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把冰块放到洞里不准掉 明明没感觉却会流水是为什么

2022-03-22 15:37:43【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苏怀天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一年去了哪里,怎么回来的。这一切,都只有他自己知道。苏怀天将美瞳按在眼睛里,下一秒,原本漆黑如墨的瞳孔,变成了湛蓝色。弄好美瞳后,苏怀天重新带上了

苏怀天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一年去了哪里,怎么回来的。

这一切,都只有他自己知道。

苏怀天将美瞳按在眼睛里,下一秒,原本漆黑如墨的瞳孔,变成了湛蓝色。

弄好美瞳后,苏怀天重新带上了面具,一双湛蓝色的瞳孔望着车窗外面,眸光复杂深邃。

半个小时后,苏怀天来到了一栋大厦面前,和董秋生上了总裁专用电梯,来到27楼,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很大,但里面只有五个人。

其中一个,是周氏集团现任总裁,周芒。

苏怀天进入会议室后,包括周芒在内的五个人都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尊敬,表情有些紧张。

偌大的周氏集团中,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周氏集团真正的控制人,不是周芒,而是刚刚进来的这个,一直带着面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二爷。

苏怀天坐下来,沉声说道:“好了,开始吧。”

会议刚进行了十分钟,董秋生走了过来,在苏怀天耳边小声呢喃了两句:“沈小姐被绑走了。”

“什么?”

苏怀天顿时间怒目圆睁,沉稳具有压迫力的声音中,明显多了几分慌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董秋生看了其他包括周芒在内的五人一眼,面露难色。

苏怀天大手一挥:“你们都出去。”

五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都乖乖的走了出去。

“快说!”

苏怀天催促。

“沈小姐刚出公墓不久,就被一帮人绑上了车带走了。”

“绑去哪了?”

“帝盛酒店,赵家的企业。”

董秋生刚回答完,苏怀天直接起身,迈着大步离开。

“二爷,您还在开会呢。”

董秋生追在后面,说。

苏怀天猛然回头,给了董秋生一个眼神,眼光冰冷至极,令董秋生后背发凉,不敢再多言语。

另一边。

沈静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房间的床上。

她头有点疼。

她扶着额头躺在床上,想起自己刚刚走出公墓,一辆黑色的车就停在自己身前,车上下来几个大汉,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将她围住,其中一个人拿着一块布捂住了她的口鼻,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自己被绑架了?

这是哪?

她环视了一圈。

这里应该是酒店,这里应该是总统套房的卧室。

这时,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女人探进来一个头来,看到沈静已经醒了,立即转身对外面说道:“沈静醒了,快去告诉赵少。”

赵少?

赵风行!

是赵风行把她绑过来的!

沈静意识到自己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她猛地坐了起来,下一秒,她尖叫一声,直接用被子把自己悟了起来,现在的她,一丝不挂。

她的衣服呢?

着急之下,她看到自己的衣服竟然在那个女服务员的手里拿着。

“把我的衣服还给我!”

沈静大喊道。

“当然不能还给你。”

女服务员还没说话,赵风行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伴随着一阵脚步声,赵风行的脸出现在沈静的视线内。

赵风行饶有兴趣地望着她,嘴角扬起一抹令人作呕的邪笑:“我特意让人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怎么能简简单单的还给你呢。不过你放心,我是让她们给你脱的,在我看到你的身子之前,可不舍得让别的男人看到。”

对沈静说完,赵风行回头望着女服务员,冷声道:“把衣服扔掉,扔的越远越好。”

“是,赵少。”

女服务员拿着沈静的衣服转身离开。

“给我站住!把衣服给我!”

沈静大喊,可是没有任何用,她的衣服已经彻底从她视线中消失了。

“她没走远呢,你可以起来去追啊。”

赵风行一边嘲讽的笑着,一边向床边走来。

沈静裹着被子,退到床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赵风行,“你真卑鄙!”

“卑鄙?”

赵风行一脸疑惑:“我怎么卑鄙了?”沈东来和钱兰虽然是沈静的养父母,并且自从有了弟弟沈浩天之后,对她并不好,但她从心底里,还是把她们当成一家人。

她相信沈东来和钱兰让她嫁人,来换取资金挽救沈家的企业,但她不相信他们会绑了她,然后直接把她扔到赵风行床上。

“不可能?”

赵风行嘲讽地笑着,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按了免提。

“喂,赵少,人给您送去了吗?”

电话里面传来沈东来的声音,声音非常卑微,充满讨好的意味。

“送来了。”

赵风行说道。

“那就好,赵少,您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要您满意就好。”沈东来说。

赵风行望着沈静,若有深意地说道:“我一定会折腾到满意的。”

“赵少,那资金的事......”

“我马上就让人安排。”

“好!好!谢谢赵少!”

听到钱马上就到位,沈东来笑的十分开心。

赵风行挂断电话,然后饶有兴趣地望着沈静,欣赏着沈静脸上的表情变化。

沈静从开始的震惊,变到心如死灰,到最后浑身发冷。

一种巨大的孤独感从四周席卷着她的身体,犹如一张巨口一般,将她吞噬掉。

沈东来,钱兰,包括沈浩天,根本没有把她当成家人。

她又成了孤儿。

和当初一样,一个亲人都没有的孤儿。

也许,自己一直是孤儿,只是自己不觉得,家人这两个字,一直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除了和苏怀天在一起的那段时间。

苏怀天就像一个撑船的渔夫,将她这一片漂泊在湖面的浮萍捞上了船,用掌心抚摸着她,给了她温暖。

现在,苏怀天不在了,那条船不见了,掌心的那道温暖,也彻底成了回忆。

她又成了孤儿,又成了在水面单独漂泊的浮萍。

好冷!

冷到了骨子里!

沈静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可她还是浑身冰冷,冷的颤抖。

赵风行很满意沈静现在的状态,他要的就是将沈静的自尊全部打碎,他要彻底征服沈静,让这个曾经苏怀天的女人成为自己的玩物。

他舔了一下嘴唇,伸出手去拽沈静的被子。

沈静猛地反应过来,瞪着他,喊道:“你干什么?”

“你猜。”

赵风行慢慢靠近,脸上挂着邪笑。

“你别碰我!”

沈静歇斯底里。

赵风行哈哈一笑:“看来你还没彻底崩溃呢,还有力气喊,你留点体力,因为等会儿我会让你喊得更大声的。”

话音落下,赵风行脱下外套,直接扑了过来。

沈静死死把被子裹紧,可这样也腾不出手来制止赵风行了,最后只能被赵风行压在身下。

“沈静,你认命吧,苏怀天死了,没有人护着你了,你如果想在A市继续混下去,就把我伺候好了,懂吗?”

赵风行张狂的笑着,笑声中满是得手之中的得意。

沈静知道,现在的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迟早会落入赵风行嘴里。

随着赵风行吻下来,沈静认命了。

她的舌头抵在了双齿之间。

怀天,对不起。

我没有活好你用生命换来的我的命。

我马上就要见到你了。

怀天,求求你,我见到你的时候,你不要怪我。

沈静心里这样想着,双齿便要用力。

她就算死,也不愿意被赵风行玷污。

就在痛感逐渐在沈静口腔中蔓延的时候,只听砰地一声,套房的大门被狠狠的踹开。

伴随着两道脚步声,两个人直接冲了过来。

其中一个男人带着面具,湛蓝色的瞳孔中充斥着浓浓的怒意,目光冰冷至极。

男人大步迈过来,一脚踹出,直接一脚将压在沈静身上的赵风行踹飞,最后赵风行的身体狠狠撞在墙上。

沈静望着面前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身体,好像苏怀天。

一瞬间,沈静的意识有些模糊。

好像面前的男人就是苏怀天。

她的怀天出现了。

怀天来保护她了。

“怀天......”

沈静呢喃了一声,晕了过去。

短时间内神经上的连环巨大刺激,令她承受不住,失去了意识苏怀天看了床上的沈静一眼,连忙跑过去,仔细观察,确定沈静只是昏过去之后才松了口气。

赵风行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肚子,弯着身子,表情狰狞,望着苏怀天,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妈的是谁?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苏怀天转过身,一双冷若冰霜的眸子死死盯着赵风行。

这一眼,便让赵风行打了一个寒蝉。

他直勾勾地望着面前的男人,下意识说了一句:“苏怀天?”

“不,不对。”

说出那个名字之后,赵风行第一时间摇头,自言自语道:“苏怀天早就死在大海里了,连个全尸都没有,还有,苏怀天的眼睛不是蓝色的。”

董秋生走到苏怀天旁边,小声地叫道:“二爷。”

“把人带走。”

苏怀天冷声道。

“是。”

董秋生把沈静抱了起来。

苏怀天冷眼看着赵风行,没有动。

“二爷。”

董秋生看着苏怀天的后背,又轻轻唤了一声。

苏怀天明白董秋生的意思。

董秋生在提醒他,以大局为重。

苏怀天尽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转过身,准备离开。

他刚转过身,身后的赵风行便出声说道:“二爷?你是哪里蹦出来的二爷?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把那个女人给我放下,然后给我磕三个响头滚出去,否则老子宰了你!”

苏怀天眼神寒光大盛,他回过身,一步一步向赵风行走过去。

冰冷充满煞气的眼神,犹如死神一般,让赵风行从心底里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他壮胆似的大喊:“我是赵氏集团的少爷,赵风行!我碾死你,就跟碾死一个臭虫一样简单!”

苏怀天走到赵风行面前,一拳挥下,狠狠打在赵风行的脸上。

嘭!

赵风行直接趴在地上,晕了过去。

董秋生嘴唇微动,欲言又止,最后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

苏怀天回过身,将沈静抱在自己怀里,向外面走去。

A市西郊区。

一栋四层的独栋别墅内。

沈静躺在柔软的床上,梦中,她回到了和苏怀天恋爱的时候,那是她一段迄今为止最美好的人生。

最后,她梦到了自己被救的那一幕。

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

“怀天!”

她一边喊着一边向四周望去:“怀天!是你吗!”

门被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沈小姐,你好,我叫董秋生。”

董秋生微笑着自我介绍。

董秋生?

沈静看着面前的男人,脑海中再次浮现救自己的那道身影。

“怀天呢?”

她下意识喊道。

“怀天?”

董秋生面露疑惑,一副根本不知道这个名字的表情。

“就是救我的那个人!”

“救你的人?”

董秋生恍然大悟:“哦,你是说我们二爷吧。”

“二爷?”

“是的。”

董秋生点头:“是我们周氏集团的二爷。”

沈静愣住。

她再一次拉回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记忆碎片。

那个男人。

那股感觉。

好真实!

那就是苏怀天的感觉啊!

“我能见你们二爷一面吗?”沈静说。

她一定要见那个男人一眼。

“可以。”

董秋生点头,看了下手表,说:“不过要等到晚上。”

“行!”

沈静立即答应。

别说是等到晚上,就是等一年她也等!

“沈小姐,您饿了吧,先去吃点东西吧。”董秋生邀请。

沈静跟着董秋生下楼。

这里,是一个非常大的别墅,装修富丽堂皇。

沈静晕了一天一夜,也就是说她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可是她面对着精致的饭菜却丝毫没有胃口。

她的脑海中,只有那道身影。

转眼,天黑了下来。

沈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门处。

终于,门推开,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一瞬间,沈静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沈静说道:“你用这种不要脸的手段,还不叫卑鄙?”

“我什么都没有干,绑你的人,是你父母找的,他们派人把你绑了,送到了我的床上。”赵风行笑着说道。

“我爸妈?”

沈静不敢相信:“不可能!”

动漫关键词:把冰块放到洞里不准掉

很赞哦! ()

推荐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