计划!他们的计划不能因为赵风行这种货色耽误了啊!

董秋生第二声喊出之后,苏怀天松开了手。

赵风行重重摔在地上,他倒了一口气,随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此时的赵风行,就感觉自己死过一次一样,那种濒死的感觉,令他恐惧到了极点。

等他终于缓过来,抬起苍白如纸的脸,刚刚落下去的恐“我给你留下一个一辈子的教训。”

苏怀天话音刚落,他手上的钢管就已经挥了下来。

咔!

随着钢管狠狠打在赵风行的腿上,一道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

紧接着就是赵风行凄厉的惨叫。

苏怀天放下钢管,径直走下楼,他走到沈静身边,他下意识想把沈静搂在怀里,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忍住了,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沈静眼中泪光闪烁。

她很激动。

这种激动不是因为在最后时刻获救,而是面前这个男人刚刚打人的一系列动作,像极了她爱的那个男人——苏怀天。

想当初她在和苏怀天约会的时候,遇到一帮不长眼的小混混找麻烦,最后苏怀天三下五除二就把那帮人解决了。

那是沈静第一次看到那个温柔的男人动手,也是她第一次知道,那个男人的温柔只有在她面前才表现出来。

而面前这个男人的身手,和苏怀天好像。

不是好像,简直就是一个人啊。

“沈小姐?”

董秋生喊了一声。

沈静回过神,她望着面前的面具和那双湛蓝色的瞳孔,心情纠结挣扎。

她的理智在告诉她,面前的男人不是苏怀天,可是天下怎么会有体态和动作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呢?

董秋生眼神一转,说:“沈小姐,那位是你的朋友吗?”

“郝好!”

沈静立即向郝好跑过去。

董秋生开车送郝好回到住处,沈静在车外对郝好愧疚地说着什么,而车里两个人眼神都很凝重,气压有点低。

“二爷,这下子我们就彻底和赵家结下梁子了。”

董秋生说:“我们刚到A市,脚跟还没站稳,就多了一个赵家这种级别的敌人,对我们不利啊。”

“当赵风行对沈静动手的时候,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苏怀天声音很冷。

董秋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说道:“二爷,我知道沈小姐对你很重要,但是现在咱们的计划最重要。”

苏怀天淡淡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计划,刚刚赵风行就已经是死人了。”

董秋生一时语塞。

苏怀天侧过头,目光扫过董秋生的脸:“如果沈静出现意外,那任何计划都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董秋生沉默。

车外,郝好已经回家,沈静看着身边的黑色商务车,轻咬着嘴唇,思绪复杂。

犹豫了一会儿,沈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谢谢。”

沈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

苏怀天没有回应。

沈静慢慢抬头,看到那双蓝色瞳孔中认真的目光:“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沈静说:“我其实有想过给你打电话来着。”

她在走进仓库的时候犹豫过,但是如果求救对方,就相当于变相答应对方结婚的交易了。

想到自己要和苏怀天之外的人结婚,即使只是形式上的,她也无法接受,最后还是没有打这个电话。

“想过?”

低沉的声音中带有些着急的责备:“如果不是我不放心,派人跟着你,你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吗?”

沈静没有说话。

苏怀天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

无论沈静犯了什么错,他都没有办法对沈静生气。

车内气氛沉寂下来。

过了一会儿,沈静开口,支支吾吾地说道:“结婚的事,我......”

不管怎样,是对方救了她,而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承蒙相助,自己肯定要付出什么。

董秋生笑了笑说:“沈小姐你不用有心理压力,结婚,哦不,交易的事情你可以再考虑考虑,我们不会拿这件事要求你的。”

“我答应。”

沈静贝齿一咬,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说道。董秋生愣住了。

苏怀天眼中不自觉地划过一抹喜色:“你答应了?”

“嗯。”

沈静点头:“不过我还有其他的条件。”

苏怀天没有任何犹豫:“你说。”

沈静望向窗外:“你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一个小时后。

A市第一医院。

沈静带着苏怀天来到一处病房外。

“就是这里了。”

沈静说。

“这里?”苏怀天疑惑。

“嗯。”

沈静推门而进。

苏怀天跟进去。

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年龄六十左右,女人睁着双目望着天花板,脸颊消瘦,苍白没有血色,身上插着很多管子。

沈静走到病床边坐了下来,握住女人的手,柔声喊道:“妈,我来看你了。”

跟过来的苏怀天顿时瞳孔一缩,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

床上的人,是他的母亲,也是沈静的婆婆,董慧敏。

沈静轻轻搓着董慧敏的手,喃喃说道:“她是我前夫的母亲,我的婆婆。”

“我前夫家出事之后,我婆婆受了很大的刺激,病倒了。”

“一晚上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最后我把她从死神手里抢了过来,但却成了植物人。”

“我不会放弃她的。”

“我一定要等到她醒过来。”

“她的康复费用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现在真的一分钱都没有了。”

她的工资和康复费用比,根本是小巫见大巫。

沈静沉默了一会儿后小声说道:“其实,我知道让你出钱有点不合适,但我真的需要一个人来担负这部分费用。”

“不过是暂时的!”

“这一部分钱算是我跟你借的,我用工资还你,一年还不完就两年,两年还不完就三年,无论还多少年,我一定会还上的。”

沉默。

令沈静心慌的沉默。

她脸颊发烫,她知道自己的要求很离谱,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董慧敏的康复治疗是绝对不能停的。

现在不是要脸的时候。

沈静一咬牙,回头,问:“行吗?”

她愣了一下。

她没有看到那张面具,而是一个背影。

那个男人望着门外,给了她一个后背,随着一句淡淡地:“没问题。”他走出了病房。

沈静松了口气,他答应了。

她回头,望着床上的董慧敏,带着哭腔说道:“妈,我不放弃,你也不要放弃啊,为了怀天,我们都不能放弃啊!”

苏怀天来到走廊,眼中闪动着泪光。

他收到的消息是父亲入狱,母亲生病去世。

可是母亲没有死,并且在沈静的照料下活着。

沈静为难说的那些话,犹如好多把刀刃一样,插在他的心上,令他难过,伤心,疼惜。

他恨自己。

恨自己让沈静背负了那么多,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

沈静从病房中出来,看到走廊尽头的男人,她走过去,说了一声:“谢谢。”

“不,应该我谢谢你。”

苏怀天说。

“嗯?”

“我替你前夫说的。”

苏怀天说:“你前夫真幸运,有你这样的妻子。”

沈静低头:“有怀天,是我的幸运。”

苏怀天动容,说道:“沈静,所有的坏事,最后都会变成好事,要怀着希望的人熬过去,前方一定会有曙光的。”

听到苏怀天这句话,沈静猛地抬头,盯着苏怀天的眼睛,声音颤抖地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苏怀天眼神中闪过一抹慌乱,他视线躲到一边。

傍晚。

沈静跟苏怀天回到了别墅。

从她答应苏怀天的那一刻开始,两个人的婚姻关系就已经开始了。

她只能跟苏怀天回来,而且现在除了这里她也无处可去。

目送沈静上楼,苏怀天回过身面色有些复杂的打通了董秋生的电话:“给我准备一个东西,要快。”

沈静来到卧室,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眉头微皱,思索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睡着了。

睡梦中,她回到了一个游乐场,当年苏怀天带她在这疯玩了一天,最后向她表白。

晚上,两个人坐在旋转木马上,沈静说这是她最开心的一天,然后便诉说她艰辛的童年。

听完她艰辛的过去之后,苏怀天深情地看着她,说:“沈静,所有的坏事,最后都会变成好事,要怀着希望的人熬过去,前方一定会有曙光的。”

梦里,苏怀天的带上了面具,瞳孔变成了蓝色。

“怀天!”

沈静惊醒。

她从床上坐起来,看到床边的地上有一道身影躺在那里。

她慢步走过去,是那个叫二爷的男人。

他睡在了地上。

沈静望着地上的男人,几日来的画面不断在眼前浮现,这个男人无论是身形,身手,甚至说的话都和苏怀天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一个人,那也太离谱了!

沈静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形成,她蹑手蹑脚地下床,轻轻地走过去,将那个面具摘了下来。

惧便又浮了上来。

苏怀天手中拿着一根钢管,犹如死神手里拿着一把镰刀一般。

“你......你想干什么?”

赵风行眼神恐惧,语气颤抖,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狂妄。

动漫关键词:狠狠的往里顶撞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