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昊天动漫 > 动漫人物动漫人物

C小娇妻的十八种姿势H;自己对准确了坐下来摇作文

2022-03-22 15:25:55【动漫人物】人已围观

摘要张老板连连追问:“还有吗?还有吗?”顾千初伸出手,“最后一点,修改营业时间,两点以后务必关门。白天通门通窗,汇聚阳气。”“没问题,多谢高人。”顾千

张老板连连追问:“还有吗?还有吗?”

顾千初伸出手,“最后一点,修改营业时间,两点以后务必关门。白天通门通窗,汇聚阳气。”

“没问题,多谢高人。”

顾千初伸出手,安静地看着男人。

男人一愣,“高人,你还要说什么吗?”

“你当我是白算的吗?”

郁玦噗嗤一笑,“我们嫂子可不轻易给别人算风水,也就是今天要来这里玩,看不下去了才给你支两招的。”

张老板不敢不掏钱,这可是燕家的人!

顾千初再一回头,就看到燕墨沉目光如墨地盯着她。

“我脸色有东西?”

“没有。”但是她越来越让他惊喜了,轻轻松松就解决了酒店即将要面临的最大问题!

如若她不说,他真好奇今晚酒店是否真跟她所说一般会死不少人……

但这不可能去验证了。

可真有趣呢,他的小妻子。

“过来。”

燕墨沉把她拽到身边,少女身上淡淡的清香让他觉得很舒服。

郁玦心里好笑,没想到他们家墨沉久不开花,一开花占有欲就这么强?

几个人进了包厢,郁玦又问道,“小嫂子?这就解决完了?”

顾千初点点头,“嗯。”

苏瑾和蓝霆对视一眼,眼露赞叹,“看风水,改风水,救人一命。”

“小嫂子果然不同凡响。”

郁玦还想再说什么,蓦然觉得背后一阵凉意,直达四肢。

他回过头,果不其然对上燕墨沉冰冷深邃的眸子,他立即竖起警惕,讪笑。

“我不问了。”

苏瑾给顾千初倒了杯酒,“最后一个问题,让我问完最后一个,我们想听你讲讲刚嫁进燕家那晚怎么回事呗?”

他言下之意是想问的是墨沉怎么醒的。

“哎,人家男女之事能讲嘛?那咱们墨沉肯定……”

郁玦大咧咧的端起一杯酒,刚走到燕墨沉身边话都没说完就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意。

不是吧?他又说错话了?

“男女之事?”

顾千初却是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个没听过的词汇。

“她不能喝酒。”

燕墨沉眼神冰寒的看了郁玦一眼,直接将苏瑾递来的酒杯推了回去。

“为什么我不能喝?”

顾千初说着伸手端过酒杯,她来到这凡间还没喝过酒,之前听其他乞丐说酒很好喝,她总不能错过了。

“小嫂子,这酒即是代表情义!喝的酒越多呢就代表你情义重!而且这是刚酒可是珍藏,味道一绝!”

蓝霆和苏瑾对视一眼,便一本正经的对顾千初道。

顾千初闻言回头看向燕墨沉,燕墨沉看着顾千初清澈的眼眸最终妥协了:“只准喝一口。”

顾千初眼眸一亮,端起酒杯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

燕墨沉看着顾千初的小动作,一时间竟觉得有些可爱。

他迅速撇开头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同时耳根浮现出一抹红晕。

该死!他怎么会对一个小丫头感兴趣?难不成是顾千初的药有副作用?

当燕墨沉再次转过头的时候,顾千初已经将一杯酒全喝了。

顾千初喝完一杯后感觉还不错,但几分钟后她就微晕了……

咚……

下一刻,顾千初的小脑袋直接磕在了桌上。

郁玦等人看到顾千初一杯倒的样子嘴角抽了抽,他们还没开始呢。

燕墨沉伸出食指试探性的推了顾千初的小脑袋一下。

对方脖子一歪,露出那张绯红的小脸。

“酒!很好喝……还有没有?”

顾千初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半眯着眼眸看向燕墨沉。

少女的眼神迷离,红唇微张让人想一吻芳泽。

燕墨沉僵住了,因为顾千初正向他靠近过来。

顾千初的目光朦胧,她双手撑在座椅上向燕墨沉靠近,距离逐渐缩短到十厘米。

她似乎是想看清这个男人,却没注意到温热带着酒气的鼻息已经洒在了燕墨沉身上。

燕墨沉身上越来越热,目光不自觉的落在她的红唇上,喉结滚动。

“没有,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去!”

燕墨沉扶额冷声道,他真没想到顾千初还有两幅面孔,佛系小丫头和小酒鬼!

车内,顾千初的失望都写在脸上了,委屈巴巴的将酒瓶子丢在脚下。

燕墨沉看了眼掉在包厢内的酒瓶,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肩上一沉,顾千初竟将下巴抵在了他的肩上。

他蓦然回头看向顾千初,谁料对方竟也凑了过来。

燕墨沉和顾千初的距离瞬间缩短到只剩下一厘米,他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对方的每一根睫毛。

而对方鼻尖刚好与他的鼻尖擦过,瞬间传来一阵触电一般的异样感。

燕墨沉动作顿住,鼻息间尽是少女身上的清香,燕墨沉撇过头脸色阴沉,声音虽然冷但耳根的红晕却出卖了他。

“危险?”

顾千初喃喃了一句,她似懂非懂的撇了撇嘴。

车子猛然一个急刹车,本就坐的不稳的顾千初身子一晃,小脑袋朝隔板上撞去。

燕墨沉眼神一凛,他迅速伸手一把搂住顾千初的腰肢。

惯力下,顾千初跌入燕墨沉怀中,而她的手臂完全是下意识的挂在了燕墨沉的脖颈上。

顾千初怔了一秒,一双清澈的美眸直盯着燕墨沉。

燕墨沉感觉到怀中的柔软,身上的热度竟然越来越甚,但心脏难受的感觉却消失了。

顾千初一抬头就看到了燕墨沉头顶灿烂的小花……

“以后不许和其他男人靠这么近,危险。”

“危险……”

顾千初喃喃了一句,小脑袋昏昏沉沉的靠在了燕墨沉肩上,呼吸逐渐变得均匀。

燕墨沉眼眸危险一眯,他说话有那么催眠?

“燕少,到了。”

这时离澈停下车,来到后面替燕墨沉推开后座车门,刚好看到这一幕。

他愣了一秒,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燕少竟然抱着少夫人……

少夫人是女性啊!

“今天的事,你什么都没看到。”

“是。”

离澈哪里敢说一个不字,连忙跟在燕墨沉背后走进了燕家。

而燕家二楼,站在阳台的老爷子默默收起了望远镜,看着楼下笑容都快溢出屏幕了。

……

翌日。

帝都一家咖啡厅内。

“姑姑,这是星茗的一点心意,请您笑纳。”

顾星茗笑的很甜,将一个小盒子推到燕雅茹面前。

燕雅茹搅拌着咖啡,余光淡漠的在盒子里的粉钻上掠过,却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波动。

“姑姑,星茗是真心仰慕燕少的……”

“星茗。”

顾星茗谄媚的笑着,话还没说完便被燕雅茹打断。

“姑姑您说。”

顾星茗连忙附和着,毕竟是她要求燕雅茹帮忙。

“你想让我帮你?”

燕雅茹见顾星茗还算识趣,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姑姑只要愿意帮星茗嫁进燕家,星茗以后都听姑姑的。”顾星茗刻意放低自己的态度讪笑巴结。

“星茗啊,燕墨沉命不久矣,你嫁进燕家能倚靠的只有姑姑,明白吗?”

燕雅茹哪里看不出顾星茗的心思,她嘴角勾起,低头藏住了眼中的讥讽之意,但话里话外却都在威胁她。

“星茗知道。”顾星茗垂了垂眼眸,燕雅茹不安好心,想利用她对付顾千初。

但没关系,只要能嫁进燕家……她忍一忍燕雅茹又如何?

等她成了燕少夫人,即便是燕雅茹,也得对她恭敬三分!

“知道就好,听说顾千初自小被乞丐抚养,和他们感情很深呢,想必他们如果出事顾千初不会视而不见?”

燕雅茹停下搅拌咖啡的动作,和顾星茗对视。

顾星茗的眼前一亮,她激动的看向燕雅茹。

“你说这杯咖啡若是不干净了,买它的人还会要吗?若是让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那她就算是身败名裂了,那些权贵人士还会要她吗?自然会选择更好的,你说呢?”

燕雅茹的一番话说的十分隐晦,顾星茗却瞬间懂了。

是啊!

她怎么没想到让顾千初身败名裂的办法!

燕家这种大家族是绝不会要那种肮脏的女人的!与此同时,燕家。

房间内光线昏暗,一缕阳光射入,顾千初揉了揉小脑袋,顶着微微凌乱的头发坐了起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外面天气,时间已接近晌午。

顾千初瞬间清醒了,她环顾四周,一片狼藉,却想不起来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因为修道所以她平时起的早,昨晚不过喝了一杯酒,然后就都不记得了。

“砰砰。”

敲门声响起,顾千初稍作整理便起身开了门。

“夫人,刚刚有人送来一封信,是给您的。”

站在门口的仆人说着将一封信递了上来,心中却纳闷,都什么年代了还用信。

顾千初接过信封便将其拆开,仆人也识趣的离开了。

她刚打开信封其中便掉出两张照片,顾千初蹙眉蹲下来去捡,却看到了照片上的人。

两个被绑的乞丐,身上还带着血迹。

这正是当初在乞丐村里,给予过她很多帮助的乞丐。

顾千初眼神一凛,转而去看信,上面有一行字。

“顾千初,如果你不想让他们死,就来这个位置找我,否则我不但要杀了他,我还要杀了乞丐群所有人!”

虽然没有落名,但不用思考就知道是顾星茗。

“愚蠢。”

她本已告诫过顾星茗不要生事,凡是皆有因果报应,即便她不动手,报应也已经不远了。

“夫人这是要去哪儿啊?”

顾千初刚走出燕家大门,便有一名仆人拦住了她。

“这里。”

顾千初将位置信息递给了仆人,为了曾经老乞丐的帮助,今天这一趟她是必须去的。

“夫人,我开车带您去吧。”

乘坐仆人的车,顾千初很快抵达了顾星茗给的位置地点。

是一家豪华的酒店。

“你不用跟来。”

顾千初嘱咐了一句,拿出信封中的房卡走入酒店,来到指定房间门口,刷过门卡后酒店门滴的一声敞开了。

入眼整个房间都亮着粉色的灯光,一股淡淡的怪异香味将这里的气氛烘托到了极点。

整个房间很宽敞,却有不少镜子。

顾千初皱起眉,这镜子放置的不妥,也是容易招来灾厄的。

她抬起长腿走了进去,房间内空无一人,床顶应对的天花板上有一面大镜子,上面还有一个摄像头。

顾千初用余光扫了眼浴室,她早就感应到里面的动静了。

“既然约我,何不以真面目见我?”

抬头看着摄像头,声音微冷,却隐隐带着一种蔑视。

待在隔壁房间看着屏幕的顾星茗心中一惊,顿时按下蓝牙耳机,“给我上!还磨蹭什么!你们不想要钱了?!”

顾千初看向浴室,始终面不改色。

“小美女!今天落在我们手里,你可别怪罪!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人!”

门被推开,两个身穿浴袍的恶心男人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搓着手,贪婪的目光在顾千初的身上扫视。

“你的阳寿不多了,我不会和死人计较。”

顾千初看着对反令人恶心的表情,淡然道。

同时她也闻到房间里的味道似乎不对劲,和那天晚上被锁在燕墨沉房间的味道一样。

“你!你敢诅咒老子!”

老男人愣了一下,看着顾千初面目开始狰狞起来。

“你下庭面短注定短命,印堂发黑不日便有血光之灾。”

顾千初上下打量了男人几眼,她的语气波澜不惊。

“你神神叨叨的就以为我会怕你吗!给我按住她!今天非得让这个贱人好好长长记性。”

老男人咬牙切齿的冲上去就要去抓顾千初的手臂。

顾千初的眼神变冷,她迅速侧身躲过老男人的攻击,顺势一脚揣在了对方腰上。

老男人用力过猛,又被顾千初踢了一脚直接撞在了墙上。

“你竟然敢踹老子!臭娘们!”

老男人的脸色涨红,捂着鼻子恶狠狠的看向顾千初,却恰好看到顾千初怀中掉落的东西。

是个罗盘!

老男人的瞳孔一缩,身体控制不住开始颤抖。

顾千初回头看了眼同样被吓得不轻的男人,她弯腰直接将罗盘捡了起来。

“你身上阴阳气息平衡,不用怕这罗盘。”

顾千初晃了晃手中的罗盘,这些都是她随意做出来的小玩意,随身携带而已。

“你!你少拿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吓唬我!我告诉你!我行得正做得直不怕你这些鬼东西!”

老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可是知道这些修道的都很厉害,而且他之前做的亏心事不少。

“鬼东西?真正的鬼东西可不是这些。”

顾千初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平淡的声音却让人心惊。

“你……”

“赶紧给我动手!她那套吓唬人的东西你们也信!一帮废物!”

耳机里传来顾星茗催促的声音,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秒懂了对方的意思。

顾千初却早已预料,她挑眉看着对方抽出的一把匕首。

下一刻,老男人忽然咬着牙冲了上来,他手中的匕首狠狠刺向顾千初。

“去死吧!”

像是一种极致的蛊惑。

顾千初停下了靠近的动作,她十分认真的看着燕墨沉,迷离的小眼神代表她现在依旧神志不清。

“你喝酒了?”

燕墨沉的脸色一黑,她靠这么近就是为了问这个?

“顾千初,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很危险吗?”

动漫关键词:C小娇妻的十八种姿势H

很赞哦! ()

推荐漫画